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二章:脱险张莉莉二陷囹圄

王大三 收藏 0 3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原来,营救于洁的计划流产之后,我方没有追究黄晓河的责任,毕竟他的本意并不是要加害于洁,只是自作聪明无形中使得于洁真的被捕了而已。 考虑到黄晓河并没在军统里做多少坏事,也是出于对他安全的负责,郭书记派了两名同志把黄晓河送到了苏北。 在六圩码头接黄晓河的是原云水话剧社的导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原来,营救于洁的计划流产之后,我方没有追究黄晓河的责任,毕竟他的本意并不是要加害于洁,只是自作聪明无形中使得于洁真的被捕了而已。

考虑到黄晓河并没在军统里做多少坏事,也是出于对他安全的负责,郭书记派了两名同志把黄晓河送到了苏北。


在六圩码头接黄晓河的是原云水话剧社的导演,现敌工部的成员成山。是他带着另两名战士来接他的。

接到黄晓河后,他们叙着旧,化装通过了关卡。

来到白马的时候,正好在饭馆里听到了吃饭人的议论。


“听说镇外的顺昌旅馆里关了几个解放军的女兵啊。”

“是啊,我也听说了,一个个都长的跟天仙似的,怎么这么不小心让国民党给住了那。”

“造孽啊,这些好姑娘等于的落到了狼窝里了。他们糟蹋民间的良家妇女,你还有控告的机会。但是这个抓的和他们你死我活的军队上的女人,连控告都没地儿控告的。”

“我听说那些女兵都是唱戏的。”

“什么唱戏的,人家解放军里叫文工团,懂吗。”


成山一听这些议论,心里“咯噔”了一声。

这里靠着独立旅,他在出发接黄晓河之前,就知道欧阳佳慧带着演出小分队了下了独立旅,难道是欧阳她们不幸被俘了?

白马已经是紧靠解放区的敌占区了,成山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黄晓河。


“哦,成山,那我也和你一起去,不管是不是欧阳佳慧,我们都要能救就救出来。”

“这行吗?”

成山疑虑着:“晓河,毕竟你还是个普通的市民,不是我们解放军的人,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

“没关系,我比你们有特工的经验。”

黄晓河脱口而出。

“特工经验?是在军统里培训的吧。”

“哦……,是的,是的,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晓河,我知道你本质上还是好的。那就发挥你的长处吧,立了功争取能加入到人民军队里来。”


“好,那我们这就出发,抄小路绕到那家旅馆的后面去,这里是敌占区,俘虏又都是女的,敌人的警惕肯定松懈。咱们争取把人给‘偷’出来。”

黄晓河立刻成了临时总指挥。

四个人只有一支手枪,两支长枪,硬拼等于送死,成山知道也只能是“智取”了。


就这样,他们绕开大路上敌人的警戒,顺着田间小路在青纱帐的掩护下,终于找到了这家“顺昌”旅馆。

看到旅馆前和客房门前都站着岗哨,成山和黄晓河决定到房间后窗户那里去看看。

根据门前的双岗判断,黄晓河断定这间房子里关的是重要人物,他就悄悄的捅开了欧阳佳慧和张莉莉被关的这间房间的后窗户纸。


“黄晓河,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欧阳佳慧被反绑着手,站起来走到后窗户跟前 ,她给张莉莉使了个眼色,让她去门前把风。

“不仅是我来了,成山同志也来了,他们是接我去根据地的,听说你们被抓了,就赶来营救了。”

欧阳佳慧对成山很熟悉,她探头对成山说:“窗户能打开吗?”


“可以,不过里面插着插销那,我先给你把绳子解开,你自己从面打开,然后赶紧跳出来。”

成山干脆把窗户纸撕了个洞,伸手进来用匕首割断了欧阳手腕上的绳子。

欧阳佳慧活动了一下被绑麻木了的手腕,然后就去给张莉莉解绳子。


张莉莉的手被反绑的实在太结实了,捆她的绳子也比捆欧阳的多用了一倍。欧阳用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解开她手腕上的绳子扣,只要又问成山要来匕首割。

总算是割断了绳子,但张莉莉这么一个身体好的姑娘也被绑的麻木了,甚至手都一时回不到身前来,欧阳帮她按摩了几下,她的手才慢慢能活动了。


“喂,你们别耽搁了,赶紧跳出来呵。”

黄晓河又轻声喊道。

“好,张指导员你先跳出去。”

欧阳拉着张莉莉来到后窗户,拔开插销,撩起了窗户框。

张莉莉钻出身子,奋力的一使劲就出了囹圄,落到了地面上。

紧接着欧阳佳慧也跳了出来。


“咱们赶紧跑吧,被汤凯他们发现了就走不了了。”

成山顾不得和欧阳及张莉莉寒暄,急切催促道。

“这不行,隔壁还有我们七个女战士那,那能丢下她们不管那。”

张莉莉和欧阳佳慧决意要去救张晓敏、林珊等女兵。


看着天色已经蒙蒙亮了,黄晓河担心道:“欧阳记者,那就得快,汤凯抓了你们肯定不会在这里久留的,会早起带你们上路,速度慢了就会被发现。”

“晓河,谢谢你能这么想,但是你在军统里干过,你也知道隔壁的这些姐妹落在特务宪兵手里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因此我们必须救她们出来。”

欧阳佳慧坚定的讲。


张莉莉说:“现在都别废话了,抓紧时间救隔壁的她们啊。”

她说着,学着黄晓河刚才的样儿,把隔壁的窗户纸捅开了一个小洞。


看到外面竟然是气象观测站的张莉莉指导员,房子里的女兵们立刻兴奋和紧张了起来。

这一夜的担忧和恐惧让她们里有几个都哭过了。

张莉莉撕掉窗户纸后,伸手进去拔了插销,掀起了窗户框,然后带着匕首纵身一支撑一跃进到了关押女兵们的房间。

欧阳本来想自己进去的,毕竟自己的身材比张莉莉瘦小,但张莉莉已经不容分说的进去了,使她很感动。


“张指导员,谢谢你,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女兵问着张莉莉。

“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些了,赶紧相互解绳子出了房子再说。”

张莉莉首先割断了何菊妹和赵红梅的绳子,让她们先去窗口按顺序爬出去,然后又去帮着其他人解绳子。


这时候走道上响起了脚步声,张莉莉“嘘”了一声说了手势,示意大家不要弄出动静来。

最先已经爬出窗子的赵红梅正帮着往外拉着何菊妹。

外面的走路的人是叛徒曹来顺。


他不放心张莉莉和欧阳佳慧,因为张莉莉的性格泼辣而倔强,肯定是不会甘心被抓去受凌辱的,他担心她会想着招儿的逃跑。

曹来顺问看们的宪兵:“怎么样,里边没动静吧?”

“报告,没有,估计是乏透了,睡死了。”

看守回答道。

“恩,你把门开一下,我瞄一眼。”

看守按着曹来顺的要求把刚才关押两个女干部的房门打开了。


“不好,俘虏跑了。”

看着房间里地上和床上割断的绳子以及支开窗户,曹来顺立刻一头冷汗的喊了起来。

“快报告汤团座去!”

曹来顺说着拔出手枪就转向了隔壁关押女兵的房间来了。


他一脚踢开了房门,看到了惊讶的一幕,打开来了的后窗户边上,几个女兵正往外塞人那。

曹来顺举枪对着窗户处就要射击。

说是迟,那是快。早已听到外面动静做好准备了的张莉莉从门后闪出对着曹来顺的胸前就是一匕首,真好就着曹来顺往里冲的那股劲,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膛。


曹来顺张着嘴已经叫不出声了,他最后看了一眼张莉莉,就“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抽搐了起来,没一会这个十恶不赦败类就停止了呼吸。

他最向往的奸淫女指导员张莉莉的梦想随之成为了真的梦想了。


响声以及曹来顺刚才的叫喊,惊动了不大的旅馆里的几乎所有人。汤凯,张望鹤,满财宝,韩有平和胡文生等纷纷和匪军们一起爬起身,开门往这里冲了。

“他们一定是从后窗户跳窗跑的,韩连长,你快带人堵住后面,不然就全跑了。”

张望鹤命令道。

“是!弟兄们跟我来。”

宪兵团特务连长韩有平带着人出了旅馆门,朝后面包抄过去。


张莉莉拿着拣起的曹来顺的手枪,对着冲过来的匪军射击,两个匪军倒下了,后面的赶紧爬下还击。

“他妈的,不许开枪,伤了张大美人和欧阳佳慧,我要你们偿命。”

汤凯指使匪军徒手往前冲,匪军士兵个个面露难色,因此旅馆里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听到房间后面也响起了射击的声音,张莉莉跑到窗户前喊:“欧阳,不要管我们了,你们赶快撤退。”

“那怎么行,要死死在一块。”

欧阳冒着韩有平手下射来的弹雨,还在拼命的往外拉人。

张莉莉喊道:“亏你还做政治工作的副政委那,眼下能跑出一个是一个,不要担心我们,以后再来救我们就是了,再不走就全是无谓的牺牲了,你欧阳应该懂这个道理。”


成山一边对着宪兵特务连射击,一边一把把欧阳拉离开了后窗户。

“我们只能先撤了,然后再想办法。”

他们四个人连欧阳佳慧和救出来的赵红梅、何菊妹等共计七人,钻进了屋后的玉米地里,借着天色还不亮的掩护,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他们才跑掉,宪兵们就冲到了后窗户下。

韩有平一把抓住了已经向窗户外伸出了一条腿的女战士、手风琴演员苏青的脚。

“呵呵,小美脚,你想往哪儿跑啊。”

韩有平在苏青的脚面上狠劲捏了一把,又一用力把苏青又推了到了屋里。


韩有平按照汤凯的命令带着一个排去追成山,欧阳佳慧他们去了,其余的宪兵特务把张莉莉她们所在的那间房子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张指导员,你们别抵抗了,那是徒劳的,还是出来投降吧,汤团长说了保证不虐待你们。”

胡文生按着汤凯交代的喊起了话。


因为张莉莉手里有从曹来顺手里缴获的那支手枪,而汤凯又不允许手下开枪,因此谁也不肯冲过去送死,毕竟张莉莉那里还有曹来顺随身带去的两个弹夹,计24发子弹那。

张莉莉盘算了一下,外面至少有六十多号敌人,自己手里除去刚才射击打倒两个宪兵的五发子弹,还剩下19发了。这么僵持下去最后敌人肯定还是要开枪还击的,自己牺牲倒不要紧,可是还有没逃出去的五个女战士也就全部要牺牲,这里已经是敌占区,指望独立旅攻打这里不大现实,毕竟部队还在经历着和敌十一军的较量,不可能分出这么多的兵力来。


“留住生命,保持住一定的空间,也许还有其它的机会。”

这个念头涌上了张莉莉的心头。

她和几个文工团的女战士商议了一下,决定放弃抵抗和敌人谈判。


“你们过来两个代表,我们谈判一下。”

张晓敏代表张莉莉喊道。

“哦,好,好,我们这就派代表过去。”

汤凯才不愿意抓一堆死尸回去那,否则他下一下命令,分分钟那房子里的女兵们就将全部死掉,但那他可就亏大了,等于费了牛劲却落了一场空。

听见张莉莉那边愿意谈判,汤凯自然是喜出望外。他马上让满财宝陪同着张望鹤过去和张莉莉她们谈。


这时,天也完全放了亮,满财宝这个对女人研究颇多的老色鬼这才第一次看清楚了张莉莉的全貌。

这一下把满财宝惊的不轻,他完全理解了汤凯不让开枪的心情,也理解了对于欧阳佳慧的成功逃跑汤凯为何不那么牵挂了。


张莉莉中等偏高的身材,不胖不瘦,但是身体健美,肌肉匀称,长胳膊长腿,脸蛋清秀美丽,丹凤眼炯炯有神透着无比的内在气质。她的胸脯高挺结实却丝毫不赘,双脚健康平整,一双美脚即使穿在部队发的方口中细带女式平跟皮鞋里也显得毫不亚于第一美脚女于洁。

“恩,这丫头脸蛋一点不输给顾燕,俊秀挺拔一点不输给黄艳而比黄艳丰满,腿脚不输给于洁,美丽超过梁晴。地道的人间尤物啊。”

满财宝心里发出由衷的感叹


张望鹤比任何人都早知道张莉莉的美丽了,他甚至还知道有个别素质不高的首长聚在一起私下谈论,甚至密谋轮奸张莉莉的秘密,只是他觉得这样高档的美女离自己距离太远,自己也就不想跟着趟这个浑水了。

张望鹤自己早就看中的姑娘是手风琴演员苏青,他知道自己得到苏青的可能性远比得到张莉莉大的多。


双方的谈判还算是顺利,张望鹤代表汤凯答应了不调戏她们。不打比骂,不虐待她们,保证给予休息和方便的时间 ,供应正常的伙食。

但对是否还要捆绑彼此有点争议。

“不捆绑恐怕是不行的,至少在到达上海之前是不能答应你们的。”

张望鹤道:“今天已经出了欧阳等三人的逃跑事件,为了防止万一再发生类似事件,还是要把你们绑起来的。”


张莉莉她们坚决反对,说自己不会再跑,但张望鹤觉得这很难交差。

满财宝说:“这样吧,张指导员你看行不行。绑还是要绑的,你们的道理再充足,现在毕竟还是俘虏。我建议只反绑了手腕,而不在你们胸前勒绳子,这样可以吗?”

“没有手铐吗,手铐不是更保险,对我们来说也比绳子舒服点啊。”

张莉莉问道。


“实在对不起,指导员小姐,本次我们执行任务没有考虑周全,没带上手铐来,只能委屈把你和你的战士都绑起来了。”

张望鹤说的也是实话。


张莉莉考虑再僵持下去,好处也不大了,和女战士们商量一下,觉得不再绑着前胸,把乳房勒突出来也算是敌人的一个让步了,就答应了这个条件。


协议达成后,张望鹤挥了一下手,胡文生等十多个匪兵进来,把张莉莉和众女兵反拧了胳膊,重新反绑了起来。

这一次张莉莉感到了欧阳佳慧夜里传授的经验很有好处,至少现在被羞辱的感觉要好多了。绑的没先前那样的死紧,胳膊也轻松了许多。


汤凯来到张莉莉的跟前,伸手托住了她光滑的下颚,在她下巴上捏了几下。

“张指导员,你做的很好,这样要少受很多罪的。”

张莉莉一歪脖子甩开了汤凯的手。

她说:“汤团长,请你尊重我们刚才的协议,不得肆意调戏我们。”

“哦,对,对。不好意思,汤某失利了。”

汤凯松开了张莉莉的下巴,嬉皮笑脸的说。


此刻他的恨不得立刻把张莉莉绑在床上,把她的四肢拴在四个角上,再扑上去好好享受这世界级的饕餮大餐。

但是他还是很冷静的,知道这不是时候,他敏感的意识到强奸张莉莉会是世界上最能刺激男人的事,部下一定忍受不了这剧烈的刺激而产生哗变,自己也可能无端的把命送掉,并且会四很多人,他才不干这傻事那。


汤凯是聪明的,实际上他要是此刻这么做了,他身边的人都会开枪打死他,然后为争夺张莉莉的身体而纷纷决斗,最后死光,张莉莉却可坐山观虎斗,最后从容离去。

所以汤凯命令马上押着张莉莉等六名女军人出发,赶往六圩渡口。


一切都还算没出意外,渡口上的包下的小轮船“通航四号”早等着在那儿了。

张莉莉等上了船,被严密看管押在底舱里。

汤凯怕夜长梦多,下令起锚,轮船鸣了几声汽笛,缓缓开动驶离了江北。

张莉莉表情凝重,离开了自己喜爱的部队做了敌人的俘虏,将被押去到对她来说还是陌生的城市,她很难想象自己和这些战友们进了敌人集中营后结局会是如何的。

不过她还一路鼓励着张晓敏、林珊,苏青等人。


成山和欧阳佳慧等一路快步沿着青纱帐直往小陈庄方向而去。

半路上他们迎上了赶来救援的独立旅警卫连的同志们。

“你们不要追过去了,驻守白马镇的十一军的那个团已经被惊动,肯定在镇外做好了防御,我们的人少会吃亏的。再说,汤凯这个时候早把张指导员她们转移走了。”

欧阳佳慧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和警卫连长说着。


连长知道欧阳佳慧说的没错,于是下令护送着欧阳等人先回小陈庄去。

高旅长和郝政委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遗憾而难过的摇了摇头。

“先向总部机关汇报,现在我们的援军和我们旅一道已经合围了十一军三十二师,明天就是总攻的时间。等打完了这次围歼战役,我们马上派出精干小分队赶赴上海,无论无何也要把我们的军花救出苦海。”

高旅长一拍桌子做出了果断的决定。


“我也去,我的战士也身在陷敌人的魔爪里,我有责任把她们带出来,再带回去。”

欧阳佳慧握紧了拳头说。

“你?你也去的话那得争得总部领导的同意才行。”

“好,那请报告上级的时候把我的意见也报告上去,我就住在独立旅等了。”

欧阳的主意已定,高旅长只好先安排了她的住处,然后叫人护送黄晓河,成山和两名得救的女战士先回盐城总部。


没想到,总部的回复傍晚就到了。

同意组成小分队赶赴上海在地下党上海市委的统一领导下解救张莉莉等六名女兵。同意欧阳佳慧同行,但她也得先回总部接受新的指示,然后和许军一道回上海去。

原来,敌工部本打算等顾燕从延安过来后,和许军接受“美人鱼行动”的具体部署,然后返回上海,但是现在等顾燕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才决定临时让欧阳替代顾燕执行行动计划,让顾燕直接返回上海再做交接。


欧阳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搁,在独立旅战士的护送下,连夜赶回了盐城。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