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陪护经历

赤角 收藏 0 483
导读:我的陪护经历 家父因冠心病到协和医院做搭桥手术,作为大儿子的我在医院陪护了父亲9天,深深感到在家千般好,出门半事难。 出门时间是头天晚上计划好的,我将和姐姐在7:30之前赶到协和医院,医生要和家属谈话、签字之后,手术才能进行下去。为了能不耽误事,我研究了一下火车时刻表,这是《南鄂晚报》刊登的今年4月1日新的运行图,上面显示5点半有一趟旅客列车T96深圳——武昌的,可是由于报纸上的错误,没有想到这趟列车只停咸宁,是不停赤壁的。等我们赶到火车站时才知道出了大问题。我们一下子慌了,如果不能及时赶到医院,父亲的

我的陪护经历

家父因冠心病到协和医院做搭桥手术,作为大儿子的我在医院陪护了父亲9天,深深感到在家千般好,出门半事难。

出门时间是头天晚上计划好的,我将和姐姐在7:30之前赶到协和医院,医生要和家属谈话、签字之后,手术才能进行下去。为了能不耽误事,我研究了一下火车时刻表,这是《南鄂晚报》刊登的今年4月1日新的运行图,上面显示5点半有一趟旅客列车T96深圳——武昌的,可是由于报纸上的错误,没有想到这趟列车只停咸宁,是不停赤壁的。等我们赶到火车站时才知道出了大问题。我们一下子慌了,如果不能及时赶到医院,父亲的手术就不能如期进行,那又要不知等到什么时候。正在这时有一黑车司机上前揽生意,到武昌只要每人40元,这和坐班车一个价,又是小轿车,何乐而不为,马上坐上了他的轿车直奔武昌。

汽车迎着朝阳向前奔驰,路边的风景在不断的变化,我的心情却挂记着父亲的病情,父亲今年已经76岁了,冠心病搭桥手术是一个大手术,得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这种险值不值得冒,做儿女的,担心是必然的,可为了父亲的这个手术还必须做。

手术在上午8点10分开始,我的院护工作也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陪护,主要体现在“陪”和“护”上。陪,就是陪着病人,不可离开左右,时刻准备听从医生和护士的招唤。护,就是协助护士护理病人,主要是盯着吊针,为病人吃药、喝水、食物、翻身拍打肺部,按摩手脚,端屎端尿等等。

先说说我将生活和工作的环境,武汉协和医院的全称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外科大楼共有33层,其中8、18层为安全应急层,9-32层为病房(注,实院上有33层,但不知什么原因,将第二层定为M层,第三层才是第二层,依次类推)手术室在第4、5层,ICU在第7层,第9层、第10层为心血管外科病房,其中第9层为侯车室,就是准备上手术台的病人,第10层为手术后的病人。

我的手术室在第5层,家属休息的地方就设在电梯间里,只有9个座位,而在这个手术室同时做多少台手术,我想至少在5台以上,那得多少家属,有的一家就来了上10个家属,休息间根本没有地方休息,大多数家属只好席地而坐。这时就显示出陪的力量,手术时间是漫长的,可又不能离开,手术室的门一响,家属们马上都竖起耳朵,看是喊谁家的。

13点24分,我终于听到喊我们的声音,我立刻冲了上去,一个男医生面无表情的告诉我,手术结束了,病人已经送到ICU了,效果还好,不等我们问其它的,他就把门关上了。只要父亲没事就好。

等我们上了7楼,这里早已围满了人,楼梯间,过道上,电梯间到处坐满了人。一会有护士在喊“XXX的家属”。我们也竖起耳朵听着护士喊我父亲的名字,把准备好的东西送进去。这些东西是:2个脸盆,8-10条毛巾,若干吸管(实际是一大包)一个杯子,3包抽纸,一大包湿纸巾等。

没有多久,可能是门口人太多,妨碍了医护人员的工作,马上有护士叫来保安将大部分人赶到了8楼。

8楼是安全应急层,因为这是离ICU最近,被当作病人家属的临时栖息地。这里坐满了人。一说起来,有人已经在这里待了7、8天了,由于病人一离开病房进手术室,他的床铺马上就安排新病人住上,所有病人的家属都得上8楼住。

那么,在这里将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经过几天的经历,我算是知道了陪的滋味。

先说休息,病人家属一天24小时不能离开7楼或8楼,喇叭一响就是立刻赶到监护室门口,听从护士的吩咐。而休息方式是白天只能坐和站,而晚上就只能席地而卧了,好多病人家属将8楼称为避难所。到处可见五花八门的行李,为了离水泥地更远些,人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最佳的方法是垫上泡沫垫,可这种泡沫垫却不容易带上来,你得小心翼翼收好,避开保安的视线混上来,大多数人便用纸壳箱。我的待遇还算好,我们有一个帆布床没有退。但就是这样,白天这些东西是不允许摆出来的,早上6点之前必须收好,帆布床也要交到物业仓库里,中午就不能休息了。

在协和医院外科大楼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上下楼的问题。外科大楼至少有12部电梯,其中中部有7部电梯,右边有1部电梯,左边有3部电梯,而供病人和家属使用的只有中间7部,这7部电梯并不是全部是病员专用,有2部是手术专用,1部是治疗车专用。7部电梯应该不算少了,但你不想想这栋大楼里的流动人口有多少,病房共23层,每层有病床大约56张,最高可达100多张,如果按平均每层有60个病人和一个陪护人员计算就是2760人,加上川流不息的探视者,发广告卡的人等,流动人员是十分可观的,电梯常常是满员运行。

我在9楼时曾想到28楼看望一个亲戚,可等了很久没有顺路电梯,只得下得一楼再换乘另一部电梯才能上28楼。这事需要解释一下,4部病人和家属使用的电梯是分了楼层的。1号电梯为19层以下单层停,2号电梯为22层以下双层停靠,6号电梯为22层以上双层停靠,7号电梯为21层以上单层停靠,所以要想上、下都十分不方便。由于我们是病房的底层要想下楼也是困难重重,往往还没等电梯到14层,两个字让我们失望之极:“满员”,就得再等来一个来回。这时人们往往会采取两个方法,一是走下去,二是等那也是个电梯开门时不管是上是下,挤进去,后来就学会使用先上后下的方法以避免走下10多层的高楼。

这些问题都好解决,但我从陪护中也感到一些忧虑,下一代都是独生子女,二个人得照顾四个老人,有一个生病住院还好说,要是万一有二个人住院那子女怎么受得了,谁来陪护,请人吗,可是问题并没有解决,亲人的陪护别人是无法替代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