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这么一群,一个男人能伺候过来?

折了翅膀的天使 收藏 1 814
导读:我的几个室友,肥头大耳,胖嘟嘟,都有几分猪态。晚上睡觉特会打呼噜。有时候,半夜不幸醒来,听他们几个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感觉那鼾声可是不同凡响。 所以,每天晚上我必须在他们熟睡之前,进入梦乡,否则,如果待他们熟睡以后,鼾声雷动,呼噜齐鸣,那我就没有办法睡了。 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己在猪圈里。这也难怪,谁叫我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满耳尽是呼噜呼噜,哼哼唧唧的声响,不梦见猪才怪。 一次,半夜,见两人路过我的寝室,掩嘴大笑,说[这间寝室里怎么好像养了一群猪啊。里面的呼噜声,成片成片,轰隆隆的,真好笑,仿佛一群

我的几个室友,肥头大耳,胖嘟嘟,都有几分猪态。晚上睡觉特会打呼噜。有时候,半夜不幸醒来,听他们几个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感觉那鼾声可是不同凡响。

所以,每天晚上我必须在他们熟睡之前,进入梦乡,否则,如果待他们熟睡以后,鼾声雷动,呼噜齐鸣,那我就没有办法睡了。

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己在猪圈里。这也难怪,谁叫我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满耳尽是呼噜呼噜,哼哼唧唧的声响,不梦见猪才怪。

一次,半夜,见两人路过我的寝室,掩嘴大笑,说[这间寝室里怎么好像养了一群猪啊。里面的呼噜声,成片成片,轰隆隆的,真好笑,仿佛一群饿猪在槽里争食,,,,]。

于是,我路过寝室而不敢入,怕被人看见笑话。因为这是我的耻辱,居然与猪为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