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十一章节 最后攻势(五)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99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狂热飞舞的子弹在弥散于天空之中的硝烟间拉出一道道刺耳划出尖啸的轨痕,日日乱飞的流弹充斥着那样的让人感到极度不安的撕裂声,炮弹陨落而下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刺耳尖鸣更是让巨大的轰爆声更是使得天地之间回荡出那样的窒息感觉。

“开火,妈的,还愣着干嘛,打!”看着那疏松排除锋线的人影从烟幕中透钻出来,满脸都是汗水的红隼冲着一旁趴在战壕壁边的双翼喊声到。

“操,吼什么吼。”双翼不屑的撇撇嘴“你以为有我们什么事情?”双翼反问到。话音刚落地,几架战机便是带着嘶鸣从远处的天空中钻出,密集如洗的弹雨纷射而下,这些航空火箭弹雨掀起的狂暴翻卷的火浪冲涌向云天,翻滚着的红黑色烟云在天空下形成了可怕景象。

“靠,没品。”趴下来的红隼咒骂到,本身平原野战就不仅仅是一种常规的只有攻击方VS防御方模式,而得到强有力的炮火和航空力量增强的第79空中突击旅更像是在打一场具有着交战双方相向对攻模式的防守反击作战。以临时编成的机动部队不断的发起逆袭,从侧翼在航空火力的配合下,激烈打击‘越人阵’反击力量的侧翼,使之丧失进攻的持续力。

本身强袭反扑的‘越人阵’极大的需要乘车步兵配合战车部队,以加强为装甲步兵充当装甲部队的近身防御力量,以此驱逐可能从近距离对装甲战车造成伤害的阵地上的中国士兵,毕竟零散的步兵部队才是战车最大的敌人,可是机动力量在侧翼的打击,却是使得‘越人阵’的进攻力量大大遭到了削弱,从空中被投送下来的打击火力,几轮点杀下来,所有的战车便几乎成为了燃烧着的篝火了,而后续步兵力量又因为遭到攻击,而被整体切断。

本身机械化步兵就是属于那种以搭乘战车,而能够快速部署到阵地上的步兵部队,除了强行突破之外,主要就是用于占领防御阵地,并实施中低强度作战,可是这得有一个先提条件,那便是确保航空力量能够给予极大程度的制空掩护,如果无法达到这个前提条件,那么机械化部队的下场将是极惨的,例如二战期间的诺曼底作战,德国党卫军第12希特勒青年装甲师在机动行军阶段,便是遭到盟军极为猛烈的空袭。

同样,当‘越人阵’展开向西贡方向的退却时,他们所遭遇到的也是极为狂热的空中打击,毕竟这些从土木龙前线退却下来的‘越人阵’部队不是2003年进军巴格达的美国陆军第3机步师,无论是战术素养、战车火力配置以及足够的航空支援,就是单读在电磁压制与通讯保障方面,被完全的切断在土龙木一线的西贡防卫军第1、2、4、6旅;在边和附近被攻击的第3、5旅都无法与‘马恩河磐石’相媲美。

从湄公河一线被击退的第20步兵师、第4国家装甲团、海军陆战步兵队的两个旅更是情况糟糕透了极点,虽然这些部队要比所谓的‘西贡防卫军’的火力配置、人员编制强多了,可在士气等方面,却并没有西贡防卫军的那些狂热分子高。

这也难怪,本身后者就是以西贡城内的一些‘越人阵’极端分子进行编组的,甚至其中有一批是所谓的‘荣军部队’即从伤愈出院的老兵,这些人无论是在思想还是行为上,都要比所谓的‘国家部队’强多了,虽然火力配置上,西贡防卫军稍稍差强一些,而且旅级编制并不如师-团级,但这些‘西贡防卫军’的战术素养、士气方面却不得不让人另眼而看。

可是这种狂热的思想驱动下的疯狂并没有能够给予这些西贡防卫军提供多少的‘护身力’在现代战争中,钢铁足以改变战事的走向,正如中国军队所信奉的“兵无士气断然可悲,但士气并不是获胜的主导”,没有足够强大的军工科技和与时俱进的战争思想观、战术思维方式,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种‘宗教性质的狂热’罢了。

最为简单的对比性便是在于,中国军队的装甲师通常由两支进攻性装甲部队,即装甲团和1支高机动性的步兵部队-机步团,所共同组成。作战思想上,是以装甲团为突破力量,提供主要下车步兵战斗力的,则是机步团,两者相结合,强调‘突破-占领-突破’的连续性。

而‘越人阵’的编制则是显得甚是古怪,装甲力量的主体是一个个零星单位的国家装甲团,虽然步兵师的建制内也编组了一些装甲力量,可是整体观念上看来,‘越人阵’虽然接受了一定的欧洲军事顾问的调教,可是作战思想上依然极为陈旧。

然而这种陈旧的作战思想倒不是最为可怕的,可悲的倒是‘邯郸学步、数典忘祖’,总体来说,越南军队的作战观念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处于在一个接受外来学习,但却屡屡忘却自我的阶段。抗法战争期间,对法国人,如果没有中国军事顾问的指导,奠边府作战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可是就是这样带出来的学生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当文进勇、武元甲指挥着越南人民军在顺化城外,愣是打出了第3师的名号的时候,大概当年曾经作为军事顾问团的中国军官们只能摇摇头“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

而到了和中国的边境十年战争期间,越南军队则是在苏联军事顾问的指挥下,和中国军队大玩起了炮兵、战术协同,这样的结果便是楞是成就了中国军队的老山、者阴山的攻防典范,成就了第14集团军的老山英雄连名号,拼出了第1集团军的硬骨头6连的牌头。

转眼现在,欧洲军事顾问团给了‘越人阵’军事力量所谓先进的作战思想体系,可是到头来,不但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就连曾经拿手的游击战术都给忘得一干二净。很多时候,西方军事学家、观察家在评论这场战争的时候,都认为,中国军队是在以特殊作战有效的遏制游击战术,并鼓吹中国军队的针对抵抗分子的战术思想应该值得美军学习,可是实际的原因却是本身在这场战争中‘越人阵’的游击战术就运用得极为蹩脚,甚至都无法有效的形成威胁。

而这个时期,中国军队的大规模整肃作战,并使用越南政府军进行联合清剿,在雨林、山地大量使用感应器、无人机实施侦察,在公路、铁路实施不定时、无规律的机动巡逻,大量采用电子监控手段,保证运输生命线的绝对安全。

这也难怪‘越人阵’的抵抗武装形成不了什么像样的抵抗,掀不起什么大浪,沿着那条颠簸不平的1号公路,往南直到西贡,唯一影响中国联勤部门运输物资的障碍大概就是道路的基础情况差得一塌糊涂罢了。这条公路经过一场战争,再加上每天数以百计的过往的中国军车的磨损,这条公路早就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以至于三个工兵分队每天就忙着填坑,整修,以维持这条公路的通行能力。

也正是因为有足够的保障力,并且对抵抗武装的清剿,整个南方作战期间,部队的物资供给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样的影响,甚至官兵们的日常饮用水都能够定时定量的供给到。

“打赢战争,我们首先得从每一个官兵每天吃多少米饭、喝多少水、抽多少烟算起,这一点不单单是联勤部门的事情,更是参谋部门的事情。作战计划的制定,首先就得从这些方面给算起,没有考虑到这些吃喝拉撒睡的问题,一切再完美的作战计划都只是一纸空谈。”这是中南半岛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每一次的作战计划制定时,雷石将军都所要重复强调的。

无论是那种情况,最重要的是,在作战期间,伤员的后送得到及时,物资的补给能够充分,甚至是必要的工程器械都能够在第一时间送达。由于临时野战工事抵抗重炮密集轰击的能力有限,所以夺取新山一基地后,联勤部门在第一时间便是将工程用钢材、速干混凝土等物质运到了机场,以供加强防御阵地的工事所用。

同时考虑到‘越人阵’的反击火力能耗造成一些伤亡,并限制单兵反坦克导弹的使用机会,从而影响到防御力量的火力配成,所谓了将‘越人阵’的进攻在防御性火力杀伤足够数量装甲目标之前,就把足够多的步兵撒到防御阵地前沿,所以要求空军必须保持足够强大的压制火力,以不间断的航空火力实施制空掩护。

如果这些配备一定火力的轻步兵得到坦克和步兵战车的支援,那么‘越人阵’的进攻将会限制到79空突旅将把步兵投放到外线的速度和成果,所以侧翼的进攻被重点的要求‘速度、火力’的协同性,这样就是迫使‘越人阵’的乘车步兵在冲击的过程中承受巨大损失,从而使得整个进攻不战而自行瓦解。

陆航火力的掩护,配合空军的高强度打击,可以使得整个进攻锋线在突破到防御外围的同时,便是因为蒙受了极大的损失,而自行削弱,甚至是瓦解。当剩下的力量在突破到阵地前沿的时候,他们又不得不去面对狂热而来的防御火力的杀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