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二十章 绝不放弃 大地情深

zhouzhonfu 收藏 0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王耀东与书凯下山后便钻进了密林,他们猫着腰轻步快走,约走了一个半小时但没有发现一大队的踪迹,书凯急中生智拉着耀东便爬上了山顶,书凯放目远望,只见另一座绿树葱茏的山峦上冒起了缕缕轻烟。“纵队长你看他们在那!”刘书凯指轻烟向耀东说道。


“你小仔拿老子开涮是吧!以后不许叫队长,直呼其名好了!唉!我怎么没看到啊!”尽管书凯再三指着那几缕若聚若散的轻烟,耀东还是摇头说真的没看见。书凯望他那付瘦如刀刎的脸,便心痛地想到:肯定是他被李锐一伙摧残至深而伤及身体影响了视力。事实如此,至王耀东被击晕被捕后一直没吃到一口饭,而且四肢一直被绑得结结实实,严重影响了他的血液循环系统,再加上他出来后又不停地忙于队务,实际上此时的王耀东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就是铁打的筋骨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你坐在这里歇息,我去摘点野山果给你垫垫饥!”刘书凯一边说着,一边就朝密林深处跑去。耀东此时感到头突然的一阵的眩晕,忙无奈地坐在草地上,当他再睁开眼时突然眼前一片模糊,重重叠叠的树影把他看的越发头晕,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不停地旋转!


“不好!看来我要完了!”耀东暗自吃惊,并在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这几个让人不服的几个字。“一个浮玉战士应该死在与日寇战斗的战场,而不能屈死在这荒山野岭,我不服!”

耀东咬着牙,坚强地站了起来,艰难地爬上山顶,顺着刚才书凯所指的方向使劲地嘹望,阵阵的清风,潺潺的山泉,抚平了他内心的焦虑,“啊我终于看到了,那是一大队的炊烟,书凯快走!一定要把他们带回来!”


书凯手上拿着摘来的五花八门的野果,肩上还担了一条二米多长的大蛇,尽管大蛇在拼命挣扎,但犹于书凯封住了大蛇的嘴,所以它只好任凭书凯摆弄。当书凯从林中出来就听到王纵队在喊他,快急步上前,当他看到耀东脸如白纸,仍在硬撑着虚弱的站在顶峰,止不住泪水象珍珠断线,纷纷落下。


“晦气!老子没还死呢!哭啥子吗?把好吃奉上来,老子得好好补补!”王耀东一边嚷着,一边尽量使干瘪的脸多露些灿烂,为得是让书凯少为他担心:多好的战友,最亲的兄弟,为兄怎能让您为我流泪为我忧!


书凯把野果全部递到耀东的面前,然后便从绑腿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大蛇的头就要刺去。“慢!你想干什么?”耀东刚把一个野山挑咬了一口,还没咽下时,忙吐出阻止了书凯的行为。“把刀放下,它惹你了吗?”


书凯见他脸色严峻,怒火正足,忙放下了手中的匕首说:“队医说蛇血既能治因饥饿引起的虚脱,而且还能迅速地恢复体力,所以我特地逮了它给你加强营养的,快你就喝几口吧!”



“你这样做跟小鬼子有什么两样?人家蛇在自己世代居住的家里,又没有触犯到任何人的利益,你就为了救自己的同类,而残酷地杀了无辜的它,你为了你的同伴能恢复体力是无可厚非的事,难道就应刻去剥夺异类的生命作代价吗?任何动物都应有生存权力,而任何动物都没权力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而去剥夺异类的生命,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协调发展,整个大自然才能达到真正的和谐!”王耀东说罢便示意书凯将大蛇放生。


无可奈何的刘书凯为了不让这位虚弱的兄长再受到刺激,便将大蛇放在地上,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解开了它嘴上的封口布,只见那条大蛇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耀东,然后又绕着他游了三圈,最后钻进草丛就无了踪影。


书凯抻着脸做在一旁,呼呼地喘着大气。“我说刘书凯啊,你怎么用李锐对付我们的办法去对付大蛇啊?真是会移花接木活学活用!人家李锐是怕我们开口讲话而封了我们的嘴,而你是怕被大蛇咬才封住了它的嘴,真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呀!”耀东知道委屈了书凯,便用激将法引起他的话痨的毛病。


“什么异曲同工,什么殊途同归?连话都不会说,那叫同床异梦,同工异曲!懂吗佛教徒!”

“好!算了,是我不好,我向您道歉!我们快走吧!”王耀东见书凯已经消了气忙催促上路。可刚站起来,眼前突然一阵柒黑便砰然倒下,吓得书凯忙疾步上来,但终究迟了一步,耀东被重重地整掼在地,好在全是草地,没有一块杂石碎片。


书凯忙冲上前蹲下,连忙解开他的上衣,把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发现他那因操劳而疲惫的心若停若擅,书凯忙舒展耀东的双臂,又冷静地给他做人工呼吸,但收效甚微,眼看耀东的嘴唇越来越紫,呼吸几乎停止,但书凯仍然在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做着急救。


他重重复复地说:“耀东你不会死的,你这么善良,你这么睿智,老天爷不会让你走的!”

喉咙都说哑了,他还是屹然地一边急救一边唠叨!但耀东仍然是情况越来越糟糕,二个小时过去了,书凯还是满怀信心地做着机械性的动作和说着重复的语言。


突然一阵凉风从他脑后袭来,他猛一回头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三条大蛇带着数以千计的中蛇,小蛇,正以飞快地速度黑压压地向他游来。书凯长吸了一口凉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后,便想:我不能弃耀东而不顾独自逃生,我如背起耀东一起走肯定会被群蛇追上而包围,况且现在耀东已经奄奄一息,弄不好稍稍一搬动就会气绝身亡,算了!我还是继续做我的事吧!


想到这里书凯倒也镇定了许多,丝毫没有停下做耀东的心脏复苏工作。一会儿群蛇便围了上来,它们缠着书凯的后背顺势游上了他的肩,淡定的书凯仿佛没有蛇的存在似的,突然一条大蛇从他肩上窜出,落在了耀东的身上,然后盘在他的胸部而一动也不动,刘书凯见群蛇好象并无恶意,便听之任之。


因为耀东刚才阻止他杀蛇时说的话,时时在他耳边响起,受这些理论的影响,刘书凯甚至祷盼这群蛇能救王耀东一命,于是当他再看这群色彩斑斓大大小小盘成一团的蛇时,顿感到有些亲切,就象有老朋友从远方来一样,不亦热乎!


突然三条大蛇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奔向耀东的嘴,书凯大吃一惊刚想持刀刺去,但发现三条大蛇分别从口中吐出三颗绿,红,黄,三种颜色的珠子飞向耀东的口中,然后三条蛇又游向他的身下,耀东的身体正在微微地抖动,而那三颗珠因此而顺利地咽下了喉咙,书凯朝耀东脸上一看,顿时激动地仰天大拜,原来自从三颗珠子咽下后,耀东的脸色奇迹般地变得十分红润,而且光彩照人,书凯又听了他的心跳,突然间变得强壮而有力,而且肺部功能也恢复了,有了强壮自然的自主呼吸。


刘书凯大松了一口气,忙轻轻地扶耀东坐了起来,小声地叫着:“耀东快醒醒!快醒醒!”

耀东终于醒了,他刚睁开眼就问:“我睡了多久啦?”

“不长!约一个半时辰。”

“什么?这么长时间,你怎的不叫醒我!”

“你睡多久,我就叫了多久,可你就是不肯醒来!”

“哦让我想想,我好象刚已经死了,怎么一下子就这么精神?”满腹疑惑的耀东乞援地望着书凯,于是刘书凯便原原本本将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当耀东忙起去寻找那一群恩蛇时,却连一条都没看到,只在杂乱而繁荣的青草上留下儿片闪肉发光的蛇鳞,他忙蹲下身来象捡到稀世珍宝似的,轻轻地一片一片地捡起,然后用手帕包好又小心谨慎地放在内衣口袋里,他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然后便深情地膜拜了三下大地后,便带着书凯向冒着轻烟的地方走去。


很快便摸到了一大队的外围,做贼心虚的江世波,心里非常清楚:不杀了刘书凯早晚要出大事!但苦于没有闲下来下手的机会,所以只好带着一大队暂时离开这个瘟神,这时他便暗自庆幸将这场灾祸抛给了李锐。


可是他连做梦都没想到,这时候刘书凯正和另一个煞星王耀东,带着人民的嘱托和烈士们的心愿,以及正义的指令,如天神般的神奇而就要降临在他这个坏蛋的面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