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情谣 正文 第六章情恋如画军官梦 违反军规两手空

刘治美tx 收藏 6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3.html[/size][/URL] 第六章情恋如画军官梦 违反军规两手空 转眼秋逝冬临,指导员告诉孟国春:“你老乡孙连富要回连队了,安排他到炊事班。”孟国春忙问:“他没提干?”指导员道:“没提,可能他不想在军区干吧。”孟百思不得其解,说怎么他也不应回老连队。 两天后孙连富果然回来了。见面孟国春问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3.html


第六章情恋如画军官梦 违反军规两手空


转眼秋逝冬临,指导员告诉孟国春:“你老乡孙连富要回连队了,安排他到炊事班。”孟国春忙问:“他没提干?”指导员道:“没提,可能他不想在军区干吧。”孟百思不得其解,说怎么他也不应回老连队。

两天后孙连富果然回来了。见面孟国春问他为何没提干回连队?他说自己在军区当勤务兵太辛苦,是因同首长的关系好得到关照才回来。其实孙连富一调到军区给首长当勤务员,他那英俊的面孔和标致的军人风度,加之处事说话八面玲珑,确实讨得首长及家人的喜欢。他还有绝妙之处,能模仿首长及夫人的家乡话,一口纯正的乡音说得首长格外的赏识。首长的俩千金小姐讲广州话他也对答如流。那年月摩托车极其稀罕,战士驾驶摩托车还需要专项培训,然而他胆大心细只把摩托车骑几次就熟练,简直无师自通,没多久首长就默许他独自驾驶。有时他就开车悄悄地把首长的俩千金带去兜风。首长的大女儿叫俊子,小女儿叫纯子,都是年青人有共同语言,厮混一久相处自然亲热。

一旦首长夫妇不在家,洗衣服打扫卫生这些杂活就由俊子纯子干,孙连富就摆起二郎腿哼歌唱调几多快活。有天俊子半开玩笑半当真:“你简直就是我家的大少爷,你那是勤务员哪!”孙连富笑笑:“大少爷不敢当,大哥是可以的,你心痛大哥就多做点事,还说啥。”纯子忍不住道:“你想偷懒,那你就给我爸做干儿子。”孙连富故意:“那我还得考虑考虑。”其是他早有这想法,无奈一个是天鹅,一个是土哈蟆,岂敢!可相处一久,俩姐妹话就越露骨,他每听了这些话常常一夜难眠。想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当附马爷,难道我就不行?我就不信我没这本事和这命。

可谁知时间稍长,他发现姐妹俩竟为他吃起醋来,他心里虽得意但又非常害怕她俩斗争白热化。他见俊子稍漂亮且年龄相近,就慢慢冷落纯子。当俊子爱上爸爸手下这个英俊聪明的勤务员,本应勤务员干的事她主动担当起来。俊子在恋爱上反对门当户对,暗中拒绝爸妈为她找高干的儿子作对象,令父母为她担心着急。

这天早上,俊子从火车站上夜班回来,孙连富也正好从勤务连来她家。俩人见面笑逐颜开,开门进屋他就给她马上奉送一杯汽水后忙着开始打扫卫生。俊子喝完汽水走进内房,门也不关背对门三下五除二脱掉工作服。孙连富从侧面见她一身白肉只剩短裤和文胸,霎时心慌气短脸如红炭,他怎敢多看,忙低头拖地板。心想高干女儿就不一般,真风流胆大。这时俊子娇喊;”小孙,你来帮我看看,我背里又怎么啦,又痒又痛。”孙连富抬头见她原样,忙低头道:“你自己弄好了。”俊子见他低头不理,埋怨:“哎呀,你怕啥,真封建!广州美院的模特不是当着众人脱得一丝不挂,我叫你来就来呗,快来呀!”孙连富很不情愿的放下拖把,想起内部纪律更胆怯了,走到门边又退回来。见她又喊,心里霎时闪念自我壮胆,心想要把关系铁,身子必需热一热。此时岂不是天赐良机,进去故意闭上眼,帮她在葱白的背上摩抓起来。这姑娘先还被抚摸得格格笑,岂知他色胆包天,双手伸摸在她胸部。她顿时浑身酥软,情不自禁的掉转头,见他双眼紧闭,忍不住好笑问:“你瞎摸哪去了?”孙故意惊叫:“哎呀,对不起,摸错了。”俊子慎怪:“你真瞎了,睁眼瞧瞧,胸前和背部不一样。”孙连富假意慢慢睁眼,谁知四眼相对一下好似干柴遇烈火,一碰则燃。当俩拥抱亲吻上了床正欲脱衣之时,没想妹妹纯子回家拿东西风风火火无意闯进房来,见了气得杏眼圆睁。

孙连富一见纯子,吓得猛然起身,好在没脱裤子,霎时痴目楞瞪不知所措。纯子欲骂无语上去照她姐姐小腿上就是狠狠的一踢道:“不要脸的臭东西!”姐姐来气就扯骂起来,孙连富见姐妹俩撕打起劲才猛然惊悟,这一场红颜大战得马上制止,他往她俩中间一插,双手用劲一推相劝道:“好了好了,别打了,姐妹俩同室操戈,相煎何急,请求双方暂停。”纯子松手冷笑一声甩门而去。孙连富欲说俊子时,没想俊子骂句笨蛋!顺手一耳光打在他脸上。这一下打得他哭笑不得,只得抚脸狼狈而逃。

晚上,妹妹将姐姐同勤务员快活一事状告父母。老爸一听气得暴跳如雷,伸手欲打时被夫人拦住。夫人叫老头冷静小声点,说军区大院人多嘴杂,家丑不可外扬,叫外人知道,你一块老脸不要,可大丫头今后怎么嫁人?俊子也同父亲摊牌道:“我真心爱他,咱俩没过格,拥抱算啥?我长大了我有自由,要处罚他我就同他一起回湖南乡下。”说完气冲冲地冲进房把门狠狠一扒,门乓的一声响。夫人见父女俩闹僵,忙道:“哎呀,算了算了,老军长的女孩不也是同勤务兵私奔了,过后他还不是到处卖老脸,给予解决户口安排工作。现在年青人不同我们了,你有高血压少生气。”老头没法,气得擂桌子。

第二天,孙连富本应去首长家,可他不敢去装病躺床,两手抚着下巴,盯着天花板叹长气,后悔自己不该违犯军规,还不知怎样处罚?真是又害怕又担忧又难堪,想若因这一时的风流情恋断送自己的美好前程真可谓悔恨终生。心想只要纯子告诉她父母,俊子推卸责任我就会滚蛋。俊子她这高干女儿也真她妈的有些神经病,说变脸就变脸。明明她勾引我,还给我一耳光,真是女人心狠毒,该我倒霉,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涌出泪来。“孙连富接电话!”值班室有人喊,孙连富回过神来慢吞吞的起床。想平时他一听接电话喜笑颜开三步并着两步跑,抓起电话总要与人扯谈一番才肯挂机。此时他真怕接电话,短心短慌地走到值班室拿起话筒一听,没想是老乡叫他去玩,心烦意乱道:“今天我感冒。”就挂了机。可人还没回到床铺,听值班室又喊他听电话,心烦道:“真扯谈!哪这么多电话。”没想拿起一听是俊子的声音,他忙诚惶诚恐地问啥事?俊子格格地笑了才道:“我老爸知道了,你别怕,他说了,今天请你吃中饭。”“他是什么意思?我不敢去。”孙连富紧张道。“你真是个胆小鬼,命令你马上就来!没事,听明白了吗?”孙连富听她甜甜的娇音,就想起她那一耳光,心想也许是俗话说,打是喜欢骂是爱。看来是自己胆怯虚惊一场罢了,霎时激动得语无论次竟然脱口用家乡土话:“要……要……要得呢。”当俊子不懂土话忙问说啥?他才用普通话:“我是说,我马上就到!”可当挂了电话,他更犯难了,想此去是装模作样跟往日进门叫首长还是厚着脸皮喊伯父伯母?这想法一直伴随他走到俊子家门口才定,跟往常一样喊首长不变,俊子妈原叫医生今叫伯母为好。当俊子妈笑容可掬迎道:“小孙,屋里坐。”孙连富竟一时语塞羞红了脸好不自在,他此时此刻又怎能同往日可比,好在俊子出门喊了声欢迎才使他敢进门。全家四口比往日待他热情,首长“爸”特地拿出茅台酒招待。这勤务兵受宠若惊差点把酒抖洒,饭后第一次做客,俊子妈给他敬了茶。此后几天,这对恋人虽说没有花前月下,但也眉目传情。

此后,孙连富满脑子都在不时的描绘自己未来大好前程。这天上午,勤务连长通知他办理移交。他听了心花怒放,勤务员一旦得到赏识,按惯例派去学习或提干下连。当他办完移交后的下午,俊子他爸打电话叫他去办公室。他边走边想,未来的岳父大人真给我考虑周到,是该提拔了。进门前他整了整军容才喊报告!进门立正敬礼喊首长。首长“爸”笑容随和道:“小孙,你在我家工作一年辛苦了,我表示感谢!我看当勤务员浪费了你的人才,决定派你回去锻炼,我已给方团长打了招呼,要好好的培养你,往后能否进步就全靠你自己。你同我大丫头的事不可声张,声张对你进步没好处。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孙连富心里一喜双腿一并坚定道:“没要求!服从命令!听从首长安排!”

回到宿舍,孙连富越想越不对头,这老头叫我明为锻炼实为滚蛋。他真是铁匠弹棉花,软硬手段都有。没错!他这个农民的儿子虽然聪明但他反被聪明误,想当“附马爷”不是人人都能如愿以偿。他就这“要想关系铁,身子热一热”的非分之想违背了军规,使他情恋如画的军官之梦落了空。当晚,他想见俊子没见着,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孙连富背起背包离开军区大院回部队,他几步一回头希望俊子能出现,始终没见她的人影。当他痛苦失望的快上车时,突然听背后有人喊自己。他急转头看见纯子提着香蕉急步而来,她也来送行?简直讥杀一个男人的自尊,禁不住火从脚底起直冲脑门,气恨欲说她。可纯子一脸神伤道:“对不起,怪我也怪我老爸。我姐不能来,你想不到我会来送你,请你别生气,祝你一路平安!”他见她愧疚而纯朴的神情,想到与她姐妹往日的相处今日又这样孤独地离开,怪只怪自己轻狂不守军规,但意想不到她会来相送。霎时一股甜甜酸酸的怪味涌上他心头,他露出一丝凄楚苦笑道:“是为我流放高兴而来吧?”纯子歉疚道:“怪我不好,请你原谅,我爸不准我姐见你,我代表我姐祝你好运。”说着她递上香蕉和钢笔。孙连富没法不接受这份珍贵礼物,望着纯子歉意诚恳单纯的神情温言:“代我向你姐问好!她送钢笔我理解,但我不会给她写信,免得你爸骂我。”见纯子点头又道:“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孙连富会再来军区大院,等着瞧!再见!”他说着双脚一碰,伸手相握,致了个标准的军礼才上车。

孙连富回连后,指导员私下开玩笑说他经验不足,应先同“首长爸”打好基础才成。孙连富看到指导员对自己好,心里再次燃起希望,对前途充满信心。听了指导员指使,他才有胆第一次给俊子写了封伤感的情书,以图引起她的同情和爱意。可当俊子数言回信中只不过对他表达了一种无能为力的爱时,他才真正感受了失恋的痛苦。

78年新春快到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春节后退伍就要开始。对于孙连富这批兵来说只有三条路:退伍回乡当农民、继续服役干一二年走、有可能圆军官梦希望不大。只是常春光入党目地达到,正闹着要退伍回家开后门当工人。何来保工作干劲十足,但作风散漫稀拉,退伍也可排上号。大家心里都有数,凭能力有希望圆军官梦的只有孟国春、苏东望、孙连富三人,可时间逼人谁也说不准。

然而,一个令人羡慕的消息传来,孙连富将去军区在白云山举办的一个短训班学习,这说明连里是将他作为军官苗子培养。可孙连富一到梅花园放下背包就打电话约会俊子,俊子见他又来军区学习,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相约到越秀公园见。孙连富一见她喜不自禁就是一个军礼。俩人走进一树林背人处,她欲与他拥抱时。孙连富警惕的四周一望,见没人一手将军帽掖进裤兜里抱住她就狂吻起来。俊子见他搂得太紧故意一声人来了,吓得孙连富赶紧松手。孙一看四周无人喜道:“你真是个傻丫头,我才不怕呢。”俊子甜甜问:“你不怕,干吗脱帽?”“因为我是军人,我得注意影响。”“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长官的千金,该当何罪?”“罪在我胆小。”孙连富说着又把她搂住按放在草地上狂吻起来。情火如焚的俊子微闭双眼用那火热的馨香唇舌回报了他。这一番魂销之吻使得孙连富心花怒放,再一次体验了恋爱的妙趣。

这对胆大包天的小情人走出树林快分手时依恋难舍。孙想起退伍即将开始,指导员早私下说过自己走不了,故意问:“我提干希望不大,退伍也是迟早的事,到时你真爱我吗?”俊子收住笑容道:“爱!怎么不爱,但我没考虑那么远罗,提干了老爸不同意,我可以慢慢做他的工作,退伍有办法进城就好。往后我不打电话找你,你可别打电话找我,我的几个同事都认识你。”孙连富心想:你还保密,谈爱有什么了不得,你不就是个高干女儿,怪里怪气,咱能提干还愁啥?怪只怪咱祖宗爷太蠢,为何不在解放前混进城市去,占了个居民粮还下放了农村。我要是城市兵,回去国家给安排工作那该有多好?想到此他长叹一口气又故意生气:“我配不上你这高干女,再也不给你打电话了!”这俊子也是女性之中的甜猫,见他生气就搂住他的脖子轻轻一吻道:“别生气,我爱你!”这娇声一吻使得孙连富甜蜜得半晌没回过神来。

短训班结束是星期六。晚餐后孙连富请假说到军区大院看老乡,其实他与俊子又相约来到越秀公园。满天的星光下,公园里的路灯闪烁着一片温柔宁静,情侣们成双成对相拥或坐或躺。这一对恋人也沉浸在这宁静美好的夜色里。俩人走进树林坐在草地上,几天不见如隔三秋。俩人的确有许多亲热的悄悄话要说,但说着说着俩人就好象是那烟尘滚滚的沙漠之中忽然听到淙淙流淌的泉水声,这是爱情生命的希望之声。她羞怯地望着他,一阵激动的红潮早已飞上面颊,她再也控制不住心头奔腾的激情,一下倒在他怀里。他胆大放得火,顺手伸进她那芳草地,边抚摸边急切:“我可控制不了啦。”她故意:“你敢!你敢违反纪律。”说着她自己解散了裤带。

夜渐深了……,该是俩分手的时候了,四周的一切都是那样空阔宁静,两颗年轻的心异常兴奋满足,久久地不想分开。当走出公园大门上班车分手时,孙连富轻声:“我提干没问题,下一步该给你老爸做工作了。”俊子上车时欲要与孙连富亲吻,孙微微闭上眼美滋滋的伸头去接,冷不防俊子拍的一耳光正告:“别尽想好事,占我便宜。”孙连富抚摸着火辣辣的脸,傻目楞瞪半晌没回过神来。她这耳光他早领略了一次,又甜蜜又可怕。

当俊子上车又从车窗伸出头来笑笑调皮道:“你记住我的耳光,我要告诉老爸你违反纪律欺负我。”他张目结舌气恨声:“母夜叉……没问题!”俊子笑问:“你说什么?”“一切没问题!”他说完又敬军礼。谁知命运捉弄人,没问题一封信捅出大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