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老子就这德行!

聚散如风 收藏 3 17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站在这伟大的广场,雄浑的气势压过来,任何一个人的内心都难免此起彼伏。我就这样依着栏杆,看着、感慨着、啃着甘蔗。

那是大学的第一年,学校组织了一次行动,去一个伟大的城市当志愿者。全校一万多人只挑30个人,这么高尚的事当然少不了我。能被挑上,我很自豪;能给伟大的城市帮忙,我更自豪。然而,没自豪几天,我就可耻的弄伤了脚,肿的穿不上鞋子,带队的领导却认为我伤的很高尚,特意表扬了我,但当天的行动我是肯定没办法参加了,于是领导决定在表扬之后把我扔下,假如晚上的收队的时候,我还活着,再接我回去。我很愤怒的看着他们像泥鳅一样钻进了豪华大巴。自己不能为国家出力,只能歇着看风景,我很羞愧,感觉自己像个资产阶级。小辅导员看出了我的情绪,笑着跑了过来:“哟!这么大个子还学孩子生气呀?不气了,姐姐给你买甘蔗吃!”

她真的喊住了一个蹬三轮卖甘蔗的小贩,她是才毕业就当了辅导员的,恐怕还没我大,但她有工资,所以我认有理由宰她。于是当她问我要砍多长的时候,我默默的伸开胳膊比了一下,卖甘蔗的小贩乐了:“好咧,一整根!”

一整根甘蔗拿在手中,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小辅导员假装生气的问我:“就不分我一点?”她假装生气很好看,于是我拿起甘蔗刀砍了一小搾给她,差不多有10公分长吧,她接过去嗔怪的瞅了我一眼,我把剩下的甘蔗望怀里搂紧了些,她就又假装生气的走了。多年以后,我突然想到:也许当时她生气不是假装的。

我啃着甘蔗,靠着栏杆,看着那些伟大的建筑,感慨着,自豪自己生在这个伟大的国家,为自己毕业马上就能为伟大的祖国作出贡献而激动,小时候,幼儿园的课本有一课就叫“奔向2000年”,插图是几个小孩穿着工装,拎着小桶、拿着扳手在一个大钟表盘上奔跑,我那时就憧憬自己长大后可以这样建设祖国,于是大学我毫不犹豫的报考了工科。

眼前的一切都像我小时在露天电影里看的那么美好:招展的红旗、威武的战士、勤劳的环卫工人,同时远处一个带红箍的大妈很负责任的教训一个妄图破坏这美好环境的人,那老头点烟时居然把火柴梗扔在了地上!大妈的声音很严厉:“你让外宾看到了会怎么想?!你这是在给中国人丢脸!罚款10元!”老头则带哭音说着好话。总有这种低素质的人!我美好的心情又郁闷起来:为什么他们非要素质那么低呢?你看我:我啃甘蔗时特意用报纸卷成筒来装渣滓,而且我还把地上其他低素质人掉的渣滓也捡了放到报纸筒里,要大家都象我一样,这社会该多美好!

我眼光游走着,不想再看这败坏心情的场面,于是一个窈窕绰约的身影进入了视线,她很好像在等什么人,说实话,我吃了一惊:这个女人打扮的相当资本主义,大波浪的发型、蛤蟆镜、高跟鞋,尤其她的衬衣~~是半透明的!我很愤恨她居然穿的这么不正经的出来,为她深受西方腐朽堕落思想的毒害而惋惜,同时我又耻辱的发现我控制不住自己一直看她而且心跳的厉害!更耻辱的是~~她我看到她鄙夷的白了我一眼说:乡下赤佬!

回想起来我当时的形象大概真的很糟:1米9的个子,瘦的跟鬼一样,乱蓬蓬的长头发、牛仔夹克、运动裤、补着五个补丁的回力球鞋,而且一只球鞋没系鞋带,里面的脚背像馒头一样,一手拿着老长一根甘蔗,另一手抱着个大报纸筒,(不过那时候一直感觉良好的,我很有品味:虽然大学附近的大棚里耐克只要30一身,恩宝要卖35但我还是只买恩宝或阿迪的,因为耐克的钩子太俗,彪马的那条狗太傻,本来喜欢过背靠背的,但自打见过一个嘎小子把那两个人侧影挤到一起拼成一个猥琐的正面后我就再也不敢买了。我现 在每每路过大学附近看到身穿运动裤配板鞋或皮鞋的青涩男女还会会心的微笑)

我不能回骂,那样素质太低了,于是我用更傻的看相和更猥琐的吃相来恶心她:我把嘴里的甘蔗嚼的吱吱有声,夸张的吸吮手心甚至胳膊上的糖汁,时髦女郎的五官全拧到了一起,我恶毒的想:也许她这样用力拧啊拧的会导致肌肉定型,说不定以后真会难看起来~~突然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我机警的四下环顾,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个红箍的大妈正悄悄向我靠拢,不过红箍已经摘下攥在手里;我手里还拿着一截甘蔗,脚下则遗留着几块别人吐的渣滓,因为掉到痰迹上太恶心了,所以没捡,我大脑高速的旋转,同时嘴也加快的运动……近了..近了....时髦美女期待的眼神…….大妈急切的脚步….我慌张的咀嚼…

大妈在我面前立定的一瞬间…..我吃惊的惨叫一声,夸张的把手里的报纸筒高高抛起,同时满满一嘴的甘蔗渣如天女散花般狂喷而出,两个关注我的女人被惊的目瞪口呆,我在他们诧异的眼神中冲美女大喊一声:“姐,快跑!”然后稍做下蹲,张开我如仙鹤般的长腿轻巧的跃过栏杆,单腿大步蹦跳着,间或用伤脚点一下地,如受伤的兔子般逃掉了,身后传来“他跑了,你也得掏罚款!”和“死八婆,你放手!”这样的争吵声。

远远的站定,喘着气回过头,看到大妈坐在地上拉着时髦女郎的裤子哭喊着,美女则气急败坏的用包挥打着负责的执法人员。我突然大吼了一声:“老子就这德行!”然后用舌头将残留在腮帮内的甘蔗渣顶出,恶狠狠的吐在地上,随即在大家诧异的眼神中随着人流走进了地下通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