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古代游牧民族的角度看“朝核问题”

太史东 收藏 4 1748
导读: 从古代游牧民族角度看“朝核问题” “朝核问题”沸沸扬扬那么多年,“搅得周天寒彻”,外部世界的人们始终不明白,一个经济基本依赖援助的国家,对所谓人类的终结性武器何苦孜孜以求?笔者不清楚朝鲜的决策层是否对古代的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斗争有过研究,并予以借鉴。但在历史上,农耕的朝鲜半岛曾多次遭受过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契丹、女真、蒙古、满洲,自诩“小中华”的朝鲜可能和中原的士大夫一样百思不得其解,何以那些人口极少的“马背民族”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和破坏力呢? 时移势异,笔者发现朝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从古代游牧民族角度看“朝核问题”


“朝核问题”沸沸扬扬那么多年,“搅得周天寒彻”,外部世界的人们始终不明白,一个经济基本依赖援助的国家,对所谓人类的终结性武器何苦孜孜以求?笔者不清楚朝鲜的决策层是否对古代的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斗争有过研究,并予以借鉴。但在历史上,农耕的朝鲜半岛曾多次遭受过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契丹、女真、蒙古、满洲,自诩“小中华”的朝鲜可能和中原的士大夫一样百思不得其解,何以那些人口极少的“马背民族”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和破坏力呢?

时移势异,笔者发现朝鲜的“核武战略”却和古代游牧民族的思想精神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当代世界有个“南北问题”,即所谓南方的非工业化国家与北方的工业化国家之间的矛盾;那么在古代世界,也有一个“南北问题”——位于亚欧大陆南部的农耕民族和北部草原地带的游牧民族之间。古代的“南北问题”和当代一样,源于两者的经济差异,农耕民族在经济上相对于游牧民族要发达得多,农耕民族生产的日用品和奢侈品深深吸引着游牧民族;而近现代的工业化国家生产的工业品,也是离不开非工业化国家的资源和市场,纷争由此产生。但不像近代以来工业化国家在军事上相对于非工业化国家的绝对优势,农耕民族并没有在军事上的压倒地位,反而有点居于天然劣势。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形态中,马匹这一最重要的战备资源恰恰是游牧民族的长项,再加上游牧民族本身的剽悍和“全民皆兵”,使他们常常能立于不败之地。在东方,庞大的中原帝国在与游牧民族的斗争中一般处于守势,长城即为最好的明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为的是阻止机动性极强的游牧骑兵,再不济中原王朝就只能“和亲”和“岁贡”了。在西方,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后来被一批批游牧民族冲击得千疮百孔,直至最后灭亡。仅仅几百万的蒙古人建立的欧亚大帝国更是达到了游牧民族的顶峰,他们将骑兵的机动性发挥到了极致,一名士兵配几匹马,战斗力因而倍增。

到了热兵器和机械化战争时代,比拼的是机器工业的生产力和整个国家的综合实力,落后的非工业国家在先进的工业国家面前往往不堪一击。这方面朝鲜民族也有痛苦的记忆,先是沦为成功工业化的日本的殖民地近半个世纪,再是被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国美国狂轰滥炸。难道落后的非工业国只能被动挨打,即使成为一个成功的先进工业化小国,就能保证不会再次遭到入侵吗?为什么不能像游牧民族那样,创造落后小国打败甚至统治大国的奇迹呢,至少能以武力胁迫来获取“岁贡”也是不错的选择。

在外人看来,朝鲜的“全民皆兵”与游牧民族有一比,精神意志力也不相上下,唯一的缺憾是缺少游牧民族的骑兵那样的利器。在机械化和信息化战争时代,朝鲜的那一点“人海战术”不过就是多了点炮灰而已,所幸的是未来核战争中的核武器,让朝鲜看到了比冷兵器时代的骑兵更厉害的神兵利器。

有游牧民族心理的非工业国家其实不止朝鲜一家,只不过朝鲜公然跨过了核门槛。至于孰是孰非,笔者不进行价值判断,而是首先设身处地以朝鲜的视角看问题,再从历史出发,将其所作所为与游牧民族的精神特质作比较,为看“朝核问题”提供一个新角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