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最近比较烦

在准备发布上世纪 30 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之时,奥巴马总统却感到比较烦。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想让人们──尤其是他那些保守的反对者──知道他并不是一些人所怀疑的那种严厉的干涉者。


奥巴马 16 日在白宫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实际上希望看到政府能够放松监管。


在他的政府成为通用汽车的大股东,以及 17 日提出新的大型金融机构监管方案、新的银行资本金要求和为小投资者设立新的消费者保护机构之际,这无疑是一种违反直觉的论点。


这正是奥巴马极力解释他对美国金融系统提出的改革方案背后存在一种理念的原因。事实上,他说,同样的理念也适用于他对政府在经济中所起的作用的整体看法:


你制定了一些交通规则,确保透明度和公开性,防止可能面临的巨大系统性风险……为了避免萧条,政府可能不得不介入,然后再让企业家和个体企业进行竞争,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当我听到保守派对我们所做所为的惯有的批评意见时,我有时感到困惑,基本上我们采取的的每一个步骤都为了清理在我们入主白宫之后所发现的问题。


总统和他的助手们知道,他们已经达到了政治上的高危点,他们为应对衰退和底特律的几近崩溃所采取的大规模干预措施──以及很快将采取的对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改革──可被视为拉开了重塑美国经济秩序的序幕。


为了打消这种印象,奥巴马的白宫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几天前在纽约发表演讲称,从根本上讲,我们不是社会主义者。


就奥巴马本人而言,奥巴马用同样的话解释了他要对金融体系采取的措施:交通规则、公开性和透明度。奥巴马说,如果每个人都知道市场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就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他说,这一目标实际上就是要确保在新的经济体中,每个人都可以看到所有的一切。


他说,在所有这些问题上,我们尽可能少干预,以确保市场上的所有利益相关方(消费者、员工、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有一套明确的交通规则,他们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状况,也会依据对利润的追求来做出决定。但我们也不会放任不管,以致造成去年那种境地,当时我们真的到了金融崩溃的边缘。


当然,监管到底要到什么程度才算合适也很难确定,正因为这样,奥巴马 17 日提出的计划才会处处遭到批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简称:美联储)将会获得更大的权力,对大型金融机构进行监管,大公司必须筹集更多资本并满足更高的流动性要求,对冲基金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还将设立一个新机构以保护消费者和小投资者。


不过,奥巴马的计划一出台就会面临两边不讨好的问题。有的人觉得他的提议太激进,有人又觉得太温吞。只有一部分人会觉得恰到好处。然而不管是美国本土还是海外,人们都希望能够采取一些措施,以显示系统的安全性已经增强,同时一旦危机开始消退,就无法再让朝三暮四的国会采取行动了。


奥巴马说,适当的规则将能让经济实现复苏,这种复苏并非建立在投机泡沫之上,也不会抑制金融市场的创新。近年来,许多小投资者都从金融创新中受益良多。


我们面临的问题在于,如何为更具可持续性的经济增长模式打下基础,这种模式不会影响自由市场的活力、至关重要的创新产品以及能够创造就业的创业精神,同时又要意识到以无限的外来资金供应为前提的债务水平从长远看将无法维持。


就在对经济进行更多干预的时候,奥巴马仍表示他真正想做的是减少干预。


他说,他对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进行了干预,因为他只能选择继续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地投入纳税人的钱,或者是任由它们陷入破产清算的境地。他说,我唯一真正感兴趣的监管措施是,提高燃油经济性标准,以便摆脱对外国原油的依赖。除此而外,我最不想干的就是经营一家汽车公司……


或者说,他最不想干的就是收拾美国经济的烂摊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