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八十章 再见载初

相对浴红衣 收藏 9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我知道我在利用你这支部队来换取我的爵位,可是不得不如此,我们各取所需吧!我得我的爵位,你们由此获得高官厚禄,到时候形成内外支援之事。在朝廷上,有我在可以帮你们说上些话,而在地方上,有你们的实力在,就算到时候有什么个万一,朝廷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咱们从一开始就是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第八十章 再见载初

仙游大军被赛尚阿下令往娄底、邵阳方向追击太平军。军令不可违,虽然知道太平军将会攻击武昌,但是林易博也乐得清闲,传令大军拔寨而起,日行五十里,往西南方向追了去。

不是林易博怯战,主要是用热兵器打仗太费钱了,出来这几个月已经用了四十几万两银子,仙游大营的余钱已经不多了。虽然咸丰帝赏了十万两银子,但是根本不够,而林易博等人又不忍心像其他清军部队一样纵兵自筹军饷。一路之上遇到一些困苦百姓倒还会给些食物,由此开支更大了。

为了节省仙游大军的军力,林易博让所经之地的壮力愿意的帮自己军队运送粮食,充当脚夫,一个月给半石粮食。半石粮食够一家人勉强渡过一个月了,如今兵荒马乱的,这种“高待遇”引得不少人前来投奔,到此时已经有四五千人帮忙运送粮食。所以在许多清军眼里,仙游大军不是数千人,而是万人规模。

此时已入冬季,天气渐凉,还好处于南方地区,入夜温度虽然只有几度,但也不至于冻死人。可是还是让仙游大军吃足了苦头,野外的温度比起室内低了不少,虽然准备了冬衣但仍然不能够抵挡冬天的寒风。仙游大营加送的冬衣的还在路上,看样子还要十几天才能到,只好先忍着了。

本来满心怨气的部队当看到数千衣物更加单薄的民夫在寒风中哆哆嗦嗦地推车后,加上被各自指导员、班长道理一讲,也不再抱怨。想比之下,自己还更幸福点,至少一天只需要两个小时到外边站岗,人不能不知足。大军由于天气寒冷也不再追击早已失去踪迹的长毛,就在娄底安营扎寨,等待后续的粮草和冬衣。

从郴州到长沙的三个月来,要说占到最大便宜的就是林易博及其领导下的仙游大军了,损伤不过数百之众,却获得了这么多官职。特别是林易博已经是从三品的游击,虽然这等官职在长沙城里那么多的官员看来芝麻大小官一个,但是升迁之快已经让许多人注意到他。不过比起具体负责这次长沙防御战的左宗棠,林易博的这种捞便宜式的战绩自然比不上他,是以林易博还不能成为此战的焦点。

让众官员注意的还是仙游大军使用的比起绿营装备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的火枪,开始有人探究起这些火枪的来路问题,因为在近两年来的围剿长毛过程中,不少清军意识到火枪的好处,虽然使用的是老式的抬枪、火绳枪,可是对之于敌还是杀伤力很大的。

现在当得知这支从福建来的团练竟然能够以千人在数万人围城之下安然撤退,并且杀伤上万长毛的消息之后心里非常震撼,这样的火枪该是多么厉害啊!

此时不少的将领隐隐已经觉得把骑射当作军队的根本不是很合适,心里隐隐感觉到大量的装备火枪更有前途。于是,已经有些将领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这些枪炮的来历,并且希望自己也能弄上一些。其中在衡州城中的湖广总督程裔采就咬牙掏了一万两银子以每支枪二十两的价格找林易博买下五百支后装枪用以装备自己的亲兵队。

仙游大营现在已经能够生产改进版的后装枪,这种英国人提供的后装枪成本价大概是十两银子。林易博很黑心地把旧枪翻倍卖给程裔采,反正部队要换枪了,正要淘汰,有钱赚当然不能放过机会。

有杨老师等人的指导,仙游大营的炼铁技术有了很大的提升,上个月先期已经运来了两千支改进版的后装枪。因为同历史上的毛瑟步枪差不多,加上是李昌辉画出图纸来的,所以命名为“李星步枪”。如今已经达到能够月产千枝,只要钢铁的产量上去了,就是月产万支都没有问题。

有海南石碌铁矿的帮忙,相信这个产量在明年一定能实现。

话说太平军撤离长沙后,三天后,也就是十月二十二(公历十二月三日)占领益阳,获船数千只,并吸收许多船户、水手参军。

十月二十八,太平军水陆并进,乘船出湘阴临资口,越洞庭湖。十一月初三占领两湖咽喉要地岳州(今湖南岳阳),再得六、七艘大船。并且缴获大批粮饷、军械,由于岳州城内留有昔日吴三桂军存留的大量军械和火药,武器装备得到了改善,太平军进攻实力大增。在这里,又有五千船户带着船只参军。太平军将船户编组成“水营”,由“典水匠”(职同将军)唐正才统率。这时,太平军总数达到了近十万人(历史上本来达到了十余万人,但是由于仙游大军的出现,又另外阵亡了三万人)。

咸丰帝闻岳州失守,严厉申斥徐广缙,将其革职留任,并命令他以重兵在岳州北面堵截,防止太平军进入湖北。

可怜的徐广缙这个时候还没有真正赴任呢,钦差大臣的职位就没了,气急败坏的他命令湖南境内各清军部队立刻驰援岳州,但太平军已于十一月初七撤离岳州,水陆并进,直趋武昌,其势甚盛,“艨艟万艘,帆帜蔽江,所过城镇,望风披靡”。前锋于十一月初九进至距武昌仅六十里之金口。清廷深恐太平军占领武汉水陆要冲,然后北上河南或东下皖、苏,立命徐广缙亲率大军绕道援救武昌。

林易博也接令北上增援武昌,这个时候赛尚阿已经奉旨启程回北京领罪去了。本想带着载初回去,可是这个滑头的家伙却偷偷地带着三百戈什哈在中途溜了。

到十一月初十的时候载初带着三百部属来到刚刚抵达益阳的仙游大军营地,对于载初的突然出现,大多数人是想不到的。

顾长青还有原本的几十名戈什哈现在是独立营的大小军官自然是非常高兴,一年多不见,自是想念得紧,立刻带着几十人出营迎接。

林易博和李昌辉也不能落了礼数,也带着一干军官出营迎接。

一年多不见载初,还是老样子,只是大半年东奔西跑的,看上去沧桑许多。

林易博与李昌辉等人很不情愿地给载初行了礼,虽然心里有点排斥,但是脸上还要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拉着载初的手问长问短,然后就一同进入大帐坐定。

1832年出生的载初现在虚岁是21岁,跟林易博等人年龄相仿,坐到一起倒也让人感觉他们就是一群朋友一般。

大大咧咧把主座占了的载初看着易博等人一身的官服说道:“一年多不见,诸位改变颇多,特别是易博你呀,现在都是领游击衔了,年纪轻轻做到如此高位,看来将来封侯拜相不在话下,纳兰大人还不要忘了吾等啊!”

林易博知道载初这是在敲打他,忙假装诚惶诚恐地说:“岂敢岂敢,有初主子你的庇护,才有我们的今天。今天的荣耀都是圣上的隆恩,都是爱新觉罗家族给的,我们岂敢轻忘?”

载初毕竟只是一个从小在贝勒府长大的养尊处优的年轻皇亲贵族,这些情况哪里遇到过,也没去考虑易博是不是真心话,反正是心情大爽,微笑着又说:“我看这支团练所着服饰怎么跟我大清军队大为不同?怎么回事?”

军队的服饰是非常重要的标示,虽然朝廷没有明确要求团练必须如何着装,但是目前为止,各地的团练也都不敢超出朝廷军服的大体样式。仙游大军这等完全不一样的军服,放到现实中看也是可大可小,所以林易博也不慌张,悠悠说道:“回初主子的话,这是为了我军行动方便,并没有其他考虑。“

载初懒洋洋的说道:“不要一口一口初主子了,听着别扭。念竹和念悠怎么样?还满意吗?”

听了这话,满屋子的人都是忍着笑,不说话。林易博只好硬着头皮说:“很好!”

载初眯着眼睛说:“是不是不太满意啊?府里还有不少从小调教的美女,改天我让人再送几个过来。”

易博一听头都大了,两个间谍不够,还要再送几个过来,我是吃饱了撑着?于是忙出声表示不能再占载初的便宜了。

载初嘿嘿一声,也没再坚持,这个愣小子还不知道念竹、念悠已经被易博识破,并且不再只倾向于他。

一行人嘻嘻哈哈地又说了些话,然后便酒肉伺候,饭毕,载初与易博来到易博的单独房间里,确定近旁无人之后,载初这才压低声音说:“易博,我知道你在仙游搞出了许多动作来,而且有很多的举措我都无法理解,本来一开始想阻止你,但是一年来一直跟着赛中堂四处跑,安定的日子不多,加上还想看看你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成绩出来,是以我也不去干涉……。”

未等载初说完,易博便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把我当兄弟,没有把我当外人。但是请相信我,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绝无二心。”

载初点点头:“一年多来,你做的有些事情虽然有点不可理喻,但终究有你的道理,而且有你的团练军队的存在,使得闽南地区确实得到很大的改观。闽浙总督对你的施政评价也不错,我知道我当初没有看错人,恢复我们满人荣光真的就要靠你们了,我碍于身份,不能加入你们,我羡慕你们。”

易博舒一口气:“任重而道远啊!现在困难重重,而且已经有许多人对我在仙游建铁厂等设施有很大意见。说破坏风水,可是咱们中国炼铁也不是一年两年,都有上千年历史了。我们只不过是集中炼铁而已,怎么就变成有伤风水了?可惜你不是亲王、郡王,而且你不是长子,不可以承袭爵位,而且就算是长子也只能承袭一个贝子的爵位,只是闲散王公罢了。”

载初闻言低声地说:“咱们可以互相声援,把团练办强办大了,我便可以凭借这股力量立功,到时候剿灭了反贼,也可因功进爵,到时候封个郡王、亲王也说不定。今天在这里跟你透个底吧,念竹和念悠是我安插在你身边的卧底,所以你的事情我才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见易博张口想说话,载初举手止住了他,然后说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们的身份是我帮你们办理的,还有团练大军的起始是我一手拉扯的,万一你们有什么不慎,要知道,连累的是我们几代人,我不得不如此哇!”

载初这话说得倒是很合情合理,易博点点头,假装从震惊中渐渐平静。载初能把这些都说了出来,证明他其实没有恶意。一时之间,易博倒不知怎么样接他的话,只是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在利用你这支部队来换取我的爵位,可是不得不如此,我们各取所需吧!我得我的爵位,你们由此获得高官厚禄,到时候形成内外支援之事。在朝廷上,有我在可以帮你们说上些话,而在地方上,有你们的实力在,就算到时候有什么个万一,朝廷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咱们从一开始就是坐在同一艘船上。”载初说到这里,眼睛里放出很锐利的光:“为了我们的荣华富贵,见点血也是迫不得已。”

易博心里想着:为了国家的富强,见点血是必要的,不过我们血绝对不可能只为了你们爱新觉罗家而流,我们是为了整个中华民族而流。

载初看易博没有接话,似乎在沉思什么,以为他在考虑这些问题,便也索性停住不说。半晌,载初才又接着说道:

“现在长毛势盛,江南兵将为反贼十倍都未能将之剿灭,反倒损兵折将,我大清兵士已经不堪战事。如此下去我大清万年江山危矣!”

易博也叹气说:“正是如此,像此次长沙之战,长沙城外我大清军队数万之众,却大多推诿不肯出战,只有和春、江忠源等将领真正在出力。大清不但八旗兵,连同绿营兵已经无法胜任战事。”

载初闻言也长叹道:“我大清六十万绿营兵,除去吃空饷和缺额,算起来也有五十几万人。可是可用之兵恐怕连六万都不到,至于近三十万八旗兵,能用的怕是不到两万,现在大清的万里江山,就靠这不到十万人顶着,已经危如累卵。”

“所以我们必须编练新军,逐渐裁汰这些不经用的老式兵,但是要做到这个,我们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易博几乎不用想就说出来:

“其实朝中许多大臣也都知道现在朝廷之兵不可用,是以肃顺肃中堂已经极力劝说皇上同意各地办理团练,上个月乙亥,诏在籍侍郎曾国藩督办团练。正在长沙丁忧的曾国藩已经开始着手办理了。皇上已经下旨允许各地汉人地主自办团练,朝廷给以顶戴承认。”

“嗯!”早知道历史的易博并不意外:“是该如此了,眼下当以剿匪为重!”

载初没有想到易博听了这消息竟然没有多大的反应,肃顺在朝廷上极力主张允许各地主办理团练遭到了大多数满族勋贵的反对,理由无他,无非是怕到时候汉人势大,尾大不掉。

为做出妥协,咸丰在允许各地汉人办理团练的同时也派出不少的满族官员奔赴各地办理团练。与此同时,谕令各部官员回到自己所在的籍贯招募兵勇,配合朝廷剿匪。

载初满脸忧愁:“现在大清烽烟四起,两湖闹长毛,北方闹捻子,广西如今又出现了零星叛乱,还有西部的回回也是蠢蠢欲动。朝廷军队防不胜防,剿不胜剿,等到各地团练练成,可堪大用之时,不知道到时候大清局势会糜烂如此!”

听载初这么一说,易博也只好宽慰道:“大清两百余年基业,不是区区反贼可以动摇的,我认为大清的忧患还是来自外部啊,洋人坚船利炮,一直对我华夏广袤土地虎视眈眈。”

载初摇摇头:“洋人之患还不是心腹大患,他们要的只是利,我大清富有四海,恩赐一些小利给化外之民也是身为天国上朝布施万方之道。但是反贼可是要绝我满人的后路,夺我大清万里江山,不得不慎重对待!”

另一个版本的“攘外必先安内”,易博心里暗道悲哀,也不再想跟他争辩这个问题,反正自己的实力现在没有办法跟洋人比,就先跟长毛、捻子比吧,养匪自重,慢慢壮大自己的实力。

咸丰二年即将过去,杨老师的海南起义军怕是要开始行动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