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四章:把家搬到利园路是很危险的前兆

王大三 收藏 5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大家闻听社长他们和接受处的成功交涉,都大声的鼓起掌来。 “噢,好啊。我们终于又要回到我们自己的房子里了。” “正义万万岁!” 演员们都欢呼着。 谢长林示意大家坐好。说道:“不过那,这里还有问题。就是目前的房子还不够用。本来想把楼上办公室兼成卧室。但那个金大牙金红强副处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大家闻听社长他们和接受处的成功交涉,都大声的鼓起掌来。

“噢,好啊。我们终于又要回到我们自己的房子里了。”

“正义万万岁!”

演员们都欢呼着。

谢长林示意大家坐好。说道:“不过那,这里还有问题。就是目前的房子还不够用。本来想把楼上办公室兼成卧室。但那个金大牙金红强副处长坚决不同意,说是楼上只能用于白天办公,不许住宿。住宿只能在楼下,而楼下的只给出了两小间。这样我们剧社的同仁就一时不能全搬过去了,只能是一小部分人先过去。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让结过婚人先住过去。这样安排的:黄晓河和张晨曦,许军和于洁夫妇就先住过去吧。留在表哥这的,男的一间,女的一间。等今后金大牙搬走后再全部回去。大家看行吗?”


大家一致表示没意见。突然于洁说道:“我不先搬过去,我讨厌那个金大牙的姨太太,一副市侩的德行。我宁愿和剧社的人先挤在表哥这儿。”

其实这是许军安排于洁这么说的,因为他们得注视着谢长林的一举一动,分开了,谢长林的活动情况就不好监视了。为了演的象那么回事,于洁说完后,许军还装着于劝于洁:“既然大伙都赞成这样,你还是服从剧社的意见吧。再说还有黄晓河和黄太太同住那。”


大家也一起劝说于洁,但于洁怎么也不肯先住进金家。王黑子在一旁暗自窃喜。他生怕这个自己觊觎已久的秀丽女子远离了自己。他知道,一旦上海这边的任务完成了,那时,谢长林一高兴,一点头,自己就完全有机会狠狠的强奸这个领自己流了两年多口水的姑娘了。

本来王黑子的矛头一直想是对着孙雁这个美女的,但谢长林发觉后警告过他:“这个孙雁的父亲是中央银行的副行长,和宋子文部长的关系不错,暂时都不能碰她。所以他异想天开的就把攻击对象选择转变成更漂亮更优美的于洁姑娘了。他那里知道于洁根本不是这这样的小人物能碰上手的,是个男人都知道于洁是最难得人间尤物。


大家看于洁不肯去,于是谢长林叫成山和另二位男演员顾明和林乐兵去住另一间原来分配给许军、于洁的房子。大家也觉得去的男的多,对黄晓河夫妇更安全些。也就都没了意见。


下午,黄晓河和成山在宿舍里整理搬家的东西。张晨曦等几个姑娘去逛了永安商场。回来的路上,张晨曦和于洁说:“本来我也不想先去金大牙霸占我们的房子的。但是我很讨厌王黑子这个人,能离他远点就离他远点了。你要多注意,王黑子这家伙好象一直在打孙雁的坏主意。”

“恩,晨曦,你说的有道理。今天在宿舍我看他就反常。眼睛看我也是色靡靡的,还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那。”于洁被张晨曦这么一说也警觉了。

下午时分,大家雇了几辆三轮,路很远,快黄昏了才把黄晓河夫妇和成山、顾明等等送到了徐家汇利园弄堂十六号的金大牙家。

金家的佣人刘妈和保镖兄弟陈五,陈六已经把房子腾好了。金家三太太一脸的不高兴,指挥着众人帮剧社的人安顿家什。


“你们听着啊,以后咱们住一起了,该守的规矩还得守。我这人喜欢安静,也喜欢热闹。我需要安静时你们都不许大声喧哗,我喜欢热闹时,在家里唱京剧时你们也不许提意见。懂了吗?还有我这每个月要开一次上流社会的派队,届时你们都得出去回避一下。”

剧社的人很不满金三太太的霸道,回说道:“金太太,你这是什么规矩啊。这房子本来就是我们剧社的。现在我们返回是名正言顺的,怎么倒要来听你安排了,这不合理啊。”

黄晓河说:“大家住在一起,也是缘分,做个好邻居为重,有事可以相互协商,但不要趾高气扬的压制着别人。”

“什么,你们不就是个演戏的小白脸,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

金三太太看上去要发作了。


正争执着着,楼上门一响,一个穿着国军少将军服的矮胖男人走了出来,张嘴露出一口大金牙,狠声恶气的喊道:“这是谁他妈跑到家里来闹事了啊?还没王法了那!”他正是上海接受处副处长金红强金大牙。

“哎呀,当家的啊,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把这些演话剧的穷酸戏子弄的家里来啊。仗着他们人多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啊!”

金三太太撒起泼来。


“这,这,这他妈的,..”金大牙正要发威,却马上眼睛一亮,他看见了楼下剧社搬家的人里面有两个少见的美女,都穿着阴丹士林布料旗袍和各自别致而性感的高跟皮鞋,这两个大美人正是张晨曦和于洁。

金大牙顿时象被电了一下似的,激动的浑身颤抖。心里马上就有了坏主意。

只见他把话锋一转对着金三太太道:“他妈的,你这个女人,怎么心眼这么小啊。人家话剧社的文化人不容易才转回来了上海,咱们本来住的就是人家的老地盘,本应该多帮助人家才是,可你这娘们没见识,还和人家斤斤计较的,多让人家文化人看不我们。”

说罢金大牙走下了楼。


他迎着过来送人的谢长林说:“哎呀,大文人,大社长,欢迎你们做我们的房客啊。我实在是没找着合适的房子,所以反给你们添困难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这样,在我这你们爱干吗干吗,不必拘束,当是一家人好了。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找我金红强,不要客气。我内人心眼比较小,人还是不错的,你们要多多包涵啊。”

云水剧社的人被金大牙这一忽悠,都摸不清头脑了。认为这个金大牙很讲道理的。并不象外界传说的那样的霸道。


于是谢长林说“金处长,我们这也是给你添麻烦了,请处座多多关照。”

谢长林一边说一边看着金红强,觉得他并没在听自己的说话,而是把眼光盯着正在房间里收拾床铺的张丹晨和于洁的窈窕背影看。谢长林不禁有点后悔让黄晓河夫妇先住进金家了。他觉得这个金大牙是看上了晨曦,“他会寻找机会强行霸占了张丹晨的身子吗?”

谢长林担心的想到,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就成了往虎口里主动送食的人了。虽然自己的主要目标是于洁这个气质娘们,但张晨曦作为剧社的一号美人也不能便宜了眼前这个恶心人的金大牙啊,至少张晨曦可以作为自己将来性贿赂的礼物送给党国的那位大员那。


金大牙见到谢长林盯着自己看,也发现了自己的确有点失态,急忙收回眼光,赶紧招呼大家说:“今天难得和大文人们相聚,不如这样吧,各位就在我这吃晚饭,我请客!刘妈,你赶快去全富楼喊些好菜过来。”

大家一起推辞起来,但金大牙执意要请。谢长林说“那好吧,感谢金处长厚爱,恭敬不如从命。咱们就不客气了。”


晚餐很丰富,金大牙也很热情,餐桌上询问这询问那的。让人看上去和他相处会很融洽。

饭后大家也就比较开心的洗梳好,轻轻的哼着歌曲收拾入住了下来。

谢长林和送行过来的剧社的于洁等成员就返回表哥家去了。临走时,金大牙恋恋不舍的望着于洁对谢长林说“怎么,于洁姑娘也要走,不在这住下来吗?”

谢长林说“这不是您腾的房子还暂时不够住吗,所以只能先过来一对夫妻和三个单身汉。以后其他的再根据情况看着安排了。”

谢长林心里骂道:“你这个狗东西,连于洁你也敢盯上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再过几天,你说不准连上海两大名门美人欧阳佳慧和顾燕你都敢动了。”


当时的上海人都知道,上海最漂亮的美人并不是那几个著名的电影女演员,也不是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花,而是两个青年的报社女记者。

一个是《申报》的女记者,西北王马步芳的干女儿顾燕,一个是《新民晚报》的女记者,上海纺织大亨欧阳城的女儿欧阳佳慧。


金大牙听出谢长林的不满,连忙的说“是,是 ,都是我不好啊,耽误了你们的安排,这样吧,近期我再腾上几间房子,让你们可以全搬过来住。”

“是吗?那敢情好啊,身为党国要员,金处长如此大度,实在让剧社同仁感动啊。在次谢某多谢处座了。”

“呵呵,做出表率实属应该,应该的,应该的。”


谢长林一行人辞别同事和金大牙后,离开了金家。留下的成山,黄晓河,张丹晨,顾明等也就进了各自的房间休息了。明天剧社的人都会过来办公,新剧也有了排练的场所,想想这些大家还是既新鲜又挺开心的。


金大牙也回到了位于二楼的他的卧室里,金三太太正坐在沙发上没好气那。

见他进来,金三太太冷冷的看着他,问道:“姓金的,你到底是想干什么?你今天哪儿来的这天上掉下来的好心啊?我看你是看中剧社里那两个洋学生姑娘了吧?这是存心要打坏主意啊,真不要脸!”


金大牙知道金三太太很世故,什么也瞒不了她的,就嘻皮笑脸的说“呵呵,三太太吃醋了?那俩都不是姑娘了啊,没看见人都有老公的啊?”

金太太道“你还在乎人家有老公啊?我也有老公不是一样被你骗到手了吗。再说,你不是常说才结婚的女人更性感有韵味吗?你这个没良心的烂男人,也不怕那天天打雷劈了你。”

金大牙被骂有点急了,说道:“你这个婆娘敢和我这么说话啊?想当年你老公没本事,还是是我把你从窑子了赎了出来,不然你还在青楼里卖身忙你老公还债那!现在老子给你穿金戴银的,怎么,以为自己从此就不得了了啊?老子告诉你,少管老子的闲事。不然我叫吴八的手下把你弄到极斯菲尔路76号里轮了你,然后送回妓院去。”


金三太太听了,真的还是有点畏惧了。

这个金大牙本来就是上海流氓大亨黄金荣手下,后来溜到重庆投靠了军阀毛森,后来被毛森推荐给了宋子文,抗战胜利后和宋子文的亲信包德龙一起到上海,在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的庇护下做起了接受大员。

现在连他原来的老大黄金荣也得让他三分,这是个说的出来就做的出来的恶棍。

金三太太只能跌软,她转了口气说:“我没管你的事啊,只是这么说说罢了。叫你多积点德也没错啊。”

“呵呵,看来三太太也知道吴八的厉害啊,那就学乖点好了,跟着金某我亏不了你的。”

“恩,那你准备怎么和这些剧社的人相处啊?难道真让他们长期在我们这打坐?还是准备把这处房产让出去了?”


“这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但我得先和你说清楚了,今天来的那两个漂亮妞我有机会的话肯定是要占了她们的,到时候你可不许给我吃醋,一旦我能霸占成功,我会给你一万大洋,作为你的委屈费,也足够你一辈子的花消了。”

“老金的啊,你别总是张口钱闭口钱的,你爱占谁我没意见的。我只是提醒你一声,你要占的这些女人可都是洋学生出身啊,都有文化的。上海也不是偏远的地区。能轻易的叫你强奸了?人家会放过你吗,要告到国民政府去,你可就身败名裂了。”

金三太太看上去比金大牙要考虑的周全。


“太太说的也是,就是顾忌她们有文化,懂得上告。不是顾忌这些,那我今天晚上还不早去那小夫妻的房间里强奸了那个姓张的俊太太了,就是我听她剧社的人喊她张什么晨的。眼下先放他们几天清闲,找机会总能做了这个张小姐。对,以后我要是做她的时候,你可得从傍边给帮忙啊。”

金大牙说这些的时候,就跟谈论自己的家产似的那么自信,一点也不顾及颜面。


“哦,合着是要我给我自己戴绿帽子啊?亏你真想得出来,不过那,你要是再多加点大洋,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哈哈,还说张口钱闭口钱的那,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啊,装的倒是蛮正经的。好吧,事成之后再加你一千大洋吧。”

“这还差不多,反正吃亏的都是女认嘛。”

金三太太说罢关上了电灯。


第二天一早,住在金家的四男一女起床吃好早饭后,剧社的人也都来到了金家的二楼办公室里工作了。这么远路的奔波,大家都认为不是个长久的办法。

金大牙也起来准备去设在市政府的接收处上班。

刘妈为金大牙开了院子门,金大牙刚要迈腿出门,一下子惊呆住了。

原来院子门外等候着一大帮子记者,有男有女,估计至少也得十大几号人。原来这就是许军等人做的手脚,去各报社宣传了云水话剧社房产被党国大员非法占有,并且拒不搬出,希望媒体能给予曝光揭露。

记者接到主编的通知后,一清早就赶到徐家汇利园弄堂十六号的大门前,等候采访接受处大员,副处长金大牙了。


见到金大牙出门,记者纷纷迎上去,闪光灯打出的硝烟马上弥漫了十六号大院的门前。

“请问金处长,为何霸占着本属于他人的房产而拒不搬出那?”

“请问你们接受处不仅接受日本人的财产,难道连国人的私产也一并接受吗?”

“请问你占着原房主的房产不搬是怎么打算的?”

记者们纷纷追问着,让金大牙尴尬万分,莫衷一是。


发了近一分多钟的楞,金大牙才缓了过来。

金大牙总算知道了记者来采访这里的意思,于是顾做镇定,竟然大言不惭的夸夸其谈了起来。

“作为党国的要员,我怎么可能霸占他人的私产那。只是我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居所,暂时居住在当时空产之中而已。现在既然原房主回来了,在我居住困难的情况下,已经毫不犹豫的把一部分房屋腾给了原来的云水话剧社的人员居住并工作。等我找到新的居所后,这里将全部交还给原房主,也就是云水话剧社的同仁,请大家放心。”

《新民晚报》的青年女记者欧阳佳慧问道:“那请问金副处长,本来就属于剧社的房子,为何只腾了很少的一部分那?你们接收处接收了那么多日伪的房产,为何不去那些房子里住?这其中显然要背有想更多的霸占公私财物的嫌疑啊。”

“这个,这个…..,这不是临时的吗,以后有了房子定当即可迁出此处。”金大牙很不高兴了。


欧阳佳慧,金陵女子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今年25岁,也是于洁不同专业的校友,地下党上海市委的联络员。这次正是利用采访的机会来和许军接头的。

其他记者们开始一一的发问采访着金大牙,让金大牙不禁头顶上冒出了汗珠。

趁这个机会,欧阳佳慧溜进了十六号二楼许军的办公室里。

欧阳佳慧告诉许军,已经弄到了国民党全面接受日军细菌研究所,即“罪恶花”基地的初步材料。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当年日军关押一批抗日战线上我们的同志,以后秘密交接给了国民党当局。”

欧阳佳慧接着说:“这批同志从提篮桥教育没能找到,可能被关押在秘密监狱里监狱被转移到何处,正在打探。有消息说可能是关在老日伪的极斯菲尔路76号里。上海市委也希望许军利用可能的机会从另外的渠道弄清楚秘密监狱的情况,以便有了确实的证据,我党好进行政治或者武力营救。”

“那不是吴八同志管理的地方吗?”许军说。

“76号已经从吴八手上交出,给了军统上海站使用了。因此里面的具体情况吴八同志也无法摸清。”


两人正说到差不多的时候,谢长林等走了进来,谢长林本来就重点在怀疑着许军,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单独和许军进了办公室,自然就更加怀疑了。

他礼貌的和欧阳佳慧寒暄后,问欧阳佳慧道:“欧阳小姐是那家报社的啊?我叫谢长林,是这里云水剧社的社长。”

“辛会,辛会。我叫欧阳佳慧,是新民晚报的记者,难得有机会采访当年上海赫赫有名的话剧社,我正询问许导演,你们社最近有什么新的力作出笼那,云水句社可是上海当年最有名的话剧团体,你们这次回来,上海市民正期待着你们拿出好作品那。”

欧阳佳慧已经从吴八那儿知道了谢长林的底细。


“哦,呵呵谢谢欧阳小姐对鄙社的厚爱。我们最近将推出一部新话剧,叫《不死鸟的终生遗憾》,是抗战题材的,还希望欧阳小姐多多帮我们宣传宣传。谢某这里不胜感谢了。”

外面的记者们此刻也采访的差不多了。于是,欧阳佳慧便和记者们一起离开了金家。


望着欧阳佳慧远去的背影,谢长林咽了一口唾沫。

欧阳的背影的确迷人万分,身姿婀娜飘逸。职业裙下秀腿在棕色高腰皮靴的包裹下显得那么样的性感动人。

“这个号称上海两大美女之一的富家千金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那气质和相貌绝对能和剧社当家花旦张晨曦妣美了,甚至一点也不亚于洁。”

谢长林想着:到时候得不到于洁的话,这个欧阳佳慧也是个好的选择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