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醉了

bloodamoon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女人的性格变化之快,和天气极为相似。刚刚还风雨交加,不一会功夫又晴空万里。 以工作为借口躲过小洁的眼泪攻势,我赶紧出去把发电机检查了一遍,一切正常。现在我就怕再出点事情,麻烦已经够多的了,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范围。灯塔没事,自动化观测预警设备也没出啥毛病。通过值班的监视终端,我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女人的性格变化之快,和天气极为相似。刚刚还风雨交加,不一会功夫又晴空万里。

以工作为借口躲过小洁的眼泪攻势,我赶紧出去把发电机检查了一遍,一切正常。现在我就怕再出点事情,麻烦已经够多的了,已经超出我的承受范围。灯塔没事,自动化观测预警设备也没出啥毛病。通过值班的监视终端,我检查了一下,然后关机准备上去看看。

这次台风让我对国产的一些电子设备有了好印象,起码在这种极端恶劣的情况还能正常运转,这说明了一个很让人精神振奋的事实——国产电子设备已经完全达到新的技术水平!

带着小黑我准备上去,小洁又黏糊过来,可怜兮兮地说她害怕。本来我不想带她上去,毕竟现在外面下着雨,山路又滑,万一她哪儿碰着了,更加麻烦。

再说,万一在山上碰到黄志国班长他们,到时又出现尴尬场面。早上看黄志国班长那脸板地像桌面,硬邦邦的,可能他心里很不爽,或者对我意见很大。估计这是我的猜测,希望如此!

不想带她是发自内心的,带上她是违背内心意愿的。可当我说出“不”这个字不到10秒之后,她的眼泪开始迅速出现在眼眶里,晶莹剔透,缓缓欲滴。

我再次妥协,带上了她,还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她一个女孩子呆在这里确实会害怕,尤其害怕黄志国班长那帮人。

算了,带上吧!有些时候有些问题不得不面对,我准备和黄志国班长他们好好谈谈。尤其石军班长,看得出来黄志国班长很听他的话,毕竟是他带出来的兵。

天气依然不好,台风留下的后遗症就是风还得再刮几天,绵绵细雨也差不多要继续缠绵几天吧,让人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湿漉漉的。

小洁衣服太单薄,只好将就着我的迷彩服。看着小洁穿着我的迷彩服左看右看的,我差点想笑。衣服穿在她身上太胖了,晃晃荡荡的,弄得小洁像个讨饭的小乞丐,还是个美丽的小乞丐!

山路打滑,没办法!小洁抱着我的胳膊,小黑跟在后面,我们两人一狗向山顶灯塔方向走去。

天空的阴云让小路显得有些幽暗,小洁的胆量再次让我知道了女人的第二个特点:胆小。

山道两旁树上垂下的枝丫随风起舞,时不时地和我们打个招呼。小洁像个孩子一样,用手想去够着抓那舞动的枝丫。山路被雨水泡了一个多星期,早已经滑溜的像撒了油一般。每次小洁冒险,都得我去解围,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在她脚下打滑的瞬间把她抱起来。小洁对危险进行规避的自动反应,让她像只树獭一样手脚并用缠在我身上,差点让我们两个一起滚下山去。

劝了好几遍,小洁还是那般调皮。最后看我脸上表情有点冒火的样子,小洁才总算罢休。这个时候我知道了,小洁肯定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因为指导员说过,聪明的女孩子做事情还是很有分寸的,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但指导员也说,聪明的女孩子也比较厉害,一般情况下千万别去惹这样的女孩子。不然够你受的,她会让你死心塌地地爱上她,并且生活中时不时给你点小苦头尝尝,让你一刻也不能忘掉她是你的唯一。当然指导员说这样的女孩子都是精灵古怪,可也忠贞不二。连长后来补充一句:烈性女子!

小洁,我觉得有点这么个意思!表面上精灵古怪,骨子里却传统刚烈。

我觉得自己以后不知道会面对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当然前提是小洁别到时候回到陆地上告我一个强奸民女。否则,等待我的是终结人生或者去体验有些鸟人说的男人必须经历的第二件事情——蹲监狱。

走到山顶时,我发觉自己背上凉凉的,估计刚才小洁的危险行为已经着实让我吓了一身的冷汗。

的确,世上惟小人与女人难养!

小洁随着我上了灯塔,我去检查设备,小洁透过窗户往外眺望,一脸的兴奋。不停地冲着海面上掠过的三两只海鸟挥着手,或者就捋着小黑的狗毛,斗着小黑打闹着。

小黑是条色狗!我再次给小黑下了一个很肯定的定义!见了石军他们就龇牙咧嘴,见了美女就摇头摆尾,彻头彻尾的色狗。

看着他们打闹,我觉得小洁现在应该很快乐,这就好!

“李栋梁——李栋梁——”

有人喊我,我赶紧回应,“到!”

是石军班长的声音,他们在下面。

我正准备下去,看到小洁在这里,就告诉她我下去谈事,在这呆着不能乱跑。

小洁还有些惊恐的表情,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恐惧。对于绑架她的“绑匪”,她已经在心里认定了他们是坏人,正好和我这个“好人”相对应着。

下了灯塔,大家都在,挤在观察所掩体里。见面第一个和我开玩笑的依然是阿贵,大头和阿宝属于那种不问不答的主儿,想让他们主动开口和你啰嗦的可能性极小。

石军说他们得走了,不然真得让海警给围了再来个瓮中捉鳖,一个都跑不了,还得连累我。

我刚要说没事,黄志国班长说他也跟着走,出去看看。

我问黄志国班长你没护照咋出去?你的工作呢?还有你妈也在家里啊?

黄志国班长说,工作早辞了,老妈已经托付给姐姐了。

他是像和我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说这仇报的有点窝囊,再说了和沈天豪有仇,绑架人家女儿这事确实不是一个男人做的事,幸好还没酿成大错。

石军班长告诉我,黄志国班长身手不错,加入组织的话一切问题都好解决。至于报仇的事情,以后弄清楚再说吧。

我觉得他好像叹了口气,就问你们怎么走?那小艇走步了多远,再说这船也是偷来的,万一被发现了在海上一样得完蛋。

石军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他们如果连这点手段都没有,还当什么雇佣兵啊?

阿贵牛逼哄哄地说他们比特种兵还牛逼,这偷渡算个球事。

我内心里面对雇佣兵实在没有好感,也不希望黄志国班长去当什么雇佣兵,就有点没好气地质问石军为什么非要拉上黄志国班长去干雇佣兵?

黄志国班长确实直肠子一个,我话还没问完就来了一句他自己想去,和石军班长没关系。

我心里很不痛快,脑袋瓜子不知道哪根筋错了,就冲石军班长让开了。

什么鸡巴雇佣兵?一年到头脑袋别在刀把上,随时都有可能丢了小命,再说了人死了没有人会去承认去处理,连尸体都成了狗粮,有什么意思?再说图啥啊?

我的话可能火药子味太浓,弄得阿贵当场就呼呼地喘着粗气,捋着胳膊就想过来给我一顿。幸亏黄志国班长拦着了,这才气哼哼地转过身子去,不理我了。

石军班长脸上肌肉很难看,刀疤严重变形,显得狰狞恐怖,让我看得心里直发毛,浑身起了一身冷汗,后悔自己妈的光顾着关心黄志国班长忘了石军班长他们的身份。

妈的,言多必失,嘴上是痛快了,可马上老子就得受皮肉之苦。

石军班长脸部肌肉经过好大一会儿的痉挛之后,终于慢慢平静。从口袋里抽了一支烟,点上抽了起来。

可能是我自己感觉上因恐惧出了点问题,我总觉得石军班长那拿烟的左手有点抖。

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大头和阿宝,他们俩像个死人一般,没啥表情,自顾自地抽着烟。

沉默,让观察所这狭小空间的气氛显得很紧张,空气顿时变得稀薄起来,给我的感觉就是让人有些窒息。

石军班长开口了,先是笑了笑,冲我点点头。不过我觉得石军班长的笑容实在难看,甚至只好用恐怖这个字眼来形容。

石军班长后来话不多,只是告诉我,他们四个人都是孤儿,家里也没人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学的都是杀人的玩意儿,回到家乡举目无亲,找工作也是去当个什么保安或者被有钱人雇了当保镖。没办法,别的本事又没有,只会干着杀人的营生,不当雇佣兵又能干什么呢?

谁想拿命换钱?可既然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当雇佣兵总比那当保安强吧?

我想想也是这道理,让这些当年部队里的兵王们去干保安,是很屈才!非常屈才!

以前皇甫班长告诉我,国家为培养特种兵花的钱和培养飞行员一样,都是和其体重一般重的黄金!我无法计算那是多少钱,但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他们一个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为保卫着国家时刻战斗着。反恐、缉毒,各条隐蔽战线活跃的都是他们的身影。但卸甲归田了,这些绝技就没了用武之地。你杀恐怖分子,这叫职责和使命;可你到了地方,就算当了保镖你能杀人吗?不能杀人只能保护人,就是说就是不准开枪或者就没有给你枪,你死了只要能保护好主人,给你钱买你命!仅此而已!

石军班长说,当雇佣兵起码自己手里还有武器,就算死了也是死在战场上,算是他们这些职业杀人机器的最好的归宿吧。

至于说死了之后怎么办?操,人都死了,以后爱怎么地怎么地吧!反正也不会有人哭丧,留个尸体有屌用?

我默然了,再也无法说出什么话来,只是觉得他们真可怜。在世界的不知道哪个角落,战斗着、厮杀着,没有未来,今天看不到明天。他们从小到大已经够孤独的了,可现在还得继续这种孤独。

说起来,他们当特种兵的时候,哪个没身经百战?如果按照战功计算标准,他们不是英雄谁是英雄呢?可谁知道呢?他们战斗的地方要么荒无人烟的沙漠,要么就是树木参天的热带丛林,或者就是危机重重的海岛。再说了,作为国家的暗器,他们的一切都是秘密,不准报道不能邪路。就像他们出境作战,死了国家也不能认,否则就会酿成外交事件。

他们是孤独的英雄!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刚才冲他们发火有点太过了。不是说吗?哪家没有难念的经?谁没有伤心事呢?

我的鲁莽戳痛了他们的伤疤,让他们心里的伤痕开始再次流血……

中午,我死命挽留,要请他们喝酒。

菜不多,甚至极少。我把所有的酒都搬了出来,所有的酒!船老大邱云山送我的烟全拿了出来。

喝酒!喝酒!

现在这是男人的世界!

中间黄志国班长和石军班长一再坚持着端着酒要给小洁道歉,我阻止了他们。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豪气,说了一句在我清醒地时候绝对不敢说的话。

小洁现在是我的女人!你们是我的兄长!自家人有点误会,道什么鸟歉!

我喝醉了,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

石军送了一把美国原产的“M9” 军刺给我,送了一个说是在南美洲执行任务时弄得一条土著人做的护身符,上面镶着一颗硕大的鸡心血钻!

小洁哭了,不知道为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