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下疯狂飙车,输赢赌注数万!(组图)

世界王牌 收藏 10 61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而在3年前,北京市民对飙车现象已有过深切感受———“二环十三郎”们“十三分钟跑完二环”的“宣言”,被许多人斥之为“疯狂”。直至“二环十三郎”的代表人物陈震被警方拘留,市区内的飙车现象才逐渐好转,有关飙车的热度也渐渐淡去。


而事实上,飙车现象在北京一直没有绝迹。自2006年陈震被拘后,京城飙车由“明”转“暗”,飙车现象已由市区环路转至五环、六环以及京承高速等路段。而在这些“职业飙车族”看来,无论是“北京二环十三郎”,还是“杭州胡斌”,“玩的都是小孩子的游戏”。


分水岭 :“陈震事件后,市区已少见飙车”


杭州飙车案,让许多北京市民,再次想起“二环十三郎”。


时间倒退3年。2006年2月的一个夜里,警方连续设起四道拦截卡,终于将正在二环主路上飙车的陈震控制。陈震也成为北京首个因飙车被拘者。


在媒体的报道下,陈震一夜成名,而他所代表的一群“13分钟跑完二环”的飙车族,也因此浮出水面。


在银建出租车公司王师傅的眼中,陈震被拘,是北京飙车现象的分水岭———此前,“不管是二环还是三环,经常有车贴着你‘飞’过去,飙车很常见。”


而现在,王师傅说,“在市区发生的飙车少多了。”


北京市交管局相关工作人员证实,自陈震事件后,北京市区内的飙车现象已经很少发生。


33岁的扈先生对此说法表示赞同。他在北京“玩车族”中混迹了十余年,五年前因飙车受伤,“被迫”退出飙车圈。


在扈先生眼中,2006年前的飙车“盛况”,陈震只是冰山一角,“陈震之前还有一个小孩,先跑出了二环一圈13分钟的速度,后来就有一群20岁出头的孩子,爱跑二环,陈震只是其中的一个。”


当年,以陈震为代表的“跑二环”群已有20多名车手。不过,扈先生说,“跑二环”只是飙车族中的“小众”,京城“飙车运动”最早可以追溯至2001年前后,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进入了高峰期,环路、赛道、闹市,亦庄等地的工业园区,飙车族无处不在。


扈先生介绍,2005年以后,市区飙车达到了顶峰期,飙车手常在网上发帖,或约人挑战,或主办飙车大赛,二环,三环,越是车多的地方越是飙车的热门地点。夜色中,三四十辆改装车“集会”,秀车、竞速,类似场景经常出现。


但2006年年初,陈震被拘后,市区飙车很快“偃旗息鼓”。


地下飙车:“最逊的捷达,都跑出230公里/小时”


2006年后,北京的“飙车”,由“明”变“暗”。


扈先生介绍,陈震被警方查处后,车手大多由“地上”转入“地下”,飙车的地点也逐渐外移至五环、六环,还有路宽、车少的京承高速等高速公路。


他说,北五环八达岭高速段就曾经是车手们的固定起点。


“撕心裂肺”,东北籍来京人员缪先生,用这四个字来描述自己在今年年初观摩的一次飙车场景。在京承高速上,一辆宝来,一辆捷达,一辆高尔,三辆车发出改装车特有的轰鸣,气流在车速的强烈冲击下,发出空气撕裂般撕心裂肺的响声,就连他认为最“逊”的捷达,都跑出了230公里/小时的速度。


2009年2月,网上的一段飙车视频,令不少网友为之瞠目:画面在抖动,屏幕上只有前风挡玻璃和仪表盘,前风挡玻璃依稀显示出首都机场高速的场景。200,230,250……仪表盘的指示针一直在攀升,直至五档299公里。


这段视频,上传者注明是“首都机场高速飙车”。


斯巴鲁中国拉力车队赛车手郭鑫坦言,在首都机场高速,他开不出五档299公里的速度,“那等于自杀”。


“职业飙车族”:“二环十三郎玩的是小孩子的游戏


从2000年开始玩车,北京双翼汽车俱乐部负责人胡浩(网名“黑鼠”)亲历了北京近十年飙车史,他介绍,借助汽车俱乐部,QQ群,汽车改装店等媒介,北京飙车族形成了一个个圈子。


胡浩称,移师五六环、高速公路的飙车者,算是“职业飙车族”,飙车一般都是在深夜,“车很少,很隐蔽,而且下赌注。”


缪先生曾接触一个专门在六环飙车的职业飙车群体,“从来不上二环三环这些市区环路,追求安全系数,躲避媒体,很低调。”


他说,这群人年龄多已超过30岁,以私企老板为主,日常娱乐介于打高尔夫等“绅士运动”与飙车类“极限运动”之间,经常四五成群,每人开一辆20万元上下的改装车,在六环主路或京承等高速开赛,设有裁判,形式模仿专业赛车,有时还驾行千余里展开越野拉力赛。


缪先生也曾参与过苏州附近一山区的越野拉力赛,17岁就开始开车、在朋友圈里车技最好的他,在这次比赛中被其他选手远远抛在后面,“根本追不上。”


缪先生参与的几次活动,赌注都不是钱,而是车,“就是他们自己开的20万元上下的改装车,输了就交车,很痛快,没有人表现出舍不得,说没准下次还能赢回来。”他说,在这些人眼里,二环十三郎乃至于杭州飙车族,“玩的都是小孩子的游戏”。


“有钱人的游戏” :“最节省的飙车手,一年开支也相当于买辆中档轿车”


“不是自己事业有成,就是父母财力雄厚。”扈先生说,飙车是有钱人的游戏。


他称,飙车首先要改车,而改车是一个无底洞,更换发动机,改进排气、避震等,一辆车投入上百万元并不稀奇;飙完车还要修车,轮胎、变速箱磨损严重,加上剐蹭等事故的修车费,个别玩家一年的飙车投入可高达上千万元。


王东(化名),30岁,有11年飙车史。他称,目前,追求瞬间速度的飙车手,一般一年左右就要换车,满足个人“升级”需求;只要换车,就要改车,此外几个月就要换一次轮胎等部件,“最节省的飙车手,一年的飙车开支也相当于买辆中档轿车”。


西郊雅森汽修市场一改装店负责人表示,与南方城市不同,北京改装车市场绝大多数都是中低档车,鲜见近百万元的高档车,“改装,动力提升,目的肯定是玩、飙车,中低档车即使剐蹭出了事故,修车费用也不高。”


此外,扈先生说,飙车时还有“赌注”开销。此前,“跑二环”群体的赌注不过是一顿饭、一箱油,而职业飙车族的赌资,早已上升到几万元钱,甚至就是自己所开的车。


为什么爱飙车?女车手“小鸟”爱用美国影片《速度与激情》(最早介绍街头飙车的一部电影)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回答:“在那10秒钟里,我是自由的!”


不过,王东则说,他不会再玩命跟人比速度拼输赢,“不论技术好坏,北京每一位真正飙车的都出过事。”他的一位大哥,几年前就在京顺路飙车时身亡。


王东称,因为目睹了太多车毁人亡的惨剧,北京飙车界的“骨灰级”人物,“全部退出了江湖”。


2001年至2006年北京飙车状况


常发路段:二环、三环、亦庄


参与者:20岁上下年轻人


时间:不定,很多时候随车手性情,饭后、卡拉OK后都有可能


赌注:一顿饭、一箱油


2006年后北京飙车状况


常发路段:五环、六环、京承等高速


参与者:多为30岁以上私企老板


时间:多在深夜


赌注:数万元,甚至就是自己所开的车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