[转帖] 狂人日记

聚散如风 收藏 70 1138

前一阵有个同事因为压力过大,颇有些精神病的样子了,于是被送到了大庆三院治疗。今日看到一个陪床的同事回来,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同事,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八年四月一日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因最近案件很多,领导上命令全体吃住在食堂。算起来我从警30年了,一直吃住在食堂。那么我应该有30年没吃过肉了罢?

今晚食堂仍然没有肉,那是肯定的。但没想到,粥也稀起来了。我写文书去的晚了,食堂已经有一些干净了,马甲和几个穿着制服的同事正蹲在锅台上用手使劲的抠锅巴。因为总有吃不饱的人铲锅巴,力气又大,不是坏了铲子便是漏了锅,领导上很生气命令办公室出了红头文件不许用工具铲锅巴,但大家都没提刷锅的事,可见世上还是好人多的,悲观说世上没好人的都是废柴。

于是大家照例每天去抠,几个正在抠的人看到我进去都抬起头看我,昏暗的灯下几双眼睛都闪出绿荧荧的光来。今天我没和他们抢,因为我智商是极高的,直接到碗橱去看,果然便在夹缝中找到了半个馒头,天冷,还没有长毛,于是那绿莹莹的光就有些蓝了。

我不怕他们抢,他们也打不过我的,但这时紧急集合的铃响了,我在一片凶狠的眼光中把馒头揣进怀里集合去了。

上面传下话来,今晚要抓毒犯。枪照例管的紧,队长马甲配了一支,我们每人发了一块警砖。

我们就埋伏在山沟的杂草里,远远的听到低语声,知道毒犯来了。

马甲队长跳出来,但今天情况有点复杂,因为对方有枪。

一把ak对准了马甲,马甲按规定立即举枪准备警告,但奇怪的枪没有响,这是万恶的毒犯开了火,一颗罪恶的子弹打在了马甲胸口,马甲同志不愧是学过毛泽东思想的老党员,在倒下前又

瞄准了毒犯,真是个好同志!

可惜枪还是没响!他气愤的盯着自己的手枪倒下了。事后调查时才知道,马甲在抠锅巴时因过分用力导致手指骨折,他根本就开不了枪!明知自己开不了枪,却拿着唯一的枪,有这样的领导么!?我们高呼着为马甲同志报仇的口号,将愤怒的警砖砸向毒犯,砖碎了毒犯却仍然在逃!果然是个悍匪,他是练过的!

地上的石头一时抠不下来,大家情急中将手电,皮鞋都扔了过去,但毒犯仍是逃!这时我脑海中闪现了无数光辉形象,我知道党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我掏出了那块馒头。

瞄准。

扔了出去。

毒犯闷哼一声,倒下了。

第一个冲上去人居然是马甲!

立功了。领导上很满意,决定划拨经费买斤肉给食堂,终于要有肉吃了!

可没人知道为什么马甲没死,他死活不说。大家被有肉吃的念头兴奋了头脑,非得问出来,终于把事情闹大了。

领导上亲自过问了,领导上一出马再不交待就要刑讯逼供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马甲憋红了脸终于交待了:他在抠锅巴前在食堂偷了一角烙饼!因为怕人抢便把饼藏在怀里还装着和大家一起抢锅巴,正是这坚硬的饼挡住了子弹

偷烙饼!问题严重了。领导上急速的在屋里踱步,抽完一只哈瓦那后,终于决定,不给马甲处分了,但肉,也取消了!

郁闷的人终于散去了,只有我在偷笑,因为我没说是用馒头砸的毒犯,而且我还偷着把那馒头捡回来了!最惊喜的是馒头上居然粘了些血,虽然吃不到肉,但有荤腥的馒头可以吃就不是幸福了吗?!

这年头,想混的好,还得是我这种高智商的人!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