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六章 巡逻路线 (1)

sscl08 收藏 2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1. 刚刚打下了山头,疲惫不堪的侦察兵们没来得及休整一下紧接着就往巡逻地域赶,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但是大家不一样,这是家常便饭了。刚打了胜仗,大家心情好,可谓信心百倍,斗志昂扬。 “各位等等我!是不是在前面的湾头里歇个气?又不是赶考,忙什么啊?走的那么急。”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1.


刚刚打下了山头,疲惫不堪的侦察兵们没来得及休整一下紧接着就往巡逻地域赶,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但是大家不一样,这是家常便饭了。刚打了胜仗,大家心情好,可谓信心百倍,斗志昂扬。

“各位等等我!是不是在前面的湾头里歇个气?又不是赶考,忙什么啊?走的那么急。”

“是哦!张文书刚从医院出来,我们休息一下。”

“嗯,那就这样吧,到前面的山沟里去,大家吃点东西就进山。我们由这边山梁过去,到达友军的驻防高地,是自己选取地段还是以那里做大本营,到时再看。”

十点来钟,大家全在山沟里休息。喝了水,向前进坐在地上,听着周围的风吹送着山上林涛,不说话,别人说话的声音在耳边嗡隆隆的,也听不大清楚。这可不好,他心里有点不愉快。太阳出来了,斜照进山沟里,大家身上被打湿的地方开始冒热气,很舒服。

“时候不早了,我们弄点东西吃,将就这里的水方便,怎么样?”熊国庆说,望着大家。

“也好!吃了东西再赶路。我们生起火来,弄点熟食来吃。”葛啸鸣说。大家很兴奋,煤油炉具舍不得用,都行动起来,各自去找柴禾,只有向前进一个人还坐在水沟边的石头上,像个雕像。

山沟里生起了好几堆炊烟。由于柴禾都很湿润,一下子不容易燃,白色的烟很浓,但一会儿火燃烧得旺了,那烟就转为青色,火苗跳跃起来,在阳光下窜着火星子。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将大家都惊跳起来,一瞬间大家都明白过来了,各自抄起武器在手,找地形掩护,一边东张西望,寻找枪声方向。

子弹是一个特工从左边山谷里打下来的。刚才的战斗,他负伤后从那山头上逃脱了,躲在下面山腰部的一个洞穴里。这时候战斗结束了很久,他觉得应该安全了,就爬出洞来。突然听到山下的沟里有人说话声音,于是小心小心翼翼往下摸,透过树林看到下面好多人。这家伙只有一把手枪,反正自己受伤也回不去了,能打中一个是一个,于是靠在一棵树上干上,隔着五十米就向着呆坐在岩石上的向前进开了枪。当的一声子弹打中头盔边沿,转射入草丛。

向前进下意识地一回头,看到山坡上一棵树旁一个人影正往下缩,两手还握住手枪向着他呢。他赶紧往下一倒,上半身压在一堆燃烧着的火堆上。

他赶紧一个翻滚,同时拉动枪栓,向着刚才的地方打了一梭子上去。他一开枪,大家都向着那里开枪,十几把枪的子弹覆盖上去,打得树叶乱飞,树枝断裂。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不要打了!”向前进大喊着,可是他的声音没有人听到,或者说是没有人理会。等到枪声陆续停下来过后,上面树下没有惨叫声,但是也没有其他的动静。

“你们注意看着,两边都要注意,我上去看看情况!”向前进站起来,用手一指熊国庆和武安邦,做了个迂回包抄的手势,示意他们两人沿着右边上去。他自己则端着枪向着上面瞄准,准备随时射击,一面往山脚下跑。

山上的飞机草很密实,刚一进入到草丛里,还没爬上两步呢,上方又向着他这里打来两枪,紧接着是啪啪啪连续射击。他赶紧卧倒,不敢乱动。山谷里的战友则再度猛火反击,向着那里开枪压制。

趁着敌人停止射击的当口,他转而往沟外爬了两步,而后半蹲起来,小跑着斜斜地向山上去。武安邦带着他的小组已经迂回到上面了,正打横过来。

大家赶到树下一看,没有人,只有一滩血迹,往前面爬出了一条印子,到了一块突起的石头下。

向前进眼尖,看到了一双脚,他赶紧开枪,子弹射进大腿部位。没有任何动静,那双脚还是直直地摆在那里。武安邦已经占据了那块岩石上方,也往前打了一枪。

敌人已经断了气。

好好的兴致给打破了,吃不成可口的熟食东西,大家都很生气。在对斜坡展开搜剿过后,再回到山沟里来,大家都无心再生火。肚子确实饿了,拿出昨天包裹的冷饭团来吃,一个个吃得津津有味。一阵狼吞虎咽,吃过了就开始抽烟。

中午十一时左右,大家进了山沟,小心着展开搜索,爬上山坡。顶着太阳,往东北方的山梁走了一阵,大家感觉到口又像是渴了。不过还好,用不着太花费体力,按照地图,他们很快将到达一个前沿高地。

大家进入密林,树林子很大,里面荆棘也多,很不好走。既怕遇上特工,又得要担心地雷,大家的速度很慢。

到了一个鞍部,前面就是边境线上友军驻防的高地了。看上去山头光秃秃,立着不少树桩。大家知道那是树枝被炮弹炸断后留下来的。

“我们赶快走!过去再说!”向前进手一招,打头带路。突然听到前面树林里有人大喊一声:“站住,什么人?”这一声突然的断喝,将大家都吓了一跳,赶紧打住,有趴着的,有蹲着的,全都不动了。

每个人都怕遇上敌人的特工,要是走近去给这些人打了,那可是一点都不划算。

“什么人?再不说话我们开枪了。”前面的丛林中又传来大喊,紧接着是拉动枪栓的声音。

“我们是侦察兵,别乱来!”葛啸鸣赶忙说。

“侦察兵?口令!”

“热爱首长!”

“不怕牺牲!”

对上了,鞍部对面的树林子里有人现身出来,向他们这边招手,叫他们赶快沿着山脊的左边过去。

“它妈的,你们鬼鬼祟祟的,老子还以为是特工呢?怎么那么多人?你们全来了?”大家过去了后,看到树林中有一道战壕和好几个掩蔽坑。那个向他们喊话的士兵一头长发,脸部肮脏看不清模样,收起枪来后,要给他们带路。

“是不是全来了?”他又问。

“嗯!全来了。你带我们走?”

他旁边的另一个战友说:“当然,这里到处都埋设了地雷。我们给特工搞怕了,你们请跟着他走。刚才你们过来的那鞍部岭脊上有十几颗定向电击发雷,你们信不信?”

这个当然信,这是他们的地盘,得要听他们的才行。

“长脚蚊,你回去跟卫生员要点土霉素来,我怕是要拉肚子,吃了不干净东西,一直咕咕叫唤。”

“是!班长。你还要什么?”

“其他的不要了,快去快回!”

“是!你们侦察兵,请跟着我!注意别走错路,一步都不行。”

“别听这小子的,唬人呢。只要跟着他走就是了,有地雷的地方他自然会提醒你们。”

“呵呵,那我带他们走了。班长,你们几个小心点,你也知道敌人常常迂回到后面来搞小动作。”

“真他妈啰唆,倒像是个上级的样子了。叫你走你就走,屁大工夫就回来的事情,也值得这样万千提醒。你莫当我是三岁娃,我还是个班长,你知道的我全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走吧!”

“是!”

到达了友军驻防高地,只见这个阵地上条件很艰苦,到处遍布着弹坑。有一段战壕被毁坏了,还没来得及修补。估计是昨夜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攻防战,向着南面的斜坡上能见到的草丛中躺着好几具敌人丢下的尸体。

向前进透过望远镜看到那些人都很年轻,不过十七八岁而已,尸身健全,应该全是被乱枪打死的。

阵地上的友军士兵们都穿着破军装,一个个头发胡子老长,不像他们刚从后方来,边幅修得很整齐。他们的军装上都没有钉领章,全戴着钢盔,很多人破衣服很脏,带着血迹。好几个伤兵头上缠着的滤布,也变黑了。

这情形,跟他们一年前在攻坚后防守时没有两样。

看到有侦察兵们上来,大家都轮流来藏兵洞里打招呼,原以为会带来点什么,比如烟啦,信件啦之类,但是什么也没有,听说是刚打完仗转到这里来的,也就没什么遗憾了。高地的负责人是个排长,手里还有二十多人,昨天的时候副排和一个加强下来的副连长跟几个战士回后方去了,只有他一个人全权指挥。

站在高地上侧面战壕里,眼前是一片亚热带原始丛林,到处是参天古木,但见悬崖沟壑,荆棘丛生。排长出来给他们指点江山道:“各位同志!一直以来,我们都将这篇丛林封锁,敌我双方在里面埋设的地雷估计不下十万颗,有些地方是一层有一层的堆叠着。除了执行封锁任务,平日我们很少去那里面。但是敌军特工很喜欢这样的地方,尽管里间雷弹遍地,绊线如网。你们负责那里的巡逻,设伏捕俘之类,可得要万分当心。据我们进去不多几次的观察,丛林里应该有十几条敌军的渗透路线,等会我们来研究下地图,我绘制下来了,在战地笔记里。上面专门配属给我的通讯员下去了,我还得找找看。我估计是新来接防的人要用这条路线,真搞不懂他们想什么。还有呢我就是奇怪,每次我们用大量地雷到里边去封锁道路,真不知特工们是怎么样走的,没一次踩响过。”

“我们有这片丛林的地形图,等会大家交流一下。”向前进想起那次到敌后去捉官,上面给的地图很落后。这个事情他后来跟首长们提起过,但是没办法,他听人说还有用法国人占领对方时期的地图的呢,很多人都不会读,研究不透。

大致看了下地形后,大家回到藏兵洞。藏兵洞修得很坚固,应该属于永备工事,排指挥所就在里面。那个排长找到地图后打开来说:“你们几个不要站在洞口,遮住了光线。请大家看看,这是我们封锁的丛林地形图。进去后巡逻路线的选择只能选择在我方一侧,这是我们好几次进去的路线,别的不敢乱走。走这边的话也很不安全,要经过一条大山沟,很容易暴露和遭受伏击。山沟左边上就有一条敌军特工向我渗透的地点,有好几次我们就在那里跟他们打了起来,互有伤亡。整个丛林要穿越过去的话,有近三千米的路段是完全暴露在周围敌人的直瞄火器控制之下的。尤其是里面地雷不得了,光我们进去埋设的就多得数不清,约有六千多枚。呵呵,不好意思,上头要这样部署,没办法。从七九年之前到现在,双方在里面埋设的总共约有十万枚各式地雷、手榴弹之类,都是它妈的一触即发的要人性命的烈性爆炸物。大略的估计,其中压发雷、子母雷、连环雷、跳雷约占六万颗,只有多不会少。”

大家听到这个介绍,都闷头了。

“大家注意这里,这里这些红线圈内地盘,都是土豆高产区。这些地方千万不能去!有些密集的地方平均每平方米就有十五颗左右。”

向前进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们得到的情报远不是这样子的。上头只是说要我们来这里巡逻,给了张地图,原以为可以在其中自由出入,随便一个地方设伏打潜就好了,哪里晓得竟然是这样……”

“嗯,具体情况他们当然也不清楚。我想这是他们为何叫你们来我们这里的原因。不然,你们大可以随便找一个地方做窝,神不知鬼不觉就进去了。但是进去了后,我保管你们处处碰壁,很难适应。现在适应好了再进去,应该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没错!我看我们得要要求上面派专门的工兵来,配属给我们。有专业人士在场,大家安全当然要有保障些。万一情况特殊,我们是很难兼顾的。”葛啸鸣跟武安邦都说。向前进没有说话,看来他在考虑。

那个排长继续说:“没错!我知道你们侦察兵都能排雷,但是你们不是专门进去排雷的,你们执行的是其他的任务对不对?那我还是建议你们要求派几个工兵来,加强到你们当中去。真的,不是欺骗你们,之前防守部队的人相传下来的,由于天长日久,雨水冲积,有些地方爆炸物特别多,一颗挨着一颗,一层压着一层,堆叠在一起,就象高产的土豆一般。那里边除了敌人特工和我们偶尔进去一两趟外,再没其他人涉足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片死亡之地。要深入丛林巡逻,先得要破障,破障得要有专门的人员才快不是?要不我马上给你们打电话?”

向前进说:“你先别忙,这个事情我们会考虑,还是先来熟悉地形。你多给我们说说里面情况!你刚才说得很详细,重要地方我们都记下来了。”

“嗯!有些东西也是前面的人传下来的,我们没有亲身验证过,准不准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那是!”

“敌军特工的常走渗透路线,大家看清楚,是这几条,如果你们要设伏的话,就我知道,有些位置是可以利用的,居高临下,射界开阔,现在我就指给你们。可惜我们副排下山去了,不然他在,会给你们提供更多,他进去得比较多,对地形相对来说要熟悉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