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早就见怪不怪了,我一直以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只是个传说而已,但我又错了。当不要脸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就无敌了。

夏天到了,天气亮的早了,于是早晨的公交车上,除了上班一族以外,也能看见一些老年人的身影。这些老态龙钟者目的地各异,我很纳闷是什么动力支持他们早睡早起,和我们这些上班一族去挤公交车。

以前遇见老者,总会让个座位,并不是自己多么高尚,只是看这年迈之人站着,自己却坐着,心里很不舒服。久而久之,这也成了习惯。而那些老人也开始把这种情况当作一种习惯。

平时上班从不开我那破车,一路下来,还不够油钱,索性花几毛钱坐公交省事,但很少能坐,基本都是站着一路。今天早晨却很例外,上车以后竟然有座位,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反倒有些不习惯,犹豫了半天,还是坐下了。我才发现,原来坐着是如此的舒服。

慢慢的车上人多了起来,座无虚席,当然其中不乏有些老者,慢悠悠的挪着,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不知道是真的不紧不慢,还是知道前方必定有人给让座。

我坐的位置比较靠后,基本不用担心让座的事情会轮到我头上。

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旁边有人不停的敲着扶手。我睁眼一看,一略微发胖的中偏老妇女正用手不停的敲着我的椅背,我再仔细看看,有几根白发,但身体没有衰老之象。我以为是无心之举,没有理睬,继续闭目。

谁知她好像故意而为,一直不停在敲,我又睁开眼望去,发现她不时的看向我,还有种欲言又止的意思,我不明白,也不好搭话,只能沉默。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谁知道她愈发得寸进尺,嘴上开始小声嘀咕,说是小声,实际周围的人都能听到: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也不知道让个座。边说,还边看着我。

我终于忍无可忍,北京人刁蛮早就听说过,但我没见过这样的人,于是我开口问了一句:把您身份证拿出来,给我个让座的理由。

可能因为我迟迟没有让座,早就不高兴了,听我一说,马上反驳道:你算什么东西,口气挺大。

这时车厢里的人都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了,我继续问:您不是说年轻人没素质么?座是应该让的,但是要让给老人,您多大岁数了?我怎么看您就跟30岁似的?要不就是您都70了,长的嫩?

被我抢白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车上几个可能曾经有过经历的年轻人也开始嘀咕:现在的老人也太有点过分了,就一直站你那看着你,你不让座好像你欠他一样。

那女人见没占到什么便宜,伲诺道:那你看见比你年岁大的也应该起身让个座吧。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和素质问题。

我知道她是在负隅顽抗,便继续教育她:那车上比我年岁大的人多了,我究竟该让给谁?那照您这么说,以后公交车上不乱套了?

她终于无话可说了。我赶忙又补充了一句:您不如自己买辆公交,想坐哪坐哪。

事情也到此为止。



我不知道,那些以城里人自居的人在想什么,没有农村,哪来的城市?那些辱骂农村人的城里人,是不是会想一想,自己的祖先是从哪来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是否想过自己的后果?

还有,让座是一种礼貌,是尊老的一种表现,但不要拿自己的年龄当作资本,让给你是情分,不让是本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欠谁的。不要认为别人给你让座是理所当然的,更不要养成习惯。

不过真正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何在高声呼喊以后,还是有如此多的人倚老卖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