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战争 第一部 扶我上战马的人 3、扶我上战马的人(4)

裴志海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URL] 我刚要溜走,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早上吃的烂鱼烂虾吐出来,马司令扭过头,很亲切地招呼我:“来,裴作家,我把你扶上战马!”马司令伸出手,抓住我的脖子,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扔在了马背上。我在遥远的二十世纪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当过骑兵,骑马对我来说,是小Kiss,我双手抓住缰绳,双腿用力一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


我刚要溜走,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早上吃的烂鱼烂虾吐出来,马司令扭过头,很亲切地招呼我:“来,裴作家,我把你扶上战马!”马司令伸出手,抓住我的脖子,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扔在了马背上。我在遥远的二十世纪时在内蒙古大草原上当过骑兵,骑马对我来说,是小Kiss,我双手抓住缰绳,双腿用力一夹,用马刺抽在“赤兔”的屁股上,“赤兔”仰首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像箭一样地向茫茫原野驰去,耳边的风声呼呼地响着,原野上鲜花灿烂,鸟儿们都在歌唱伟大的黄衣教,我向着太阳奔去,溶入了阳光中……

遛了一圈“赤兔”回来,马司令又亲自把我扶下战马,亲切地教诲我:“要好好爱护‘赤兔’,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它,跟着黄衣教,好好打黑衣教,争取早日立下战功,当上将军,报答父母。”我忙立正敬礼:“请马司令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跟着马司令,消灭黑衣教,打倒方东教主!”

我既然加入了黄衣教军,就应该为黄衣教军分忧解愁,我说:“马司令,根据我多年研究世界军事发现,战争一旦爆发,就可以实行征兵制,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嘛。你刚才怎么让乡亲们自愿当兵呢?这下倒好了,乡亲们都跑光光啦!”

马司令亲切地看了看我,目光如丝绸般地柔和,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志海啊志海,你还年轻,不懂政治,现在世道变了,要讲究策略,我们如果强行征兵,那不是和专制、独裁的黑衣教一样了吗?我说自愿就是自愿。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帮刁民也真是的,看了我的脱衣舞,还不想自愿,天下哪里这么便宜的事?我这就去让他们自愿加入黄衣教军!”

马司令一挥手,士兵们就跑进了我们陈家村,动员乡亲们自愿参加黄衣教军。

马司令说到做到,他不强迫乡亲们加入黄衣教军。黄衣教军士兵们显然已经经过了马司令的培训,见到一个乡亲,上前就堆着一脸职业化的笑容和颜悦色地问他:“你说是黄衣教好,还是黑衣教好?”乡亲看着士兵们背着的大刀长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虎腰熊背的士兵们半边脸上堆着笑容,另半边却严肃地板着脸,眼睛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乡亲就很不争气地双腿发抖,想找厕所撒尿,结结巴巴地说:“黄、黄衣教好!”黄衣教军士兵们就紧追不舍:“那就加入我们黄衣教军,打倒黑衣教吧!”乡亲虽说下半身尿都快出来了,但上半身没问题,脑袋还清醒,就忙摇头:“不是我不想加入黄衣教军,我上有老,下有小,我得养活他们啊!”士兵们那半边脸也没了笑容,严厉地瞪着他:“你这是胡扯,你既然认为黄衣教好,干嘛又不加入黄衣教军?你分明就是认为黄衣教不好,认为黄衣教不好,你就是认为黑衣教好,认为黑衣教好,不就是黑衣教教徒吗?是黑衣教教徒,要杀头的!”乡亲知道一杀头就完蛋了,忙说:“我加入,我加入!”士兵们就又露出了一脸笑容,很庄重地问他:“你是不是自愿加入的?”乡亲忙一个劲地点头表态:“是自愿,是自愿!”自愿加入黄衣教军是一种光荣和觉悟的表现,应该受到表扬,马司令立马让花枝招展的舞女们给自愿加入黄衣教军的乡亲们戴上了大黄花。

当然也有人怎么说都不加入黄衣教军,嘴巴还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说就是死了也不加入黄衣教军,现在死了,还可以埋在陈家村,加入了黄衣教军,战死在沙场上了,说不定就得喂狼了,运气不好的,就得喂狗了。我们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马司令,我刚加入黄衣教军,想表现得更积极些,抢着给马司令出骚主意:“马司令,这帮刁民太顽固了,黄衣教军给他们看了脱衣舞,他们还不知道报恩!他们既然想死,马司令你就成全他们,就让他们死了算了!”说完以后,连我都吓了一跳,我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狠毒?

好在马司令没有听我的骚主意,他慈祥地看着陈家村,目光里充满了感情,感情浓度达到了98.547%,比我对陈家村的感情浓度还多了两个百分点,这让我很惭愧。马司令用充满了98.547%的感情浓度说:“我们是船,乡亲们是河,船河情深,我们怎么能粗暴地对待乡亲们呢?乡亲们现在想不通,但我们只要耐心地给他们做思想政治工作,乡亲们的觉悟一定会提高的。”

马司令回头看了看我们说:“你们来看看我是怎样给乡亲们做思想政治工作的。”

马司令带着我们,把村长张献忠的家临时作为做群众思想工作的地方。马司令让我们把那些成百上千觉悟很低的乡亲们带来,在外面站好队,然后一次叫了五个人进去。天气很热,太阳很毒,但马司令很爱护乡亲们,恐怕他们还受凉生病,就让士兵们在炕下烧上大火,把炕烧得暖烘烘的。乡亲们又恢复了一脸苦难、麻木的表情,傻乎乎地看着我们。马司令开始做思想政治工作了,他背着双手,真诚地看着乡亲们,用充满了98.547%的感情浓度和蔼可亲地说:“我们这次招兵买马,完全是自愿,决不会强迫乡亲们去当兵,这一点请大家放心,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向大家担保。我在村里的晒麦场上设了投诉箱,如果发现强迫乡亲当兵的现象,乡亲们可以投诉。我们调查属实后,一定会严惩不贷,决不手软,不管涉及到了谁,都要一查到底。乡亲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会对大家都很好的,就说现在,我找大家做思想政治工作,我站着,你们坐在炕上,我这样做对你们好不好?”乡亲们眼巴巴地看着马司令,诚惶诚恐,可怜巴巴地说:“马司令你也坐,马司令你也坐。”马司令笑了:“你们坐,我站着,群众是我们黄衣教的上帝,你们不但要坐在那里,还要坐好。我现在开始做你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帮助大家提高思想觉悟。谁的思想通了,愿意参加我们黄衣教军了,谁就从炕上跳下来,咱就敲锣打鼓欢迎你,给你戴上大黄花。你要是不想参加黄衣教军,那就在炕上好好坐着,我们决不强迫!”五个乡亲回头看了看拿着大刀长矛的士兵们,脱下布鞋,犹犹豫豫地爬上了炕。马司令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开始做乡亲们的思想工作:“我们黄衣教,上下平等,大家平常不称呼官职什么的,就叫朋友。参加了黄衣教军,有脱衣舞看,有白面馒头吃,有多少人想参加,还给我送礼,我都没要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