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谎言之--割资本主义尾巴

龙血龙魂 收藏 19 2497
导读:近日有闲,来铁血潜水多日,基本上是想看看大雁类的表演,舒张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已。 现在铁血里是越来越热闹了,只是大雁踪毛皆无,不知到哪里“我要飞跃”去了。倒是看到不少乌类(鸟吗?可能我打错了吧)还躲在某些阴沟里排放着污水,编纂着谣言,蒙骗些齿白唇红的少年。要在铁血上把这类“什么”分辨清楚也很容易,只要你找到那些不知从哪里贩来些猪毛狗尾,编织着千篇一律的谎言的“什么”就是了。为易于分辨,老夫我先把那些谎言列举一番,只是老夫时间有限,今天只能先举其一,其二和其三吗,只能等老夫的时间和心情了。 这个其一

近日有闲,来铁血潜水多日,基本上是想看看大雁类的表演,舒张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已。

现在铁血里是越来越热闹了,只是大雁踪毛皆无,不知到哪里“我要飞跃”去了。倒是看到不少乌类(鸟吗?可能我打错了吧)还躲在某些阴沟里排放着污水,编纂着谣言,蒙骗些齿白唇红的少年。要在铁血上把这类“什么”分辨清楚也很容易,只要你找到那些不知从哪里贩来些猪毛狗尾,编织着千篇一律的谎言的“什么”就是了。为易于分辨,老夫我先把那些谎言列举一番,只是老夫时间有限,今天只能先举其一,其二和其三吗,只能等老夫的时间和心情了。

这个其一就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各位可以找一找,凡说到“割资本主义尾巴”,无一例外的就是:农民连鸡呀猪啊都不让多养啊,一家就允许养几只啊”,可具体允许养几只呢?则一概一言以蔽之曰“几”,反正就是毛 泽 东一定要把农民驱赶到水深火热的旧社会,好让改G开F把农民解放出来;反正只要是你毛 泽 东干过的,就是罪恶;而且似乎那文G十年,毛 泽 东一直就让四人帮这样干的。

老夫写这段文字,主要的还是给各位年轻朋友看的,某些“什么”自然要跳出来,恕老夫不屑与尔等为伍,不会答复尔等。如果你们要驳斥老夫,就请你们拿出文件了,不管是国家的,还是省里,地区,县府,公社,哪怕是大队和生产队的文件都可以,看看哪个文件写着“只允许养几只鸡或猪”这样的文字。要知道那时所有的工作都是以文件为准的,不象现在,乡镇书记的决定都无需我们“屁”民与闻了;如果真有这样的文件,对你们这些精英来说,恐怕早就奉为圣宝,巴不得地拿出来现眼了。

虽说割资本主义尾巴这个提法一直就有,但最为一场全国性的运动来搞的就是1975年,那一年发表了毛主席关于小商品生产的一些批示,大概意思就是“商品生产可以产生资产阶级”,之后全国就搞起来一个“割资本主义尾巴”运动,主要地是要把小商品生产者的生产活动纳入集体经济中去。

所谓个体经济,并不是改G开F后的新名词,在毛泽东时代,农村也是存在着很多个体经济的。如木匠,铁匠和修补锅碗瓢盆的修补匠以及石匠等,当时他们虽然人是生产队里的人,但他们的经营活动是自主的,挣的钱归自己。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目的就是把这些人的经营纳入集体经济中去了。我举几个我所知道的例子来说明。

我所在的镇上有一个铁匠,一直在家中干些农具,如镰锄镐锨的修配,然后用现金来换工分,生产队就按照他家里的人口给他分粮油和蔬菜。在割尾巴后,铁匠就不得不和生产队一起经营了。但生产队依靠他的力量,扩大了经营范围,不但是简单的农具修理,还干起了钉马掌和一些农具的制造,这些都是那个铁匠一个人干不了的。可以说,对这个铁匠来说收入肯定降低了,但集体收入大大提高了。

另外的一个例子是我家不远的一户人家有一台压面机(或者叫切面机),是手摇的那种,制造的非常精致。当家里夏天吃凉面时,总是到他们家里去压切面,大概一斤面粉一毛钱的收费。后来,也归生产队经营了,压面机归公当然不是无偿的,至于是分成还是赎买就恕我不能臆造了。生产队接手后,利用集体储存的面粉生产挂面,这户人家专门有一个人从农田劳动中调出来负责生产。这样机器的利用率大大提高,集体也增加了收入。

不可否认,上述割尾巴牺牲了这些个体户的利益,但集体经济就有了更大的收益,请问精英们,这样的割尾巴对社会主义建设有利还是有害呢?好像我还没有看到过那些有名有姓的精英们说过割资本主义尾巴阻碍了经济发展。

割尾巴运动的另外的一个主要内容是把各家各户的自留地统一,许多人家的自留地都被减少了,因为大家对有比较多的自留地人家有意见,说他们的精力分散。在强调集体利益的时代,这样的割尾巴有错吗?当然,你可以站在今天的角度看过去有自己的看法,但请不要戴着有色眼镜。

你怎么看那个年代都无所谓,但编造“割资本主义尾巴”给农民带来灾难就是无耻的谣言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