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五九章 洞口(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洞口是湘西南的一个商贸重镇,位于武冈之北,自古是湘黔南路驿道上的一个主要驿站,自从邵榆公路修经这里,这个城镇便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了邵阳西面的一个重要的物资集散地。

此时的洞口城已经成了日军西进的一个枢纽与门户,所以松下靖次郎在夺下洞口城之后,菱田师团长便安排了一个辎重大队驻守在这里,这个城与北面的山门镇,已经组成了日军通往宝庆的门户,就连身在宝庆日军第二十军的司令长官坂西一郎中将也知道此地的重要性,一旦洞口与山门被国军占领,那也就意味着已经深入雪峰山腹地的日军第一一六联队成了瓮中之鳖,完全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正是因为知道洞口的重要性,日军不可能不派重兵把守,所以张贤带着一六九团悄悄地来到洞口城外的时候,便停住了脚步,在一片树林密布,群山环抱的小盆地中隐住了身形,经过了一天的急行军,所以张贤知道所有的士兵都很疲劳,命令大家就地休息,等待夜晚的降临。

化装成山民的熊三娃和他那个侦察班的人都跑了回来,向张贤报告着洞口附近的情况。

“鬼子有一个大队的人驻守洞口。”熊三娃这样的告诉自己的团长。

“这么多的人呀?”张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鬼子一个大队的人按正常的编制应该在一千二百到一千五百人之间,而此时,一六九团的人数再加上一个五十七师的警卫营,也不过两千人,此时是要攻城,而非守城,所以在人数上并不占有优势。

“不过,那些都是辎重兵!”熊三娃又告诉张贤:“他们只在城门口处设了几个碉堡和岗哨,所有进镇子的人都要检查,我到镇子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工事,他们在里面的防范并不严。”

“是这样呀!”张贤点了点头,道:“这就是说鬼子并不准备长期驻守洞口,嗯,这样就好打了,只要我们突破了他们外面的防御,就可以攻下洞口城了!”

边上的雷霆建议道:“张贤,我觉得我们不防再学一学那个松下靖次郎,派一个连潜入城中,里应外合,这样打起来可能要好得多,也快得多,伤亡可能也会减少。”

张贤点着头,着赞道:“不错,呵呵,那个松下靖次郎真得教会了我们不少的东西,好,我们就这么安排。”

当下又问着熊三娃:“还有,你知道松下靖次郎的一二零联队如今在哪里吗?”

熊三娃摇了摇头,但还是道:“我的人听到从西边逃过来的老乡说,鬼子正在向洞口城撤下来呢,我想,一定是苏团长他们把鬼子打败了。”

张贤又皱起了眉头来,担忧地道:“我就怕我们在打洞口的时候,死哑巴的部队正好回来,那时我们可就是两面受敌,很是危险了。”

于长乐与萧副团长也点着头,张贤的这个担心并不为过,很可能会是这样的情况。

边上的高伟悠悠地道:“要是我们兵力足够,那么就可以分一支兵去拦截那个死哑巴,然后再用另一支兵来攻城。”

闻言,张贤的眼睛不由得一亮,笑了起来。

“怎么,你又有什么好主意了?”雷霆问着张贤。

张贤点了点头,笑道:“我们可以再给松下大佐来一次伏击!”

雷霆与于长乐怔了一下,也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

萧副团长却有些纳闷,忙问道:“团座,你快说说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张贤摊开地图,指着洞口城以西的地区道:“这里是桐子山,离着洞口七里地,有鬼子的岗哨,再往西五里地,是印盒山,这一片公路两边是低矮的小山包,没有鬼子的岗哨,我们可以在这里派两个营来设伏。呵呵,松下大佐一定不会想到在他们的后方会有一支国军部队,他新败下来,也肯定猝不及防,马上会乱了阵脚。印盒山打起来后,我想桐子山和洞口城的鬼子肯定定会过来增援,这样,等他们一出来,我们就可以派一个连,夺下桐子山,再让警卫营对洞口进行偷袭,而这个时候,混入洞口城的那个连跟着里应外合,洞口唾手可得。”

“好计!”高伟当先叫了起来。

雷霆也点了点头,却又有一些担忧地道:“这计策好是好,只是有些行险。在印盒山伏击鬼子的那两个营压力可能会大些,如果鬼子真从洞口和桐子山增援过来,这两个营就会两面受敌,很是危险。”

张贤点了点头,道:“你的担忧不无道理,所以关键就在这里,这个桐子山的阵地一定要夺下来。印盒山的伏击不可能打得太久,只是一个调虎离山的计谋,等鬼子的援军一到,我们马上撤出,回防到桐子山,阻击到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的松下靖次郎。呵呵,真要等松下靖次郎明白过来,洞口已经是我们的了。”

“鬼子要是全力回攻洞口,只怕我们也支持不了多久!”于长乐也有些担心地道。

张贤却胸有成竹,道:“如果就是松下靖次郎败下阵来的一二零联队,我想我们肯定可以把他击退。只不过,如果敌人一三三联队也回攻洞口,那么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那时再死守洞口对于我们来说就有些得不偿失,所以我们肯定就要放弃洞口,来和敌人打游击了。”

“原来你早就有了计划!”雷霆与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

时近黄昏,雷霆带着一个连一百多号人先行出发,向着洞口城东而去,那边是鬼子防范的弱点,他的任务是带队顺利混进洞口。洞口的城墙已经在鬼子进攻的时候塌掉了一大半,所以他们只要晃过了敌人的岗哨,就可以很从容地进入镇子,只等着时机一到,里应外合了。

而负责偷袭桐子山鬼子阵地的是于长乐带的一个连,他的这个任务比较好完成,只是在最后阶段有些坚险,有可能要面对从洞口逃出的敌人与从印盒山方向过来的敌人两面夹击。

最重要的任务是伏击松下靖次郎的败兵,张贤决定由自己亲自指挥,带着高伟的一营与梅占元的二营前往印盒山设伏。此时还剩下警卫营和第三营的最后一个连,张贤安排萧副团长负责,第三营的最后一个连作为预备队,随时作好增援的准备,警卫营则负责攻占洞口。

“又要打夜战呀?”跟在张贤身边的保罗有些不痛快,这样地问着他。

张贤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选择晚上打仗呢?”这个洋人很是不解地问着。

张贤看着这个大个子的家伙,笑了一下,道:“我们随时随地都在准备打仗,只要是有利于我们的目的,不管是在白天还是在夜里。”

保罗摇了摇头,道:“晚上打仗我们的空军就很难支持我们!”

张贤这才注意到他提出这个问题的原因,看到他的身后还背着那个无线电机,很显然,夜里叫空军支援是不太可能的,他背的这个沉重的东西也就成了摆设,同样,对于他来说,此时也成了一六九团聋子的耳朵。当下,张贤告诉他:“其实,这么些年的仗打下来,我们中国军队已经习惯了没有空军的战场。不过,你放心,你的这套东西还是很有用的,正是因为害怕被轰炸,所以鬼子也总是选择夜里行军。呵呵,他们是被打怕了,等天亮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接着来炸他们。”

保罗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了张贤的话,没有再问下去。

天还没有全黑下来,张贤带着两个营在印盒山也刚刚埋伏好,就见到鬼子一二零联队从西面沿着公路整齐地走了过来。虽说是敌人,张贤还是不由得对这个松下靖次郎佩服起来,大败之下尚能保持如此整齐的队形,这不能不说明死哑巴是一个带兵有方的对手。同时也很显然,这队鬼子兵肯定奔波劳累了一整天,走起路来有些缓慢,一个个显得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看到这些鬼子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埋伏圈,张贤很是兴奋,等最后一个鬼子完全踏入了地雷区,张贤一声令下,首先让工兵拉响了地雷。地雷爆炸的声连成了一片,就仿佛是雷电交加一般,将那些还在萎靡中的日本兵炸蒙了起来,晕头转向着不知道敌人会从哪个方向来进攻。

松下靖次郎骑在马上,声嘶力竭地大喝着,命令着全军后队变前队,从速撤退。但是在这个时候,混乱中国军的迫击炮又响了起来,炮弹如雨一样地落在后退中的鬼子兵中间,炸得血肉横飞,一颗榴弹就在松下靖次郎的身边爆炸,他的坐骑惨嘶着倒在地上,将他也摔出了多远,他不没有明白过来,便听到了两边山坡之上中国军队吹响的冲锋号的声音。

“我们又遇伏了!”和田大队长搀扶起了已经有些晕头转向的松下大佐,这样急急地告诉他。

“快撤退!”松下靖次郎连忙传入了令去。在这个天将渐黑的傍晚,他还不知道这里埋伏着多少的国军,他的情报里并没有获悉这一带有大规模的国军活动,只是听这些冲天的喊杀之声,以及其打出来的优良火力,又不可能是游击队所为,在敌我不明的状态之下,他只能选择最保守也是最有效的走为上。他不想再让自己这些所剩不多的士兵们尸弃山野,这些兵大部分是从他的家乡京都招来的还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将来回到家乡的时候,他又有何面目来面对京都的那些父老乡亲呢!

鬼子退下去的速度很快,又往西面而去,而从山坡上冲锋而下的国军士兵们,就仿佛是下山的猛虎一般,紧追其后。

冲在最前面的熊三娃远远地看到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正在几个人的掩护之下,向西败退,这个人就是被烧成了灰,他也能够认得出来。那正是他恨之入骨的死哑巴——松下靖次郎。当下,没有一丝的犹豫,熊三娃如愤怒的公牛,向着松下靖次郎退却的方向紧追了过去。两个日本兵举着刺刀向他冲杀过来,他随手端起冲锋枪突了一下,那两个日本兵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中。只是经过这一耽误,松下靖次郎已经去得远了。

这场战斗打得太过顺利了,前后也只是半个多小时,已经让敌人仓惶而逃,这令站在高坡上的张贤也意气风发起来,他身边的高伟问着:“团长,我们追吗?”

“不能追!”张贤命令着,向着司号兵传下话去:“我们收兵!”

司号吹响了收兵号,这让高伟大惑不解,问道:“为什么?”

张贤将头转向了东面,担忧地道:“东面的敌人马上就要过来了,我们马上要准备迎敌!”

高伟不再发问,按照团长的命令整兵备战。

魏楞子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告诉张贤:“团长,三娃哥去追哑巴了!”

张贤愣了一下,忙问道:“你们看到松下靖次郎了?”

魏楞子点了点头,告诉他:“我也看到了,我没有三娃哥跑得快,他去追了。我听到收兵号喊他回来,他也不听,自己追下去了!”

“这个倔驴子!”张贤恨恨地骂了一声,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

“但愿他别出什么事!”高伟也担心地道,同时告诉张贤:“团长,如今我们也管不了他了,东面的敌人果真出动了,向这边开了过来!”

“魏楞子,你带两个人去把熊三娃追回来!”张贤这样命令着,他可不想自己这个亲如手足的兄弟再有一个三长两短。

“是!”魏楞子答应着,带着两个兵向西跑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