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美国对华放低身段只是权宜之计?

fengyimin 收藏 1 54
导读:香港《大公报》16日刊出中国社科院学者陶文钊的文章说,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让中美关系不对称性在减弱;两国间的相互依赖更深化。有人担心,美国放低身段与中国打交道不是常态,也许等金融危机过了,美国又会傲慢起来。对此不必过于担心。不对称性减弱是中美关系的一个结构性改变,是一种发展趋势。只要中国综合国力在不断增长,美国除了以平等态度与中国交往,大概也没有多少别的选择。 文章摘录如下: 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对中美关系主要有两方面的影响:第一、中美关系中的不对称性在减弱,两国关系正在朝着更均衡的

香港《大公报》16日刊出中国社科院学者陶文钊的文章说,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让中美关系不对称性在减弱;两国间的相互依赖更深化。有人担心,美国放低身段与中国打交道不是常态,也许等金融危机过了,美国又会傲慢起来。对此不必过于担心。不对称性减弱是中美关系的一个结构性改变,是一种发展趋势。只要中国综合国力在不断增长,美国除了以平等态度与中国交往,大概也没有多少别的选择。


文章摘录如下:


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对中美关系主要有两方面的影响:第一、中美关系中的不对称性在减弱,两国关系正在朝着更均衡的关系发展;第二、两国间的相互依赖不是减弱了,而是更深化了。


中美关系中的不对称性是由两国的国情决定的,它主要表现在两国实力的差异、两国发展水平的不同、各自对对方需求的不同。在上世纪80年代,两国有共同的战略需求,所以虽然两国实力悬殊,但这种不对称性却表现得并不突出。不对称性表现得最厉害的是在90年代,尤其是90年代初。


冷战结束后,许多美国人认为对中国不再有战略需求,在经济上美国无求于中国,从政界到学界,人们根本不把中国看在眼里。在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人都在说:中国对美国的需求大于美国对中国的需求。


中国经济带动作用明显


随着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中国的综合国力在不断增强。前几年,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引起了世界的关注,“金砖四国”的概念提出来了。在这四国中,中国的发展速度是最快的,中国的GDP在世界GDP中的排名逐渐上升。由于日本经济长期处于滞胀,欧洲经济也不景气,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尤其是周边国家经济的带动作用非常明显,美国与中国是世界经济的两个火车头或驱动器的说法也提出来了。这些都是金融危机以前的事情。


在本世纪,美国政界和学界人士已不再说,中国对美国的需求大于美国对中国的需求了。所有这些情况都表明,中美关系的不平衡性在逐渐减弱。这次世界金融危机把这个事实一下子放大了。这里主要有三个因素。


首先是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现在国家持有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从去年9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继续增持美国债券,世界别的国家都没有这样做,中国在各国当中显得是凤毛麟角了。


其次,中国经济虽然也受了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比较而言,在各大国中,中国是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小的国家。据国际权威机构的预测,今年美国、欧洲、日本的经济可能都是负增长,中国可能最早克服金融危机的影响,恢复高速度的增长。


第三,金融危机明显加速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与韩国、中国香港、马来西亚、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等国家和地区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金额达到6500亿人民币。中国又开始在上海、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五个城市实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这将增加人民币的国际使用量以及覆盖面,无疑将加速人民币走向世界的进程。


进入本世纪以来,中美两国间经济上相互依赖越来越加深,中美两国在经济上确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了。


现在有一种说法,中国把这么多外汇储备存为美元,买了这么多美国债券,这是严重地感染了美国病毒,结果只能坐以待毙,现在是中美经济依存到了该断裂的时候了。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

中美两国谁也离不开谁


后冷战时代国际关系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相互依赖,这在本世纪表现得尤其明显。本世纪以来,三类不同性质的非传统安全挑战都十分强烈地出现了:自然灾害和传染性疾病;有组织的跨国犯罪,包括恐怖主义、贩毒等;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面对这些挑战,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置身事外,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地来应对它。无论是在处理地区和国际的安全问题和经济问题上,中美两国都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也都肩负着重要的责任。具体到美国债券问题,笔者赞成外汇储备多元化,买多少美国债券合适是可以讨论的。但可以想象现在中国大量抛售美元债券吗?如果这样做,首先是中国海外资产的急剧贬值,同时引起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美国经济当然会受到沉重打击,这是三输的办法,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作这种选择。中国不买美国国债需要有两个前提:第一,中国必须有其它选项,或者存为其它外币,或者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投资。第二,美元丧失了国际货币地位。这两个前提现在显然都不具备。


实际上,当前的金融危机更突出了两国经济上的相互依赖。金融体系的改革是当前世界各国的一个共识,但一个新的金融体系既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凭空可以建立起来的。金融体系的改革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作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中国作为正在迅速崛起的国家,两者加强磋商和合作应当是今后两国关系中的重要议题。


中美关系中不对称性的减弱对于两国来说无疑是好事。它将使两国关系建立在更加均衡的基础之上,使两国之间的互相沟通、互相磋商、合作共事成为两国关系的常态,美国将会逐渐地又不大情愿地把中国当作平等的伙伴。


奥巴马政府放低了身段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在逐渐发生变化。90年代初,美国对中国基本上是施压外交和教训外交,如威胁不再延长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反对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11次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责难中国人权状况的议案等等都是这种例子。


到了本世纪,这种施压和教训的外交有所减少,但抱怨外交却又增加了。如对人民币汇率、贸易赤字等的抱怨。美国国会中不断有人就此发难,各种各样的噪音不绝于耳。但从此次金融危机以来,奥巴马政府显然明显地放低了身段。“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进行合作”正在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新调子。


有的学者担心,美国这样放低身段与中国打交道不是一种常态,也许等到金融危机过了,美国又会傲慢起来,又会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中国。笔者以为对此不必过于担心。不对称性的减弱是中美关系的一个结构性改变,是一种发展趋势。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办好,综合国力在不断增长,美国除了以平等态度与中国交往,大概也没有多少别的选择。归根到底,还是小平同志的那句话,发展是硬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