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案,庶民的胜利

13904306580 收藏 0 19
导读:邓玉娇一审判决免除刑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不至于像余秋雨大师“整日以泪洗面”,但确实有种感动得让人“泪飞顿作倾贫雨”的冲动。法院在邓玉娇定案罪名上虽然存在瑕疵,但单纯就其的结果而言,也足以让我辈欣慰了。作为“网络问政元年2009,邓玉娇一案,注定将会以她的一波三折,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载入史册。 关于邓玉娇案,我的看法有三: 一、邓玉娇案结果基本令人满意。邓玉娇一事虽然只是一个个案,正义在邓玉娇身上的回归,并不意味着天下大治,然而,滴水成海,点涓成河,正义的任何些小的胜利,都值得我们欢呼;社

邓玉娇一审判决免除刑罚。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不至于像余秋雨大师“整日以泪洗面”,但确实有种感动得让人“泪飞顿作倾贫雨”的冲动。法院在邓玉娇定案罪名上虽然存在瑕疵,但单纯就其的结果而言,也足以让我辈欣慰了。作为“网络问政元年2009,邓玉娇一案,注定将会以她的一波三折,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载入史册。


关于邓玉娇案,我的看法有三:


一、邓玉娇案结果基本令人满意。邓玉娇一事虽然只是一个个案,正义在邓玉娇身上的回归,并不意味着天下大治,然而,滴水成海,点涓成河,正义的任何些小的胜利,都值得我们欢呼;社会些小的进步都值得我们鼓舞。当正义累积、增加而形成一种不断重复出现的行为模式,就会形成一种正义的制度。一旦这种正义的制度稳定成型,絮絮叨叨如你我者,都可以省心省力省几口唾沫了。


二、对当地法庭的官方话语,要“选择性失聪”。中听的,符合我们的价值判断的,我们赞一个;不中听的,就当春风过牛耳。举个例子说,法院判定邓玉娇“心智障碍”,“属于限制责任能力”。但据旁听人介绍,“整个庭审期间,邓玉娇说话不多,声音也比较小,但思路很清晰”。这就充分证明了,人家姑娘正常着呢。所以,对邓玉娇免于刑责,我们举双手双脚赞成,对邓玉娇的心智判定,权当有听没有见。司法的舆论考量和利益博弈,也不是恩施一家独有,这是时代本身存在锢疾,只能慢慢加以改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的彻底铲出,那只是政治幼稚病的天真幻想。征途漫漫,网友们要韧性的战斗,也还得悠着点,该乐呵还是得暂时乐呵。


三、我曾经很悲观的以为,邓玉娇无罪开释,只是一个传说中的童话。现在我收回我的话。既然邓玉娇“免除刑罚了”,邓大贵之流可就要小心点了。此案流传之广,难免邓玉娇二世在遭遇非法侵害时效仿“强奸未遂防卫过当”的开山鼻祖邓玉娇。邓二世大不了再背负一个“心智障碍”防卫过当的病名。档案上虽然有瑕疵,可在人格上心灵上身体上还是纯洁的,这个买卖划得来。有鉴于此,兄弟我衷心劝邓贵大之流还是去看看《笑傲江湖》。一代采花大盗田伯光,交了令狐冲这个朋友之后,竟然色心稍改,说了这样一番话:“天下荡妇淫娃,所在多有,田某贪花好色,也不必定要去逼迫良家妇女,伤人性命。”吃一堑,长一智,邓贵大之流还是学乖点的好。


邓玉娇案至此应该了结了,句号虽然不甚完美,但毕竟是个圈,还是圆的。接下来只是狗尾续貂的一档子事了,伤害邓玉娇又被邓玉娇伤害的几个流氓怎么办?总得有个说法。


要不,把济南的廉政短信念几段给他们听听?说不定黄德智几位就顿悟了,从此系紧裤腰带,立地成佛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