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43章:重生

何楚舞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URL] 黑桃小组成员和梅特约老兵们返航途中,威廉和军团司令进行了短暂的通话,他简单报告了行动失败的原因,把所有的责任都拉到自己身上,电话里军团司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三强调要保住伤员的命。 两架卡50武装直升机在预定的海湾降落,乘坐快艇分批回到梅特约岛,在他们之前,由军团派出的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



黑桃小组成员和梅特约老兵们返航途中,威廉和军团司令进行了短暂的通话,他简单报告了行动失败的原因,把所有的责任都拉到自己身上,电话里军团司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三强调要保住伤员的命。

两架卡50武装直升机在预定的海湾降落,乘坐快艇分批回到梅特约岛,在他们之前,由军团派出的八名医护人员组成的抢救小组已经先行抵达,快艇靠近小岛后陶野和菲尔德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四个小时后。

1号抢救室的大门被推开,走出抢救室的满头大汗的医生立即被守候在走廊的人围了起来,他是来自军团战地医院的外科专家。

“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威廉站在医生面前,库尼,欧阳铎,德林和梅特约的老兵们目光焦急。

年过六旬的老专家说:“两处伤口都在伤员上身,腹部被利器划开12英寸的伤口,不过没有伤到脏器,另外一处伤在背部,应该是钝器重力击打造成,背部软组织受到重创,脊柱却没有大碍,真是不可思议。”

“死不了吧?”库尼冒出一句,看到欧阳铎狠狠瞪着自己,连忙轻轻抽了自己个耳光,暗骂自己乌鸦嘴。

“两个伤员的伤情属于严重外伤,没有伤及骨骼和重要器官,现在的休克是由大量失血造成,别担心,我们的血浆足够救活一头牛。”专家推开众人,向2号抢救室走去,梅特约岛上设置齐全,小型医院位于半地下的掩体中,各种设施检查,监测仪器齐全,药品每三个月更换一次。

专家走到2号抢救室的门前,忽然转身对吉娜说:“你是个非常优秀的战地医生,没有你这个病人的腿就保不住了,感谢你。”

吉娜微笑点头,从梅特约支队的军医到黑桃小组的副组长,她的止血钳最少救过六个人的命。

第四天清晨,威廉带着欧阳铎,库尼和吉娜来到病房,苏醒过来的陶野,菲尔德状态良好,躺在并排放置的病床小声聊天。

干净整洁的病房像是享受日光浴的浴场,病房建在地上,顶棚全部由透明的防弹玻璃组成,白天他们可以尽情享受日光,到了晚上地表植物织就的伪装网会覆盖在上面。

“你们还好吗,兰博先生们?”吉娜拿着一簇野花放到桌子上,发现桌子上早已摆满了沾着露水的野花,看来德林和梅特约老兵们先到了一步。

“嗨!中国硬汉,你是我的偶像。”库尼俯下身体和陶野拥抱,接着拥抱菲尔德“鹰,我一直都很崇拜你。”

欧阳铎和菲尔德拥抱着,走到陶野床前,咬着嘴唇凝视着他,许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说了,你一定会来了。”

陶野用力眨眼,伸出拳头和欧阳铎的拳头用力撞在一起,这是他们在特种部队那会胜利完成任务时的庆祝方式。

象征着生死于同,不弃不离。

“胃口怎么样?”威廉站在两张病床中间,抱着肩膀,他今天没戴墨镜,目光神采奕奕。

菲尔德说:“我喝了一杯牛奶,倔驴喝了两杯。”

“两杯?”吉娜故意皱眉对陶野说:“倔驴,你的肚皮破了个大洞,你最好少吃点东西,不然会溅出来。”

“等等。”库尼打开房门朝走廊里探头探脑地看了看,摊开双手说:“美丽的护士小姐在哪里?为什么我只见到两个男护士,没道理啊,我很久没有看见美女了。”

“我不是美女吗?”吉娜拎起库尼的衣领,拳头在他眼眶上比划了下。

“不,战场上没有性别之分,你自己说的。”库尼说完快飞躲到了威廉身上,吐了吐舌头,引得其他人大笑。

威廉拍拍巴掌,让众人安静,他踱着步说:“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不太合适,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噢,这里是病房,不适合开军事会议。”库尼垂头丧气地坐到椅子上,咬掉一朵花叼在嘴里。

“不是军事会议,我只想说点心里话。”威廉表情激昂“我不想说荣誉和信念,只想说倔驴和鹰的表现非常出色简直太他妈出色了!”

“黑桃小组每个成员的表现都非常出色,你们英勇顽强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我曾经训练过900名反恐特种兵,但是我以你们为骄傲,你们是我最好的兵!”

库尼率先鼓掌,他带着愚弄的表情对陶野说:“我们也以你为骄傲,寡男得到的赞扬比火星人还稀少。”

笑容荡漾在每个人的脸上,威廉分别指着他们说:“倔驴,鹰,色棍,吉娜,还有小花,你们每个人都非常出色。”

“非常出色。”吉娜第一次看到威廉这么动情,也开起了玩笑“除了这句话,还有别的吗?”

“哈哈。”威廉大笑,他抱了下欧阳铎说:“倔驴和鹰的表现足以让世界记住黑桃小组,但最让我欣慰的是你。”

“因为我的眉心中弹?”欧阳铎作出瞄准的姿态。

“因为你用枪对准了我的脑袋。”威廉笑着说:“倔驴和你曾经是我最大的心病,我担心倔驴太善良,成为战场上无辜的牺牲品,你就像一只凶狠的孤狼,我担心你无法和这个小组融为一体。”

吉娜笑笑说:“这也是我的忧虑。”

“卡50发生的事让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为了倔驴你打开了保险,我能从你的目光感觉到你内心的火焰,你不再是孤狼,而是黑桃小组密不可分的一员。”威廉语气一转,看着众人说:“我不是鼓励目无军纪,下不为例,谁有下次军法从事。”

陶野听得一头雾水,连忙问“卡50上发生了事?”

“小花担心我们不去救你,用枪顶住我们的头。”库尼作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差点吓尿裤子。”

陶野有些感动,眼睛里闪动着泪花,他伸出拳头对欧阳铎说:“兄弟.....”

欧阳铎用拳头上去撞了一下“是兄弟就别废话。”

库尼把叼在嘴角的花拿在手里,别在欧阳铎的胸口,拍拍他的肩膀说:“我代表法国外籍军团授予你黑桃勋章,小伙子,加油啊!”

菲尔德淡淡地看着众人,几经风雨,建立时间不长的黑桃小组已经凝聚出强大的战斗力和坚固的战友情,他以前认为仅靠黑桃小组的几个人想要击败黑水公司势比登天,现在他仿佛看到了清晨透出浓雾曙光,那是宝剑撕裂天空时万丈的光芒。

菲尔德问威廉:“头儿,不管怎么说,行动还是失败了,军团想要雪藏咱们也不太可能了,你怎么跟军团交代?”

“小事一桩。”威廉故作轻松。

吉娜说:“小事?两架卡50直升机在强者游戏基地狂轰滥炸,黑水公司损失六名顶级佣兵,圣多美死亡36名士兵,这个消息恐怕已经成为各国情报部门的头条新闻。”

“头儿,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扛自己身上,你扛不起。”欧阳铎凝视着威廉,返航途中他听到威廉和军团司令官的通话,他当时说,是我指挥失误,所有者人我一人承担。

“我们都这么想。”陶野也说,库尼和菲尔德同时附和。

“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静心养病吧。”威廉从腰间掏出一件东西放到陶野床头“私人馈赠,我知道,你少不了这个。”

陶野拿起一看,崭新的K57军刺,刃体上开了血槽。

夜色降临,陶野,菲尔德静静躺在床上看着两名梅特约老兵在屋顶拉伪装网。

“鹰,我们还活着。”陶野看着金橙色的夕阳,忽然冒出来一句。

“是啊,我们还活着。”菲尔德笑了,他永远都会记得热带雨林的那一幕:他们靠在同一棵树干上,抽同一支用落叶卷的烟,一起血溅五步,握着拳头等待死亡,那时他们说了很多心里话,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还能回到梅特约岛,见到熟悉的面孔,大声和他们说笑。

两人望着夕阳恍若隔世,金灿灿的夕阳在他们眼中竟如朝霞般灿烂。

陶野说:“鹰,感谢你教会我那么多东西。”

“教会你什么,冷酷地对待敌人?这点你做的比我好,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装可怜,挖掘你的潜力。”

陶野笑了,假如不是当时菲尔德重伤,情况万分危急,他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昔日的勇气,也许永远都找不到。

“倔驴,我应该感谢你,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偏激地认为以暴制暴是最好的方法,你用行动告诉了我,行善才是对罪恶最好的惩罚。”

“我们算是重生吗?”陶野问菲尔德。

菲尔德说:“重生早就开始了,从你决定去救女人时,我们已经重生了。”

“加油!好兄弟!”陶野伸出手,伸向病床另一侧,他说:“中国有句话‘大难不死,必后后福。’”

“加油!”菲尔德伸出手,两支手臂在病床间紧紧相握,如同牢固的锁链。

几天后,威廉独自乘坐直升机飞往位于法国外籍军团基地。

与前两次不同,军团司令官在召开重要军事会议的会议厅召见了他。

威廉走进会议厅之前,在走廊里遇到了几名身穿高级将领军装的将军,军衔最低的是一名少将。

“报告!”威廉站在门外立正,会议厅的大门敞开着。

“进来吧,年轻人。”司令官掐灭了手里的半截雪茄,轻咳一声,示意他关上门。

会议厅的中央放着一张黑锡桌面的会议桌,桌子四周摆放着十几张高背木椅,桌上的投影机仍然默默工作,对面的墙壁上投射出陶野和菲尔德并肩坐在树下的影像,他们的身下的土地已经被鲜血染红。

刚刚结束的会议的主题正是黑桃小组的上次任务。

威廉绕过会议桌,走到司令官对面,立正。

他默默打量着面前的老军人,他双眼布满血丝,右拳堵住嘴轻轻咳着,鬓角的白发好像又多了。

“请坐。”司令官拉过一张椅子,让威廉坐在自己对面。

威廉沉声说:“尊敬的司令阁下,失败的军人没有坐下的权力。”

“失败?我怎么没听说。”司令官笑着拉威廉坐下,他们面对面地坐着,膝盖距离不到十英寸。

威廉顿时语塞,他看着墙上的投影,低头头:“对不起,司令官阁下。”

“那没什么,我可以说服那些固执的将军,或者用我的固执镇压他们,我还没有退休。”司令官笑着从雪茄盒里拿出一支雪茄递给威廉。

司令官的微笑没有往日从容,不难看出刚才的会议进行的多么艰难。

“您上次说,您已经戒烟了。”威廉看着烟灰缸里的半截雪茄,它仍在冒着蓝色的微烟。

“是啊,雪茄是种刺激的享受,只有你们年轻人才有得到的权力。”司令官唏嘘一声,表情随即变得激动,他指着会议桌,那上面没有一个烟灰缸“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的将军们都老了,比我还要老,他们害怕刺激的东西,不敢尝试,就连看一眼都会怕得要死。”

威廉小心翼翼地说:“我很抱歉,黑桃小组的失败让军团蒙羞,让您为难了。”

“不要做没有意义的道歉。”司令官严肃地说:“你是一名有主见的军官,我希望你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持自己的原则,黑桃小组失败了吗?你认为它失败了?你的心里肯定没说没有,对吗?”

“是的。”威廉挺直腰板“黑桃小组虽然没有成功刺杀布莱克,但是我们并没有失败。”

“哈哈,你应该这样,就算走上军事法庭你也应该这样,这是我欣赏你的原因。”司令官笑得灿烂,他拿起一支雪茄,正要点,威廉伸手阻拦,他推开威廉的手还是点上了“组建黑桃小组的目的是什么?击败,羞辱黑水公司,是的,这次行动你们没有成功刺杀黑水公司未来的大股东布莱克,但是你们在军阀混战的圣多美杀出一条血路,成功营救了自己的战友,杀死六名黑水佣兵,惊动整个世界。”

“还有,黑水公司欧洲区的业务经理洛斐中校亲自坐镇圣多美,你击败了他,他的绰号叫做不死洛斐,那可是当今军届大名鼎鼎的人物啊,这不就是我们想要的,还有什么比这更鼓舞人心吗!”

“谢谢您,司令官阁下!”威廉站起身,啪地敬了个军礼,上司的宽容和博大的胸怀让他感动。

威廉到法国外籍军团的时间不长,他以优秀的军事素质和个人魅力赢得了司令官的赏识,尤其在上次行动中,威廉为了营救自己的士兵,在没有得到军团司令部命令之前就义无反顾地返回危地。虽然后来情报证实了他的决策是正确的,他对士兵的兄弟般的情谊赢得了司令官的高度赞赏,他坚持认为只有和士兵情同手足的军官才是能打大仗,打硬仗的指挥官。

司令官按下威廉,频频摇头,他看着会议桌说:“可惜我的将军们不懂这个道理,他们要组成军事观察小组彻底调查此事,他们认为黑桃小组内部有人勾结黑水公司从而泄漏了机密。”

威廉不禁皱眉“黑水公司有美国政府做后盾,他们的情报系统非常严密。”

“没错,我们不能忽视敌人,也许开始我们就低估了黑水公司,忘记了它的后台,不过你放心,只要我还是军官司令就会让黑桃小组存在一天。”

威廉紧咬牙关,他知道即将退休的老人为黑桃小组承担了多大的压力。

司令官看着墙壁上的投影说:“我相信黑桃,相信在死亡面前保持微笑,不弃不离的黑桃组员能够战胜黑水公司,而且是大获全胜。”

“司令官阁下.....”威廉有些哽咽。

司令官抽了一口雪茄,猛然咳了几声,他摇着头说:“既然没有人敢尝试刺激的享受,那么我这个老兵就亲自上阵。”

他站起身,围着会议桌走了一圈,关掉了投影机,无奈地说:“我是司令官,但不是拿破仑一世,为了说服固执的将军们我做了让步。”

“他们要解散黑桃吗?”威廉瞪大了眼睛。

“他们不会得逞!谁都不会得逞!”司令官看着窗外在风中飘扬的军旗说:“为了军团荣誉我绝不让步,不过你和你的组员们必须修整一段时间,放个长假,躲开黑水公司的严密追查,还有一件事,军团今后将缩减黑桃小组的开支。”

“我们只需要精良的武器,其他的无所谓。”威廉马上应声。

“不,我不会让我的兵受任何委屈,军团内部有我的一个小金库,那些钱足够把你们武装到牙齿。”年老的司令官露出了孩子般顽皮的微笑。

司令官走到威廉面前,把整盒的雪茄塞进他的怀里,凝视着他的瞳孔“我的士兵,现在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属于我们的荣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