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三章:汤为谢做嫁衣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汤凯的小拖轮第二天凌晨抵达了上海黄浦江的一口码头。

汤凯长舒了一口气,他想等自己修养两天,就可以好好的策划一下如何强奸张莉莉的时间手段和地点了,这些都是原来根本没有去想的事。

本来他的如意算盘是抓住欧阳佳慧用于和满财宝交换能证明军统保密局上海站的机要秘书,上海第一美人之列的黄艳上尉。


谁知道计划没有变化来的更快。

欧阳抓到手半路上又跑了,而自己却出乎意料的抓了个天下第一美人张莉莉,这是他根本没计划在内的事。

他想这可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他带着几天来的疲惫走了船舱,想呼吸一下黄浦江早晨的空气,然后上岸,把女战士送进龙华监狱,把张莉莉押进自己那所“魔鬼”别墅里去。

但是他刚走出船舱,一下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


码头上如临大敌,站满了实枪荷弹的宪兵和特务,军统上海站的站长,少将谢长林在手持双枪的胡胖子的簇拥下正嘲笑般的望着他那。

“是你们,老谢?你们怎么在这儿啊?”

汤凯腿有点打哆嗦了,不过他还是迎了上去。


“你汤大公子如此为党国呕心沥血,奔赴苏北打击共军,难道我不能迎接你这位功臣吗?”

谢长林的话语里显然充满了讥讽。

“老……,老谢,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汤凯虽说仗着他老子的权势,并不那么惧怕军统,但是谢长林的阴毒他心里是有数的,所以说话舌头还是打着颤。


看着谢长林笑面虎似的笑容,跟着走出船舱的张望鹤等也吓的不敢抬头。


只有满财宝暗自窃喜,这是他悄悄把汤凯私自改变战役计划,私下抓捕解放军女军人的行动通知了谢长林的结果。

但他明白汤凯用欧阳佳慧交换他手上有关黄艳的情报是一场骗局后,失望的把这次是私自行动在白马镇用长途电话告诉了谢长林。不过他还是隐瞒了自己掌握黄艳通共的证据这一事实。


“这没什么意思啊。”

谢长林就着汤凯的话说道:“听说汤公子你抓了几个共军的要犯,因此谢某在此恭候,等待接收那。”

“你。你,你胡说。女共军是我拼了命才抓来的,没你们军统什么事儿,你们回去吧,这些要犯我会安排审问的。”

汤凯有些纳闷,谢长林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程的,他瞪了满财宝一眼,心里好象知道了什么。


“是你拼了命,还是十一军的官兵拼的命那?为了得到几个华野的女兵,死了两千多士兵,还有一个整师由于你提供的假情报而被重围。汤凯,你知罪吗!?”

谢长林拉下了脸,呵斥道。

汤凯这吓害怕了,他知道这事要被捅到南京去,他老子汤恩伯也救不了他。

他一下变蔫了,马上换成哀求的口吻说:“谢叔叔,看在小侄的一时糊涂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我知错了。”


“你知错了?早这么说我不是早放你一码了吗。汤司令长官和我如同弟兄,他的儿子我不会不给面子的。这事儿到此结束,你赶快和‘神风’一起回警备司令部去,汤司令正等着你们那。本来他今天要亲自来的,我怕他当场枪毙了你才劝他别来的。至于他会如何处治你们我干涉不了,这些宪兵就是汤司令让我带过来的,陪你回去。”

“谢谢你,谢叔。那我带来的那些俘虏您看……?”

汤凯不甘心的还问了一句。


“你还有心思记挂俘虏那?真有你的,俘虏由我接收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你小子先把眼前的关口过去吧。”

谢长林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道。

汤凯见他身边的胡胖子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知道再不能讨价还价了,只要谢长林一点头,管他是谁,胡胖子都敢当场击毙的。

他沮丧万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财宝,和张望鹤上车去了警备司令部。


“胖子。去把那些共军女兵押上来吧,先带到罪恶花基地的临时看押所交给黄艳上尉。”

“是。”

胡胖子上前拍了一下满财宝的肩膀。

“老满,有你的啊,这回你立头功了。”

胡胖子对堂弟,叛徒胡文生道:“文生,欢迎你反正。我和站座汇报过了,以后你就留在我们上海站担任小组长。好好干,党国不会亏待你的。”


谢长林在后面说:“他暂时留在基地临时看押所里,协助黄上尉做看守工作,因为他熟悉这几个被抓的女共军,处理事情起来比较方便,再说看押所那里也需要人手。”

“是,全凭站座栽培,文生,还不谢过站座啊。”

“哦,是的,是的,多谢站座长官栽培,文生三生有幸了。”

“呵呵,自己弟兄不用那么客套了,去把女俘虏押上来吧。”


等张莉莉等女军人被押上甲板时,谢长林如此老道的人也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什么上海四大美女啊,除了顾燕还能比一比之外,这根本就不是上海什么美女了,可谓是天下第一美女了。”


谢长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身高以外,张莉莉无意在身上集中了四大美女的优点。要说她是顾燕的翻版,还不如说顾燕是她的外延那。


其实,谢长林这样老练的家伙知道其实张莉莉不比其它美女漂亮在哪儿,她所多的就是她身上处处都存在的性感,无论是上身,嘴唇和腿脚胳膊,全都渗透着那种让男人只要一见身体马上就起荷尔蒙反应的感觉。

话说回来,这也正是不仅是敌人或者平常人,就连自己人也想获得张莉莉,然后往死里奸的原因。


谢长林叮嘱起了和他一样感到吃惊的胡胖子。

“家民,你告诉黄艳上尉,对张莉莉不能捆绑,不能铐,让她享受最好的牢房,按时带她到院子里透风,一点都不能伤着了张小姐,懂了吗。”

“我明白了,站座。对了,站座您是不是想奸了张莉莉小姐啊?”

胡胖子小声问道。他望着张莉莉的起伏跌宕的胸脯和那双穿着粘满了泥土的黑色平跟皮鞋的俊脚,已经很难控制住下身的膨胀了。


“不,不,奸张莉莉那太奢侈的事,她天生属于只能观看不能碰的,知道为什么吗,只要奸了她的人那种神魂颠倒的感觉促使你一定会把她奸到死为止。所以那,我想奸的自然还是于洁小姐。至于张莉莉这无比可比的尤物还是先好好供养着,好花不要一下就弄凋谢了,太可惜了,以后根据情况再说了。你快去执行吧!”

谢长林生怕张莉莉还能飞了似的,让胡胖子不得耽误,马上把她和几个女战士送去了罪恶花基地。


其实当初在麦儿山气象观测站也好,在白马镇也好,只要是参与捆绑张莉莉的男人,都无一例外的当时就自泄掉了,汤凯一路也没少这样过。

就先现在押送的胡胖子还没触摸到张莉莉的任何部位那,也弄的自己一裤裆的难过了。


黄艳对张莉莉和五名女兵被押解到基地临时看押所也感到了无比的惊奇,因为她对汤凯的“掏心行动”一无所知。

看到自己的战友被俘,黄艳自然很难过也很担心了。

按照谢长林的吩咐,张莉莉被送进了最好的一间监舍,这间监舍四面都是墙壁,里面不仅有房间,还有作为卧室的套间,并且自带洗手间。

里面沙发,写字台,台灯等一应俱全,卧室的被褥也是里外三新的。


连张莉莉本人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她就是在家里也没见过如此好的条件。

“这是牢房吗?”

张莉莉甚至惊诧的问自己。


其实这间监舍本是谢长林为他自己奸淫于洁所准备的,目前于洁还在接受严厉的“教育”之中,因此暂时空置着,正好张莉莉被俘,房子才第一次有了人住。

黄艳安顿好了张莉莉,又让新来的胡文生去和驻扎在这里的小特务们熟悉,自己进了于洁的监舍。


现在对于洁已经不再捆绑着了,平时黄艳让人只是正铐着她。

于洁通过杨乐乐的口信,知道黄艳原来是自己的同志,已经和黄艳悄悄的接洽上了关系。

有黄艳在让于洁也宽心了许多。


“于参谋,今天中午隔壁的豪华监舍关进了一个我军的女干部叫张莉莉,不知为什么,谢长林吩咐特殊照顾她。”

黄艳悄悄向于洁介绍着情况。

“哎呀,黄艳,这不会是谢长林的什么阴谋吧,这个张莉莉会不会是特务的卧底那?”

于洁听了新的情况,警惕了起来。


“我看不象,我听一起来的人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又去有意无意的问过了被抓来的我军文工团的女兵,证实了张莉莉是独立旅气象观测站的指导员兼技术员。再说,谢长林要演苦肉计的话,也不会这么张扬的。,再者,张莉莉的表情也表现的是那种坚毅不拔的不屈骨气,敌人做假是做不出来的。因此张莉莉毫无疑问的是我们自己的同志。”

黄艳根据自己的敌工经验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那为什么那?莫非她长的漂亮,谢长林想动她的坏脑筋?”

于洁有点好奇了。


“恩,你说的着条挺靠谱的。”

黄艳继续介绍:“张指导员身材相貌的比你我一点不差,她的确是那种极为性感的美丽,我估计谢长林想她的坏主意了,但是我判断谢长林爱短期内不会去强奸她,所以才给了她如此的照顾。”

于洁说:“那也好,有时间就有机会,我想我们‘美人鱼’行动就快开始了,能等到那时候,张莉莉指导员和我们大家就都会得救了。”

黄艳说:“希望是这样的,郭书记让杨乐乐通知我,让我们再耐心一点,我估计行动要快进行了。”


“好啊,一直盼着这一天那,这个该死的黄晓河把我私押,自己又控制不了局面,害的我真的成了敌人的俘虏,参加不了行动了。”

“不,小于参谋,你说的不正确,市委领导认为基地里我们的人越来越多,未必是坏事,等需要里应外合的时候都能派上大用场的。”

黄艳始终在鼓励着于洁的信心。


完了黄艳又告诉于洁:“你隔壁的田莉田老师已经被谢长林同意进行强奸了。”

“啊?那可糟糕了,你能制止吗?”

于洁为田莉老师感到了担忧。

“恐怕不能。要是他发通知书让基地的头目糟蹋田老师,我还能把文件压一段时间,但是谢长林把第一个奸污田老师的人定了我们站里的魔鬼胡家民,并且他已经告诉了胡家民,这我就没办法了,就是希望胡胖子晚点来看押所实施强暴行为了。”

黄艳难过的摇了摇头。


“真是无耻,这个胡胖子最不是东西了。”

于洁忿忿的骂道:“拿年轻漂亮的女人当礼物赠送,不怪国民党一定会完蛋的那。”

“ 是啊,这就是国民党当局的腐败和黑暗啊。不然我们会为建设新中国而不惜牺牲生命吗。”

“对了,黄艳,和张莉莉一起来五个女兵还好吗?”

“现在当然还没问题,分别关押在两个监舍里,条件连你这间也不如,我估计谢长林会用她们分赏给所谓有功的下属糟蹋,我只能尽自己的那点权限尽量的保护吧。”

“你千万小心,一定不能暴露了自己,有你在,大家就还不那么紧张。”

于洁知道黄艳目前对这里的重要性。


汤凯在他老子汤恩伯那里被骂的几乎要枪毙了,随后把实话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汤恩伯马上提起电话打给了谢长林。


“谢老弟,你手上的那个黄艳绝对有重大问题,你那了里一个姓满的老家伙手里有她通共的证据,他瞒着你要拿证据和我家这个不孝之子换欧阳成家的千金小姐欧阳佳慧那,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合伙去江北搞了这么出闹剧的原因。”

汤恩伯电话的本意是你谢长林手下参与了这个欺骗国军行动的原因,等于也威胁谢长林别光捏住汤凯的证据,而忘了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


谢长林接到这个电话,沉思了整整半天,他决定撤出里平地区,把审讯和抓捕地下党专家金大牙调回到市区来。

金大牙这些日子,带着王黑子等在里平吃尽了九月和梁晴的苦头,正想着该如何从这场僵持中退出那,一听谢长林调自己回上海去了,乐得其所,马上下令手下的宪兵营和特务中队包围攻击宝山,而全面放弃了里平。


金大牙此举等于滑稽的告诉了江南大队,咱们该换换防了。实际上也等于宣告对宝山里平地区的为期半年的“清剿”以毫无收获告终。

地下党上海市委和江南大队当然乐意看到这样的结局,没等金大牙的部队到,部队已经安全的回到了老根据地里平村了,因此金大牙接受了一个战略意义并不大的宝山,仅仅等于控制住了江南大队和上海的比较好的一条通道而已。


看到疲惫不堪的金大牙回到76号报道,谢长林也不知道自己该是笑那还是该是哭,幸好金大牙满是卑谦的先自我做了检讨。

“站座,我这次任务没完成好,请站座处分。”

“算了,算了,估计不足,我也有责任吗,按理消灭江南大队也不算难事,但是汤司令的部队都在对付老新四军,也就是现在的华野部队那,分不出重兵帮助我们,因此有些失利也是再所难免的事,你不必过于自责了。好好的休息休息,有要紧事让你办那。”

谢长林为自己也是为金大牙打着圆场。


让金大牙和王黑子他们休息了一天后,谢长林把金大牙单独招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老金,有你回来,我这心里就有底儿了,一会你和我一起审问满财宝。”

在谢长林的办公室里,他对坐在沙发上的金大牙道。

“哦?我听说老满不是在这次汤凯荒唐的江北袭击行动中立了大功吗,怎么您还怀疑他什么?”

金大牙带着疑惑的神情问着。


“这个老家伙不大地道,他手里掌握了黄艳上尉和共军串通的证据,但是他竟敢密而不报,私下和汤凯做着交易。”

谢长林皱着眉头说。

“哦,我明白了。站座,他是不是想拿黄艳的证据换汤凯为他冒险去苏北抓欧阳佳慧啊。”

金大牙这样的老特工稍微一点,他就明白了,也算是仅次与谢长林的老狐狸了。


“对,就是这样的。他们几乎就要成功了,可惜抓住的欧阳佳慧半道上又跑了。并且满财宝大概看出来即使抓了欧阳佳慧,自己可能也落不到手,所以从苏北给我打的电话,密报了汤凯的这次秘密行动。”

“老东西,挺会算计的,一点亏也不愿意吃啊。不过这么一说,那黄艳岂不是就是共军埋在咱们军统内部的内奸了吗?”

“恩,只要满财宝的手上的证据是详实的,那黄艳肯定有大问题了,我查过她的档案,在抗战胜利的前一年,她有半年的去向是不清楚的,根据她的简历叙述,她应该是在西安通讯培训班学习,我派人调查了,她只是在通讯培训班报了道,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看上去,谢长林也早就对黄艳有所怀疑了。


“那要不直接逮捕黄艳,我来对付她,准保让这小骚娘们开口说实话。”

金大牙原先也对黄艳产生过疑心,不过当时被谢长林给否决了,他怕谢长林猜测自己对黄艳有歪意,也就没在坚持。现在谢长林一下转变了态度,他更坚信了自己当初的看法。


“哦,现在还不忙逮捕黄艳上尉,先要掌握了她就是地下党奸细的证据,否则无法向毛老板交代。”

“我明白了,审讯满财宝,让他交出手上黄艳的证据对吗。这没问题,您就交给我办吧。”

金大牙最乐意干他审讯的老本行了,那能带给他精神的愉悦。

“好,不过只要他交出证据,就不必过分为难他,这老家伙留着对我们有用处。”

谢长林知道满财宝是个投机分子,本质上也是靠近国民党的,绝非是真心革命的人。


金大牙对付满财宝的手段也很简单,一带刑讯室就把他绑在老虎凳上,让人用烙铁烙了他两次,满财宝大呼小叫的求起饶来。

“金副站座,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您就放过我吧,我招,我招就是了。”

“呵呵,还是满科长识相啊,这就好办,那你就快把黄艳是共军奸细的证据交出来吧。”

金大牙撸着袖子,手上拿了一把尖刀顺手递给了陈五。


“我没什么证据啊,那都是我哄汤凯那小子玩的。”

满财宝还想耍滑,拿手上黄艳秘密发报的证据当王牌使。

“是吗,那好啊。老满,你知道陈五兄弟跟我之前是干什么的吗,是煽猪的高手,他今天手有点痒了,想拿你当猪煽,就委屈你了啊。”

金大牙使了个眼色,陈五赤着大膊操起尖刀,一把拉开了满财宝的裤裆。


“不要啊,金副站座,让我想想,好象是有这么个证据,我回宿舍去找找,这总行了吧。”

“呵呵,行啊,当然行了。不过满财宝我告诉你,今天你别想和老子再谈什么条件,站座说了,你交出黄艳上尉的证据,你还回你的职位上去,咱们还是同事,你要不交的话,那可就别怪我金红强翻脸无情了!”


黄艳发给延安的最后一份电报的内容的译文终于放在了谢长林的办公桌上了。

谢长林并没有出现象金大牙预想的那样的兴奋,反而一脸的失落和沮丧。

美女能代表什么?

谢长林问自己道。

美女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很大一部分精神风貌,社会制度的兴衰不仅体现在物质生活和经济发展上,还体现在人心的趋向性,而美女则是人心趋向中的一个社会形象缩影。

有文化有知识,相貌娇好,却都不站在国民党的一边,反倒甘心为建立新社会勇敢献身,国民党难道走在了穷途末路上了吗?


想到这些,谢长林自然高兴不起来。

毕竟引以为豪的国军形象代表,大美女黄艳根本就不是党国的人。


“逮捕黄艳上尉吗?她肯定就是东海一好无疑。”

金大牙交上黄艳的证据后,向谢长林请示道。

“不,暂时不惊动她,让她以为自己还没暴露,上此用于洁钓鱼的计划落了空,这次就让黄艳充当一次鱼饵吧。”

谢长林觉得这次的把握更大些。


“可是她的活动范围很大,随时会跑掉不说,她干咱们这一行时间也长,有充足的反侦察经验,对她不好控制啊。”

金大牙根据自己的经验,说出了对黄艳的顾虑。

“这个不必担心,我马上给赵海龙去电话,要他取消在基地临时看押所我方驻所人员的外出自由,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罪恶花基地。”

“哦,站座高明。这就等于把黄艳上尉实际上软禁了。”


“对,这样黄艳就能感觉出我们对她不信任了,她会设法和地下党上级取得联系的,这样大鱼就将浮出水面了。”

谢长林这一招应该来说是考虑的很周密,也很阴险。

“恩,不过她担任着临时看押所的所长,会不会和看押所的犯人们串起来搞什么活动啊?”

“会吧,但不必在乎。我安排王黑子和韩有平去当临时看押所的副所长,对了,我已经把汤凯的特务连长韩有平从宪兵团调了过来。让他们严密监视黄艳的行动。”


“这个安排好啊,一来等于加强了罪恶花基地的警卫力量,二来有这么多的女共军做人质,我看许军、梁晴他们怎么爆破基地,至少也得投鼠忌器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