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社区转贴)伤害重大的巴新暴乱与轻描淡写的外交辞令

伤害重大的巴新暴乱与轻描淡写的外交辞令 (作者:司马平邦,2009年5月15日)(ido社区转贴)


据能从中国国内媒体看到的消息:5月12日上午,“巴布亚新几内亚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但接下来的消息却是“不少当地华人商户受到冲击”,这两句话有一个明显的逻辑错误,也显然是想淡化本次大规模示威与“当地华人”的重大关联,但接下来消息又不得不道出:这次意外起先是由于中冶瑞木镍矿的中国工人8日受伤而引起的,冲突已经造成中冶公司30多人受伤,设备严重受损。


中国驻巴新使馆巢小良参赞说,这次意外起先是由于中冶瑞木镍矿一名当地工人8日受伤而引起的——至此,那“大规模示威活动”又变成了一次“意外”。


巢参赞说,这名当地工人受伤后,中冶公司立即把其送往医院治疗。但在送医院的过程中,有谣传称这名工人已经死亡,致使十几名当地工人及当地村民情绪失控,来到中冶公司的工地进行打砸,该公司副总吴雪峰上午告诉记者,在这名当地工人被送往医院后,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借机散布谣言,煽动和利用一些不明真相的当地雇员和附近村民冲击项目办公室和营地。在整个过程中,我方员工一直保持克制。


前述亦有语焉不详之处,那名“当地工人”是如何受伤的?那“借机散布谣言”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又是谁?


以我个人的经验,恐怕难以真正给出答案。


中国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关系,我所知的比较重要的两条:


一条是今年某时当年在上海四行仓库英勇抗击日军的八百壮士及部分参加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军和新四军的俘虏的墓地在该国的原始丛林深处被发现,目前大陆和台湾相关部门和民间人士正张罗着以隆重方式迎回烈士遗骸事宜。


另一条,就是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拉姆投资的镍钴项目(RAMU NICO),这是目前中国企业在巴新及太平洋岛国地区投资的最大项目,即“瑞木镍钴项目”,在该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对此项目有这样的描述:


瑞木镍钴项目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当省,是集采选冶为一体的世界级矿业项目。项目已探明和可控的镍矿石储量为7800多万吨,总资源量达1.4亿吨。设计服务年限20年,远景储量有望支持40年。项目建设总投资14亿美元,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有色矿业投资在建项目,也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最大的在建项目。项目生产镍钴中间产品,折合金属当量约为镍31000吨/年,钴3000吨/年。项目预计在2009年完工并进行试车投产。另据资料显示,该项目中,中冶集团拥有85%的权益,巴新方占15%的权益。亦有资料显示,中方的85%的权益实际是包括中冶集团在内的多家中方冶金企业持有。


2009年1月3日的加拿大《环球邮报》曾以《巴布亚新几内亚与“新中华帝国》为题重点报道了这项中国企业在南太平洋的重大投资,文中说:


当中国工程师2006年抵达巴布亚新几内亚考察一处矿产时,他们不得不艰难地穿越热带丛林,一路上还要躲避毒蛇和蚊子。不到3年之后的今天,一连串小型中国城出现在丛林。曾经的蛮荒之地如今已到处是中国冶金科工集团公司的工人。这着实不易。这家国有矿业公司必须应对与当地土地所有者、工人的暴力冲突、媒体的抨击和不友好的警察。……


巴布亚新几内亚是“新中华帝国”的典型前哨站,而华盛顿和欧洲老牌国家往往忽视类似地区。这里有着矿产和未经开发的森林,对于中国来说显然是目标。中国计划对巴布亚新几内亚投资14亿美元。采矿工程师王先生说:“这个项目对中国公司的意义非常大。这个项目将为国外中国矿业公司树立榜样,如果我们能在这儿开矿,我们就也能在任何地方干。”


我不知道,刚刚从新闻中知道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散布谣言”是不是也包括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这篇报道。


关于巴布亚新几内亚民间的一些排华情绪,只要在地图上年到该国与印度尼西亚有大段接壤,估计就可以了解一二,1998年的印尼暴乱和迫害华人动乱在我们可以见到的正统解释里不也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散布谣言”造成的吗?


用加拿大媒体的解释是:中国不到10年已编织了一张战略投资网,范围从拉丁美洲延至前苏联,从最偏远的南太平洋岛屿到安哥拉和苏丹大油田,中国正在赢得政治联系、取得新市场和获取至关重要的资源。


但其实这在中国无论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镍钴项目还是苏丹的油目投资以及中国国有大型企业在世界各地的能源及资源投资,其实除了口头上可以听到的“国富民强”和“海外扩张”之类的豪言壮语之外,又有哪一桩不是中国现在大量的人口消耗压力和匮乏的能源及资源富有之间的矛盾造成的,也就是说,现在中国的大量对外投资看似是主动的进军,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养活13亿人,并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坐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喝西北风肯定是不行的。


据2006年底的消息,中国不锈钢的需求领域不断扩大,消费量从1999年的140万吨左右快速增加到2003年的430万吨左右,不锈钢需求量还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持续增长。生产不锈钢需要镍,这就是中国近年来镍消费量迅速增长的根本原因,新世纪开始中国跨入世界镍的消费大国行列,2003年国内矿山生产镍6万吨左右,消费量约12.3万吨,产量已严重不能满足消费需求。


当然,除了满足国内的镍供应之外,在海外大量拓展镍源,也是参与国际镍资源定价权,保证在国际金属市场获得主动地位的重要手段。所以,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大量投资于镍钴资源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该项目及当地华人却因此受到如此严重的骚扰和排斥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据国外媒体以嫉妒的口吻报道,中冶集团的这项巨额投资计划正在改变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经济,价值14亿美元的镍和钴矿是该国最大建设项目,鼎盛时期将雇用4000人,每年至少为巴布亚新几内亚经济贡献10%的GDP。


但昨天即5月14日传来消息,中冶集团的这项镍钴建设项目已因袭击事件暂停工作,本来按计划“Kurumbukari矿井计划在2009年上半年开始启动”的。


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The Independent State ofPapua NewGuinea)位于南太平洋西部,国土面积46平方公里,人口600万人,1976年10月12日与中国建交,1980年11月我在巴新设使馆,1988年巴新在中国设使馆,2003年中巴新贸易额已达到3亿美元。


一个是所谓经济实力正在强劲增长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国家,另一个是经济发展相对迟缓严重依赖外援的发展中小国,如此的不对称双方似乎并没有让“中国”两个字在当地人心目中留下足够的信任和友谊——这不正是中国外交长期追求和鼓吹的原则和目的吗?


发生了致5人重伤及多人轻伤的“意外”事件后,中冶瑞木镍钴有限公司副总吴雪峰透露说,当地部落首领已经带领村民携带礼物来到公司营地,就此事件的发生表示歉意。但亦有消息说中国驻巴新大使馆在10日就紧急召集会议,通报12日将有游行,华人商店和机构可能受到冲击,要求驻当地的华人机构不能去上班,同时收拾好贵重物品,随时准备撤到大使馆避难。


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止12日惨剧如期发生。这场骚乱最终造成中冶公司33名工人受伤,35台车被砸毁,92个房间被毁坏,包括计算机在内的100多台设备被砸坏或者偷盗。伤者中,有“脑外伤,脾脏破裂,眼睛受伤,还有全身多处受伤。”人需要于14日回国接受进一步检查。


我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大使馆在该事件发生前、中、后的所做所为,看来也只是传声筒和避难所,而10日即已得到当地12日将有大规模排华的示威游行发生的中国外交官们从10日到12日都做了什么或者都能做什么,实在应成为我们反思这起严重的小国暴乱的重点之一,一个大国在一个小国所设的外交使馆在这桩事件中只能充当传声筒和避害所不能表明了该大国在此地外交工作的失败和失职吗?


最近在做电视节目时,与一些外交专业人士有过交流,觉得中国外交过度强调“交朋友”的原则实在应该反思,中国纳税人拿出那么多钞票支持外本国交官们走出国门驻寨海外,除了多交几个老外朋友,是不是更有责任充当境外国家及公民利益的有力维护者,那又何以证明你交到了朋友?


年初时,我亦对中国驻缅甸外交机构在缅中边境迈扎央堵场对山西少年的绑架案中的无作为质问,当时最让我心凉的一句话出自中国驻当地某外交人员的口,当时有国内记者跨国连线采访中国有否可能遣专员进入迈扎央解救人质,中国驻缅甸曼德勒总领馆一赵姓领事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要想实施跨境打击犯罪,几乎没有可能性(《就50余晋童遭缅黑帮绑架案问责某些外交官》),但好在,不到1个月,并未如这们赵姓领事所言,国家最终动用诸种可能的手段解救回了被困的山西少年。


而发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这次严重暴乱则又一次直证了中国驻当地外交机构的作为,也直证我们从前一直奉行的某些外交政府太过温吞和柔软,至少与与中冶集团投资项目可以带动巴新十分之一GDP增长的经济扩长的强大影响力明显不称,而它最终也导致了这个项目的暂时中止。


其实,最近几年就是在其它如一些非洲国家,近期也时有发生严重的类似事件,而无独有偶的是中国在这些国家往往都有重大的项目投资,并支持了当地的经济和就业,如2007年1月和3月,中国的16名石油开发工人和通信公司职员在尼日利亚遭到绑架;2007年4月24日,在非洲东北部的埃塞俄比亚,武装叛军闯入中国石油勘探公司正在开发的油田,杀害了包括9名中国人在内的74人,并绑架了7名中国人;等等。所以:


其一,现在驻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中国外交官的作为必须重新检讨,是否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其二,只强调交朋友不强调维护和争取更多国家利益的外交辞令必须被修正,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要正面对之。

其三,只喂胡萝卜而不备大棒的国家外交虽然很有特色,也没有什么霸权色彩,但确实已经局部或全局性地严重不适应中国在全球的经济以及政治追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