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二炮野外驻训 卖桃人居然是“间谍”!

雷达王 收藏 8 14579
导读:  6月2日,第二炮兵某导弹旅分批次野外生存驻训正式打响“第一枪”,所属每个发射分队都将要完成七天七夜野外生存驻训任务。此次野外生存驻训和以往驻训有较大区别,过去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后勤保障组全程“保驾护航”。   而这次野外生存驻训,后勤部门将不再担任战场“保姆”。这次驻训,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上级机关赋予该旅的年度训练任务,而是他们自设难局、险局、危局,按照训练大纲要求设置逼真的战场环境,“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有意识地培养官兵战高温、忍饥渴和耐疲劳的顽强意志,既提高部队的实战水平,又

6月2日,第二炮兵某导弹旅分批次野外生存驻训正式打响“第一枪”,所属每个发射分队都将要完成七天七夜野外生存驻训任务。此次野外生存驻训和以往驻训有较大区别,过去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后勤保障组全程“保驾护航”。

而这次野外生存驻训,后勤部门将不再担任战场“保姆”。这次驻训,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上级机关赋予该旅的年度训练任务,而是他们自设难局、险局、危局,按照训练大纲要求设置逼真的战场环境,“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有意识地培养官兵战高温、忍饥渴和耐疲劳的顽强意志,既提高部队的实战水平,又使官兵的战斗精神得到了全面锤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请看来自第二炮兵某导弹旅野外生存驻训的一线见闻

破除5种不合宜的观念

对于导弹部队来说,过去总认为提升战斗力就是提高专业理论学习、操作水平,这是一种误区。甚至还有官兵振振有词:我们是高科技部队,只要把专业学好学精,等到发射导弹的时候,只要按一下点火控制按钮就能完成战斗任务,所以野外生存训练就无需太较真……

野外生存训练到底要不要搞?该旅旅长孙启宝、政委刘旭明没有急于给出明确的答案,而是召集全旅官兵召开“诸葛会”,结合去年年初参加抗冰保电救灾实践,围绕“部队在执行联合作战、多样化军事任务中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素质,怎样才能提升这些素质”展开讨论。

一番解读引起了与会人员的强烈共鸣。是啊!如果平时不注重搞野外训练,抢修电网时,物质生活非常匮乏,怎么可能把重达几吨的塔基靠着肩扛人抬搬到海拔千米以上的山顶上;如果平时不搞野外生存训练,怎么可能在缺粮、缺水的战场条件下,快速实施对敌打击……

抓好野外训练说起来容易,真正抓起来并非易事。

营造政治氛围

长期的和平环境,部队官兵忧患意识弱化,“安逸症”滋生,缺乏真打实练的思想动力,致使军事训练远离了“盘马弯弓箭待发”的状态。而诸如野外训练等基础又是不显山不漏水的漫长枯燥过程。

这之后,旅里按照战斗力生成规律,围绕训练观念、组训模式等要求进行重新审视和梳理,先后破除了重平时轻战时、重战士训练轻干部组训、重专业学习轻实装操作、重技能轻体能、重主战装备轻保障装备等5种不合时宜的观念。

多一个苹果的待遇

6月1日,晚上熄灯前,笔者带着背囊直奔第二炮兵某导弹旅“王牌营队”发射二营。营长孟学峰生怕我这个“编外人员”成了他们“累赘”,他是部队的老典型,多次被表彰。当见到教导员王勃,我们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之间多了一些寒暄,再加上他们为了营造训练中的政治氛围,准备出几期《战地快报》,想请我当他们的报纸“顾问”。

6月2日,早上5点15分,紧急集合哨骤然响起,官兵们迅速从被窝中跃起,整理个人行军装具。不久,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

4分钟后,所有人员集合完毕,孟营长站在队伍前,扯着他粗犷的大嗓门作战斗动员,官兵们听了个个热血沸腾。

动员结束后,副营长张居朝带着营部公勤人员给官兵们发放一天干粮,每人定量两袋单兵压缩干粮、一袋方便面加两根火腿肠、两个熟鸡蛋、一个苹果,总计750克 左右。口粮发放完毕后,张副营长很神秘地走到跟前,往我挎包里塞了一个苹果,还不忘叮嘱,千万不要声张。

官兵迅速做好出发准备,启封装备,检查车辆状况和设备,补充车辆器材,进行装备伪装,集合待命。

机关督导组人员在临出发之前赶到,迅速给发射二营门窗挨个贴上封条。从现在开始到野外驻训结束,所有官兵都有“家”难回。

5分钟后,梯队整装待发。“出发!”,孟营长下达命令。一辆辆装备车趁着晨雾驶出营区。一路上翻山越岭,行进路上遭遇了桥梁被毁、电子干扰、小股敌特袭击等演练科目,险象环生,惊险不断。

一个半小时后,梯队准时到达指定地域。随即,平整场地、抢修道路、搭建野战帐蓬、变形伪装等训练课目在野外生疏地域有序展开……

布谷鸟都叫“不苦、不苦”

出于安全考虑,发射二营决定在半山坡上宿营。这里过去堆放过建筑垃圾,给冒雨搭建野战帐蓬和变形伪装网带来了困难,雨越下越大,帐蓬帆布湿了雨水后,变得沉甸甸的,以往一个战斗班15分钟之内,就轻轻松松搭建一顶班用帐蓬,现在十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搭建一顶班用帐蓬,还几次重新返工,进度非常缓慢。

同样站在雨中的教导员王勃焦急万分,机关只给两个小时宿营时间,宿营也是打仗,争分夺秒,时间紧迫,等雨停下再搭建帐蓬,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同志们,大家一起加油,克服眼前困难,胜利就离我们又近了一步!”随着雨中动员,战士们脱掉雨衣,任凭风吹雨打,一顶顶帐蓬在雨中突突“冒”出来。

二级士官赵晋、三级士官罗远航的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被锈钉扎透了,可他俩愣是哼都没哼一声,拔掉钉子,咬紧牙关,继续干活。

等到宿营时,两人的脚掌心,肿的连迷彩鞋都穿不上,营部卫生所军医石维佳帮他们挤掉了污血,消了毒,打了破伤风针。笔者询问罗远航野外生存驻训苦不苦,小罗幽默地说,你听布谷鸟都在叫“不苦、不苦”,我们火箭兵战士谈的上什么苦啊?

南方山地林区的特性是“白天热死人,晚上冻死人”。白天室外气温平均30几摄氏度,野战帐蓬上除了一张变形伪装网遮挡外,别无它物,中午时分,帐蓬内温度达到40度以上,如同一个“大蒸箱”。山区夜间气温较低,晚上大家在四面透风的帐蓬里冷得缩成一团,抱怨着反复无常的鬼天气。

笔者白天肚子里垫的一点“货”早就消耗完了,平常这些东西还不够打牙祭,刚躺下,就听见肚子咕咕叫。越饿越想吃,越想吃越饿,看来今夜无法入眠。

不久,迷迷糊糊当中,耳边嗡嗡作响。“有蚊子”,有人在拍打,有一个云南兵在一旁开玩笑,你们听说过我们云南的“十八怪”没有?“三只蚊子一盘菜”就是其中“一怪”,咱们这的蚊子个头太小,恐怕三百只也凑不够一盘菜,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我也被他以苦为乐的精神所打动,一时间反而感觉不到饥饿。

第二天,帐蓬周围杂草被官兵们“斩草除根”,门窗上也多了一层遮挡蚊虫的纱布。

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野外生存驻训初始,该旅大多数官兵们士气高昂,憋着一股劲。但同时也有一些不同看法,认为二炮部队是高科技部队,搞得是尖端技术,体能上要求没必要那么严格。有的认为都是21世纪了,后勤保障“四平八稳”,未来战场上肯定不会出现断粮断炊的情况,也就没必要搞野外生存这一套了。

发射二营同样不例外,开始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四级士官杨晓东,入伍十五年,多次参加实弹发射任务,是全营为数不多的专业技术尖子,可他对野外生存驻训提不起神,总感到这样的高风险课目,都是陆军老大哥和海军陆战队等兄弟部队的“看家本领”,跟导弹部队没什么关系。

他的抵触情绪被教导员王勃瞧在了眼里。王勃一不找他训话,二不找他谈心,而是在搭建野战帐蓬的时候,故意把他安排到他们组,和他一起冒雨搭建帐蓬。每次吃干粮的时候,王勃都要当着他的面,把压缩干粮大口大口吃进肚子,偶尔还递半根火腿肠给他。王勃知道他腰部曾受过伤,睡觉只垫一床褥子,怕他身体受不了,就吩咐营部通信员把自己唯一一床褥子拿给他用。

石击声闳,人激志鸣。杨晓东的训练热情陡然高涨,就像换了一个人。后来,笔者在营队《战地快报》上还读到一篇写他的表扬稿,字里行间都是夸赞杨晓东训练中时时处处作表率,当标杆。

据王勃教导员介绍,目前,发射二营有18名独生子女,这次全部参加了野外生存驻训,都是“80”后的官兵,甚至还有几个“90”后的新战士,都以为他们娇生惯养、怕苦怕累,但笔者却看到了恰恰相反的一面,他们在训练场上动作娴熟、身手矫健,个个不甘人后,白天嚼着压缩干粮、方便面、榨菜,晚上睡在像蒸笼一样的帐蓬里,没有一句怨言。

卖桃子的人居然是“间谍”

6月4日中午,营地外突然传来一阵叫卖声,“卖桃子、卖桃子……”,深山老林里怎么有人卖桃子?他又是怎么溜进来的,情况十分可疑,孟学峰带着二连连长刘网粉和文书郑德华赶过来。卖桃子的人年龄不大,骑着一辆破旧三轮车,车厢里盛放着几篮筐桃子。“当官的,买桃子吗?自家树上接的,又大又便宜的,买点吧?”,他立刻警觉起来,此人说话声音明显是外地口音,这些桃子怎么可能是自家树上接的?

难道是刺探情报的“间谍”?宁愿抓错也不能放过,“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你怎么跑到军事禁区旁边做买卖”,孟营长一边说一边给刘网粉使眼色,他们提前商量过,只要孟学峰使眼色,刘网粉就负责抓人,刘连长趁“卖桃子”的不备,一个漂亮的锁喉,让对方无法动弹。

真相未识破之前,开始“卖桃子”的人还百般狡辩,吵嚷着当兵的打人抢东西,他要找上级领导“告状”,等孟学峰从“卖桃子”的人口袋搜出手绘的营地“布防图”和士兵证后,证据确凿,抵赖不掉,他才承认自己是机关督导组设置的“间谍”课目,目的是刺探军情,伺机捣毁营指挥所。

战士们都说孟营长神了,一双眼睛简直就是“火眼金星”,凭和对方唠嗑几句话,就能猜出对方是“间谍”,真是了不起!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玄乎,笔者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发生的情况,事后便试探性地问孟学峰,假如“间谍”抓错了怎么办?想过后果没有?

“从怀疑到行动,我也曾经迟疑了几秒,害怕自己判断失误,但一名指挥员在战场上必须要有正确的判断,否则机会稍纵即逝”。孟学峰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也许他有所保留。

该旅为防止驻训期间出现“瞎”指挥、“乱”折腾现象,从司政后装机关精心挑选组训“明白人”和“实干家”,共组成2个督导组,其中指挥行动组由副旅长姚西安、参谋长张梦琳具体负责;技术把关组由总工程师洪美、副总工程师吴大成具体负责,实施“责任挂钩”,分片包区指导训练。督导组成员平时训练当督导员、军事考核当监考官、野外驻训当导调员。他们时常穿梭于训练场,时不时出些险招怪招考验官兵战场应变能力。

后来,机关督导组给予该项演练课目打了九十分成绩,没有给“满分”的原因是哨兵盘查不够细致,让“间谍”蒙混过关,假如是战场上,就非同小可。

一条毒蛇盘在帐蓬外

驻训第四天,笔者和营部司务长、二级士官牟震晚上一起结伴去上厕所,他走在前边,我走在后边帮助打手电筒,刚走出帐蓬不到两步。突然,他喊了一声“蛇,快躲开”,出于本能反应,我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电灯光向前照射,果然看到帐蓬外不远处盘着一条蛇,蛇头呈三角形,嘴里还吐露出一条长长的舌信,样子非常吓人。

惊魂失措中,牟震庆幸自己穿着一双作战靴,假如穿着胶鞋和拖鞋的话,一定会被它咬伤的。

狭路相逢勇者胜,蛇好像也被我们惊扰了,眼看着就要逃跑了,牟震不知从哪儿迸发出来的勇气,使出浑身力气用脚踩蛇的尾巴,几次都踩空,后来在帐蓬外排水沟里终于擒住了“不速之客”。打蛇打“七寸”,他右手死死掐住蛇的要害部位。

他用随身军刀把蛇给杀了,抽筋扒皮三下五除二,取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蛇胆,没有酒浸泡,就用水壶里水代替,清洗干净后,请我服用,说可以醒目,我从小就怕蛇,婉言谢绝了眼前的“补品”。最后,看着牟震吸了蛇血,吞了蛇胆。夜里,我做了一场噩梦。

第二天,有人在帐蓬外发现了一条一米多长蛇的“尸身”,有人认出是条“竹叶青”毒蛇,传言此蛇咬牛一口,牛的性命都难保,假如人被它咬到,不及时抢救,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后来,大家都在议论,谁这么勇敢杀了这条毒蛇?不久,有人发现牟震身上有股蛇腥味,他的嫌疑最大,他既不否认也不回答,此事只有我最清楚。

营地的自然安全引起了孟营长的注意,他要求所有帐蓬外除了先前洒上一层石灰粉外,晚上哨兵站岗还必须全副武装,穿上作战靴,配备防蛇药,防止毒蛇叮咬。从此以后,毒蛇再也不敢在这一地域出没了。

病号也吃不上“病号饭”

夏季,南方雨水充足。

在驻训前几天,老天爷好像故意跟他们过不去,天天下暴雨,刮大风。官兵们身上的迷彩服就从来没干过,不少人出现感冒症状,但没有一个人情愿当病号,因为在野外驻训,病号也吃不上“病号饭”,最多比别人多领一点干粮。

野外驻训已经进行到第五天。“王牌营”的官兵们个个饥肠辘辘,大多数人都饿的头重脚轻,饥饿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有一个战士悄悄地告诉笔者,假如现在能够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喝上一瓶啤酒,那该多美妙!

发射二营一连一班班长李旭就在驻训期间发高烧,吊了两天药水,身体渐渐恢复后,他特想吃一顿排骨面,可班里的战友只能满足他一碗方便面。

野外训练进行到第二天,督导组设置了“宿营地方圆五里水源被敌方败坏”的演练科目,使官兵们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他们为了节约有限的水源,下雨的时候都把雨水收集起来,简单过滤之后,留作每天洗脸刷牙用,嘴里总是涩涩的。

缺水,导致不少官兵舌头发干,嘴唇起泡。眼下必须解决水的问题,副营长张居朝思考再三,决定用消防装备车拉水。和营长、教导员一起研究决定后,他带着司机董水仔去5公里 外一个学校拉水,每天一趟,回来再过滤、消毒。这样总算度过了眼前“水荒”。

缺水,还差点引起了一场误会。营部卫生员李长春关心营领导的身体健康,驻训前,从旅卫生队请领了10大瓶葡萄糖存放起来。驻训了三天后,李长春看到营长嘴上起了一个大泡,就拿了一瓶葡萄糖来,此时,孟学峰也顾不上客气,两大口就喝光了一瓶。当天晚上,李长春竟然发现葡萄糖少了5瓶,他又气又急,自己这些天出现低水糖症状,都舍不得喝上一口,现在却“不翼而飞”。宿营地如同“铜墙铁壁”,白天有两名哨兵站岗值勤,晚上还要派潜伏观察哨,就算是只鸟也飞不进来,怎么可能有小偷,肯定是出了“家贼”!后来,通过询问哨兵,才了解到是营长让文书郑德华,把它们送给了身体虚弱的官兵补充营养。

李长春听到这些,他知道自己误会了营长。当晚熄灯前,孟学峰跑到李长春的帐蓬里,把自己“借”东西前因后果作了一番解释,同时向他表示歉意。

一群“无事不成”的人

驻训期间,宿营地被无线电屏蔽了,与外界断绝了联系,七天的野外生存驻训结束时,战士们头发脏了、胡子长了,乍一看,就如同从深山老林里走出的“野人”,当宣布完演练考核成绩,个个精神振奋,相互之间击掌庆贺。

为了枯燥的驻训生活增添一些文化和情趣,教导员王勃利用休息时间带着几名战士满山遍野找石头装饰营地,费了很多心思在帐蓬外用石头拼成“军旗”、“长城”和“旅标”等图案,营地的文化气息一下子活跃起来。

6月5日,帐蓬里传来一阵生日祝福歌。原来,今天是直招士官吴铖的24岁生日,但在驻训期间,班里的战友只能聚在野战帐蓬里给他唱支生日歌。面对战友们的真诚祝福,吴铖感动之余说到生活中的自己曾经缺乏自信和勇气,总是半途而废,大学同学甚至开玩笑叫他“一事无成”。而在部队将近一年的磨练,使他变得坚强和勇敢,战友们开始叫他“无事不成”,他觉得战友个个都是“无事不成”的人。

驻训前,发射二营营党委“出台”过几项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要求战士做到的,干部必须做到;凡是要求团员青年做到的,党员必须做到。每天发放干粮,先从战士发起,先从团员青年发起,然后才发给党员干部;每天实装操作训练,营队专门组成了一套干部操作班子,全营干部都要参加操作训练,标准要高于战士操作班子。

领导较真,效果变样。在接下的野外驻训中,战士们也不示弱,叫响了“向干部学习看齐”的口号,训练中一丝不苟,每天操作训练水平都在提高。

6月8日,上级机关对发射二营野外生存驻训进行考评,所有的实装操作训练,全部按照实弹发射要求完成每一个程序,除了最后发射阵地不按点火控制按钮。

考核结束后,上级机关给予了他们“这支部队像打仗一样在训练”的高度评价。第二天,发射二营转入下一阶段常态化进场训练中。该旅政委刘旭明带着机关工作组慰问全体官兵,向他们表示慰问,同时带来了野战炊事车、野战文化车、野战沐浴车等保障装备,从今天开始,他们将结束7天7夜的“野人”生活。该旅旅长孙启宝在外地参加培训,也特意打来电话表示祝贺。

七天时间,168个小时。发射二营官兵战高温、忍饥渴、耐疲劳,出色地完成了野外生存驻训所有科目,为今后野外驻训摸索了经验和规律。

6月9日,发射二营转入下一阶段常态化训练,该旅其他发射营也将陆续进入野外生存陌生地域摔打磨练。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