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一审判定故意伤害罪但属防卫过当免刑当庭释放

红韧星星 收藏 3 447
导读: 昨日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邓玉娇当庭释放。庭审结束后,邓玉娇母女并没有从法院大门走出,而是一辆车直接开到法院里把两人接到了邓玉娇的爷爷家。目前,她尚未决定是否上诉。 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 法庭能容纳50余名旁听人员,庭审仅有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北卫视、恩施电视台、长江巴东网等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邓玉娇

昨日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邓玉娇当庭释放。庭审结束后,邓玉娇母女并没有从法院大门走出,而是一辆车直接开到法院里把两人接到了邓玉娇的爷爷家。目前,她尚未决定是否上诉。




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


法庭能容纳50余名旁听人员,庭审仅有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北卫视、恩施电视台、长江巴东网等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邓玉娇的母亲、姨妈和爷爷参加了旁听。


从7时开始,巴东县法院门口就有人群聚集。至庭审结束时,有近千人在法院外围观。巴东县布置了上百警力到现场维持秩序。目击者说,这么多民众到法院来关心邓玉娇案件的审理,在当地还是第一回。


庭审于8时30分在巴东县法院第一法庭进行。邓玉娇头扎马尾辫,身着白色T恤、深灰色七分裤,出现在被告席上。她身体略显虚弱,但精神状态还算良好。整个庭审期间,邓玉娇说话不多,声音也比较小,但思路很清晰。


近一个小时的庭审,过程比较顺畅,没有出现激烈场面,没有证人出庭,邓玉娇的情绪也没出现大波动。




围观的民众称终于放心了


公诉人称,邓玉娇在制止邓贵大、黄德智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过程中,致一人死亡,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依照《刑法》第21条、第234条的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同时,鉴于邓玉娇属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依照《刑法》第18条,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具有主动投案自首的情节,也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邓玉娇的辩护律师汪少鹏、刘钢为邓玉娇做了无罪辩护。他们强调,邓玉娇的防卫行为是适当的、适度的,并没有超过必要限度;邓玉娇的行为同时也符合《刑法》第20条的规定,具有无限防卫权,不应负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10时30分,法官宣布休庭,11时宣布了判决结果。


判决对检方的指控基本认可,对律师的辩护意见也部分予以采纳。对被害人邓贵大、受害人黄德智并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获知邓玉娇重获自由后,聚集在法院外的民众都松了一口气。有人称,终于放心了。




判定适当法律依据充分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 律科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卢建平昨日表示,对邓玉娇定罪免刑的判决,是适当的,法律依据充分。


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负刑事责任。那么法院判决是否符合法律的精神?


应该指出,作出定罪判决免予刑事处罚,或给予非刑事处罚的,也是承担刑事责任的一种方式,定罪是对其防卫过当造成他人伤亡行为的否定性法律评价。


在邓玉娇案中有一个法定必减或者免除处罚情节,两个法定得减情节,在多个“同向情节”合并适用的情形下,定罪免刑的判决是适当的。


邓玉娇恢复自由的一天 特意换套新衣服让记者拍照


愁容散去,邓玉娇淡定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偶尔露出浅浅的笑。


白色T恤,面容清秀,身材修长,21岁的青春女孩。


昨日中午,在巴东县城的爷爷家,邓玉娇送走几个前来探望的昔日玩伴,从容、淡雅地坐在了记者对面。周围,她的爷爷、母亲、继父、大姑陪护着她。


在爷爷的安排下,记者与邓玉娇有了一段简短的对话,但大多问题都由爷爷代为回答。爷爷邓正兰,曾在法院工作10余年,做过庭长,思维缜密,措辞严谨。他说,孙女刚经过半天庭审,回答了很多提问,已经很累。


采访结束,邓玉娇特意换上一件平日喜欢的银灰茄克,让记者拍照。邓正兰说,这是孙女恢复自由的一天,也是孙女新的起点。换套新衣服拍照,就是想通过媒体告诉所有关心邓玉娇的热心人,她的一切将要从零开始。


为此家人还商量,准备给邓玉娇取个新的名字,叫“邓清零”。




对话邓玉娇


“找一份工作,好好地生活”


记者:此刻是一种什么心情?


邓玉娇:(点头)还好。


记者:对一审判决还满意吗?


邓玉娇:嗯,满意。


记者:结果想到了吗?


邓玉娇:(沉默片刻)有点出乎意料。


记者:本来,你预想中会是什么结果?


邓正兰插话:她一个小孩子,法律方面的又不懂,根本没想过什么结果。(爷爷提示,孙女上午刚开完庭,很累,情绪也不很稳定,提问由他来回答。)


记者:现在每天还在吃药吗?


邓玉娇:(点头)是的。(大姑插话)吃治疗抑郁和失眠的药。


记者:现在是不是轻松多了?


邓玉娇:是的。


记者: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邓玉娇:找一份工作,好好地生活。




对话邓玉娇家属


“对结果满意,也出乎意料”


记者:对一审判决结果,家属是什么态度?


邓正兰:我们家属对结果是满意的,也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


张树梅(邓玉娇母亲):这个判决是公正的。


邓贵英(邓玉娇大姑):很意外,很欣慰,感谢政府,感谢社会。


记者:在开庭之前,你们预料会怎样判?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张树梅:本来我们家属猜想会是缓刑,“判几缓几”那样的。


邓贵英:我也经常上网,知道绝大多数网友都是支持我们的,但网络毕竟不代表法律,我们最初的预料不可能这么乐观。




“对受害人感到愧疚”


记者:那你们觉得,网络、民意对案件是否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邓正兰:法院今天的判决结果,我认为做到了不偏不倚,客观公正。


但有一点我想特别强调,我这孙女在维护自身权益,避免不法侵害的时候,在盛怒之下刺死一人,刺伤一人,特别是刺死这一人,给他本人和他家人带来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和损失,在这方面,我们全家也都感到深深的愧疚和懊悔。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