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强中将:1956年在苏联参加授衔 军装赶上苏军

飒羽临风 收藏 0 967
导读:1955年9月,中央军委决定为我军全体官兵授衔。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授衔。对全军指战员来说,这是一件大喜事,全军上下无不为之高兴。我是远在异国他乡的苏联列宁格勒听到这个消息的。 1953年,我从中南海军,即今海军南海舰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位置上调到北京,先任海军副政委,后任副司令员,负责领导海军潜艇、航空兵和院校工作。在海军领导岗位上,我深感要干好海军,必须要具有现代海军的理论知识和领导能力,中国海军要建设发展,应当向国外学习,而当时苏联海军是比较发达和先进的,同时中苏两国又是友好国家,因此经苏联驻海

1955年9月,中央军委决定为我军全体官兵授衔。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授衔。对全军指战员来说,这是一件大喜事,全军上下无不为之高兴。我是远在异国他乡的苏联列宁格勒听到这个消息的。


1953年,我从中南海军,即今海军南海舰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位置上调到北京,先任海军副政委,后任副司令员,负责领导海军潜艇、航空兵和院校工作。在海军领导岗位上,我深感要干好海军,必须要具有现代海军的理论知识和领导能力,中国海军要建设发展,应当向国外学习,而当时苏联海军是比较发达和先进的,同时中苏两国又是友好国家,因此经苏联驻海军总顾问的推荐,我向国防部长彭德怀提出去苏联学习,得到了他的批准。1955年夏,我进入了苏联海军最高学府伏罗希洛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中国海军一批领导干部去苏联军事院校学习,当时是没有军衔的,在那个学院里的苏联军人和外国学员都是佩戴军衔的,说实在的,当时感觉我军在一些形式上与他们是有差别的,一听说我们马上也要授衔了,心情真是挺激动的,最突出的感受就是你们外国军队有的我们也有,中国军人并不比你们缺少什么,穿上制服,戴上军衔照样威风。


1956年2月13日,我同时接到了两个请柬,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的,上面写着:“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国防部长命令,订于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三日十七时在列宁格勒军官之家举行授勋授衔典礼,由聂荣臻元帅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国防部长,分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以勋章,及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将官、校官、尉官军衔。请届时参加接受军衔。”另一个请柬是聂荣臻元帅署名的请柬,上面写着:“订于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三日十九时在列宁格勒军官之家举行庆祝授勋、授衔酒会。请届时光临。”2月13日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我们开始整装,擦亮皮鞋,换上中国式的军衔服,乘车前往列宁格勒军官之家。


我记得前来接受授衔的我军在苏联学习的陆海空三军各级干部有近百人。我们荣幸地见到了聂荣臻元帅。具体组织这次授衔仪式活动的是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前来参加我们授衔仪式的还有苏联军队的负责人,其中有一位炮兵元帅。


授衔仪式上驻苏联武官韩振纪中将宣读了命令,聂荣臻元帅将勋章一一发到我们将官手中,接受这次授衔的中国将军有不少人,其中有在苏联海军指挥学院学习的,有在苏联海军工程学院学习的,有在苏联装甲兵、炮兵学院和军事医学院学习的同志,军兵种的同志我已记不得有谁了,我只记得海军的一些同志。


这次授衔,我作为海军副司令被授予了海军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与我一起在苏联学习的海军副政委刘道生,也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同时也获得三枚一级勋章。此外还有刘华清、朱军、易耀彩、刘中华等同志被授予了海军少将军衔。被授予大校军衔的有赵汇川、袁意奋、陈允中、高立中等。下午7时,授勋授衔完毕,驻苏联武官处开始举行酒会,记得我们喝的是国内带来的茅台酒。聂荣臻元帅频频与我们干杯表示祝贺。在异国他乡,我军举行的这个授勋授衔仪式,照样是隆重、庄严和热烈的。从那一天起,我们都穿上了统一制式、配戴军衔的中国式军装了。中国军人以新的形象出现在世界上。


说句心里话,授衔后,我并没有感到自己多么荣耀,更多地是感到了肩上的重任。当时,我们国家还很穷,国力还不是那么强大,自己觉得从今以后更应当全力以赴努力学习和工作,为祖国为军队贡献自己的力量,军衔在肩,这是党和人民给予的重担。


我想到了在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战友们,他们没有活到共和国诞生的时候,更没有得到什么职务和军衔,我的许多在战争时期的领导和战友,如果活到授衔的那一天,他们都一定是赫赫有名的将军。而他们没有得到,但他们为共和国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我想到了1936年在红军西路军征战的岁月,当时我是红九军的宣传部长,我的军政委陈海松,当时是红军中最年轻的军政委,他活着最起码要被授予上将军衔,可是他在带领我们红九军在河西走廊与敌人大血战时牺牲了。与敌血战时我被敌人击伤,陈海松政委下令一个连反冲锋把我从敌人手里夺回来。我今天的生命和荣誉,可以说是我的政委和战友们给予的。


我想起皖南事变,想起与我同时期参加革命的湖南平江籍的老乡,那次事变,光平江籍营以上干部就牺牲了近百人,他们活着可一定有一批共和国的将军啊。


我还想起战争年代,那些曾冒着生命危险支援我们的人民群众,想起1933年当我负重伤后,那些女赤卫队员抬着我,爬了近百里山路把我送到了医院的情景。革命胜利后他们照样是工人农民,他们是无名的英雄,我们的荣誉和地位是人民群众给予的。光荣属于他们。


更使我难以平静的是每当我看到当年牺牲在战场上我的战友们留下的妻子们,我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我看到她们就想到她们都是没有了将军的夫人啊,而我是有夫人的将军。先烈们和他们留下的夫人们都是共和国最大的功臣,他们的光荣比山高比水长。


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所得到的荣誉和地位都是党和人民给予的,都是革命先烈给予的,要珍惜他们给予我们的一切,我们肩负的不只是荣誉和地位,而更是前辈和先烈的嘱托。应当将这一切努力化做前进的动力,化做责任和使命,继续为党和人民,为国家和军队努力奋斗。


1955年授衔至今已有半个世纪了,当年我44岁,如今已96岁了。我这个老兵早已卸下了戎装。但我军的宏伟事业在继续发展前进,我衷心希望一代一代的全军将士们,不忘我军的光荣传统,珍惜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不辱使命和责任,将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建设推向辉煌。


(方强原名方鳌轩。湖南平江长寿街人,1912年生。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工农革命军。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