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者 作品相关 附录二:森林日记

何楚舞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size][/URL] (1) 2008年5月7日,天气晴朗。 我在天高云淡的秋日在鄂温克语翻译的陪同下来到了敖鲁古雅民族乡,车子驶进这个鄂温克族的定居区便让我产生了一种进入无法用语言妙语的激动:宽敞洁净的街道,整齐的房屋,夕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




(1)

2008年5月7日,天气晴朗。

我在天高云淡的秋日在鄂温克语翻译的陪同下来到了敖鲁古雅民族乡,车子驶进这个鄂温克族的定居区便让我产生了一种进入无法用语言妙语的激动:宽敞洁净的街道,整齐的房屋,夕阳中依次升起的袅袅炊烟,这和电视上某个经济发达村庄的景象极其相似。但在街上,院子里,房屋旁,到处可见悠闲的鹿群,狍群,经过的路人,车辆不会让鹿群惊慌失措,它们悠闲地走在夕阳涂抹的金色街道中,像是漫步在童话王国的美妙世界。

站在高处瞭望,定居区四周的草地上散落着一些吃草的鹿群,鄂温克人吹响‘阿来翁’,驱赶鹿群回家,这时一只未成年的小鹿,怅然地走出了鹿群,几步一回头地向鹿群张望,渐渐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原来它是一只野鹿。

鄂温克人常说他们是野生动物最好的朋友。在敖鲁古雅民族乡停留了近半个月,我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用关系融洽的邻居来形容。行走在路上,定居区的边缘,经常会看见野生的鹿,狍子,犴驻足打量我,那不是包含敌意的凝视,而是主人对陌生访客的观望。


(2)

2008年5月22日,阴天。

看着敖鲁古雅民族乡渐渐消失在身后,我的心里忽然产生了巨大的失落感。敖鲁古雅给了我最新鲜的空气,最香甜的睡眠,得到了很多和野生动物最多的机会。

值得欣慰的是离开敖鲁古雅后,我结束了对鄂温克族定居区的走访。三年来,我陆续走访了呼伦贝尔市鄂温克自治旗,扎兰屯市萨马街鄂温克民族乡和阿荣旗查巴奇鄂温克族乡,得到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车子驶离开敖鲁古雅,身旁的袋子里放着鄂温克老乡赠送的鹿茸切片和他们自制的白酒,这种有着简易包装的高度酒不由让人想起那句话:最淳朴的民族有着最真挚的情感。


(3)


2008年5月22日,天气晴朗。

我跟随巡林队深入远离城镇的山林,郁郁葱葱的植物,浓郁的草木清香让我流连忘返,长途跋涉也让我筋疲力尽。

上午10点,巡林队在一个通往野鹿群觅水地的树林里发现了偷猎者设置的踩夹。这是一种长一尺半,钢制的狩猎工具,可以轻易打断鹿腿,使其丧命,可以困住成年黑熊,直到它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在踩夹附近寻觅是否有受伤的野生动物,却被令一只踩夹夹住了右腿,一尺长的钢夹几乎咬断了我的腿骨,裤管完全被咬断,我当时疼的晕了过去。

如果不是巡林队的朋友轮流背着我在山里中奔跑,及时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我恐怕会因大量失血丢掉性命。

颠簸在几十里山路中,我几次醒来,几次晕厥过去。我的眼里还塞满了低垂的蓝天,翠绿的山林,无法用死亡和这些美好的东西联系起来。

躺在病床上,我想的最多的是,在鄂温克人的定居区,野生动物与人和睦如近邻,在远山深林中却截然相反,人的生命在凶猛的狩猎工具前显得那么脆弱,更何况野生动物。

感谢巡林队的朋友们,没有你们,我尸骨无还。

感谢不知名的偷猎者,没有你们,我永远无法品尝濒临死亡的绝望。

(4)

2008年12月26日,天气晴朗。

上午9点,我来到武装森林警察大队某部。

我不是第一次深入部队,对整齐到苛刻的战士宿舍没有过多的感触,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荣誉室。墙上挂着锦旗,桌子上摆放着奖状,不到30平米的荣誉室挤满了这支部队在各个时期获得荣誉。其中一个粗布缝制的马搭子挂在最醒目的位置,这支部队的第一批战士骑着马匹在森林巡逻,马搭子用来放干粮和水壶。

中午在餐厅用餐,酒桌上放着一圈四两的酒杯,杯里装满白酒,一名战士起身敬酒“咱们森警战士,早就该写。”说完提手仰脖,之后亮杯底给我看。

这就是森警战士的性格,巡视群山林海的好汉子。


(5)


2008年12月27日,小雪。

早上六点我就被起床号叫醒了,我是个夜猫子,平时的这个时间我可能刚刚入睡。

难得起了个大早,我想跟战士们跑几圈,不过跑了几百米就掉队了,鼻子里塞了满了冰,这个时节的气压太低,气温更低。

下午和一个老班长聊天,他脸上有冻疮。他说这里的战士过的第一关就是气候,几乎每个战士的身上都能找到几块冻疮,不是军装不保暖,是天气太冷了。

森林的潮湿导致五种病和这支部队形影不离:关节炎,风湿病,痔疮,湿疹,烂裆。

晚上在战士宿舍聊了很久,回到接待室,床前放着一盆洗脚水,摸了摸,还烫手。

那天晚上我又成了夜猫子,却不是因为写作。


(6)


2008年12月27日,天气晴朗。

坐车前往最近的一个中队驻地,半路上车子停住了,司机说,去不成了,今年雪太大,把路堵住了。

我说,战士们在冬天怎么下山?补给怎么办?

司机说,靠人背,步行下山,这里天气好,雪地是天然的大冰箱,肉啊,蔬菜啊,丢进雪里一冬天不用担心腐烂变质。这个中队还有个好邻居,是一只黑瞎子,经常偷吃他们的咸菜,还总挑食呢,喜欢吃辣白菜。

司机笑得很响,该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我坐在车里,想像着厨房里藏着一只体重五百斤的黑熊,天天晚上拨弄我的咸菜坛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