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十八节 定制弩箭

罗列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从打了三人二十军棍以后,训练就变得顺利多了。 那二十军棍,还真是象冯天向说的那样,立下了威信。 两个旅的人,都把心劲放到了训练上,暗地里较劲。 训练越来越好,前卫旅的体力也好了,跑步已经能跟上左卫旅了,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 当然,前卫旅也按照左卫旅的模式,根据个人状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从打了三人二十军棍以后,训练就变得顺利多了。

那二十军棍,还真是象冯天向说的那样,立下了威信。

两个旅的人,都把心劲放到了训练上,暗地里较劲。

训练越来越好,前卫旅的体力也好了,跑步已经能跟上左卫旅了,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

当然,前卫旅也按照左卫旅的模式,根据个人状况,重新进行了编组。

旅队面貌更是焕然一新。

这种状况,冯天向和他的5位卒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就连宗大山,也对两个旅的合练热心起来。

他本就是使戟的好手,不仅把他的那个卒的兄弟,带得生龙活虎,戟舞起来跃跃生风;他也常和前卫旅的包荣一起切磋,把包荣的那一卒兵士,也教得勇猛异常。

凌霄原是使矛的,后来,我让他改使钺,也是情势使然。钺重,本来,最好是大山使钺,因为他块头大,膀子有力,可大山偏偏喜欢的是戟;而莫迟呢,跟凌霄比起来,更显单薄,所以,才安排了凌霄改使钺。

在前卫旅这边,乐关是大块头,使钺。我就让乐关帮帮凌霄,两人一起练钺,一起练块头。

凌霄也是有精进的,手上的肌肉是练出来了,但无奈本身块头并不大,所以,不象乐关那样,把膀子甩开,一钺在手,十人都无法近身。

我让凌霄多吃,慢慢补上来。

郭启刀功第一的地位无人能撼动。

而邱亮组织的20人的精射队,也在这几天里形成了。

莫迟和前卫屡使矛的余子龙结成了好朋友,两人互帮互练。

合练两天后,单兵兵器和徒手搏斗的练习,已经差不多了。需要的,只是个人的领会和熟练程度了。

我安排两个旅练习有兵器的攻击。

要点无非是:如何砍,如何刺,如何勾,如何挑,如何拨,如何挡,如何架,如何一击成功。

训练中还结合了盾,如何用盾防住敌人的刺。

“面对敌人,一定要善于侧身。当各位侧身的时候,敌人的攻击面是最小的,也可以将敌人刺中你的机会降到最小。”我说,“另外,一定要冷静,注意出手的时机。很多人,第一次上战场打仗,常常是拿着兵器胡乱挥舞,但敌人只要把握住出手机会了,就会一次出手,就能刺中你的要害。”

我叫人上来演示。

我握住矛头,倒拿矛,站立。

郭启挥舞着一把刀。

我瞅准一个机会,矛柄直刺他胸口。

“看清楚了吗?”我问。

“看清楚了。”1000人答到。

我让他们对练。

“你们手里拿的,可是真兵器,要注意了,别在你对面的兄弟身上留下任何伤口。点到为止。”我说。

众人允诺。


守营门的一个兄弟,跑来告诉我:“陈旅帅,营外有人找。”

我叫冯天向和郭启看着训练。

我跟着兵士来到营门旁边。

原来是殷班主。

“陈贤侄。”他喊到。

在他手里,提着两个弩机样品。

“我爹呢?”我问。

“你爹忙,让我来。”他把一把弩机给我,“说是样品如果问题,我和你最能说清楚。所以,就我来了。”

我接过,看了看,瞄了瞄,说:“不错。基本上是这个样子了。”

“鲁班主说,是岩桑树做的架子。这种树,木质结实。”他给我解释说。“弩扁担是硬铁制成的。”

“那弩绳是什么做的?”

“火麻。三股火麻搓成绳。”

“结实吗?”

“结实。”

我问他:“有没有做弩箭?”

“试着做了几个。”他拿出两根,“就这两个还凑合。其他的要不是大了,放不进凹槽,要不就是太小。”

我把弩箭放进去,还是显得有一点点小。

“殷班主,比这个还要稍微大一点点才好。”我说,“分量轻了,容易飘,就打不中目标。”

“就是啊。我试了试,明明是瞄准目标了的,怎么就射到下面去了。原来是分量轻了。” 殷班主说,“我回去再试试。”

我对着地上,一扣扳机。

弩箭出去了。

哧,箭头钉在地里,尾部还兀自左右摇摆。

我又看了看扳机,说:“殷班主,下面扳机长了一点,稍微短一点,就能扣得自如了。”

“这个是小问题。”他说。

我把弩箭拔出来了,再装回去。

看看左右两边的木栅栏,测算了一下距离。

退后十几步,对着右边空处的栅栏,一扣扳机。

箭飞出去了。

正中一块木板。

这大约是120米的距离吧。

恩。还是不错的。如果分量能做得刚刚好,可能射击距离和准度会更高。

“殷班主辛苦了!”我说。

“能做出来,我就高兴了。辛苦算什么。”他确实显得很高兴。

“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我。

“暂时没有了。谢谢殷班主!”

“客气了。”殷班主说,“那我再回去改改?”

“好的。”我目送他离开。


我把射出去的箭再捡回来,拿着弩,再回到训练场。

冯天向问:“天老子,谁找你啊?”

我说是工场的一个叔叔。

“这是什么?”他看我手里拿着东西。

“弩。”

“弩?”他说,“象弓。”

“差不多吧。”我说,“看到那边的木栅栏没有?”

“能设这么远吗?”他不信。

“试试。”我说。

我一扣扳机,箭飞出去了,钉在木板上。

“天老子,比箭射的远啊。”他惊奇。

“是啊。还不用拉弦呢。”我把另外一支箭给他装好,说,“你要不要试试?”

他早抢过去了。

一扣扳机,准度差了,箭从木板之间的缝隙飞出去了,落入草丛了。

我和他赶快走过去找。

幸好找到了。

“我就这两支箭呢。”我埋怨他。

“我哪能跟你比啊,一射一个准。天老子。”他还无辜呢。

几个卒长也过来了。

害得我又跟他们解释了一番。

“能杀人吗?”傅连问到。

其时,刚好大山拿在手里。

他说:“试试不就知道了。”把箭对准了傅连。

我赶忙喝止。

“看看可以,别开玩笑。”我把弩从他们手里拿回来,“这东西,比箭厉害。你要是真一射,这么一点距离,傅连就被穿心过了。”

“这么厉害啊!”莫迟感叹到。

我再次给他们演示了一下。

他们都觉得神奇。

冯天向问:“真是你设计的?”

“算是吧。”

“天老子,好东西啊,射得远,还容易瞄准,又不用拉弦。”他又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多做几套,算我一份。”

“我还得找钟将军和邬郡尉批准呢。”

“天老子,那就快去啊。”冯天向说。

我把训练情况再过问一遍,就去了。


我很快说动了钟将军,让他带我去找邬郡尉。

他带我走进一个帐篷。

帐篷里有一个中年彪形大汉。

那人见我们进来,站起来迎接:“钟将军。”

“邬郡尉,我来介绍,虎师左卫旅陈旅帅。”他把我往前一推。

“闻名已久啊。今日得见,果然是人才!”他热情握住我的手。

从两家争媳妇到从军,他肯定是听过我的名字不下百次了。

“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钟将军习惯开门见山。

“将军请说。”

钟将军示意我说。

“属下不才。这是我设计的一个叫弩的兵器,”我把弩交到他手里,“想在工场做几百套,看看使用效果。”

“这个弩,比箭如何?”他问。

“愿为郡尉演示。”我说。

于是三人出了帐篷。

演示经过不再累述。

邬郡尉看了后,已是面露喜色。

他换了口气,很亲切的说:“确实胜过弓箭。贤侄,你放心,可安排工场生产。”又问:“数量以多少合适?”

“既然比弓箭略胜一筹,应大批量生产。”钟将军说。

“工场目前还有其他兵器都未能足数,恐怕,一下子之间,无法做到啊。”他说。

这个也是我了解到的情况,并非邬郡尉的托词。

“既如此,我意先造出500套,如何?”钟将军说。其实这个数字是我给他的建议。

“好。”他看看弩机,“那这个弩机……”

“这个是样品。工场殷班主已经得到图纸,他那还有一个样品。”我说。

“哦。那我会吩咐工场打造的。”他再次承诺,“造好后,再派人通知贤侄来领取。”

于是,我拿着弩机,和钟将军往回走。


两天后,殷班主再拿了两个改进后弩机和五支弩箭来征询我的意见。

我试射了。觉得无论在手感,准度,做工,配箭方面,确实比前一把要好很多,就把它定下来了。

我叫殷班主注意收集制造弩机的材料。

他说:“你爹已经派人去了,说是郡尉府定做800百套,每套配20支箭。”

我说做500,郡尉府定做800,看来,有300套,邬郡尉是要留给他的豹师了。

这在他的权责范围内。我对此只能笑笑。

我把第二次的一个样品弩机和三支箭交给邱亮,叫他先行练习。

弩机的事,就此告一段落。

只待成品弩机装备旅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