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男人需要血性

bloodamoon 收藏 3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早饭,我在煎熬中度过,还好黄志国班长和石军都没有参与他们几个对我的声讨中。阿贵这王八蛋纯粹一幅没吃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鸟样子,使用所能搜罗到的词语损我。他话里的基本意思我是明白的,意思我在部队呆了这几年,枪都快废了,到现在才用了一把,终于避免被淘汰的命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太不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早饭,我在煎熬中度过,还好黄志国班长和石军都没有参与他们几个对我的声讨中。阿贵这王八蛋纯粹一幅没吃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鸟样子,使用所能搜罗到的词语损我。他话里的基本意思我是明白的,意思我在部队呆了这几年,枪都快废了,到现在才用了一把,终于避免被淘汰的命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太不容易!

石军永远那副很深沉的样子,不说话的时候让人感觉到他的沉默就是一种威压。当石军班长鼻孔里发出一个鼻音“嗯”的瞬间,阿贵闭上了他那张大嘴,终于把早饭在规定时间里结束了。

在经过几个屌人疯狂的打击之后,我心里很坦然,觉得自己很幸运,有了小洁!终于能让这帮牛逼哄哄的孙子羡慕了一把,不容易啊!在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里实属首次!

吃晚饭,我来不及收拾饭堂,赶紧向师侦查预警值班室报告了一下情况,含含糊糊地终于把那个陈参谋忽悠过去了之后,终于松了口气。我担心的就是师里发现了这里的一些情况,那我就不好解释了。对于黄志国班长他们的行为,尽管我不认同甚至极其反对,但是让我去打小报告,让警察来抓他们,我心里很难做到。尽管他们为我带了不少麻烦,但基本上没有影响我的值班,只是稍微耗费了点我的口粮而已。我觉得仅此而已。

其实报告前,我已经通过值班室的监控终端查了一下监控录像,万幸的是监控设备对准的方向永远是背着大陆的那个方向,人工码头不再监控的范围内。可我却是也不懂值班室的参谋有没有在半夜无事的时候遥控摄像头转动一下,就怕这个。

没有问题就好!

对于我来说,让我亲手把黄志国班长及石军他们送到监狱里,我心里不忍。毕竟对我而言,他们只是做了些错事,但却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再说,黄志国班长也不是无缘无故,是在悲痛万分的情况下,几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才做的,我心里早已经原谅他了!石军他们,我觉得他们只是从犯帮凶,再说他们都是牛逼的雇佣兵,更是我们部队出去的,也没对小洁怎么样。起码,他们比我好多了,绝对遵守部队的纪律,绝对不会调戏妇女,也没有调戏少女。倒是我,犯下了滔天大罪!

这也怪不得阿贵揶揄我,毕竟这种事情在部队是让人瞧不起的!女人在军人的眼里,永远都是需要保护的弱者,这是规矩!

我心里是怕,假如小洁一旦向部队报告说我强奸了她,估计我的结果不仅仅是蹲监狱这么简单!按照一贯的做法,我得吃花生米!但只要小洁说她是自愿的,部队只能以婚前发生性关系而对我批评教育帮助,也只能这样!

所以在给连队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我心里着实紧张了一把,或者说心里怕得要死!怕谁?还能有谁?连长石老大!我是断然不敢在他面前撒谎的,目前还没这个胆量!

幸运的是,接电话的是文书,这小子不知道再忙什么,平时鸡巴毛事特多的人,只是告诉我他会报告给连长指导员的。问他连长指导员呢?说是带着连队去救灾去了。然后这家伙就连招呼都不打就顺手挂了电话。

我逃脱了一劫,可身上却是紧张了一身汗!

我的工作范围内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赶紧去看小洁。小洁又睡着了,饭放在床头柜上。石军他们几个现在不知道怎么,也不进我宿舍,跟着黄志国班长去游览无名岛去了。

小洁没睡,睁大着眼睛躺在床上。我赶紧去把留在电饭煲里温着的饭又端了一份,放在这里。当时我不好意思来劝小洁,只好偷偷地把饭又多了一份放在电饭煲里保温。

端着碗,我坐在床边劝小洁吃点饭,小洁不理我。

时间过了十多分钟了,小洁还是不理我,瞪着天花板的眼睛里慢慢又浮起泪光。

我心里烦的不得了,看着小洁这样子,不由自主地无名火起。

我觉得自己心里压得慌,隐藏着的愧疚、自责一瞬间全部丢掉了。心想要死屌朝天,反正老子是做错事了。小洁如果觉得恨我就给我一个痛快的答案好了,大不了吃一粒花生米吧!我觉得宁愿吃一粒花生米也不愿受着后悔的折磨了。

想着,我就冲小洁火了起来。

“对不起!你要是不痛快!回去就到我们连队说告我,说我强奸了你!我就是被枪毙了也不愿这样难受了!”

小洁啜泣起来,我顿时放开了火气,冲她吼了起来。

“好!我自己打电话去认罪!让你心里好受点!”

说完,我转身就走,往值班室走去。心想这女人却是难伺候,昨天晚上还一再告诉我,她爱上了我。现在却又这幅模样,真不知道咋回事!

算了!老子这辈子算是交代了!拿起电话我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手指哆哆嗦嗦伸向卫星电话的数字键盘。

说不怕死,那是假的!谁不怕死呢?关键自己却不是战死,而是因犯了令人可耻的罪行被自己人给枪毙的,是罪犯!而不是英雄!

苦笑一下,我心里冰凉冰凉的,觉得自己真他娘的倒霉!昨天死了至少还是烈士,一夜之间却从受人敬仰的烈士成了让人唾弃的强奸犯!妈的,我这是哪辈子做了太多坏事了啊?现在让我去承受这么个鸟报应?

犹豫了一下,我心想自己既然做了错事,就认了吧!起码在连长眼里我还是个男人!就算吃了颗花生米,估计连长也不会再瞧不起我了!

我一咬牙,手指开始拨连队的电话号码。在我的手指接触到第5个数字键时(部队电话号码就6位),有个身影冲了过来,一把推开我。

是小洁!她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面对小洁的眼泪,我又妥协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喜欢抱着我,像个章鱼一样手脚并用缠在我身上。我身上有什么呢?一身的汗臭味,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男人味?扯什么屌男人味?那是现代那帮鸟鸡巴所谓的白领创造出来的名字,我身上只有汗臭味!还是浓浓的汗臭味!

小洁的难过,原因很简单却在一次地让我不知所措。她问我怎么认识施菲菲的?

为什么这样问我?那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在和她激情燃烧时嘴里吼着的就是“施菲菲”!

我真的有点想要疯了!施菲菲就是我的梦魇,让我时刻记在心里面,幻想着和女人亲热的唯一的对象就是她,施菲菲!

昨天晚上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的就是施菲菲,小洁在那种情况下成了施菲菲的替代品!

更让吃惊的不是她的责问,而是她认识施菲菲,不但认识,还是同学加舍友!她们都是X大学经济管理系的三年级学生,一个专业一个宿舍。

我只能告诉她,施菲菲是我高中同学,对于我这样的以前连女人手都没有摸过的毛头小子来说,是我暗恋的对象,仅此而已!

女人,永远都是这么麻烦!这是我现在的感觉,也就是这种感觉让我想逃脱这种压抑的处境。在女人面前,我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如果13连唯一的逃兵是谁,我想肯定是我。

无穷尽地审问终于停歇下来,小洁在我的保证下终于不难过,小口地吃着早餐。

小洁安静的时候真让我着迷,美丽、娇柔,楚楚可怜,尤其看着她脸上未干的泪痕,让我心抽的很疼很疼,心疼的不得了。

看着小洁吃饭了,我放下心来,终于松了口气,伸手想拿根眼抽。没办法,从昨晚到现在神经绷的紧紧,抽支烟放松一下。

拿起烟,我习惯地往烟盒上磕了磕,准备点烟的时候,小洁抬起头,深情地望着我,说了一句让我差点咬着舌头的话:“老公,你能不能别抽烟?好吗?”

老公?


我无法理解小洁对我的这种称呼,想了想觉得可现在流行这样方式这种称呼。

对于夫妻之间的称呼,种类繁多,中西结合。我妈称呼我爸,一般都是叫孩子他爹或者孩子他爸。现在年龄大了,又改口了,叫老头子,嗔怒的时候就叫死老头子,让我觉得妈有点太狠了吧?这样称呼不是咒我爸早点伸腿吗?

我父母是农民,没什么文化,称呼就显得土了。看电视里知识分子家庭称呼有的是直接叫名字,有的叫夫人、先生。现代版的都是称呼老公老婆的。

古代的称呼,有意思!指导员说,古代没文化的叫当家的、婆娘、外头的、屋里的。我估计那意思是男的都是在外面闯荡的,得挣钱养家糊口,女人懂规矩的就叫你当家的,意思家你当着,也得你养着。不懂规矩的女人就叫你外头的,意思估计是说你没事得到外面去挣钱去。差不离这意思。

有文化的那称呼就多了,女人叫男人相公,或者老爷,叫老爷那可是稍微牛逼点的了,不然你就成老不死的了。

后现代的比较牛,连名称都没了,反正就是亲爱的,意思说咱们有了那层关系了,连亲带爱的,一块过吧,没事亲热一下。

小洁这种称呼,可能属于现代新潮的。现在电视的功能厉害着呢,甭上啥学了,电视机都能当老师了。不信,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大部分模式都差不多,浪漫加浪荡。

我不懂,小洁是大学生,叫我老公,估计是真的要跟着我了。

没办法!怕了小洁,烟只好不抽,我坐在那里看着小洁吃饭,想着心事。

对付女人尤其是爱哭的女人不是我的特长,或者说这种事让我束手无策。在这时候,经验很重要。

但我无论是理论还是经验都极度缺乏,这个时候我又想到了刘班长。不过在这个方面估计他也帮不了我,自身都是泥菩萨了,如何来保佑我啊?

小洁的眼泪仿佛流不完,这让惊诧她体内哪有如此多的水分。从昨天到今天她好像没吃过什么东西,更没有喝多少水,可从昨天到现在她流的眼泪,我粗略估计了一下,估计得用脸盆盛了。

这是我发现的关于女孩子的第一个秘密!

看这小洁的眼泪,让我不由地想起指导员在给连队那些士官传授恋爱经验时,总结的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捏的。泥土再硬,却终究要溶解到水里。泥巴没了,可水还是水!

小洁是女人,是水做的,所以眼泪多!这是我对小洁的第一个确切地认识。

其实我蛮可怜,自己这砣烂泥巴却弄脏了小洁这捧清澈的矿泉水!我自己心里后悔死了。用我娘的话说,我可真是造了孽!是要遭天谴的!

不过话又会说回来了,现在我可不理什么天不天的,哪有那么多报应啊?不然现在社会治安还要什么公安警察啊?

要是真实有报应的话,天下哪还有鸟战争啊?靠老天仲裁不就得了?

不过,对于这个丫头我是彻底投降。她事情太多了,先前被绑架的时候害怕的要命,哆哆嗦嗦地蜷缩成一团。现在呢?我还真看不出来她还有丁点儿恐惧的表情,可能对于我这个和她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来说,给了她不再害怕的理由。

在她看来,至少我还算是个男人,会保护她的。

的确,我肯定会保护她。一定会的,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至少在我被灭了之前她都是安全的。

这点勇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可能受连长石老大影响比较大吧。用伍教导员的话说,我们连长具备当土匪的潜质。

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是有来由的。

四年前吧,连长刚上任,脾气比现在火爆多了。那时候连队的一个老班长,对了!是连队二排的刘班长,老婆在距驻地不是太遥远的X市的一个服装厂打工。部队有规定,严禁士官家属在驻地打工,目的是为了防止私自外出,不利于管理。毕竟女人对男人尤其新婚不久的男人来说,那诱惑力绝对是不亚于给他一个荣誉称号!

老班长是二级士官,人很老实,但带兵很有一套,以前是连长当排长时候带的兵。一般来说,连长带出来的兵,军事素质绝对个个顶呱呱,绝对牛逼!

但这老班长唯一的缺点,至少连长看来,是太过于老实。

有一天连长接到报告,老班长一个人躲在连队工具房哭呢。妈的,这还得了!对于向来以“护犊子”而著称全团的石老大,马上就蹦了起来,箭一般地冲向了工具房。

原因很简单,老班长的老婆在工厂里被人强奸了,或者说被人利用药物诱奸了。干坏事的是老板的儿子,狗日的有钱据说还很有势力和关系!

老板长叫曹东成,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接到老婆的电话后知道此事后,不敢也不好意思说,只好偷偷地哭。毕竟他是军人,要遵守条令条例,又不能私自跑过去,再说就算他过去,地方谁理他?现在地方对于军队的事情,叫协商处理,或者有些地方干脆不理你,你告就是了,官司该怎么打怎么打!你该怎么告怎么告,再说了你部队如何能有专门的时间去天天打官司啊!

连长一听这事当场就火了,开骂。

“曹东成,狗日的,你哭个鸡巴!是个男人就跟老子一起去废了那个王八蛋去!”

果然,当天晚上连长命令二排长带一个排,穿着便衣借了地方一辆大巴,连夜过去了。

连长给二排长下的命令是这样的,给我狠狠地操!不死就行了!给我砸!什么时候他们愿意自己去投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办不好就别回来了!老子这个连长现在就不准备干了!

那孙子怎么样?你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直接给废了,做了太监!一直揍到他们自己把自己送到公安局为止!

这么狠?我觉得还不够狠!用参加过行动的现在的三班长的话说,看到自己的嫂子被人给侮辱了,就算连长不下令,这仇总得要报的!不然还算男人吗?

连长后来哭了!说对不住曹班长。因为部队的规定,让曹班长的媳妇受了侮辱。

连长第二天召开军人大会,在会上说是和大家告别,毕竟私自动用一个排的兵力不是小事,军法如山,可不是开玩笑的。

连长说,兄弟们都是真正的汉子才心甘情愿来到部队穿上军装保家卫国,干的是刀口舔血、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活。他当一天连长,必须要对得起兄弟们,保护好兄弟们!

可他现在没能尽到这个责任!

再说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还算啥男人呢?女人跟了你,图啥呢?

男人需要血性,军人更得有血性!不然这身军装穿在身上还有啥意思?

但部队有军法,所以连长说自己以后就不再带着兄弟们了!

连长和兄弟们告别,全连当场都哭了!

指导员那时候也没说连长什么,只是一个人到教导员那里把情况汇报了一下,然后提出了退伍申请!说希望连长留下,他走,蹲监狱也行!就算这兵不当了,也得先当个男人!

教导员伍高成知道这事原委之后,没说啥!破天荒地没骂人,只是说党委顶着。顶不了,他先打背包滚蛋!

这事最后搞到团里、师里,那时团长就是现在的副师长钟文龙,也是连队的老连长。

他和政委李刚两人到了连队就开骂,完了之后撂下一句话:这事团里顶!狗日的敢触犯男人的底线,废了就废了!如果上面一定要处理,先从他们来!

团长还说,因为是男人才当兵,当了兵更要是男人!如果做不了男人,这兵还有什么好当的?谁还愿意来部队为国家为人民流血牺牲卖命?

当时师长我不知道叫什么,反正更牛逼!给X市的领导打了一个电话,说这件事如果地方处理不好,军心不稳呐!要是谁敢护着那个王八蛋,老子宁愿不当这个师长也要派人先干掉那狗日的!无论如何得给自己的兵一个交代!

最后的事情,那个太监给枪毙了!连长受了记大过!营党委到团里作检查,团长在师常委会上作检查!

后来曹班长家里又不愿意了,说媳妇失身了,要曹班长离婚!

连长告诉曹班长,你媳妇是女人,你没保护好她是自己的罪过!和你媳妇有啥关系?你狗日的要是敢离婚,老子先抽死你个狗日的!

连长石老大确实让我们服气!兄弟们觉得当兵就得当这个部队的兵,死了也值了!

是啊!因为是男人才来军营,穿了军装更得做个男人!不然这兵还当什么当?

刘班长呢?他不同,老婆自己跑了,谁也没办法啊!如何说呢?要不估计连长又得背个处分!

对于我而言,对于这些事情我觉得,不管如何小洁和我有了那层关系,不管爱与不爱,她都是我的女人,我必须保护好她!一直到她自己离开我为止……

我这个从小懦弱的男人,现从这点做起吧!做个真正的男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