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别来无恙(长篇连载)

zhangmy2002 收藏 31 516
导读:主要内容:这是第一部有关西藏的玄幻+穿越长篇爱情小说,24万字。小说讲述一个拉萨的藏族男人洛则和一个内地都市的汉族女人依荷,加上一条穿越两百年的藏獒拉佳狄马和一群鹰,在高原之城拉萨发生的一段空灵凄美的爱情故事。 依荷原是成都一白领,但因故与男朋友高异分手。在和男朋友分手的时候,依荷一再在梦中梦到西藏的奇异景像,因此,决定到拉萨旅游。依荷到拉萨途中,遇见了洛则和雪獒拉佳狄马。就是这条名叫拉佳狄马的小獒,一次次将依荷从现实世界拉回了两百多年前的拉萨…… 在两百多年前的拉萨,正逢廓尔喀人入侵西蒧,清军为了维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章 川藏线


1、汽车的传说


洛则和扎西次仁是沿着川藏线从拉萨往成都方向赶的。当然,他们出发之初是没有想到会出什么事的。毕竟扎西次仁也是有相当长时间“驾龄”的老司机了。但当车子真正驶上川藏线后,情况却并非如此。

川藏线其实就是川藏公路。一条公路被称之为“线”,且深入人心,可见这条公路之险要。“线”在人们的心中,一直以来就是那种又细又长,还很容易折断的东西。而洛则对川藏线,则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一种敬畏之情。洛则的一个亲叔叔,曾经在川藏线修成后在线上某个养护段当过一段时间的养路工人。他每每在洛则面前一提起川藏线,就会连连摇头,并不断地说:“这路啊,真是险啊!”洛则小时候就经常听到叔叔这样说。开始自己也不太明白,后来渐渐有点懂事了,他问:“为什么说这路险啊,叔叔?”叔叔就抱着他,说了许多有关川藏线的故事给他听。其中有一个故事在洛则的心中印象特别深刻。故事是这样的,说是有几个人自驾车沿川藏线到拉萨旅游,车到半途,轮胎爆了。备用胎换上,没多久,又爆了。车子不得不停了下来。一车人只好在某个非常险峻且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呆着,进退不得。恰在此时,一个当地的藏族小男孩从山上放牛下来,刚好路过车前。于是司机马上下车,问小男孩,说:“孩子,你知道这最近的汽车维修店在哪里吗?他们那里有轮胎吧?”小男孩看着司机,咧嘴一笑,回答说:“有啊,你给我来吧!”说着,他就领着司机往前走。走不多远,到公路一拐角处,小男孩说:“到了。”司机很疑惑,他看了看前后,根本就没有任何店子。他问小男孩:“这里没有维修店啊。”小男孩却用手一指拐角下面,说:“你不用看前后,你看下面。”司机站到拐角的尽头,透过脚下缭绕的白云,眼睛向下看去。这一看不打紧,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原来层层白云之下,是一道深深的河谷。而就在河谷奔腾的河水里和陡峭的河岸边,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汽车散件竟然到处都是!司机一看到这个情形,马上就呆住了。很显然,那些汽车零件是因为汽车摔下悬崖去之后才留了下来的!这个故事叔叔就给洛则讲到了这里。但川藏线的险,却已经足以在洛则的心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了。以后,往往只要有人在叔叔面前说起自己的车哪里坏了,需要换零件,叔叔都会开玩笑地给人家说:“买什么买啊,直接到川藏线上去捡就行了!还全都是免费的呢!”叔叔越这样说,洛则却越对川藏线充满了好奇。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洛则就发誓,自己哪一天一定要走走川藏线,体验一下川藏线的豪情。

拉萨的男人,都有这样的一种豪情。洛则是拉萨男人,当然也不例外。越是难办的事,越想去做,这是拉萨男人身上最大的特征。洛则在很早以前就想:“既然川藏线这么险,如果自己不去亲身体验一下,哪还算得上是拉萨男人吗?”于是,趁着一个机会,洛则和扎西次仁约定,两人要走一回川藏线。

当然,在出发前,洛则还专门了解了一些有关川藏线的情况。他特别到拉萨的一所大学向一个熟悉川藏线的教授请教了一些有关川藏线的问题。教授对他说:“川藏线是连通四川成都与西藏拉萨之间汽车通行的第一条公路。在这条路修通前,千百年来,中国西南部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往枢纽就是逶迤在横断山区和西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路况最为险峻的交通驿道--茶马古道。川藏公路分为南线和北线,被中国国家地理誉为中国的景观大道,以风景优美路途艰险着称!”

“这么说,川藏线虽然险,但沿途却很好看?风光很美?”洛则问教授。

“当然啊,”教授说,“沿川藏公路进西藏,须翻高山、跨急流,路途艰辛且多危险,但一路景色壮丽,有雪山、原始森林、草原、冰川和若干大江大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是旅游探险爱好者和摄影师的极乐所在。”

洛则一听,心中想亲自走川藏线的想法就越来越强烈。拉萨男人的豪情和对美景无比向往的那种柔情竟然同时升了起来,在他的心中不断地萦绕。

后来,洛则还了解到,如今,川藏公路已经是国道318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有南线和北线,分线点位于四川省甘孜州新都桥镇前的东俄洛乡。在出发时间已经确定了的时候,扎西次仁还问洛则:“那我们是走川藏南线还是川藏北线?”洛则知道,川藏南线上有一个寺庙叫古岭寺,这个寺庙听说里面有很多藏传佛教的宝贵文物,而且,叔叔曾给他说过,说古岭寺里面有一个叫做决班德尼的大喇嘛非常有智慧,如果能有幸遇到他,将会受到很多有益的人生启迪。听了叔叔的这些话,洛则想走川藏南线的想法就越加强烈,于是他就对扎西次仁说:“那我们就走南线吧。”

洛则和扎西次仁出发时,整个高原已经雪花片片,轻轻地在车前横飞过来横飞过去,像银色的蝴蝶飞舞,像鹅毛一样飘飘落落。洛则曾对扎西欠仁说过几天启程,扎西次仁却笑了笑,说:“没事的,川藏线我在冬天也走过好几次了,这也不是第一次,这种天气我见得多了!”扎西次仁就还是驾着车,一路前行。

扎西次仁对川藏南线还真是有一点熟。在路中,他一边开车,还一边向洛则介绍了许多有关川藏南线的事。他说:“川藏南线沿线都为高山峡谷,风景虽然秀丽,但南线的山体较为疏松,极易发生泥石流和塌方。”

洛则看到扎西次仁,说:“没想到,你居然成了川藏线的专家了呢,了解得这么清楚,让人佩服哟。”

扎西次仁笑笑,说:“这还不算呢,我还知道,过了一座叫做竹巴笼金沙江大桥后,雨季盛行时,肆虐的泥石流及山体滑坡令大地几成‘蠕动状’,其威力足以使车行此地的人惊心动魄!”

“哈,看来不把你当成川藏线的教授都难了哟,只说是专家简直是侮辱了你的这些知识。那这么惊险,我们还用得着自己开车走吗?”洛则问。

“没问题!”扎西次仁说,“我又不是第一次走这条线了,天上的雄鹰都见证了我好几次在川藏线上历险的旅程呢!”

“那我就放心了。”洛则说,“但愿雄鹰能一直保佑我们俩!”

只是两人这时都没想到,后来还是出了事。


2、水转玛尼筒


在路途中,云层密布,雪却更大了。狂风卷着雪花,呼啸着,翻滚着,遮天盖地而来,整个世界混混饨饨、皑皑茫茫,大地和天空被雪混成一片银白,什么东西都像隔着一层纱,模模糊糊看不清。路旁飘飞的五颜六色的经幡,成群在开阔处游荡的牦牛和一个个全身雪白、但却还能看到黝黑面孔的牧人,近处矗立的高矮相错的树木,都只能隐约可见,而随处可入眼帘的连绵不绝的群山,更是都穿上了银装。路上白了,树木白了,群山和河流也白了,四处都变得白茫茫。洛则的整个眼里,高原都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洛则不停地抱怨着这鬼天气。扎西次仁却说:“放心吧,这雪要不了多久,就会停了!”洛则不相信地看着扎西次仁,扎西次仁笑笑,说:“等着吧,再过没多久,就不会有雪了!”

果然,在到了一座高山时,大雪果然停了。洛则看到这座山峰,山顶一片金黄,不过那不是山上植被的颜色,而是天空中一道金色的阳光照在山顶上。也许是因为天上云的原因,只有中间的一小圈的阳光这么金黄,刚好都倾泻到山顶上,看上去好似一道佛光,正照在还未融化的积雪上,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洛则很佩服扎西次仁的判断。扎西次仁却咧了咧嘴,说:“干什么?我不是都给你说了,我不是第一次走川藏线嘛!”语气间颇为得意。

一路上,两人的心情其实都不是很好。洛则虽然是冲着川藏线来的,但也是因为遇到了其它事,才毅然下了决心要走一走川藏线。虽然洛则老早就有了走川藏线的想法,但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很忙,因为一些事分不开身,所以也就没办法启程。但这次因为有些事,洛则就给了自己一定要马上走一走川藏线的理由。而扎西次仁,则完全是因为到成都有事情要办。在出发前,扎西次仁也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

车子往前走了好久,洛则突然觉得前面的路好像与走过的不太一样,这路是越来越险,他问扎西次仁,扎西次仁却打着呵欠对洛则说:“漕沟状地质破碎路段已经到了。”

“到了?”洛则说,“难怪这么险啊。”

“是啊。”扎西次仁说。

“那你还打什么呵欠啊?专心一点嘛。”洛则有点担心。

“我都给你说了我不是第一次走这条线了,你还不放心我啊?”扎西次仁似乎对洛则的提醒有点不屑。

“可是你是司机,要打起精神才行啊。”车子开始爬山后,洛则对扎西次仁说。

“打什么精神啊?都开了这么久的车了,能打得起精神么?”扎西次仁心不在焉地说。

“可是,我们现在却是在川藏线上。”洛则说。

“川藏线又怎么了?还不是一样?”扎西次仁说。

“算了吧,随你的便,我看你,心情也是和我一样糟透了。”洛则说。

“是的,你是逃避人,我是逃避事。”扎西次仁回答。

“反正我们都是在逃避,不是吗?”

“也是啊。”

洛则说到这里,车子已经在爬坡了。

他说:“爬坡了,扎西次仁,注意一点。”

“不就是爬一个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扎西次仁还是那种语气。

“但这里的路却很窄,”洛则看着车外,说,“几乎就只能容一辆车行驶了。”

“川藏线上的路都是这样的,你又不是没见过前面的路段。”扎西次仁回答。

车子一直在往上爬。洛则看到,车子下面已经有了白云在飘浮。白云的附近,有许多鹰在不停地飞舞、盘旋着。

白云下面,是一条湍急的河流。那河流静静地在山间缓缓地流着,在河流的很多地方,都有一些水转玛尼筒。玛尼筒其实也就是在藏民手中常见的那种转经筒。不过,这种转经筒非常大,架设在河流等有水的地方,利用水流的冲击转动。水流每冲击玛尼筒一次,就相当于替人念了一遍“嗡嘛呢呗咪吽”的“六字真言”,也就表达了架设玛尼筒的人对佛和菩萨的虔诚,由此可得脱离轮回之苦。“六字真言”是西藏随处可见的几个字,藏传佛教密宗认为这是秘密莲花部的根本真言,也就是莲花部母观音所说的真实言教,因此称为六字真言。“嗡”表示“佛部心”,“嘛呢”表示“宝部心”,“呗咪”表示“莲花部心”,“吽”表示“金刚部心”。藏传佛教将这六个字看成是一切经典的根源,循环往复不断念育,即能消灾积德,功德圆满而成佛。

洛则说:“这些玛尼筒可真神奇。”

“当然啦,”扎西次仁说,“我也在不停地念诵着六字真言,希望它能保佑我们这一路平安。”

“我还认为你不怕,原来还一直在念着六字真言?”洛则笑了。

“哈哈,你另看我平时是一个流氓性格,但我对六字真言却是非常信赖的。”扎西次仁说。


3、坠落悬崖


车子越走,路的坡度越高。

突然,洛则感到车子在不停地原地颠簸!

“怎么了,扎西次仁?”洛则连忙问。凭直觉,他感到车子出了事!

果然,扎西次仁回过了头,说:“不好了,车子碰到冰了,太滑,过不去!”

“那咋办?”洛则急切地问。

“不知道,现在也退不了,只有试着,看能不能侥幸从这片冰上过去!”扎西次仁也明显急了!

他不停地打着方向盘!

但路太窄,车子也没有太大的空间。他就一直不停地踩动着油门,希望能冲过这片冰面!

现在是冬天,非常的冷,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可能结上厚厚的冰。而这段时间下了很长时间的雪,现在天气一好转,雪开始融化,山上的雪水就往下淌,雪水淌多了,路面上就很容易结冰。洛则看到,车子的前面,一片白色的冰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内心不禁马上就收紧了!

突然,扎西次仁大叫了一声!

洛则一下子感到情况不妙!

只听得“轰”的一声,洛则感觉自己随着车子,一下子就掉下了悬崖!

洛则立马闭上了眼睛!

他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大事不好了!”

车子“砰”的一声,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洛则明显感到自己全身也随着车子的撞击而马上就散了架!

他听到了扎西次仁的惨叫。

他睁开了眼。

他看到,车子居然正挂在悬崖半空中相邻不远的两棵树上!那两棵树,就像一个支架,刚好撑住了车子!

两人都惊呆了!

洛则看到扎西次仁已经满脸鲜血!他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感觉双手也是黏乎乎的。他一看,手中也是鲜红一片!

洛则刚刚往下掉的时候,身体在急速的下坠中突然碰到了一个树枝。他的全身也不能在半空中调整任何角度,所以,当一个突出的枝丫划过他的脸庞时,他只感到自己面部某个地方的肌肉就像被一股有力的急流冲开一样,瞬间就往两边翻开!这时的他,没感到一丝丝疼痛,只觉得好像有什么立即就涌了出来!

当洛则的身子完全停止下坠,挂在了树上时,疼痛感才从面部某个特定的地方扩展开来,最后直到心里。

洛则知道,他和扎西次仁都受伤了!

他看着车子下面,下面就是急流!

奇怪的是,车子的正下面,居然就有一个玛尼筒正不停地转动着!

他和扎西次仁都怔怔地盯着那玛尼筒。玛尼筒在水流的冲击下,越转越快,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扎西次仁的眼中流露出了一股绝望的神情。这种绝望,是从心底最深处自然涌现在眼睛中的。扎西次仁的眼睛其实很小,平时看起来几乎只能让人看到有两根短短的极细的线挂在鼻子上面。但即使就是这两根短短的,又极细的线,却也能让人一眼就窥见他内心深处的那种绝望。

洛则的脸上疼痛感也是越来越强。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事,现在最紧迫的事,不是去顾及这种疼痛。最紧急的,是要救自己和扎西次仁的命。

他自己本也如扎西次仁一样,心底已经升起了一股可能比扎西次仁更绝望的绝望。不过,洛则还是伸出了手!

两棵树本来就近,洛则一伸出手,就几乎要抓住了最靠近扎西次仁的一根比较大的树丫。

但洛则这边稍微一使劲,自己所在的那棵树就马上抖动了起来!

毕竟是长在悬崖半空中的树,除了根,没有任何依托。平时只要风轻轻一吹,都会摆动个不停,何况现在有一个活人在上面晃动着自己的身体!而且这个活人的身高不低,体重也不轻。

扎西次仁的嘴中发出了“噫”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惊慌。他眼睁睁地看着洛则所在的树在不停地晃动。他当然知道洛则想干什么,他肯定是想把自己的手伸过来,抓住他!

不过扎西次仁一看洛则所在的树子的晃动,就不由得自己不摇头了。他有气无力地对洛则说:“算了吧,洛则,你看这两棵树都不是很大,你把我的手抓住了,也不能怎么办,还不如就这样听天由命吧!”

“听天由命?”洛则等扎西次仁的说一落音,马上说,“不行,我怎么都要试试才行!我刚才想抓你的手,就是想我们两人的手能握一握,彼此给对方一点力量!”

“是啊,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嘛!”扎西次仁闭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地吐出,说,“想我们俩在以往的那些日子里,共同经过了多少事!”

“所以,你不能绝望,千万不能有任何其它的想法啊,我们一定要设法,安全离开这里!”洛则说。

听了洛则坚定的话语,扎西次仁也伸出了手。

洛则再次向刚才那样向扎西次仁那边伸了了手。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两双男人的手都感觉到温暖了,才慢慢放开。

洛则吐了一口气,感觉心里平静了不少,然后,说:“你身上其它地方没有受伤吧?”

扎西次仁的脸部,也被树枝划了不少伤口,还在流血。

“感觉好像没有。”扎西次仁回答。

“那我们向悬崖边靠近吧!”洛则说。

两人都悬挂在一根较粗的枝丫上,而这种长在悬崖上的树,树丫都是外长着的,要靠近悬崖,必须得向里面移动!

“向里面移动?”扎西次仁听懂了。

“是的。”

“可里面也是悬崖啊。”

“没事,你看我脚下不远处,是不是刚好还有几棵树?”

扎西次仁低头一看,马上说:“是啊,很奇怪的呢,你脚下的那些树,好像刚好是一排呢!”扎西次仁有点兴奋。

“我想了,如果我靠近了悬崖,就可以抓住树根,然后落下去!”

“落下去?”

“是啊!我看下面离我最近的那棵树,好像只要我抓住这棵树的根,然后将身子垂下,似乎就可以刚刚触到它!”

“这样啊?可这样太危险了啊!”

“没办法了,我看了一下下面的那些树,好像距离都差不多。而且,这些树几乎一直如一条直线一样分布在悬崖上,离河谷看起来好像只有几十公分呢!”

扎西次仁一低头,看到果然如此!而且,现在是寒冷季节,河里水流虽然还是像往常一样湍急,但河水却少了不少,最下面的那棵树不远处,一块干涸的沙滩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这沙滩还一直向下延伸着,好像很长。

“你这想法真不错呢。不过还是太危险!”扎西次仁说。

“没办法,只有试一试了。对了,我还是先把你拉过来,如果我顺利落到了下面那棵树上,你再准备下去!”

“好的!不过干脆你先往下试试,如果你顺利到了下面那棵树,我再想办法到你那棵树上!毕竟这两棵树挨得很近,我会有办法的。”

“那好。”说着,洛则就紧紧抓住了自己所在的枝丫,将身子一荡,两腿就顺势夹住了树杆,再往下一滑,整个人就到了树根。

扎西次仁不禁也忘了自己身边险处,望着洛则,喊:“不错,好身手!”

洛则一到了树根,就双手抱住和自己腰差不多粗的根部,再将身体往下一掉!

他的脚似乎要踩到下面那棵树的枝干了!

但就在这时,上面却突然发出了“砰”的一声响,随即一阵狂风“呼”地吹了过来,之后,洛则就感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

洛则痛得大叫一声,“哇”地一下就松了手!然后整个身体再一次横着顺风飘了出去!

洛则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狂风的肆虐中被吹离了下坠的方向!

这时,洛则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这种时候,自己能控制的东西,包括平时承载着自己思维的身体,已经完全离自己而去了!

洛则只听到自己身体下传来了一声树丫的断裂声。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再次悬挂在了一棵树上!

洛则好久才回过了神来。

他使劲地眨了眨眼,才看清自己这次所在的这棵树,竟然是孤零零地长在悬崖上!它的上边、左边、右边,特别是下边,都没有任何一棵树!而且,离河谷和上面公路,都非常远!

洛则无奈地摇了摇了头。

他有点认命了。

扎西次仁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完了洛则从一棵树被摔到另一棵树的整个过程!之后,他好久才回过了神,对洛则说:“看来真是没什么希望了!”

洛则看着他,说:“我现在没办法了,但你可以爬过去,你还有希望啊!”

“那你呢?”

“现在还想什么你和我啊,能活一个算一个啊!”洛则大声说。现在他离扎西次仁已经有点远了,不大声说话,扎西次仁根本听不到。而且,狂风也一直在吹着,“呼呼”的声音吹过人的嘴边,让人不得不大声说话。

“那好吧。不过,我在爬过去之前,我们先念一下六字真言吧!如果我能顺利下到河谷沙滩上,我一定会走出河谷,马上叫人来救你的,洛则!”扎西次仁也大声回话。

“好吧,那我们一起念六字真言吧!”洛则抬头,望着扎西次仁。


4、六字真言和鹰


他和扎西次仁几乎同时闭上眼,念起了六字真言。

就在洛则刚刚念了两遍六字真言后,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身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飞舞着。

他睁开了眼。

他看到,车子的附近,居然同时飞来了好多只好多只鹰!

这些鹰,和他看到的在白云附近飞舞盘旋的那些鹰一模一样!

这些鹰不停地在他们的身边鸣叫着!

洛则和扎西次仁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些鹰来干什么。但看到鹰那犀利的爪,他们两个都马上脸色发白,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即涌上了心头!

“难道,这些鹰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猎物了?”洛则和扎西次仁都同时想。

一想到这里,两人就都感到万念俱灰!

他们默默地看着悬崖。悬崖上面是陡峭的绝壁,悬崖下面是滔滔的江水。

他们都同时再次闭上了眼,就等着那些鹰犀利的爪伸过来!

突然,洛则感到,自己的一个肩膀上,被一个东西一下子刺穿了!

那东西,很硬,就像一把铁钩,一下子就穿透了他的衣服!

他的心中一寒!更不敢睁开眼了!

同时,他又感到自己的另一个肩膀,也被一个像刚才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刺穿了!

洛则的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的嘴中只能继续念着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 “嗡嘛呢呗咪吽” 、“嗡嘛呢呗咪吽”……一遍遍地重复,好像命运已经完全系在了这六个字上面一样。

就在洛则已经念了不知多少遍六字真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那两个铁钩猛然往上一使力!他只等着听到自己肌肉离开自己骨头的声音了!

但是,这声音却没有!

同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竟然在一念之间,轻盈了起来!同时,他的耳边竟然传来了“呼呼”的风声!

他吃了一惊,连忙睁开了眼!

这一看,让他立即张大了嘴巴,再也合不上!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两只鹰,正合力叼着自己,往悬崖上飞!

他听到自己的耳朵边高空中“呼呼”的风声越来越猛烈地灌入了他的耳朵里、嘴巴里、鼻子里!可以说,只要是自己身体上有洞的地方,风就会“哗哗”地直往里面窜,像一股猛烈的洪水冲进了一个小小的凹洞!他的耳膜,也被风灌得有了一种爆裂的感觉,而且生痛生痛,让他的大脑在瞬间就仿佛遭到了巨大的撞击,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的头脑,一下子怎么都反应不过来了。

等洛则似乎终于明白了点什么,自己却已经被稳稳地放在了悬崖之上的路面上!

两只鹰一放下他,什么都没再做,只是又展翅飞向了天空!

洛则看到扎西次仁也呆呆地僵在了自己的面前,瘫成了一团,动也不能动。

洛则想跟扎西次仁说什么,但觉得喉咙里滚动了好几次,都没发出声音来。

他和扎西次仁,就那么躺在地上,怔怔地看着天空,直到天空中什么都再也看不见!

良久,洛则和扎西次仁才终于缓过了神来。他们缓缓站起,终于抱在了一起,喜极而泣。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