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53章 日军头部中弹的秘密

sxpnceo 收藏 13 4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13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两个日本兵半蹲着冲上去开道,整个狙击分队继续前进,很快来到露军狙击手跟前,拿着刺刀狠狠的捅他,一个狙击手突的喊道,“卧倒!”

呯!呯!两枪,两个日本兵向后便倒,辅助行动的日本兵全部阵亡。

彦一前的几个狙击手快捷的开枪还击,西一欧身后响起重机枪的声音,哲元用92重机枪在掩护他们前进。

日本狙击手在重机枪的扫射下快速前进,干掉露军狙击手后,己方又死了两个。

西一欧在后面看的纳闷,怎么日本狙击手死的比露人多几倍?周福海、申志强过来也是问这个问题,带着疑惑几人爬向前面,路上,周福海、申志强拣了两支97狙击步枪。来到坦克边,彦一抱着露军的莫辛那干正在查看,枪身上包着麻袋片,看不到枪体反光,不怕进灰,碰到坦克车上也没有声音,是个不错的改进,但是还是对国产的97步枪情有独钟,申志强拣起来,莫辛那干可是好东西,上面加的4倍变焦,总比97狙击步枪清楚一些。

黑木翻着地上日本兵的尸体,嘴里嘟囔着:“又是头部中弹。”

几个日本兵头上冒着血花,钢盔都打穿了。西一欧觉得奇怪:“怎么这么准啊?”回头向哲元挥挥掷弹筒,表示感谢,哲元晃动钢盔表示不客气,立刻抬着重机枪转移。

西一欧拿着望远镜又看了一下,脑子里呼呼闪动:“黑木君,我明白啦!”

“明白什么啦?”

“你看,哲元他们的铁帽(日语,钢盔)!”

黑木看着哲元和三个士兵在搬机枪,七八百米外,头盔在太阳照耀下明亮:“没什么呀?”

彦一敏锐的盯着哲元他们,轰轰,哲元原先的重机枪阵地爆出火花,在高地上的露军观察哨向炮兵报告了重机枪的位置,上百发炮弹在那个阵地上肆虐。

黑木道:“好险啊,幸亏哲元戴着铁帽!”

“不!不!”彦一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兴奋的叫道:“仙人上尉,您太伟大啦,终于找到他们头部中弹的秘密啦!”

“什么?”黑木还是不解。

彦一指着已转移到另一处的哲元:“你看他们铁帽上的五角星!”

哲元头戴钢盔,见西一欧他们向自己指指点点,在战壕里嘻嘻哈哈做着鬼脸,钢盔上的红五角星非常醒目。

“明白啦!明白啦!我嘀明白啦!”黑木拣起地上的钢盔,只见钢盔上的红五角星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黑洞洞的枪口,连拣三个,都是如此,印证了答案。

彦一波涛汹涌般的激动:“上尉,您的发现会挽救我们无数的生命。”

呯呯,前面枪声再响,几个人缩在坦克后,西一欧用嘴努努地上的露军狙击手:“不要客气啦,你看他的穿着。”

露军狙击手被刺刀捅的稀烂,但穿的衣服都能认出来,普通的军装,外加厚厚的草衣、草环。

黑木使劲的点着头,“他们的伪装跟咱们一样!”

“对!他们的伪装跟咱们一样,枪法也差不多,咱们的头盔一定要盖好,剩下就是比技巧了。”

“技巧?”

“是啊!你看他们。”西一欧朝前面的几个日本狙击手点指,通过坦克的缝隙,几个狙击手熟悉的演示着战术动作,匍匐、射击、掩护、投弹。

彦一摇摇头:“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我们去支援他们吧!”

“等等再去!”

几人在坦克后等待,对面呯呯之声不断,几个狙击手明显比普通士兵的身手敏捷多了,藏在弹坑里对射,也许是对面的地势高、也许是他们的头盔暴露了目标,一分钟不到,死了三个,对面的枪声还在响,节奏依然如初。

彦一喉结动动:“为什么这样?”

西一欧叫道:“不要开枪,散开!”叫了三遍,前面的日本兵停下来。

黑木紧张道:“敌人会攻上来的!”

“不会的!他们也怕我们!我们要分析一下原因,你看,刚才死的三个勇士,他们一味地呆在一个地方开枪----”

“对呀,我们教官就是这么教的,他们严格按步兵操典行动。”

西一欧想笑没笑出:,“这就是普通步兵和狙击手的区别。他们都是从步兵联队挑出来临时当的狙击手,不懂狙击方法,但露军狙击手显然是受过训练的,为什么我们在巴音查岗上没有受伤?为什么我们现在都好好活着?因为我们最大的保存了自己----”

黑木若有所思:“您是说狙击手的要素是隐藏好自己才能有效的打击敌人?”

“是的!”

彦一握枪半蹲,打了个滚:“打击敌人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不容易挨子弹啦!”

“对!”西一欧揭示了狙击手的要点后,有些后悔,干嘛要把这些要领教给小鬼子啊?

申志强悄声道:“真不该教他们呀!”

西一欧嘴里找借口搪塞:“我教他们是想让鬼子和毛子狗咬狗嘛!”他现在只是后悔,几个月后他还要感谢自己把要领教给了日本人。

前面的日本兵静止了一会儿,凶悍的特色毕现,把狙击手的“角色”忘的一干二净,端起狙击步枪安上刺刀嗷嗷叫着冲锋,狙击手改行当步兵了,黑木顿足:“回来,回来!”

呯呯呯,枪声停下,前面只剩下一个日本狙击手,彦一抬手一枪,对面“呃”的一声。彦一单手攥拳:“打中啦!”

出来一个半小时,日军死了八个狙击手,黑木脸上挂着怒气:“八嘎!露人大大嘀坏啦!”

西一欧拍拍黑木:“冷静!地狱之门随时向我们敞开!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冷静!你们听说过吉野特攻队吗?”

彦一脸上茫然,黑木不屑的笑笑:“听说过,那曾是关东军的骄傲!”

彦一哦了一声:“我刚来前线,不知道!”

黑木瞄了一下前方:“知道他们的不多,关东军抽调了五百个精英,当初也把我选了进去,最后层层过关,只留下六十个队员,我在倒数第二关被涮下来。关东军总部把他们送到了德国深造,学习先进的战术。”

彦一有些崇拜:“我来晚了,不然我也能选上!”

黑木撇了撇嘴:“什么狗屁先进的战术?纸上谈兵的东西远不如我们在实战中学习的效果理想。他们回国后直接开赴华北,开始几个月挺顺利,不想在山西中条山几乎全军覆没,关东军总部白费了三年的心血几乎化为乌有,让我们关东军为之蒙羞,不要提他们啦!在我眼里,仙人上尉的战术远比吉野特攻队强百倍!”

西一欧看黑木唉声叹气:“黑木君,吉野特攻队并不是一无所是,他们小分队败就败在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不该脱离大部队在崇山密岭中行动。人嘛,都有优缺点,我们学习他们的优点就行啦,我听说他们善于配合,我们要想打赢露军狙击手,也需要精诚配合。”

黑木重重的点头:“哈依!您说的很中肯,我嘀听从上尉阁下的教导,希望您像巴音查岗之战一样指挥我们!”

彦一敬个军礼:“请您下命令吧!”

“我命令:成立临时战斗小组。你和前面的狙击手一组,福太郎和申志强一为另一组,你们每组派一个人诱敌、另一个狙击,黑木和我打掩护,消灭一切来犯之敌!”

“哈依!”

周福海和申志强听到“福太郎”、“申志强一”的日本名,呲着牙直乐,黑木以为他们俩咬牙切齿,向他们敬礼:“保重!福太郎!保重!申志强一!”

露军狙击手有的躲在废弃工事里,有的藏在沙坑里,有的用尸体压着自己的身体,有的钻进发腥的水泡里,藏的地方都让人意想不到,死去的日本兵没白死,用他们的命换来了露军狙击手的大体位置。他们藏的再隐蔽,也挡不住从天而降的掷弹筒炮弹。

西一欧打出五颗炮弹,掩护他们三人散开,前面的日本狙击手也扔出手雷炸出黄沙,三人很快到位,四人分两组,每组一个诱敌一个狙击,有的拿着钢盔晃动,有的用枪挑着军服,有的用死尸的身体作诱饵,多点出击、不停的翻滚投弹。掷弹筒远达660米的射程和三八大盖精确的射击是一个绝配,掷弹筒抛出去的89式掷榴弹爆炸直径达10米,把露军狙击手撵的不住的移动,只要他们一动,彦一、周福海、申志强的枪就响,响了五枪,福太郎打来手势:西面暴露出来的三个狙击手全部搞定。

西一欧不放心的拿着望远镜观望,望远镜的十字架里,最后一个狙击手头部汩汩流着脑浆,周围没有异样。看的聚精会神,一只蚂蚱调皮的蹦到了西一欧的望远镜上,黑木用手快捷的拧住蚂蚱:“走吧,没人了!”西一欧这才和黑木从坦克后爬向北面山沟。西一欧没打算向西边前进,为了打死前面的狙击手已死了十几个人,自己没必要冒险,露人的狙击手早在天明前已藏好等着自己送死,相反,现在比比耐性,守株待兔等露人送上门未尝不是好办法。

这边的动静不小,引来了露军的迫击炮火,跟不要钱似的乱放,飞沙走石,炸起的沙土像下雨样的落下,露军很狡猾,轻易不显露重炮的位置,迫击炮打的也不近,容易移动,所以频频发威。

北进的速度很慢,地上的玻璃渣、铁丝网、钢丝、烂弹壳遍地,偶尔还能看到地雷,腐尸的恶臭已引不起他们恶心,命悬一线的时候是不会注意这个的。西一欧指挥几人躲到弹坑里,头上叮叮当当砸着碎石、弹片,心里骂道,啥他妈的水平,再好的炮到了毛子手里也是瞎球放。瞎球放也怕被“球”瞎撞上,于是爬到一个只剩半截的装甲车下躲避。正如彦一和哲元所说,露军的炮弹不打在身边形同放烟花,西一欧拿出望远镜,看着一朵朵蘑菇云腾起,权当过元宵节喽。露军的装甲车结实,挨了几发迫击炮弹只多了几个弹孔,干等了两个钟头,一枪不发,而南、北两侧都传来日军狙击手的枪声,露军以为他们转移,把炮调走了。

渴,西一欧感到口渴,所有的人都感到口渴,带来的水早喝光了,头上的的阳光把沙子烤的滚烫,晃的西一欧眼前雾蒙蒙,快进入幻境,西一欧总觉得自己要是不换地方,三分钟就能像烤鸡蛋一样烤熟了,喉咙冒火之际,又出情况了。

九个露军士兵抱着捷格加寥夫悄悄向北行进,斜着从他们眼前过去,北面枪声响的猛烈,他们去支援。

守株待兔没白费,等来的虽不是狙击手,也是毛子兵,机会要珍惜,西一欧果断竖起掷弹筒,彦一和福太郎四人举枪,叭勾叭勾四响,紧跟着就是四声爆炸,西一欧和黑木击掌:成功。带上人爬向北面,刚爬出去四五十米,身后的藏身地又被露军迫击炮覆盖。

六人向北,申志强、周福海不务正业,各抱着一挺捷克加寥夫、背上背着几杆狙击步枪,彦一摇头,这些大阪士兵啊,真爱拣便宜。

高地上的马克沁重机枪嗵嗵嗵响着,从侧面看的清楚,两个露军士兵正在一个高地向东方猛烈扫射,东面低洼处能看到钢盔在闪亮,高地上的露军士兵很有心眼,用战车残片挡在重机枪两翼,东面的日军打不着他们。

西一欧目测一下距离,有800多米,掷弹筒够不到。彦一带着一个狙击手藏在弹坑里,两人嘴里喊着:“一、二、三!”

叭勾、叭勾两枪,两个露军身子一歪趴在重机枪上。

六人狼狈的再度快爬,迫击炮撵着屁股打,躲到两匹死牛后,总算安生了一会儿。日头晒得西一欧发晕,不能再打了,得撤。躲了半个小时,东面的日军狙击手向西北而去,迫击炮声又追向西北。

彦一身边的狙击手耐不住口渴,向高地上爬去,黑木拿着石块扔他:“回来,回来!”

狙击手不理,快速的爬行,西一欧不解他干什么。

那个狙击手机警的直奔高地上的重机枪。西一欧喜道,“他是想占领重机枪。”

可是让他失望了,那个狙击手拽住重机枪,拖下壕沟,倾斜枪管,嘴伸到枪管下,西一欧这才明白,露军用的马克沁重机枪枪管里有散热用的水,呯的一声,那个狙击手倒在重机枪下,枪里的水滴滴沥沥洒在他脸上。

“狙击手!”黑木叫道。

西一欧左看右看,看不到露军狙击手在哪儿,又干等了一个小时,彼此僵持着,谁也不敢动,两侧稀疏的枪声响着,彦一想走被西一欧拦住。

周福海举起头盔,呯的一响,头盔被打飞。

对面的枪声很闷,但看不到目标。

黑木道:“我觉得他在3点钟方向!您打几炮试试。”西一欧竖起掷弹筒一点一点试,打了七发炮弹,掷弹筒可怕的威摄着狙击手,逼迫着他躲避,终于见一个绿影翻了几下,藏到一具死尸后面。

那是一具日本兵的大半个身子,西一欧想把最后一发炮弹打出去,五百米的距离,可以打到,黑木迟迟不投弹,露军前面的死尸是日本人----自己的同胞。

彦一的枪举了又举,也不想开枪,那个日本死尸已经腐烂,不想再让他死后再挨一枪。

申志强没有这么多余的想头,操起97狙击枪,叭勾就是一下,6.5毫米子弹旋转着穿过死尸腐肉送入露军狙击手脑袋。

黑木和彦一愤怒的盯着申志强,迫击炮声由远而近,其他的已顾不上,西一欧招呼大家:“撤!”

五人躲躲藏藏,到下午四点才返回阵地,几个身上被汗水、沙土、血渍糊成泥人。黑木和彦一思来想去,不再怪申志强,要不是申志强的一枪,五个人被一个狙击手压制,估计都要被迫击炮炸成肉泥了。

申志强和周福海肩上挂着四支97步枪、两支莫辛那干、西一欧扛着捷格加寥夫正和黑木、彦一商量怎么请功,哲元慌张的跑来,告诉黑木,他的上级找来了,要处罚黑木,因为他作为一个后勤士兵私自上前线,违反军纪,由于他没有把滤水器送到各联队,很多联队长都在发脾气。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