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里的三角关系

飒羽临风 收藏 0 863

这个高潮最大之处的惊喜在于:原来韩道国把老婆和西门庆的关系当成“事业”看待,不但不生气,而且还愿意配合,只要西门庆来,他就自动消失到绒线铺里去值班。

王六儿能对韩道国这样撒娇,表示两人之间多少还是有点情感恩爱的。可是这样真实的情感,竟然完全让位给“金钱至上”的逻辑。这是这段故事最叫人瞠目结舌的地方了。


侯文咏

大凡好看的爱情戏都逃不了三角关系。不管是二女一男或二男一女,或其他男男男,女女女三角,基本上三角关系都不脱A—B—A这个模式。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瓶梅》的故事有个非常有趣的部分是:它一直在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个三角关系。

这个关系的基本原型就是“西门庆—潘金莲—武大”。由于爱情的世界只有你和我,不能有第三者,因此这个原型,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那就是:西门庆和潘金莲连手谋杀掉了武大,得到了一个新的平衡:

“西门庆—潘金莲武大”(A1—BA2)

这样的例子很多,三角的核心B最后选择了某A1,放弃(或消灭)了A2,故事得到了最后的平衡(A1—BA2)。当然同样原型的另一种可能是(A1B—A2),不过两者意思是差不多的。

在这个原型之外,《金瓶梅》还有很多有趣的变形。其中一个有趣的三角关系变形是:“西门庆─宋蕙莲─来旺”,来旺是西门庆的仆人,宋蕙莲是来旺的老婆,西门庆和宋蕙莲偷情。基本上,这个三角关系的结构和上一个是一模一样的。这个三角关系最后角力的结果是:西门庆在潘金莲的怂恿下,设计陷害来旺,害他被官府流放,宋蕙莲在摆不平两个男人、又搞得流言满天飞的情况下,只好上吊自杀了。

于是在充满动力的纷乱中,这个三角又得到了一个破碎的新平衡:“西门庆—宋蕙莲—来旺”(A1BA2)。

在现实生活里,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女主角最后自杀了,消失了,或选择了两个人都放弃。这是第二种可能的结果。这个变形和西门庆武大郎潘金莲那个原型最大的差别在于B(宋蕙莲)的犹豫不决,或不选择。

乍看之下,这两种情况似乎包含了所有三角恋情所有可能的结果。不过《金瓶梅》却还提供了我们出乎意料的变形:

“西门庆—王六儿—韩道国”,在这个变形里,韩道国是西门庆的伙计,王六儿是他的老婆。西门庆和王六儿偷情。

西门庆利用派韩道国去外地出差的空当和王六儿偷情。这个三角习题的高潮落在韩道国回来知道西门庆和王六儿的奸情之后:

老婆如此这般,把与西门庆勾搭之事,告诉一遍,“自从你去了,(西门庆)来行走了三四遭,才使四两银子买了这个丫头。但来一遭,带一二两银子来……大官人见不方便,许了要替我在大街上买一所房子,叫咱搬到那里住去。”

韩国道:“嗔道他(难怪西门庆)头里不受这银子(翟管家完婚后回赠送的五十两银两),教我拿回来休要花了,原来就是这些话了。”

妇人道:“这不是有了五十两银子,他到明日,一定与咱多添几两银子,看所好房儿。也是我输了身一场,且落(捞)他些好供给穿戴。”

韩道国道:“等我明日往铺子里去了,他若来时,你只推我不知道,休要怠慢了他,凡事奉承他些儿。如今好容易赚钱,怎么赶的这个道路!”

老婆笑道:“贼强人,倒路死的!你到会吃自在饭儿,你还不知老娘怎样受苦哩!……”(第三十八回)这个高潮最大之处的惊喜在于:原来韩道国把老婆和西门庆的关系当成“事业”看待,不但不生气,而且还愿意配合,只要西门庆来,他就自动消失到绒线铺里去值班。

王六儿能对韩道国这样撒娇,表示两人之间多少还是有点情感恩爱的。可是这样真实的情感,竟然完全让位给“金钱至上”的逻辑。这是这段故事最叫人瞠目结舌的地方了。

回到“西门庆—王六儿—韩道国”这个三角习题。在右侧“王六儿—韩道国”这一端,由于夫妻两人坚强的赚钱决心,显得相对稳定。至于左侧“西门庆—王六儿”这一端,相对过去潘金莲对于“权力”、或者宋蕙莲对于“名分”的需索无度,王六儿需要的只是数量有限的“金钱”。这对西门庆更是容易。因此,这组三角习题,在金钱的介入之下,出乎意料外的,最后的平衡竟然还是:“西门庆—王六儿—韩道国”,如果要更精确一点表达这个新的平衡的话,应该是:

“西门庆$王六儿$韩道国”

这个令人意外的关系平衡,回到我们这个时代,恐怕也是屡见不鲜吧。我用排列组合算了一下,似乎不容易再找出其他的可能了。

这些结果关系让我们生出一种感叹来。

想想,不管时代怎样变,世道如何不同,古人、今人、甚至是未来的人,人与人之间的是,恐怕都差不多吧。


作者系台湾知名作家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