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度吞并锡金看印度野心

jiejunyun 收藏 2 18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话要从印度独立前后说起,1930-1933年印度爆发了一战后第二次民族运动高潮,同1921年半途而废的第一次不合作运动不同,这次甘地主要采取不服从形式,因此又称为文明不服从运动。但事态很快扩大,吉大港、白沙瓦、孟买等地爆发了武装起义。英国政府先后在伦敦召开了三次圆桌会议,最终与甘地和国大党达成妥协。


此事平息后不久英印政府就提出了《印度政府法草案》,这部法案建立了印度的联邦结构和邦自治两级体制,加强了亲英的印度王公们的政治地位,以此来牵制国大党和其他民族力量,从而巩固英国对印度的统治。这部法案被印度人称为“奴隶宪法”,在由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控制三分之二议席的印度立法会议上遭到拒绝,转而于1935年7月在英国议会通过并由英王批准。


这部《印度政府法》对锡金的影响是从宪法意义上规定了锡金是印度帝国的一个土邦。锡金从中国西藏的藩属,到1861年事实上沦为英国的藩属,到 1890年正式成为英帝国统治下的土邦,再到1935年成为印度帝国的一部分。这部《印度政府法》对锡金日后的归属具有重要影响。


二战结束后,元气大伤的英国认识到它再也无力控制南亚次大陆了。1946年2月18日孟买爆发海军起义,第二天艾德礼内阁就宣布召开印度制宪会议,印度独立几成定局。 这时锡金老国王塔西致信印度国务秘书劳伦斯,要求英国在确定锡金未来地位时要听取锡金代表陈述。他指出虽然1935年印度政府法规定锡金是印度帝国的一个土邦,但事实上锡金与印度的联系十分松散,在政治、社会和宗教方面与西藏的联系更为密切,锡金人民认可达赖喇嘛为其精神领袖。他希望英国当局在听取锡金代表的诉状之前不应作出任何与锡金命运有关的决定。

蒙巴顿总督对此信的答复是承诺锡金国王:在内阁使团提交给王公院的土邦问题备忘录中将会给出答案。但最终备忘录上仍然把锡金作为普通土邦看待,并没有提到任何特殊性。


事实上从另一件事可以看到英国人对锡金独立的态度:印度事务部秘书在同锡金驻扎官霍金斯的通信中提到了锡金国王的这封信,并认为锡金早已成为印度土邦,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像英王最高权力下别的土邦一样,就其未来政治地位同新成立的印度政府进行谈判加以解决。这无异于与虎谋皮,自然不可能产生土邦预期的结果。


在英国政府进行权力移交之前,锡金国王向蒙巴顿的提交了一份备忘录,特别提到大吉岭和特莱地区的归属问题。国王指出当时的锡金国王楚格普德于 1835年颁发批文将大吉岭授予东印度公司并不意味着锡金将大吉岭主权交给了公司——这种权力只有通过明确的协议而非批文才能认可。英国政府对大吉岭行使权力并不源于这次授予,而是仅仅源于英王对锡金的最高权力地位。一旦这种地位终止时(南亚地区独立时),大吉岭主权应归还给锡金而非任何第三者。


至于特莱地区,既然英国人将其占有的印度领土归还给印度,那么1850年割自锡金的特莱地区也应归还锡金。


但急于从南亚抽身的英国人并不愿意费神考虑一个弹丸之地的小土邦所提出的这些要求,而是一股脑地把皮球踢给未来的印度政府。他们在为了攫取殖民地而远交近攻、搅乱破坏当地政治生态时不遗余力,但面对着一个他们一手造成的烂摊子时却甩手走人了。南亚如此,东南亚、中东、小亚细亚又何尝不是如此?!


1947年1月,锡金未来的地位问题提交到印度立宪会议讨论,当年7月16日,也就是距离英王终止其对印度最高权力不满一个月以前,锡金王储帕尔顿顿杜普(PaldenThondup)与英印政府代表团就锡金问题举行会谈,要求印度承认锡金地缘政治的特殊性,并承认锡金独立。

英国人一方面继续重弹承认锡金的地位不同于其他土邦、没有加入印度联邦的义务的老调,一方面又要求锡金和印度达成一个有关防御、外务及交通的协定,仍然是在踢皮球。


7月25日,这场球赛踢到了头,被印巴分治搞得心力交瘁的蒙巴顿勋爵明确指示锡金驻扎官霍金斯通知锡金国王:为了印度和锡金的利益,锡金和印度的政治关系处于德里外交部控制下;并提出继续设置驻扎官,同时负责不丹、锡金和西藏事务。蒙巴顿竭力说明这样处置是对锡金特殊地位认可的最好保证。锡金多次拒绝但没有任何结果。8月15日英王对锡金的最高权力解除,但锡金并未获得独立。


锡金反复声明自己同印度无关,希望脱离印度独立,但英国人却把它交给印度人处理,这实在是外交史上的一场滑稽剧。


印度领导人又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在印度第一任总理尼赫鲁的自传中他这样写道:


“我个人对(印度国家)未来远景的看法是这样的,我认为将会建立一个联邦,其中包括中国、印度、缅甸、锡金、阿富汗与其他国家。”


可能他自己都觉得这种“联邦”实在是莫名其妙,后来又把“大印度联邦”定格于“ 在印度洋地区、从东南亚一直到中亚、西亚,印度必定要发展成为经济和政治活动中心”。他为所谓“大印度联邦”设计出的理想边界是:克什米尔、尼泊尔、锡金、不丹和阿萨姆作为印度的防务内线,把西藏作为缓冲国纳入印度势力范围,麦克马洪线和约翰逊——阿伊达线作为中印边界、印缅边界至杜兰线之间作为印度的安全圈。


需要指出的是,这条边界是自相矛盾的:如果西藏是中印两国之间的缓冲国,那么作为印藏边界的麦克马洪线和约翰逊——阿伊达线怎么会谈得上成为中印边界呢?

尼赫鲁从来没有考虑过保护弱小国家的主权,在他看来:“小的民族国家注定要灭亡的,它可以作为文化上的自治区苟延残喘,但不能成为独立的政治单位”


尼赫鲁的“大印度联邦”、“印度中心论”和“小国灭亡论”继承了英国殖民政府的政治战略思想,印度独立后又成为其立国思想,也是他推行民族主义区域强权政策的思想基础。这种对殖民者政策的继承也许用尼赫鲁自己的话最能够解释:“就我的好恶来说,与其说我是一个印度人,不如说我更像一个英国人”。


英国人离开后,以外来移民为主、仿效印度国大党成立的锡金国大党依样画葫芦,发起"不合作运动",抵制国王、成立政府。这当然遭到了国王的强烈反对,印度趁机以"防止动乱和流血"为由,派兵进驻锡金,这同印军不久前空降克什米尔首府斯里纳加“保护”那里的治安从而引发第一次印巴战争可谓如出一辙。不过羽翼未丰的印度政府毕竟不敢把锡金一口吃掉,因此选择了逐步蚕食锡金的主权。1950年12月5日印度政府同锡金签订了《印度锡金和平条约》,规定锡金为印度的“保护国”。值得一提的是,四年后最后一批印军撤出他们从英军那里接防的亚东小镇,标志着英印帝国在西藏的侵略史正式终结。


作为印度“保护国”的锡金在内政外交上都听命于印度政府派遣的“专员”。


1968年锡金首都甘托克爆发反印示威,要求废除印锡和平条约。 但随着1971年出兵东巴扶植起孟加拉国以及对中印边界东段和阿萨姆地区大量移民政策的顺利实施,印度在孟加拉湾地区已经完全控制了局势,可以放心大胆地北向解决锡金问题了。


1973年4月,印度指使亲印政党上街示威,然后借口时局动荡而再次出兵锡金实行军事占领,并软禁了锡金国王帕尔顿。第二年 9月锡金成为印度的“副邦”(AssociateState,亦有译作“联系邦”的,误)。第三年4月10日,被外来移民控制的“锡金议会”决定把锡金变为印度的一个邦。


1982年帕尔顿患癌症病逝于纽约,锡金第十三世国王旺楚(Wangchuk)在美国登基,宣称印度吞并锡金是非法的,但无人理睬他。这与当时达赖喇嘛在欧美的风头正劲形成鲜明对比,无非是因为印度是“民主国家”而中国是“共产国家”而已。达赖对过去的藩属被印度吞并不置一词——他自己也是被印度收容的流民,被安置在对印度农民没有农耕价值的达兰萨拉山头上,哪里还能说三道四?


2003年,中国也最终默认锡金是印度的一个邦这样一个既成事实。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