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之真正死因

说起张灵甫,摆传统影视剧、书籍所赐,一开始对他全无好感,头脑中满是一个骄横自满、凶悍霸道的反GONG急先锋形象,被伟大的人民子弟的兵所灭,是他自取灭亡,死有余辜。


而,事实真是如此吗?如果说,谎言说了一千遍就可以化身为真理,那么说了一万遍的谎言是不是就可以穿越永久的时空?就如同我居然曾经相信历史课本,相信蒋军是消极抗日,相信另一方是中流砥柱,而我就从没认真想一想,如果真的是消极抗日,抗战何以能坚持8年。


如果张灵甫阵亡在抗日战场上,他一定会像张自忠一样流芳千古,死后极尽哀荣。可惜,虽然张灵甫在抗战中多次负伤,但他还是看到了抗战的胜利,并逐渐走上了他人生的顶点——成为74军军长(后来的整编74师师长),成为蒋介石的王牌部队之首、御林军,看起来是他大幸,谁知其中已经蕴含了张氏家族的几十年的大不幸。福兮祸所倚,老祖宗的话一点没错。

抗日结束,内战打响,张灵甫不遗余力地帮助蒋介石“剿GONG”,也因此成为了反GONG急先锋。有人说张灵甫冥顽不灵,其实这又怎么能怪他——张灵甫是文人出身,忠孝仁义之观念充斥其心,他是黄埔出身,根红苗正,蒋介石对他又是青眼有加,大力提携重用,士为知己者死,张灵甫自然会肝脑涂地舍身报答。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各有各的理想和主义,无可厚非。

1946年6月,张灵甫来到苏北,他的对手是陈毅和粟裕。解放军之前从来遇到如此强悍的对手,吃亏不小。74师先是攻占淮阴,后来又打下涟水。淮阴之战,解放军损失6000人以上,涟水之战,74师给予粟裕华野三大主力之一的第6师重创,两军也结下了死仇,电影《红日》里开头讲的就是二战涟水。

由于两淮、涟水接连失利,苏皖解放区绝大部分地区被国军占领,华中野战军主力北撤山东,华东地区的主要战场已转到山东,在这种形势下,1947年1月山野、华野两野战军合并为华东野战军,共约27.5万人。然而张灵甫的这些胜利只是昙花一现,悲剧正在前路等着他。



1947年3月,国民党军改变战略方针,由对解放区全面进攻改为对山东,陕北解放区的重点进攻。进攻山东的国民党军集中24个整编师60个旅约45万人的兵力,编成3个兵团,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指挥,采取密集靠拢、稳扎稳打的战法,于4月上旬成弧形向鲁中山区推进,企图与华东野战军主力决战于鲁中或迫使其北渡黄河。战役中,粟裕萌发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构想:集中华野几乎全部军力,用5个纵队将74师从四周重兵中腕割出来予以围歼,另外4个纵队和地方部队阻敌增援。要知道,当时李天霞83师和黄百韬25师离74师只有几公里,如果对方救援及时,一口不能吃掉74师,华野主力就会被10个整编师反包围,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可遗憾的是,李天霞与张灵甫素有矛盾,关键时刻他保存实力,造成74师右翼空虚。而后,死敌华野第6师急行军抄了张灵甫后路,74师一步一步被逼上绝路——孟良崮。

崮是指石头山,很难挖防御工事,而且张灵甫的美式重装备无法上山,实力大损。山上无粮无水,不仅人马饥渴,枪支因无水降温也无法使用。粟裕调动了所有重炮猛轰孟良崮,74师损失惨重。可即使是这样,74师仍然表现出惊人的战斗力,以3万人对10余万人,抵挡住了华野的三次总攻。原本计划半天结束战斗,华野足足打了两天,情势一度十分危急。

74师被围后,蒋介石急令周边部队救援,但李天霞依然逡巡不前,黄百韬担心受清算,方才出力攻山,一度就要与张部汇合,怎奈天不佑张,防守解放军眼看不支,关键时刻恰好一营解放军路过防守阵地,被拦下协助防守,就是多了这一营军队,黄百韬竟再也无法前进,张灵甫最后一线希望破灭。

终于弹尽援绝,74师开始全面崩溃,张灵甫和一干高级军官自杀成仁,战死在自己的阵地上。74师3万余人全军覆没,一支抗日的铁军最终被自己人消灭了。华野损失也极为惨重,对它来说,不管有何恩怨,74师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对于张灵甫的遗体,解放军花400大洋买了口好棺材,予以安葬。但不知为什么,张灵甫的遗体最后不知所终。蒋介石本想将李天霞处死,但有人求情,便将他关押起来,后来李天霞花重金行贿,使得自己无罪开释,后来他去了台湾。青天白日,缘何小人总得志。 这是闲话。


中国的历史总是如此令人无奈,勇往直前不惜生命为国尽忠报效的英雄人物,总是以悲剧和冤案为结局,古有岳飞、于谦、袁崇焕,今有张灵甫。张灵甫无疑是一个英雄,他就像一个太阳,炽热地燃烧了自己。 我如今才知反思,当年究竟厌恶他什么。治军严苛?带军者理应如是。冷酷无情、蛮横霸道?且不说真假如何,即使如此也只是私德而已,何况也有人说他爱兵如子。他曾是一个爱国书生,后来投笔从戎,在抗战中建功卓著。他平生不贪财不好色,打仗不怕死不惜命,其事迹悲壮如同项羽,忠义可比岳王,可谓忠臣良将集于一身。然忠臣良将者总难有好下场,偷奸耍滑两面三刀之辈却总能逃脱制裁,寿终正寝,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张灵甫兵败,并非是他无能,而是国民党腐败所致。粟裕如此谨慎小心之人,之所以敢如此冒险,他把全部赌注押在“国民党友军不会倾力救援”之上,事实证明他押对了。这个弊病成为国民党军队的不治之症,几年后,黄百韬也是因为友军救援不及而自杀身死。

不管信仰哪个主义,有一样是肯定的,身为军人就要为国流血。自古降将军不降典史,国家倾覆在即,高级将领只需屁股一转,照样高官厚禄,能为国尽忠死节者毕竟少数,由此可见张灵甫之作为实属难能。只是胜者王侯败者贼,只因立场不同,单以最后的斗争结果论定功过是非,对一个英雄进行歪曲魔化,如何能令人心服。康熙曾明令表彰前明忠义,乾隆亦为袁崇焕平反昭雪,异族心胸尚能如此,可见今不如古。张灵甫的父亲因受牵连,1953年自杀身亡,其弟也于“文革”期间自杀身亡。以上姑且不论,如今孟良崮仍刻有“击毙张灵甫之地”的字迹,对英雄如此不敬,令人叹息奈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