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奥的故事——家光与阿万

傲视蓝天 收藏 17 4460
导读:庆光院阿万(濑户朝香)   濑户朝香出道的时候,正是日剧在中国的退潮期,所以象我们这些只对90年代初中期的日剧有印象的80年代生人,很多都是只知其人,不知其剧。日本演艺界的竞争简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而且演员又越来越幼齿,无奈有很多象濑户朝香一样十几岁就出道,经历短暂的新鲜和成功之后又被更年轻运气更好的演员所取代,只能处于半红不黑的状态,混个脸熟而已。前一阵子把能找到的朝香的片子都找出来看了一遍(幸好日剧都不长),才突然觉得近30岁的濑户朝香原来从来没有老过。不论是17岁的东京大学物语,还是20出头的你好

庆光院阿万(濑户朝香)

濑户朝香出道的时候,正是日剧在中国的退潮期,所以象我们这些只对90年代初中期的日剧有印象的80年代生人,很多都是只知其人,不知其剧。日本演艺界的竞争简直可以用惨烈来形容,而且演员又越来越幼齿,无奈有很多象濑户朝香一样十几岁就出道,经历短暂的新鲜和成功之后又被更年轻运气更好的演员所取代,只能处于半红不黑的状态,混个脸熟而已。前一阵子把能找到的朝香的片子都找出来看了一遍(幸好日剧都不长),才突然觉得近30岁的濑户朝香原来从来没有老过。不论是17岁的东京大学物语,还是20出头的你好俊平,无论是演熟女的催眠、今夜一个人睡,还是古装的利家与松、大奥,朝香一直是那个模样。眼神清澈,笑起来有一种天真和宛然。

阿万是一个最不容易演好的角色,因为角色本身的过于理想化,也因为太多的感情都要通过内心戏来表达。这种角色看似完美却最易被人诟病,尤其是在电视剧中。我也一直不喜欢这种看似纤尘不染的角色,觉得太假。可是濑户朝香的表演,或者应该说编剧对阿万的塑造以及演员自身的表演把这个人物实实在在的塑造了出来并让我感到真实可信,真是太不容易了。迄今为止,这类角色让我感到成功的惟有大奥里的阿万和李若彤版的小龙女而已。

作为公家六条有纯的私生女,俗名六条满子的庆光院一出生便被送到了尼寺,过着出世的修行生活。提醒这个条件,无非是告诉那些觉得阿万过于冷漠的人们一个事实,满子是从小长在尼寺的,而不是后来才出家的。这个先决条件决定了满子对尘世生活的不热衷和天性中被锻炼出来的淡然。她早已将心献于佛陀,可以说天性的冷淡是必然的。但是她毕竟也是公家小姐,所以公家所有的礼仪和气度却还是与生俱来的,这也是阿万不同于后来才进尼寺的阿玉、武家出生的阿乐以及平民出生的阿夏的原因了。

塑造阿万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她由尼君到将军侍妾的心理变化。这一部分是最难塑造的地方,一不小心,就容易使人不信服。但是编剧在这部分的表现却极其细腻。一出现在布施人群中的阿万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才是使世人摆脱苦厄的方法?布施和祷告是最好的选择吗?在与阿玉的对话中,我们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样一种困惑。而当春日局别有用心的询问阿万为何愿意青灯古佛度过一生时,阿万回道:人世间的苦难如此之多,所以长伴佛祖让她找到心理的宁静。这却恰恰透露出阿万的内心隐隐藏着一种焦虑,关于救赎和身份认同的焦虑。明白这一点,才可以明白以后阿万的心理转变。

在春日局拘禁阿万的时候,她先以绝食抗议,又想以自尽了断自己,但是,这里有两件事改变和影响了她的决定,一件是夜晚听见的哭声和无意中找到的***项链,一件就是隹人的笛声。阿万从绝望到平静的心理过程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有大段的眼神戏和心理戏。这一部分是濑户朝香演的最好的地方,丝丝入扣,心理脉络一望便知。为什么哭声和笛声可以使阿万获得生的意志呢?在哭声和笛声中,阿万听出了苦难和对苦难的抗争,因为隹人的特殊身份。后来她说隹人是她的光,正是因为笛声传达的生的意志激励了阿万,她对隹人的特殊感情也正是基于此。但我不同意阿万对隹人的感情是爱情的说法。阿万和隹人都是对自己的宗教怀着坚定感情的人,只能说阿万与隹人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特殊情愫,信仰的互相尊重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契合。

而对家光,阿万是有着本能的排斥的。甚至她并不愿意去理解家光。本来作为最高权力的象征与精神信仰之间就是自然的天敌。更何况家光剥夺了她的信仰。但是就是他们的初夜,家光说阿万看待他的眼神没有恨,只有平静。这个定位,同样是极符合阿万的心理发展脉络的。因为当初想选择死是因为不愿意将自己当作上殿的祭品,最后选择了生则是因为隹人的笛声。既然生是自己选择的,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埋怨的。所以后来阿玉问她难道忘了自己在佛前的决心了吗?阿万说自己不是忘了,只是既然选择了生,就不能一味陷于自伤之中了。阿万是佛门出身,但是佛门中人也分很多种,有完全出世的,也有完全入世的,而阿万确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所以才会选她当庆光院的主持。这种中间性质决定了她一方面对信仰的坚持,另一方面对众生的怜悯。所以当她知道春日局牺牲众多女性是为了让德川家族的江山长久存在时。阿万作出了决定,就是以一人之身救其他女子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想法虽然一相情愿,确是绝对真诚的。有人评价这里的阿万天真又自大,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视大奥为深渊。但是前提是她看到了那个关在黑牢中摔断了腿的基督女,是她的故事和苦难直接刺激了阿万,所以她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足为过的。而佛家所讲求的以一人之身拯救众生的信条就在阿万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弘扬。有人将阿万的这个举动直接理解为编剧套用佛教典故来完成故事的转折,我不这么认为。与其说这是编剧对故事的设定倒不如说这是对人物的设定。阿万对佛家的基本信仰从来没有变过,那时的她是真诚相信自己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但是后来由于春日局为了防止阿万专宠,将一个个侧室娶进门,当看到阿乐思家的痛苦时,阿万才会觉得自己的牺牲没有意义,尤其是家光此时又要清剿***,更让阿万感到心冷。本来站在佛家的角度和政治家的角度看问题就是完全格格不入的。阿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政治慧根的人,但是在本能上,她是排斥这种人生观的。有人认为阿万在家光卧病时表现的过于冷漠了,这一点倒也可以解释。惟因一开始对家光抱着希望,最后才会失望,而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深。侧室事件,家光对阿万说她们只是工具而已,家光当然是借此表现自己对阿万的爱,但是在阿万看来却取消了她献身的意义,正如后来她对春日局说的,如果将军可以爱她们,让她们感觉到幸福那也罢了,但是她们却只是生育工具而已。再说清剿***事件,不管怎么样,人的生命和信仰是最值得尊重的,阿万几次谏言都遭来家光的斥责,也颇让她心灰意懒。当然阿万不知道家光实际是出于嫉妒。诚然,这一部分的故事设定有一些小小的问题,从而对我们理解阿万有了误区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家光安慰阿万时的那番工具论面前,阿万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从而掩盖了这件事对她造成的实际伤害。而家光的生病发生在隹人刺杀家光之后,其时家光已经在刺杀当晚表明了自己清剿***的政治立场,那番话是相当感人的,也可以感受到家光的魅力和风范,只是编剧光顾着表现家光去了却忘了阿万也在那里。听了这番话还对家光在清剿***上有误会确实就显了阿万反而有私心了。这是编剧的失误了。

最后阿万在理解了将军对自己的感情和发现了家光的善良之后终于被他感动,而愿意与之执子之手确实是全剧最温馨的时刻,可惜的就是这部分实在来得太晚也仓促了。11集的故事固然会使之显得紧凑但是对于人物塑造而言有时确是硬伤。后期的阿万就没有前期的变化来的那么信服,虽然最后她会决定当大奥总管这个主线还是一贯符合她的思想,但是在一些细节上确实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算是我的苛求吧。

其实阿万一直在追求的就是人世间自己的位置。曾经,她以为终生仰望佛祖就是她的位置和意义,而后来,她也曾相信用另一种方法也可以拯救受难的人群。在几度碰壁之后也心灰意懒,也意气用事,可是最后,在发现了春日局和家光原来都有自己的光辉后,她才终于安分下自己的心,愿意为春日局和家光管理大奥,以一种入世的行为去坚定自己出世的理想。阿万其实一直没有改变,她的性格和思想,自始至终都没有本质的变化,只是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她找到了协调的方法而已。所以也就没有理由指责阿万的冷漠了。

正是因为这种本质的不变性,才是塑造阿万这个人物最成功的地方。你可以赞叹她的飘逸出尘,也可以陶醉于她的温宛笑容,你可以不屑她的清高,也可以不喜她的克制和过于自持,但是却不会觉得这个人物左摇右摆,飘忽不定,不足为信。

其实相比之下,第一章里的阿万让我赞叹和尊敬,而P.S樱花落里的阿万才是我喜欢和心动的。那种温柔如水的眼神,面对家光,面对德松;那种高贵坚忍的态度,面对死亡,面对离别。


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西岛秀俊)

第一次看见男人顶着西瓜头看起来还那么帅。 西岛的长相刚好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尤其是他的下巴,有这种坚毅下巴的男人都被我归入美男的行列,比如赵寅成,比如赵文宣,比如裘·德洛。家光这个角色是深沉而内敛的,可是稍微把握的不好就容易让人觉得木或者呆。幸而西岛真的演的很出色。不多的台词,不多的表情却传达给我们一个内心丰富的家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