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大笑:中国人“不戴眼镜”让中国受伤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和财长斯旺用缺乏深度的老一套论调称,澳大利亚的投资政策没有歧视性,欢迎任何国家来投资,包括中国。中国的评论人士、商界精英和许多官员很清楚这是妄言。自从中铝去年突然对力拓展开攻势以来,至少3个中国投资申请被阻止或被设限。



当然,给人影响最深的是,斯旺匆忙决定不许五矿并购OZ矿业,因为它旗下的铜矿被发现威胁附近一处导弹实验场。在澳政府因涉华政治丑闻而步履蹒跚时,斯旺说,他是收到国防部的建议后依据“国家安全”行事。但他从未透露,国防部或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是否真的表达过任何国家安全关切。事实上,公众对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给斯旺的建议知之甚少。委员会年度报告只公布批准的投资总额,但拒绝的投资却只字不提。



中国评论人士寻找铁的事实时,只能求助于统计局的数字。这些数字显示,中国2008年对澳直接投资只占全球对澳总投资的不到1%,中国企业收到的大部分是回绝。他们知道,去年斯旺对“国家利益考验”的两次解释实际上专门针对中国投资。



澳大利亚铭德律师事务所的汤普森说,斯旺对国外投资做决定时,可以考虑但不一定遵循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建议。“这是一个准法律和政治流程:审查委员会给财长建议,财长做政治决定。”他进一步指出,甚至在建议到达政客前,政治流程在审查委员会已经开始。在这种不透明和堪培拉近来警惕中国投资的阴影下,陆克文保证力拓放弃中铝的决定完全是商业行为,与堪培拉无关,这让中国观察人士不屑。《经济学家》曾报道,陆克文想让交易达成。这或许是陆克文政府打算给外界的信号,但与我曾打过交道的陆克文政府官员的看法不一致,肯定也与相关公司看法不同。



通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审查委员会内部发生了什么。这次,力拓主席在交易失败之后暗示,如果没经过大量修改,原来的交易可能早就被澳政府给毙了。中铝总经理熊维平也明确这样表示。



根据澳中两方面的信息,我个人认为,审查委员会对中铝交易表示了强烈不满,但却从没解释为让交易通过做了多少努力。熊希望中铝的巨大让步能让堪培拉满足。事实上,他心里也没底。堪培拉会接受他成为力拓董事会的一员吗?他和我们永远都不知道。



陆克文向中国和世界保证,中铝力拓交易是因“纯商业原因”才没成功。或许他是对的。但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这种投资审查过程意味着,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事实的另一面。如果没有政治流程导致的延迟和不确定性(这使必和必拓在同中铝谈判时砝码增加),这两桩商业谈判是这个结果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