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十三节 虎师旅帅

罗列 收藏 4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这天晚上,我和5位兄弟围坐在帐篷里开始布置明天的练习。

“明天开始练习搏斗。”我开宗明义。“首先练习徒手近身搏斗。”

“就是打架嘛!”大山说。

“是打架没错。但是,不是街头巷尾泼妇悍夫的那种打架。”我笑笑说,“兵士,在战场上与敌人打架,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一般原则下,远了就是脚踢,稍近一些就该用拳,快贴身时应该以膝和肘为主导,完全近身时投摔最适用,倒地以后地面技巧是王道。”

“大哥,要不,我们先试试?”大山说。

“怎么?想看我出丑?”

大山说:“就是想向大哥讨教讨教。”

“行。留到明天吧。”我指着他说,“我把第一个机会留给你。”

大家都笑了。

“其他的细节部分,我们到训练时再讲解。大家先下去想想自己和别人打架时候的经历,总结一些经验,然后,再想想怎么教会兄弟们,打得好,打得巧,打得赢。”

“是。大哥。”他们说。

“二弟,今日借用的盾,先不要归还。明天和后天我们练习搏斗的时候,还用得着。”

“那我还得去跟军需官说一下才行。”郭启说。

“等散会后,你再去吧。”我接着说,“另外,还有个事,需要跟大家商量商量。昨晚,我和二弟去巡查,发现有兄弟们用石子在玩猜单双的游戏。我说了,以后再发现有人玩类似游戏,杖二十。各位兄弟下去时和全旅的兄弟们说一下。”

“好。”他们回答。

“我在想,白天我们操练,晚上兄弟们就没事可做。是不是给他们找点乐子?”我说。

“找乐子?”邱亮反问道。

“对。比如做些我们儿时玩的游戏,或者会唱歌的唱个小曲什么的。然后,到点了就散,回去直接睡觉。”

“也好。省得他们闹出什么别的事情来。”凌霄说。

“大哥真是想得太周到了。”莫迟拍我马屁呢。

“那大家今晚上也想想。明天中饭的时候,再打听打听,看谁有说书、唱小曲之类的本事。明天晚上,就组织大家一起乐一乐。”

“没问题。”他们答应了。

议事告一段落。

“大哥,今天钟将军来巡查,和您说什么了没有?”

“哦。他啊,就是表扬咱们旅训练得好,各个精神饱满,口号喊得响亮。”我说。

“这都是大哥的功劳啊。”他们齐声说。

“可不许再拍马屁了。”我故作严厉。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邱亮急忙表白。

“就是啊。”莫迟附和到。

“我觉得大哥从摔了那一跤以后,就有了一些变化了。”郭启说。

“是不是对你们不够好了?”我故意说。

“不是。比以前还好。”凌霄说。

“训练也比以前有办法有新鲜感了。”大山说。

“还越来越有神秘感了。”邱亮说。

“行了。说得我那么好那么神,是不是你们讨厌我了,要赶我走?”我刺激他们。

“谁敢?!”大山是个梗直的急性子,他一听这话就站起来。

“大哥只是开个玩笑。”郭启把他拉下来。

正在这时候,门外有兵士:“报。”

“进来。”我说。

“钟将军请陈旅帅过去。”兵士走进来说。

“好。你回复钟将军,我就去。”

他走了。

“好吧。今晚就到这儿吧。”我看他们都站起来了,继续说,“晚上的巡查,我不能去了。二弟带五弟六弟一组,三弟和四弟一组,你们去代我看看兄弟们。”

“是,大哥。”他们出去了。

我也往钟将军帐篷走去。


兵士通报后。

我进去了。

钟将军还在看案上的竹简。

“陈旅帅,你先在旁边等一下,还有人没到。”他说。

我看他看竹简,没有打搅他,就在旁边站着。

他突然又说:“今天你爹来军营了。”

“送兵器?”我问。

“是啊。”他说。

“没说什么吧?”

“他问了问你的情况,我就说你很好,训练好,带兵好,是个人才。高兴了吧?”他把竹简一收。

“将军过奖了。”我一抱拳,一低头。

他哈哈一笑。

门外兵士接连报告:“前卫旅冯旅帅到。”

“后卫旅邬旅帅到。”

“右卫旅滕旅帅到。”

“中卫旅薛旅帅到。”

“请进。”钟将军站起身来。

四人鱼贯而入。

分左右站立。

我和邬刚站在一边,另三人站一边。

“今天,是五位旅帅第一次全部到场,所以,请大家先一一见识见识。”

我们一一报名字。

前卫旅冯旅帅,冯天向,外号天老子,国字脸,剑眉,有英气正气。

右卫旅滕旅帅,滕庞,外号大胆,长脸,浓眉,圆眼,一身勇气。

中卫旅薛旅帅,薛盛,也是一个精干人物。

我和邬刚是相识的。

滕庞和我见礼的时候说:“陈兄弟,你们起来得也太早了。那口号声吵得我根本没法睡觉。”

“这是兄弟的不对。”我道歉说,然后又赞美他,“只怪我们旅的兄弟们,太缺少训练,小胳膊小腿的,比不上滕兄这样大块头。所以,他们得多练,向您看齐。”

薛盛过来说:“要是陈兄手下的兵士,都成滕兄这样了,那陈兄会变成怎样了?”

将军听出这话的意思了,过来帮我解围:“那我的位置,就要让给陈旅帅了。”说完,带头一笑。

这是玩笑话。

我们大家都笑起来。

钟将军说:“今天把各位找来,不谈公事。只是为了大家聚聚,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

我们忙说不辛苦。

钟将军拍拍手,外面进来一兵士。

“把东西都搬进来。”钟将军命令。

不一会儿,兵士鱼贯而入。

先搬来5个小案,5个垫子;然后是酒杯,酒壶,水果等。

我们分左右坐下。

钟将军说:“军营规定,新兵训练期间不准喝酒。但是,今天,我和小卜将军说了,我要请5位青年才俊的旅帅喝酒。小卜将军允了。所以,我才将各位请来。来,大家端起酒杯,把这杯干了,就是各位旅帅认识的第一杯见面酒。”

“谢将军!”大家都说。

我把酒杯放到嘴巴,觉得呛辣之极,及至喝进喉头,一阵剧烈的咳嗽。

我立即抱歉:“我不会喝酒,让各位见笑了!”

钟将军有一刹那皱眉。

“不是陈旅帅不会喝酒,是钟将军这酒好,有劲够辣,很能去寒啊。” 滕庞一口喝干,还回味的样子。“好酒啊,好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滕庞与宗大山一样,是个直肠子。

其他人都喝干了。

我被酒一呛,半杯酒都洒掉了。

“陈旅帅不能喝,那就随意。各位旅帅就不要客气,我既然准备请各位喝酒,这酒肯定是备足了。但有一点,不能喝醉。明天还要各位带队训练。”他环视了大家一眼。

“请将军放心。”大家说。

“好。”他又端起酒杯,“这第二杯酒,是感谢大家这段时间以来的辛苦。”

“将军辛苦。”大家说。

我慢慢的抿进一点。

他们杯底见干。

个人分别斟满。

“时逢乱世,各位又都是我虎师的骄傲,所以,”他再次端起酒杯,“这第三杯酒,我祝各位在今后的日子里,精诚合作,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保我滇国江山。”

“愿听将军差遣。”我们站起来说。

这一杯,我无论如何都要干掉。这是男人的豪情。

他们当然一饮而尽。

我坐下来,暗自捂着心口。

酒过三巡。

“各位旅帅,请用些水果。”钟将军说。“请诸位随意。”

我被酒呛得全无兴致,都有些什么水果,我已不在意了。

邻座的邬刚看我难受,端着酒杯向我示意:“陈旅帅,没事吧。”

我勉强说:“没事。”

邬刚转而对面的滕庞说:“滕兄,来,我们干一杯,为滕兄过人的胆气。”

两人一喝而光。

滕庞再倒满酒,端起来:“冯兄,刚才邬兄说我胆气过人,但谁不知道,我胆子再大,也比不过你天老子。来,跟兄弟干一杯。”

“好。干。” 冯天向干掉自己杯中的酒。

薛盛坐在最末,他隔空向我致意:“常听闻陈兄的旅,训练最好。来,兄弟我以后可要向陈兄讨教讨教。”

“过奖过奖。”我端起酒杯,碰一下嘴唇,又放下。

“是啊。陈兄的训练,方法独到,讲解透彻,我也请陈兄到我后卫旅去教教呢。”邬刚也说。

我只好再端起酒杯,说:“但凭邬兄吩咐。”

我端起,又放下。

其他人,又开始推杯把盏。

钟将军也被他们灌了好些杯。

临近散场时。

钟将军说:“各位旅帅,前线紧急,所以,务必要加紧训练。我这里有一句话,送给大家。”

他拿起手边的竹简,一一分发。到我这里时,他说:“你就不必了。”

“大家都念出来吧。”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他们四人读着竹简上的字。

“对。这个口号,是左卫旅先喊出来的,意思很明白。我希望其他各旅在训练时,也喊一喊。如果有其他的口号,也可以喊,振奋振奋兄弟们的士气。如何?”钟将军说。

“是。将军。”他们站起来说。

我也站起来。

大家鱼贯而出。

钟将军看着我出去,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来。

晚了。

月上中天了。

我直接回我的帐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