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6 六和五虎

枪通条 收藏 8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此时康饶生脑子里,想到了一首诗,一首特地从百度上搜索而来的诗,一首为再次遇到心中的女神准备的诗,它就是程应锋的《怀想那个人 》: “月亮 水汪汪地飘过来 那双眼睛 那声梦魂牵绕的轻笑 水一般清亮 如兰的气息渗透我周身 这月夜 这静谧而芬芳的夜晚 总教我默默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走进餐厅,小帅哥仍然在台上深情地演出,美女们仍在尖叫着。

吃饭的人已经离去,但座位却已经坐满了,都是三三两两聚会喝酒的人们。

漂亮的领班坐在一个成熟而帅气的男人对面谈笑风声。

“嗨!”领班见康饶生走来,笑着摆了摆手。

“嗨!”康饶生也摆了摆手,同时礼貌地对那名男子点了点头。

男子似乎有点醋意,警惕着脸,点了点头。

“靠,老子没你帅,也没你有味道,看你身上穿的那么贵的名牌,老子也没你有钱,紧张个屁呀!”康饶生心里想着,打过招呼拐进了卫生间。

康饶生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领班已经没有坐在那里,而是在四周招呼着客人。

那名男子就这么呆呆得坐着,眼睛随着领班的身影而移动。

“晕,原来是一名追求者!”康饶生这次没打招呼走出了餐厅,男子也当没看到他。

“哈哈,死仔,终于来了!”康饶生一出餐厅的门,就看到乌鸦正向自己走来。

“兄弟,不好意思呀,刚才家里有客人!”乌鸦歉意地和康饶生打着招呼。

“来,抱一个先!”康饶生热情地迎了上去,与乌鸦来了个大拥抱。

“哈哈,你小子还是这么结实!”乌鸦拍了拍康饶生的胸膛,赞叹着说道。

“哈哈哈,你以为校队这么好混的呀?”

“得了吧,得过第几名呀?”

“不好意思,广州市第四名!”

“哎呀,看不出来呀!”

“得了,别挤兑我了,走,鸡哥和他女朋友已经到了!”康饶生指了指露台上已经和好,正在甜蜜着窃窃私语的颠鸡和阿静。

“靠,兄弟出来玩,带什么鬼女朋友!”乌鸦不满地发着牢骚,脚步却没停,和康饶生一起走了过去。

“靠,你小子少说点,刚两人还斗嘴呢!”康饶生踢了乌鸦一脚,提醒到。

“鸡哥!”

“乌鸦!”

两人也来了个大拥抱。

“坐!我介绍一下,乌鸦,我女朋友!”颠鸡给阿静和乌鸦两人介绍着。

“你好!”

“你好!鸡哥真有眼光啊,漂亮的妹妹呀!”

“少贫嘴!喝顺一下?”

“喝顺一下!”

“靓女,拿四个杯子,六支啤酒!”乌鸦转身对服务员叫道。

“一下点这么多干嘛?”

“老二和土匪等下就过来了。”

“土匪回来了,那小子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土匪是康饶生继乌鸦之后的同桌。

“下午刚到的,刚路过他家的店,看到他了,等下过来。”

“呵呵,那小子就是这么神出鬼没。”颠鸡一语道破土匪的习惯。

“他喜欢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哈哈哈……”康饶生和乌鸦两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老二呢,怎么还不来?”颠鸡问乌鸦,兄弟几个中,就数老二和乌鸦的关系最好。

“马上过来了,估计快到了。”乌鸦回头看了看人行道,看到老二正一晃一晃地走过来,“那,说曹操曹操就到!”

“靠,老二,这么晚!”颠鸡与老二拍了一下手,抱在一起。

“哈哈哈,忙呀!”老二用他特有的清脆的声音爽朗地笑着。

“大番薯!”老二转身,叫着只有他专用的康饶生的外号。

“娘的,老子不番薯都给你叫番薯了!”康饶生骂着,也与老二来个拥抱。

“乌鸦就不抱了,下午抱过了!”老二笑着踢了一下乌鸦的椅子。

“酒呢?”老二见桌子上只有三个酒瓶,还有两个是空的。

“急什么,就你酒量最差,是不是想挨我叼?!”乌鸦坐在那里,指着阿静说到,“先叫了嫂子再说?”

“哎呀,乌鸦哥,你终于有人要了呀?那也是弟妹呀,不是嫂子呀。”老二坏坏地看着乌鸦,又看了看阿静。

“不是我的,鸡哥的女朋友!”乌鸦脸一红,澄清到。

“靠,那你介绍个屁,”老二往桌上一甩帽子,坐了下来,“颠鸡,你大还是我大?”

“鸡哥大啦。”康饶生在旁边插了一句。

“嫂子!你好!我是老二!”老二故意滑稽地装成很严肃的样子和阿静打着招呼。

“你好,叫我阿静就好了!”阿静被老二的样子逗乐了。

“哈哈,大番薯,最近感情生活过得怎么样?”老二转头关心起康饶生来。

“靠,你应该问春子性生活过得怎么样!”乌鸦在一边奸笑着/

“晕,我还是处男好不好!”康饶生为自己的清白辩驳着。

“我说,各位兄弟,给个面子,我女朋友在呢!”颠鸡拍了拍桌子。

“啊,嫂子,不好意思!”乌鸦敬着歪礼向阿静道歉。

“嘿嘿,嫂子不要介意,兄弟们开玩笑惯了!”老二也急忙道歉。

“对对,不要介意!”康饶生附和着道。

“没关系啦,呵呵,男孩子嘛,都这样的。”阿静笑了笑,显然并不介意,“你们的外号好特别哦,可以告诉我怎么取的嘛?”

“这个呀,可以啊,你看康饶生的头,大不大,象不象《老夫子》漫画里的大番薯,所以我叫他大番薯!”老二第一个跳出来揭兄弟们的伤疤。

“靠,就你一个人叫!”康饶生戏剧化地做了个扇老二嘴巴的动作。

“啊?那我听乌鸦叫他春子?”

“哈哈哈,这个嘛,你不知道康饶生高中的时候,经常发春写情书给师妹,还美其名曰……”这回轮到乌鸦发挥了,故意把“曰”字拖了老长,就是不说下面的一句。

“哪个少男不怀春!”颠鸡和老二齐声念出了后面的一句话。

“啊,看不出呀,生哥这么有才情呀?”阿静吃吃地笑着,看向康饶生。

“哪有,哪有?”康饶生脸一红,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乌鸦呢?”

“等下,酒上来了,兄弟们先喝顺一下!”颠鸡端起服务员倒满了酒的玻璃杯。

“喝顺一下!”四人举起杯,“咣”使劲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这会阿静没说什么,静静地笑着,帮颠鸡擦了擦嘴角的泡沫。

“有女朋友就是好呀!”乌鸦羡慕地看着甜蜜的小两口。

“去,少贫嘴,继续说故事给我听!”

“阿静,你听过贝利吗?”康饶生卖了个关子。

“听过呢,我也看足球的呀!”

“那好,贝利是有名的乌鸦嘴,你知道吧?”

“知道呀,哈哈,乌鸦不是比他更乌鸦吧?”

“没错,他这点比贝利强!”老二在旁边帮着康饶生挤兑乌鸦。

“老二,你不要得意,等下你自己和嫂子说你的外号怎么来的!”老二立刻不敢说话。

“呀?老二?……”阿静好象猜到了什么,看了看颠鸡,颠鸡笑着摇了摇头,阿静脸一后,不敢往下说。

“嘿嘿……”乌鸦见转移话题成功,坏笑着看着老二。

“西西……”康饶生把头凑到老二前面,发出嘲笑的声音。

“行了,看什么鬼哦,你要吹我……”老二一激,口头禅就要溜出来,康饶生赶紧给他一巴掌,老二才收住了嘴,没有往下说。

“哈哈哈,说个屁,来,喝顺一点!”颠鸡举起酒杯,迅速地解除尴尬。

“喝顺一点!”又是一大杯下肚。

“喂,坏蛋,你的外号不是也有什么不好的含义吧?”阿静撒娇般地看着颠鸡。

“没有,鸡哥的外号绝对不坏,就是踢球的时候经常发疯,不好好守门,喜欢学依基塔,所以我们开始叫他颠子!”康饶生坏笑着,开始起头挤兑颠鸡。

“对啊对啊,绝对没有不好的意思!也就是帅了点,深受六和中学广大女生的喜爱!”乌鸦立刻接上一句,显然不是第一次和康饶生合作挤兑颠鸡。

“就是就是,深受喜爱,有‘男人中的鸡’之称!阿,不对不对,鸡哥不好意思啊,说错了,是走路象公鸡一样雄勾勾气昂昂!”挤兑三人组正式出场,老二挤眉弄眼地说道。

“所以嘛,就叫颠鸡了!”三人一对眼神,异口同声地说道。

“哈哈哈……你们真逗!”阿静给三人的表演乐得都不行了,笑完,一把狞住颠鸡的耳朵,“深受广大女生喜欢呀?我是第几个呀?”

“没有,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我哪有呀?”颠鸡痛苦地解释着。

“对,没有,嫂子,以前带出来的都不说是女朋友的,说女朋友的,你是第一个!”乌鸦继续使坏,朝康饶生和老二使了个眼神。

“对呀,没有,在学校的时候,也就是一天收好几封情书而已,都扔了!”康饶生会意,接了一句,然后看了一下老二。

“是,都扔了,扔在枕头底下好好地收藏起来了!”老二配合地相当地默契。

“你们几个叼毛,是不是非要整死我呀?”

“算了,放过你,以后老实点呀!”阿静也知道几个人在使坏,只是想借题发挥一下。

“哈哈哈……”几个兄弟笑得肚子都开始疼起来。

“喂,送我回家,不然我妈改问了!”阿静站起身来,“生哥,乌鸦,那个……我走啦,你们玩呀!”

“好,慢走啊!”

“鸡哥,不要急得赶回来!”

“对,不急的,你慢慢!”

“靠,你们几个叼毛,等我回来收拾你们!”

“哈哈哈……来,我们几个再喝顺一下!”见颠鸡和阿静已经走远,康饶生举起杯子,与乌鸦老二一起又干了一杯。

“春子,实习单位有着落了吗?”笑完,兄弟几个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工作,乌鸦有点失落地问康饶生。

“没有呢,你呢?”

“我也没,本来想去税局的,后来说名额不够,去不了!”乌鸦和康饶生一样,念的都是会计专业。

“老二,你呢?”

“我考公务员,不实习了,直接去考。”

“警察吗?”

“恩,读警察学校出来,肯定先考警察看看啦!”

“春子,你可以叫你舅舅帮你安排呀!“乌鸦给康饶生出了个主意。

“我想自己出去外面看看!“

“真搞不懂你,读书也要出去外面,工作也要出去外面,在家多好,有个照应,也容易出人头地。”乌鸦一直都是强硬的留守派。

“番薯,乌鸦说得也有道理,不如你试着在家呆呆?”

“呵呵,我可不想老是在家,唠叨得要死!”

“有条件了,自己买套房子嘛!“乌鸦继续劝康饶生,”在家,兄弟几个也好一起玩不是?你们出去读书的这几年,只有节假日才能一起玩,都闷死我了!”

“三年了,还不习惯呀?”

“算了,不劝你了,在外面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呆不了就回来,不想求家里就告诉我,我叫我爸帮你安排!”

“你不是自己都没名额吗?”

“局里没有,下面的所里有,先合同工做着,然后再考公务员!”

“你小子说话说一半,晕!”

“老二,你什么打算?”

“专升本,现在省里统一招考的警察不要专科!”老二一脸无奈。

“你考省里呀?”乌鸦和康饶生同时惊呼,“真牛叉!”

“我这个专业只有省里才招!”

“哦,那就多读一年?”

“是的,我们学校升本了,下学期参加升本的考试。”

“加油了,兄弟!”

“哈哈,好咧!来,再顺一下,预祝我们几个前途一片光明!”

“好,顺一下!”又是一杯下肚,瓶子已经空了好几个。

“喝、喝死你们!”土匪一脸坏笑着走到桌子边,叉着手站着。

“靠,兄弟呀,好几年不见了呀,想死你老子我了!”老二一把抱住土匪,两人使劲拍着对方的后背。

“哈哈,舍得回来了?”康饶生与土匪抱了抱。

“叼毛!”乌鸦也站起来,给土匪一个大熊抱。

“坐吧,那个是干净的杯!”康饶生指了指没用过的杯子。

“靠,你看什么呢?”见土匪看了又看椅子,老二一脸疑惑。

“我叼,春子在这里,我要看看这椅子上有没机关!”

“哈哈哈,你还记得呀?”

“什么玩意?”老二还没搞明白情况。

“高三下学期,春子这叼毛拿那个报纸做了个那个什么尖尖的东西,上课起立后放我凳子上,害我坐下去的时候出糗!“土匪探过身来,拍了一下康饶生的头。

“哦,是那事呀!”老二终于想起来了。

“谁叫你成天不来学校,一旷课就是一两个星期!”乌鸦接嘴说道。

“下学期不是可以不来学校么,我偶尔回去还算是不错的了。”

“呵呵,那时不考大学的,基本都不来学校了,土匪那次回来是准备联考!”康饶生笑着回忆着从前。

“哈哈哈,似乎班上没几个人逃过你的魔爪!”老二和乌鸦摸了摸屁股,一起坏坏地看了看康饶生。

“想干嘛?”康饶生左右看了看面前三个曾经被自己蹂躏的兄弟,不安地问。

“你说呢?怎么补偿?”

“就是,补偿!”

“那,今天算我的!”康饶生想,反正舅妈签单,哈哈哈……

“算你小子识时务!“

“嘿嘿,春子请客,那个什么,靓女过来,带我去厨房点菜!”乌鸦立刻一副打土豪的样子。

“随便点,哈哈哈……”

“土匪,怎么瘦这么多?”老二关心地问土匪,“外面很苦吗?”

“不是,喝酒喝成肠胃炎了,成天不能吃饭,所以瘦了。”

“少喝点酒!”

“不喝了,乌鸦帮我叫杯茶!”土匪朝着已经向餐厅走去,准备大宰康饶生一顿的乌鸦喊道。

“你不喝酒呀?靠!”乌鸦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不满地叫道,“不给喝茶!”

“乌鸦,给土匪要杯茶,他肠胃不好!”康饶生解释了一句。

“行了!”乌鸦摆了摆手,进了餐厅。

“匪,今年怎么回来了,生意不忙了?”

“不做了,身体都做坏了,回来帮我爸!”

“哦,那也好,把身体调养好就行,你女朋友呢?”

“跟我回来了,准备过完年结婚!”

“靠,恭喜了呀,什么日子?”

“没定,到时通知你们!”

“好!”

“怎么不喝酒?”谈话间,乌鸦已经点完菜回来了,康饶生和老二把土匪的情况一说,乌鸦就跳起来了。

“一定要叫我啊!”

“废话!”

“把身体调养好,才好做人!”

“你小子正经点行不,哈哈哈……”

几个人开心地胡闹着,谈着近况和将来的打算,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乌鸦,你点的什么玩意,怎么还没上来?”老二不耐烦地问乌鸦。

“羔蟹粥!生米现煲的,我特意交代起码要煲三十分钟。”

“靠,你真会点有啊,点了几个蟹?”如果乌鸦真的下了重手,康饶生是不好意思让舅妈签单的。

“放心啦,兄弟几个都没工作,打点零工赚点零花钱不容易,就点了三只都是一斤多点的蟹!”

“靠,这还不重手!”土匪一阵惊呼,“读书的人真是不知道赚钱辛苦!”

“得了吧,土匪同志,咱春子有钱!”老二在一旁帮着乌鸦。

“就是,这小子比赛补贴、训练补贴,还有在学校吃饭不用钱,又有兼职做,有钱着呢!”

“牛呀,春子!”土匪有点佩服康饶生了。

“呵呵,运气好,挑了一项冷门运动,所以才能进校队,领补贴。你们两个还不是一样出去兼职?”

“我们做的什么?KFC!炸鸡吃了不少,钱少得可怜,哪象你,代表企业打一次比赛就有大把的奖金,去酒吧弹一晚琴有一二百。“

“呵呵,好了,不说这个,粥要来了,收拾一下桌子!”康饶生见传菜员端着粥走过来,忙招呼着兄弟几个把桌子收拾了一下。

“趁热,我先来个羔!”颠鸡不在,数老二最大,于是他不客气地先给自己盛了一碗。

“哈哈哈,兄弟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呀!”康饶生排老二后面,一边给自己盛粥一边说着。

“爽!这羔真是香”老二吧唧吧唧地嚼着蟹肉,一脸饿死鬼的样子。

“恩,粥里的米粒煮得刚刚好!”乌鸦细细地咬着米粒,象个美食家一样享受着。

“匪,吃蟹呀!”康饶生正在消灭着一只蟹腿,看到土匪只盛了粥,以为兄弟几个几年没见,生疏了,于是招呼道。

“行了,春子,吃你的,别管你哥我啊,我不能吃那玩意,喝点粥就好了!”

“靠,我比你大!”

“哈哈哈,管你,反正我比你大!”

“给鸡哥留点吧!”乌鸦突然想起来送女朋友回家送了一个多小时的颠鸡。

“十二点多了,还没过来?”老二看了看手表,兄弟几个唯一戴手表的就是他。

“等下,打电话过来了!”康饶生接起电话。

“喂,不过来了呀?”

“哦,开房打麻将呀?”

“哪里?哦,好的!”

“我就不去了,我告诉他们几个吧!”

“好,吃完粥就去!”

“鸡哥怎么说?”老二一听打麻将,马上精神百倍。

“富嘉,809房,鸡哥在那里等!”

“哈哈,那小子……”兄弟几个心照不宣地大笑了一阵,把粥风卷残云地干掉。

“春子,你不去的哦?”乌鸦知道康饶生不打麻将。

“大番薯从不打的啦!”

“匪,你去不?”康饶生问土匪。

“他不去怎么齐人?”

“去,见下鸡哥,顺便剥削点红包钱来用用!”

“那好,你们去吧,我回家了!”

“去吧,哈哈哈,我们打通宵,四点钟打电话叫你起来小便呀!”

“乌鸦,我等下就把电话来电转接到你家!哈哈哈……”康饶生对付乌鸦还是有一套的。

“靓女,埋单!”康饶生送走了兄弟几个,叫来服务员。

“先生,老板娘有交代,你的单她签单!”服务员看了看单,礼貌地说道。

“不用,替我谢谢老板娘,我自己埋单吧!”

“这个不好吧,先生?”

“没问题的,我会和她解释,你算一下多少钱?”

“一共是420元!”

“给你。”康饶生从钱包里抽出五张一百元,递了过去。

“您稍等!”服务员接过钱,转身走向收银台,不一会,就把找的钱拿了过来。

“谢谢!”康饶生把钱放进口袋,零钱另外放是他的习惯,迈着微醉的步伐走向停车场。

“小哥,喝好了呀?”

“是的,阿伯!”康饶生打着了火,准备轰油门,这时电话响了。

“阿生,怎么自己埋单了?”舅妈打来的。

“那帮小子使劲宰我呢,不好意思让你请客呀!”

“那有什么关系,舅妈答应了的!”

“哈哈,那下次吧。”

“你哪有这么多钱?”

“哈哈哈,我有补贴和兼职的呀,放心了舅妈!”

“那好,下次过来舅妈家,舅妈给你做好吃的!”舅妈知道康饶生的性格,岔开了话题。

“没问题啦,我要回去了,先不说了,拜拜!”

“拜拜,骑车小心!”

“明白!”

康饶生挂了电话,把油门一轰,就连摩托车都带着微醉,冲出了停车场。

“小哥,路上小心呀!”阿伯关切地喊到。

“知道了,阿伯!“

康饶生远远地见家里的灯已经熄了,于是在快到家的时候把火熄掉,任由摩托车利用惯性滑行到家门口。

轻轻地开门,把摩托车轻轻地推进去,架好,再把钥匙插进门孔,把门带上,反锁好,蹑手蹑脚地进了屋。

“这么晚?喝醉了?”老康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楼。

“恩,没喝多少!”康饶生硬着头皮回答。

“赶快冲凉,早点休息,明天去老屋帮忙打扫!”老康儿见康饶生的脸不红,呼吸出的气没多大的酒味,脸一松,交代了一句,返身上楼。

“知道了!”康饶生吐了吐舌头,赶紧进房间拿出睡衣,冲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把头发吹干,调好了闹钟,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