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艺无价

pigtattoo 收藏 0 175
导读:真实。真人。真事 北京艺术农场 佳点水

《收藏女友纹身皮肤,绝版痴爱给北京画家带来疯狂灵感》

落魄画家的理想向现实的面包妥协

1999年,20岁的张红梅从湖北老家来到北京后,义无反顾地直奔北京纹人墨刻纹身专门店,成为佳点水先生的徒弟。从湖北老家辗转到北京,近几年的时间里,激情满怀的张红梅却只卖出过两张画,虽然有九万元的收入进帐,但颜料画笔费、参展签约费,加上衣食住行等项支出,张红梅的生活依然是捉襟见肘。权衡再三,张红梅决定低下高傲的头颅,向残酷的现实妥协。

1999年的6月,张红梅接受北京纹人墨刻纹身工作室的邀请,以纹身艺术指导的身份正式加盟,为了一份生活保障,她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心中的这门纹刺艺术上。加盟宴上,酩酊大醉的张红梅失声痛哭,为自己放弃追求了整整多年的高雅绘画艺术痛心疾首。北京纹人墨刻工作室的首席纹身师佳点水起身,抱紧张红梅的抽搐的双肩,轻抚她的后背,父亲般抚慰着失落的张红梅。。。。。。。。。

从那天起,张红梅就依赖上了佳点水,对他言听计从,没过多久,张红梅就搬到佳点水的家里,开始了两人的同居生活。工作中,张红梅对佳点水虔诚崇拜,毕竟,张红梅没有专业的纹身功底,佳点水能把纹身机的用针和用色技巧发挥到极致,做出纹身图案近乎复制,所以张红梅的作品终是缺少灵气和创造。而佳点水有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和对艺术的独到把握,他的创意融汇到张红梅的手下,纹身作品立刻就鲜活生动起来,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北京纹人墨刻工作室不失时机地打出巨幅广告:打造旷世精品,精妙绝伦空前绝后!一时间,北京纹人墨刻纹身工作室名声大震,从平民百姓到社会名流都趋之若鹜,工作室的收益直线飙升。

尽管纹身实践中中不乏创新,但多数时候还是单调重复的机械操作,生性高傲的佳点水不时会产生懈怠情绪,这时候张红梅就要耐心地调动他的积极性,她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对佳点水讲:“人终究是要吃饭穿衣的,有了物质保障,才能无忧无虑地进行你的高雅艺术创作。”张红梅学着佳点水的口气,把他的绘画艺术称作高级艺术,把自己的纹身技术叫低级手艺。佳点水受到张红梅吹捧,那点可怜的虚荣心就得到了满足,工作起来就又精神百倍。

生活上,张红梅对佳点水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佳点水的衣着,从内到外都是张红梅一手打理,就连出门时搭配什么领带,张红梅都要询问佳点水。一日三餐,张红梅不催,佳点水就不吃,张红梅感叹:“水哥,这些年你怎么活过来的。”语气里充满疼爱。佳点水真诚地说:“张红梅,谢谢你,你让我重温了家的温暖,久违的温暖。”

张红梅虽是纹身师,但纹身只是她谋生的职业,她自己细嫩光滑的皮肤白白净净,不染点墨,做到了身无分纹。佳点水每次爱抚的时候都非常遗憾,他吻上张红梅的肩头动情地说:“这里应该有一支写意的水墨荷花,淡淡的粉,淡淡的绿,若有若无,和你的气定神闲相辉映。”说得多了,张红梅就动心了。

佳点水亲自操作,一副写意画就在张红梅的左上背完成了,佳点水上前退后不停地赞赏:“花,太美了,画美,你的皮肤更美,简直可以和画纸相PK。”

为了理想,主动出击挑战现实

生活本来可以一直这样进行下去,可惜的是,佳点水的理想根本不在纹身室里,他只想挣够一定的物质保障后,再回画家村进行自己的高雅艺术创作,或者能建一个自己的绘画工作室更好。2000年1月,佳点水在网上看到一条国外信息:一张纹身猪皮售价高达百万。他立刻动起了念头,自己也可以建一个这样的艺术农场,饲养小猪,然后给小猪纹身,养大后出售纹身猪皮。也许,要不了几年,自己就有能力建工作室,专心致志作画了。

佳点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张红梅,想说服张红梅和自己一起尝试。他没想到,张红梅坚决反对,不但自己拒绝参与,也竭力阻止佳点水。佳点水又回复了往日的我行我素,张红梅见说服不了佳点水,就用分手威胁他,张红梅也没想到,佳点水会含泪答应。张红梅叹息,这些艺术家,太感情用事,一点都不考虑现实的问题。她想,如果两人一起冒险去创业,万一失败,生活就会陷入困境,不如暂时保全自己的一份收入,佳点水日后也好有个退路。佳点水却一点也不理解张红梅的良苦用心,他以为张红梅怕跟着自己吃苦受累,很不高兴,僵持数日后,佳点水一意孤行地走了夜深人静时,佳点水辗转反侧难入睡,他知道,自己离不开张红梅,但是,他更不想放弃自己的艺术理想,纹身工作室只是他的一个小加油站,并不是他追求的终点。反复研究纹身猪皮的制作和销售前景时,忽然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佳点水心中闪过,自己带不走张红梅,自己可以带走她的纹身皮肤,有张红梅的皮肤朝夕相伴,自己的思念不就有寄托了吗。2000年6月8日,在创办艺术农场的前夜,佳点水约见张红梅,酒到微醺,佳点水把准备好的安眠药放进了张红梅的水杯,在张红梅昏睡过去后,佳点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术工具,迅速取下了张红梅左背的水墨荷花,做完止血处理,火速把张红梅送到附近的一家医院。第二天一早,佳点水带着张红梅的纹身皮肤,匆匆去了......

很快过两年时间去,佳点水和别人合伙创办的北京艺术农场出人意料地成功,2000年的12月,艺术农场的捌张纹身猪皮顺利销往国外的一家博物馆,一下子就给农场带来了几百万人民币的收益。消息传出后,艺术农场的订货电话接连不断,北京比利时画廊的总经理威廉还亲自飞到北京,参观完佳点水的北京艺术农场后,当场签约,准备收藏佳点水的第二批纹身猪皮。在佳点水的办公桌上,威廉看到了一张嵌在相框里的纹身皮装饰画,他仔细端详,问佳点水:“这张画是用几个月大的猪皮做成的,皮质怎么会这样好。”佳点水支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回答出个所以然来。

这张小幅的水墨荷花纹身皮装饰画,就是用张红梅身上的那块皮肤做成的,每次面对的时候,佳点水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有甜蜜,更多是痛心,两年多了,佳点水没有一天忘记张红梅,他紧咬牙关,想等艺术农场取得一定的效益后,再向张红梅表达自己的牵挂,他要让张红梅衣食无忧,不再为生活辛苦忙碌。他不知道张红梅现在的状况,想到心疼时,他就把冰冷的画框紧紧抱住怀里,幻想着张红梅依偎在怀中时的温馨。

当威廉提出,要高价收藏张红梅的水墨荷花时,佳点水断然拒绝。不过,由此又一条新的生财思路在佳点水的心里悄悄酝酿开来。

佳点水如此这般地和合伙人密谋一番后,北京艺术农场开始秘密收留一些痴呆疯傻的流浪女子,她们的年龄都不大,虽然痴呆肮脏,清洗整理后,经过一段精心的饮食调理,一个个渐渐红润丰腴起来,皮肤变得光滑细腻。艺术农场指定专职的纹身师,象对待小猪一样,给她们纹身,过一段时间,麻醉后把纹身的皮肤从她们身上取下来,伤养好后再把她们送到很远的地方,陆陆续续的,这样的智障女子来往不断。不同的是,小猪是大面积纹身,这些女子只是局部小块纹身,取皮后不能危及她们的生命安全。这些纹上图案的小块人皮经过加工后,被秘密销往国外,为北京艺术农场又赚取了一笔笔天价外汇。

2003年春节后,又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被人秘密带到了北京艺术农场,专职管理员给她清洗身体的时候发现,这个女子后背好像做过什么大手术,皮肤伤痕累累,根本没有利用价值。信息传到佳点水那里,佳点水心想,莫非有人也发现了和他一样的生财门道。他详细地向管理员询问了有关的情况后,决定亲自看个究竟。

绝版痴爱毁灭爱

佳点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疯癫女子竟然是张红梅。尽管张红梅往日的风采已经尽失,佳点水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见到佳点水,张红梅一下子安静了,她痴痴呆呆地看着佳点水,好像已经忘却了所有的前尘旧事,又好像在努力搜索久远的记忆。张红梅的后背显然是由于治疗不及时,感染发炎后落下了大面积的疤痕,佳点水能想象出张红梅当时的苦痛,但佳点水想像不出,张红梅为什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为什么变得疯疯癫癫。他放下手中的所有事务,从北京那家医院开始,辗转打听张红梅的情况,半个月后,他终于大致弄明白了一切。

2000年的6月9日,张红梅在医院安眠苏醒后,疯狂地拒绝医生给她治疗伤口,医生耐心询问后才知道,原来张红梅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她怕过度用药会给胎儿带来危害。至于其它的情况,不管医生护士怎么询问,张红梅一律拒绝回答。没有家属,患者又坚决拒绝过分用药,医生没有办法,只好对张红梅采取保守治疗。无奈创面太大,伤口终于还是大面积溃烂,为了保住张红梅的生命,医院专门召开会议,责成外科的两名医生联合签名,强行给张红梅进行医治,张红梅的性命保住了,由于大量使用药物,张红梅肚子里的孩子别无选择,只能实施流产手术。虚弱的张红梅受到刺激后,立刻就晕了过去,三天后醒来,就变得神智不清了。开始的时候,张红梅还是时而清楚、时而糊涂,发展到后来,就成了彻底疯疯癫癫的模样。她不再工作,整天就是到处寻找佳点水,口中还念念有词:“佳点水,对不起,我把咱们的孩子弄丢了。”

佳点水把张红梅紧紧地抱在怀里,心痛得刀割一样。他不停地叫:“张红梅,我是佳点水,我就是你要找的佳点水,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张红梅很安静,从见到佳点水开始,她就一直很安静,尽管她可能依然不知道眼前的那个男人就是佳点水。

可是,当张红梅看到那个嵌着自己皮肤的水墨荷花相框时,忽然疯狂地尖叫了起来,边叫边拿着画框狂摔狂打,佳点水去夺相框的时候,张红梅拿起桌上的玉石笔筒,朝佳点水的脑门直直地砸了过去,鲜血顺着佳点水的脸颊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他不躲不闪,他希望张红梅狠狠地砸,把他砸碎砸烂为止。张红梅却很快住手,拿着毛巾小心翼翼地给他擦着脸上的血迹。尽管张红梅的眼神空洞,但佳点水能感觉出来,张红梅的潜意识里对自己还是有知觉的,不然,她不会一路追寻来到北京艺术农场。也不会见到自己就立刻安静下来。

佳点水决定,马上送花张红梅去医院接受治疗,他坚信,有他陪伴,张红梅一定会很快清醒,恢复正常。

疯狂画家为疯狂艺术付出沉重代价

2003年5月,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张红梅的病情渐渐稳定,5月6日的那一天,张红梅竟然对着佳点水深情地说:“佳点水,我终于找到你了。”虽然过后的好多天,张红梅仍然是长久地沉默,但病情的好转已经是非常明显。佳点水把北京艺术农场里的所有工作都交给合伙人,自己全职在医院陪伴张红梅,他为张红梅洗脸洗脚,陪张红梅散步健身,张红梅会长时间凝视佳点水,眼眸里全是柔情,还会靠在佳点水的肩头,情意绵绵。偶尔,张红梅还会大声惊叫,但只要佳点水及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立刻就安静下来。6月28日的晚上八点,张红梅竟然羞羞答答地对佳点水说:“水哥,我想你了。”和两年前的口气一模一样,撩拨得佳点水浑身酥麻。佳点水立刻给医生请假,带着张红梅回到家里,那一夜,张红梅千娇百媚,一次又一次在佳点水的身下绽放到淋漓尽致。

2002年7月6日,佳点水正准备为张红梅办理出院手续,带张红梅回家静养,忽然被警察带到了公安局里。不用问佳点水也明白,自己隐隐担心的事情变成现实了。佳点水曾查过相关的法律资料,自己的农场私自取人皮肤的行为,法律上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罪。不过,佳点水一直心存侥幸,他想,只要做得很秘密,那些痴呆女子是不会被人关注的。而且,高额的外汇对佳点水已经有了致命的吸引力,这时的佳点水,艺术理想已经上升为尽快举办个人画展,使自己声名大震。

一个从北京艺术农场被送到外地的疯傻女子,被自己的父母在找到了,父母很快发现女儿身上有多处疤痕,根据女儿断断续续的描述,女子的父母判断,女儿肯定被人伤害过。于是,女子的父母迅速到当地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经过多方调查,把视线锁定在佳点水创办的北京艺术农场。佳点水的合伙人一听到风吹草动,马上携带所有能动用的现金,消失得无影无踪。

警方突击搜查佳点水的北京艺术农场,当场搜出一些没有来得及转移的纹身皮肤,经过技术检测,警方确定,这些小块的纹身皮肤不是什么猪皮,而是千真万确的人皮。

当地公安机关随后在网上发出协查公告,很快,北京有一个收容所举报,一个痴呆的流浪女子被收容后,一直不停地抓挠后背的疤痕,终因伤口反复感染导致死亡。湖北长沙也有群众打电话,说在街上看到过一个后背有严重疤痕的流浪女子,并且提供了具体的地点。警方根据举报,一一调查取证,证据确凿后,正式逮捕了佳点水。

听到佳点水被逮捕的消息,病情已经稳定下来的张红梅,再次遭受沉重打击,病情再度恶化。

一个好高骛远的画家,以爱作借口,残忍地对心爱的女子施暴取皮。再以艺术理想美化自己,对一个又一个智残女孩很下毒手,是思维不正常,还是心理有疾病,似乎都不是。追究深层的原因,应该是源于对艺术疯狂的追求。没有正确的法律观念,艺术追求往往会偏离正确的航向,演变成为一种另类的疯狂,危害自己又祸及别人。佳点水的案例,值得我们再一次深思。注: 佳点水被判6年徒刑。出狱后继续经营着北京艺术农场 张红梅病情好转移民非洲和当地土著人结婚。成为非洲的纹身皇后

以上真人真事 北京艺术农场 www.pigtattoo.com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