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三十章 麻烦

bloodamoon 收藏 2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他们走了,我现在麻烦来了,小洁怎么办?难道让她一直和我呆在这里?等邱老大过来的时候求他把小洁顺便带回去?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是,万一连队来个人,应该说肯定会来人。这是部队的传统,尤其是我们连队的传统。台风过后都会派人到岛上看看,检查是其次,主要来看望一下守岛战士,还会带一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他们走了,我现在麻烦来了,小洁怎么办?难道让她一直和我呆在这里?等邱老大过来的时候求他把小洁顺便带回去?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是,万一连队来个人,应该说肯定会来人。这是部队的传统,尤其是我们连队的传统。台风过后都会派人到岛上看看,检查是其次,主要来看望一下守岛战士,还会带一些慰问品,安慰一下孤身一人刚刚受到台风蹂躏的小兵。

那个时候,我怎么解释?总得找个理由吧?

可我有理由吗?

实话实说,会害了黄志国班长他们,就算连队护着,可我也算是出卖战友,这种事情我不能做更不愿意做。

我绞尽脑汁想办法,办法没有想到,脑袋瓜子倒是疼的不得了。

时间过得有点快,当我揉着脑袋从宿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种鬼天气,天比以往黑的早了些。

赶紧打开灯塔,我得去做饭,现在多了一个人,总得吃饭。

小洁现在小黑在宿舍里翻腾我的东西,不知道要找什么。我现在头大如斗,也懒得说话。看着小洁自己在那里找东西自己傻乎乎的乐着,我也不想说什么。

关键我也不知道和小洁说什么,说什么呢?

现在我对小洁的了解,只知道她的名字叫沈洁,她父亲叫沈天豪。她在X市的X大学读大三,学的专业是经济管理系,和施菲菲是同学还是舍友。其他的方面我都不了解,包括她的身体。梦境里的初夜,对我而言是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完成,现在对那次事件我只是内疚和忏悔。

这是一种不符合逻辑的方式,是我伤害了她,尽管她不说什么。

黑漆漆的夜幕把世界笼罩着,裹得严严实实。

我和小洁吃着饭,小黑在旁边围着小洁打转。我不说话,小洁只顾着逗小黑,饭堂里只有小洁的笑声在回荡着。

吃晚饭,我收拾好饭堂,把垃圾清理了,拖了地。然后我就跑到发电机房去看看,估计这是我给自己找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剩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很害怕和她单独相处。

都说异性应该想吸引,可现在正好相反,至少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

我的心太乱,脑袋木木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想抽烟。

平时发电机每周保养,或者临时有事检查,原本很熟悉的环境,却让我感觉到一阵陌生。我总觉的自己像在梦里,还没有醒过来。

当我摸着空空的烟盒,才发现自己已经抽了半盒烟,地上满是烟头。这个房间抽烟是有点危险,算了还是回到宿舍吧。

我得和小洁谈谈,有些话还是要说的,藏在心里也憋的慌。

我忙腾腾地站起来,耷拉着脑袋走到门口,一抬头看到小洁斜靠着门旁在注视着我。我心里暗叫不好,这次估计不知道这丫头又得如何,千万别哭啊!

门是半掩着的,小洁靠着门口的石壁,没穿我的迷彩服,只是穿着她的T恤和牛仔裤,身体冻得在发抖。

我赶紧把上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心想这女孩子刚刚从被绑架的恐惧中解脱了,现在一个人呆在那里心里也害怕。

小洁不说话,对于我给她披衣服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身体在不停地发着抖。站在她面前,我都能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我拉她,还是不动。我心里有点紧张,心想这又是哪一出啊?

算了,我一把把她抱起来,往屋里走去。

给小洁裹着被子,多了好一会她终于缓过劲来。这当儿,我又看到她的眼睛里开始涌现出亮晶晶的泪珠儿,直打着转。

我坐在她面前,心里着实紧张,话却半句也说不出来。

终于小洁开口了,她使劲抽了抽鼻子,抹干眼泪,语气冷冷地对我说:“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女孩?”

我心说我觉得你是个很漂亮很不错的女孩,这还用说吗?

刚想开口回答,她接着说;“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很随便?对吧?”

抽了抽鼻子,她注视着我,目光冰凌清澈。

“我觉得你是个好女孩!是我伤害了你……”我很诚心地告诉她。没等我说完,她就接过我的话,声调明显高了八度。

“不!我知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声音让我觉得有点尖利。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女人一旦说男人都是这样的,可能已经从骨子里对男人有了敌意。这种敌意可能来自我对她的伤害,或者来自其他的男人对她的伤害。

我不否认自己对爱情的渴望,或者说是对女人的本质的渴望。我的爱情还没来,但这种源自本能的渴望却由来已久。在上高中的时候,看到别的男女同学卿卿我我,尽管青苹果很酸他们却吃的津津有味,我自己心里很羡慕,常常流着口水,不住地在心里想象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种早了点的恋爱,就算青苹果酸得牙齿都倒了,可那种味道我也想尝尝。哪怕一口也算尝到了滋味。

现在我没来得及品尝苹果的味道,而是把整个苹果吞了下去。啥味道呢?

吞到肚子里的苹果想吐也吐不出来,我舌头上的味蕾也够不着。

小洁,是个好姑娘!我想,不过她本不该属于我,今后可能也不会属于我。

我不是一个好人,只是穿了这身军装,蒙蔽了她的眼睛把我当成了好人。尤其在她处境很危险的时候,我成了她的救命稻草,成了她的依靠。

依靠?

我觉得自己的肩膀胸膛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宽阔,还容不下她的希望。

小洁不理我,自顾自的小声啜泣着,小黑蹲在她身边。小洁搂着小黑,好像她喜欢的本来就不是我,而是小黑这个家伙。

算了,我心里无限烦恼却又无法排泄,心想爱情我需要女人我也喜欢,可有些时候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不会因为缘分或者命运而改变。此时,理想是天,现实是地。天和地千万别交叉,否则这个世界就毁了,这个世界是属于我的,毁了它也是毁了我。

我把床铺收拾了一下,我把床铺给小洁铺好。可能觉得自己的被子有点脏吧,就把被罩和单子给换了,希望我做到这些能使小洁消消气,别哭了。

该死的老天,台风过了,它也不消停会,现在外面的雨还没听,死皮赖脸的飘洒着,屋里面潮乎乎的,心里也腻歪歪的。

收拾被单的时候,看着上面的那片殷红,我脑子里又“轰”地短路了,身体里的冲动又在渴望着那份激情,四处骚动着。

我赶紧踩了急刹车,暗暗嘘了口气。

一个人如果在同样的问题上连续犯两次错误,肯定是傻逼!

我不想当这个傻逼,毕竟很多事情是偶然发生,但偶然能够持续成必然的概率,就像彗星撞地球一般,太少!六十年一次!

单子我叠好放到内务柜里,铺好新单子,换好被罩,我走了出去。

夜,黑漆漆的,如一张染过的幕布。灯塔的光亮在幕上闪动着,光明和黑暗在这张水墨画上自然相融,构成了一个和谐完美的空间。

我把95式军刺放到小洁的床头了,意思很简单,就是告诉她我不会骚扰她的,请她放心。

我从值班室把95式拿了出来,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里安全吗?

手里有枪,心里不慌。的确,有了枪,我的胆子就大了许多,毕竟黄班长他们那帮“假海盗”给我这幼稚的心灵上刻下了一道恐惧的裂痕,也让我意识到在这座孤零零的小岛上,孤独只是慢性毒药,可死亡的威胁来的时候却是如此猛烈。

随时随地,不知道从哪里会来什么样的敌人,只要是敌人都可能要你的命!

以前身穿着这身军装,觉得自己很神气,胆子也比在家里的时候大了许多,总觉得人多怕啥?

可现在我不是那么想了,人多不算啥,关键现在我人不多。好不容易多了小洁一个,可她只能是需要我保护的对象,估计可是熊猫级的,只会知道哭鼻子,当然小女孩个个如此吧!

当一个人的时候,军装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我必须站在最前面,不管什么危险我都得去单独面对,就算是死亡。

95军刺给了小洁,M9在我身上。这把军刺确实有名,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听班里特别热爱军事的赵满德说过,他说M9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军刺,美国产的,哪个公司我忘了。钢好刃就好,锋利顺手,是杀人的必备良器!

从刀鞘里拔出来,用手掂量一下,发现重量上还可以。攥在手里,顺手划拉几下,感觉很顺手。

这是石军班长送给我的礼物,应该属于我吧?

以后得小心藏着,毕竟部队里不准战士拥有这些能够杀人或者可能会导致血案发生的利器。在我们的保卫部门规定的那个框框里,这个尺寸应该属于管制刀具了。

晚上我睡餐厅,小洁睡我的宿舍。

餐厅里还残留着酒精的味道,那是中午我们一帮人的杰作。有席子,却没有被子,只好盖着擦枪布和一块军用毛毯。

点一根烟,我静静地躺着,睡不着。

小洁,是让我头痛睡不着的主要原因。

她怎么办呢?邱老大什么时候才能来啊?到时候怎么说呢?

这个事情很棘手,我在尝试着编着各种稍微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不停地编着也不停地否定着。说谎真的需要天赋,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却是需要提高,需要学习。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