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一章 第八节 义父的嘱托

马踏倭寇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盛夏的夜晚是令人陶醉和期盼的时间.在清凉的山风和迷人的月色下,一只圆圆的青石桌上摆着几道色香味俱全的消夏小菜和几样新鲜水果。甄寨主举起一只酒杯,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不觉意犹未尽。 其实他平时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跟弟兄们高谈阔论不亦乐乎。但他每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小姐,起床了吗?大寨主请你去一趟。”贾震轻轻的敲着门。我拉开房门走了出来,看见贾震恭敬的在一边垂首而立。

“不是说过了吗,没人在的时候不要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我们年岁相当,在这里也相识五年了,我们是朋友而不是主仆。明白吗?”

“是晴天少爷让我这样的,他昨天刚警告过我。说我不应该忘记自己的身份,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另外,大寨主在前厅等着小姐过去呢。”贾震低着头小声对我道。

我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迈步向前厅行去。

贾震是我上山的第二个月,在山脚下捡到的。那时候他冻得奄奄一息,眼看活不成了。大寨主刚好从外面做了一票买卖回来,看到这个年龄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竟然发了一丝善心,把他带到了山上。

后来晴天说并非义父发什么善心,而是山寨上的人都是一些粗手粗脚,而没读过什么书的家伙。有心想找个人服侍我,只是我整天小心防备着他们,并时刻警惕的保持着距离。于是就想有机会给我找个玩伴。刚好看到这个小孩年龄合适就顺手拉上山来,也等于救了贾震一条性命。

不过贾震的到来的确使我慢慢的放松了心情,而一点点的适应了山寨的生活。每次义父看到我偶尔露出的微笑,都会觉得自己的决定是英明的。

这几年来我一直都拿贾震当成玩伴一般。由于都是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的苦孩子,更让我感觉我们两个很相似,所以我不许他吃任何人的亏。而贾震也能说会道的,低声低气的从来不轻易得罪什么人。在我这个所谓小姐的关照下,贾震到也一起长大成人。

只是晴天始终看不惯贾震的一举一动,总说他这个人特别的虚伪,每次笑的都是那么假。为此,他没少刻意的去找贾震的茬。


“湘儿,这么早就叫你,有没有打扰你休息啊?”看着我步入大厅,义父满脸堆笑的说。

我向站在他身后的晴天点头打了个招呼道:

“没关系,我起来的比较早!不知道义父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我打算让你跟天儿今天就出发,去昨晚我说过的那个山谷,先把那里略微整理一番。我给你们配备了一百名跟我多年的弟兄还有一部分工匠,他们都在山寨后山脚下的密林中安歇。你和天儿下山后再去寻他们,此事其他人并不知晓,包括你朱二叔。我打算等那边差不多成型了再告知他,省的他跟着瞎掺合。另外路线地图我已经画好交给天儿了,你抓紧收拾下,一会就出发吧!”义父笑着说。

“义父为何如此匆忙的让我们启程?可是有什么变故?”我望着义父的眼睛疑惑的问。

“我们最近一年来做了几票大买卖,恐怕已经引起官府和其他寨子的注意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必须尽快把山寨迁过去。所以那边的事情你和天儿要抓紧了。”义父一边向晴天交代着相关事宜,一边回答我。

“既然如此,那湘儿就先下去收拾一下。”说完我转身就要离去。

“湘儿等等。”义父叫住我。

“这本“战意神兵诀”你带在身上,你和天儿的武功均出自此书。这段时间我不在你们身边无法指导你二人练功,如果平时练功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翻看此书即可。”义父把书塞到我的手里叮嘱着。

我感觉怪怪的,但是不知道哪里不对?思量着走出厅外。

“湘儿大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啊?”朱绍笑嘻嘻的从寨门迎面走来,见我要离去上来搭腔。

我一见是朱绍,厌恶的冷起脸。

“湘儿大小姐还是那样想不开,当年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还望小姐勿要见怪才是。”朱绍看见我板起面孔,呵呵笑着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绕过他快步而去。

“妈的,小贱人,竟然给老子脸色看。等事成之后,老子发誓一定要让你在我的跨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朱绍暗暗起誓。

朱绍一边回头看我离去的背影不断幻想着,一边向大厅行去。正当他浮想联翩之际,却一头撞到一个人的身上,脑子“嗡嗡”的响了个半天才回过神来。

“朱寨主这是眼睛望哪看呢啊?我这么大的活人站在这里,你却一头撞了上来,脑袋没撞坏吧?”晴天一脸鄙夷的调侃着朱绍。

朱绍不由勃然大怒,正要张嘴骂人之际,却看到甄寨主从厅内出来,便又把脏话从嘴边咽了下去。

甄寨主见到朱绍回来便道:

“二弟回来的正好,正有点事情跟你说。我打算叫晴天和湘儿下山去买点常用品上山,你看如何?”

朱绍一怔道:“不是头几天我才买过一批回来吗?怎么又要买?”

“哦,是这样的。眼下进入伏季,山上的酒水已经见底了。这大热的天如果没有好酒,你我兄弟如何能熬过个夏天啊!”甄寨主哈哈大笑着对朱绍道:

朱绍听到去买酒不由舔舔嘴唇一副馋像的点头不已:

“如此,那就有劳晴天少寨主了。不过记得多买点夜情楼的陈年玉液,那酒实在他妈的好喝!”想起昨晚的温柔乡,朱绍不由心火大盛。

三日后,三百多人马带着几十辆大车出现在了燕山东支的一片峻岭之下。

看着四周的地形我心中暗自赞叹:

“这里果然极为隐蔽!如果不是有义父的地图,一般人几乎不会寻到此处。”

晴天纵马向前方的一个地势向上的谷口驰去,仔细看了下地形又对照着手中的地图,高兴的向我挥手大叫:

“就是这里了,义父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我让几个人去四处放哨,叫人马暂时集中起来先在谷口休息。我带着十几个身手利落的弟兄与晴天一道进谷去查看。

进入谷口,里面宽约数丈,两面都是光滑陡峭足有数百米的山壁。黑呼呼的,只能看到头顶那一线细细的天空和前方远处那一点点光亮。两面的山壁似乎随时都要坍塌下来,让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几个兄弟点燃火把分散着走在队伍前后,一行人小心的向前行进了大约半盏茶工夫才看到那光亮的尽头。走出了这条惊人的长谷,大家那压抑的心情豁然开朗了一些,四处打量着谷内的情形。

眼前竟然是一大片开阔地足有数里方圆。而令人称奇的是,方圆之外竟又有一片丛山峻岭蜿蜒曲折与四方山脉相连,形成了一个巨大袋子。

“湘儿,你看对面有山壁之中似乎有个巨大的豁口。莫非是一条通路?”晴天站在马背上手搭着额头向远方张望。

我向前方看去确实依稀有个山豁,但看的不是很清楚,于是我打马上前望边那奔去,晴天也赶紧带缰纵马跟在我后面。

我们驻马立于两座山之间的断面之时,看到得却是一条清澈而宽阔的河水在面前湍急的流动。河水沿着河岸峭壁蜿蜒南向一眼看不到尽头。对面是也高高的崖壁,却没有一丝立足之地。

我们站立的两山之间距离约有百余米其余的地方都是成片的山石,只有这里才能进入河中。如果在这修建个码头,往东可顺河而下,向西亦可逆水而上。看着眼前的地貌,我和晴天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样山谷!果然像义父说的那样,这里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绝佳之地!

晴天观察了一会对我道:“依为兄的想法是,在山谷之外先设立一处简单营地,做日常休息之处。然后让工匠和弟兄们开山取石在这外谷口先设立一关,倚为第一道屏障。之后再与峡谷通道尽头再起第二道石寨,以呼应前寨。若前寨突然失守,亦可以把敌人御之于峡谷之通道内。湘儿以为如何啊?”

我轻点头说:“湘儿跟为兄想到一处去了,正该凭此天险立下这两道屏障。不过目前我们就只有三百余人,恐怕人手不是很够啊!”

“不如那我们先全力把第一道寨墙修起来,然后派人回老寨,让义父再派遣人手来你看如何?”看着皱眉沉思的晴天,我稍想下提出了个折衷的办法。

“好,就这么办!我看不如就派贾震回去吧。一个是他也干不了什么力气活,另外一个原因你知道的,我就不说了,免得你生气!”晴天看着我的脸小心翼翼的建议。

看着晴天在意我的感受,我就是有气也生不出来了。轻声同意道:“好吧!就让他回去,顺便也给我带点后寨的花生过来。”

晴天立刻叫来贾震,吩咐他马不停蹄的返回老寨通知大寨主派人过来。这几天的赶路本来就很辛苦,贾震神色委顿、明显的不愿意回去送信。

贾震看着我扭捏的说:“我还得照顾小姐呢!小姐身边不能没个跑腿的啊!”

晴天皱眉呵斥道:“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哪那么多废话!这里这么多人用你照顾啊!”

挨了呵斥的贾震垂着头也不言语,弄的晴天肝火大盛就要发怒。

我走到贾震面前把一个包袱递给他道:“贾震,让你回去是我的意思。你自己这么大个小伙子,还没单独外出过呢!这次正好给你个锻炼的机会。这里有干粮肉铺和一些银钱,你回来的时候去老寨山脚下的镇子上给我买些胭脂回来。好吗?”

贾震苦着脸接过包袱道:“小姐交代我的事情一定办到!那我就走了,小姐你保重啊!”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快去快回,路上要小心!”望着贾震离去的背影,我对晴天的态度颇有微词。

这时,一边卸车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呼!接着一个兄弟跑过来道:“少寨主,小姐你们快去看看吧。咱们车上竟然大部分装载的都是金银细软,而不是生活物资啊?”

晴天和我想对愕然!义父当时只说装的都是些生活和建筑物资,根本没说这次带着财物啊!

我们快步走到大车处一看,果然是一箱箱的金银财物!这样装财物的车一共是八辆,占车队总数的一半还多!

晴天挥手叫围观的人散去,先卸其他的车辆。而把这八辆车安排人看护起来后,满腹疑虑的问我:“义父这是何意啊?为什么没告诉我们带了这些钱物啊?”

我想着未下山时义父的叮嘱和表现,再想到怀中的那本武功秘籍,脸色一下变的难看起来:“义父一定是有什么瞒着我们的。这些财物我刚才留意了一下,应该是这次从山下劫回的那批官家饷银。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听了我的话,晴天不由大惊失色!

晴天满面焦急的听完我的分析道:“湘儿,为兄实在放心不下义父!如今我亦无法安心的呆于此地,而这里又需要人照应,这里就请湘儿代为管顾吧!”

看着晴天的对义父的关切之情我点头道:“大哥尽管去吧,不过一切需小心行事!有什么变化切不可意气用事,当尽快回来通知我为好!”

晴天没有再多说什么对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抓起他的落日弓飞身上马驰鞭而去。

望着晴天离去带起的滚滚烟尘,我不得不把内心中对义父那一丝关怀无声的压在心底,投入到新寨建设之上......

(大家看后留言啊,给我点动力。另外期待收藏推荐。精彩即将来临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