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十章:正反两边的人都进了“罪恶花基地”

王大三 收藏 2 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云水剧社的演职人员都非常佩服他们的社长谢长林的协调能力和王黑子的勇敢,毕竟有了谢长林的“据理力争”,把原本属于剧社的房子彻底的从金大牙手里要了过来。使得剧社的演出排练和办公居住的大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尤其是张晨曦夫妇,不是谢长林和王黑子的“奋不顾身”的营救,那张晨曦很有可能被金大牙糟践了。

这次,金大牙想扣押张晨曦淫辱,等于是帮了谢长林的一个大忙,让他在剧社的形象大大的攀升了一截。


只有特别行动组组长,编剧许军和新入党的演员于洁、导演成山对这一切是心里有数。

“这个谢长林,真是狡猾,他这么一表现,倒还真树立了他在剧社里正面人物的形象了。”

成山对许军、于洁说道。

“我看他狐狸的尾巴藏不了多久了。”

于洁说:“等我们的计划开始后,他就不会再这么从容了,一定很着急,那就得暴露他的真实面目了。”


“恩,于洁说的有道理。他谢长林的一定会跳到前台来的,因此我们也不可大意。一旦他跳了出来,那我们的工作也就将进入到艰苦的阶段了。”

许军很赞同“妻子”于洁的观点,从于洁对谢长林的分析上看,说明年轻于洁姑娘已经开始成熟了。


再过几天,去“罪恶花基地”演出的日子就要到来了。敌我双方都很紧张。

进基地演出的前两天,谢长林在极斯菲尔路76号,上海军统站召集了秘密会议,安排对我地下党可能发生的对罪恶花基地的侦察部署了跟踪防卫措施。

参加会议的有罪恶花研制基地的所长吴国栋,特别警卫处长赵海龙,还有上海军统的代理站长胡大同胡胖子,以及才加入军统,任上海站副站长的金大牙金红强。


谢长林吴国栋和赵海龙说:“这是一次极好的让共党地下分子暴露的机会,他们一定会趁机对你们的基地内部进行勘测和盗取内部机构分布甚至研究资料的行动。届时都给我把双眼睁大了,一旦发现可疑的迹象马上报告给我,不得有误。”

胡胖子说:“站座,干吗这么费事啊,不如把剧社人都抓起来,也不过就那二、三十人嘛,然后往我们极斯菲尔路这一关一审,就是个神仙我的酷刑也得让他开口,这多省事啊。”

金大牙也跟着附和。

“是啊,特派员,我入道前也是在情报部门搞审讯的,那些个臭文人不经拷打的,准招!”


谢长听了很不高兴。

他冲着金大牙说:“是吗?准招?那要是不招,你负责了?”

“这,这….,呵呵。”

金大牙吃了蹩,干笑道:“这倒也是,要是真是共党,那还真不好说,他们的骨头都硬的出奇,就是死也不会开口的。再说,那么些演员、职员,你也闹不清谁是真的共党啊。”

“哦,原来你都明白啊,那你他妈还敢胡说八道。”

谢长林没有好气的杵了金大牙一句。


赵海龙说:“都听特派员的,别瞎嚷嚷,既然毛局长派他来上海,肯定是特派员的才艺过人。”

谢长林看了一眼赵海龙,对拍自己马屁他还是感觉挺舒服的。

“就按我刚才分派的任务,各人把好各人自己那一关,谁出了事我可是要拿他的脑袋向毛局长交差的。”


许军这里也没闲着,虽然谢长林安排了王黑子盯梢,但他还是在于洁和成山的帮助下,脱身和武工队的队长九月和吴八见了面。

“后天的演出,武工队不要去了,这是侦察,人多了反倒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再说武工队的同志也没法进入到基地里去。一切由我和于洁和成山同志来做,完了以后我会尽快的和你们联系的。”

武工队长九月说:“为了防止万一,我看还是由我亲自带一支小队在罪恶花附近照应,出现意外情况我们也可以相机行事,了解到具体的情况。”

吴八说:“我看九队长的建议行,有接应总比孤军作战强。”

“那好吧。不倒万不得已,武工队千万不要动武,否则后面的事就不好办了,毕竟敌人目前还以为我们是在单独的行动,不会有武装支援,这样的错觉对我们的行动非常有利。”


安排妥当后,九月带着化了妆一起来会面的女卫生员梁晴一起回了宝山镇里平村的根据地,用电台把许军的侦察计划报告给了苏北的杜新宇部长。


在罪恶花基地的演出是下午两点在基地礼堂开始的。

为了吸引基地里大多数人的眼球,导演成山刻意安排演员在进行歌舞表演时,穿着暴露,女的都是穿着短裙和高跟皮鞋。

那些白净修长的美腿美脚在舞台上那么一蹦达,果真引的台下那些工作人员,警卫人员和特务们目不转睛,齐声喝彩。

眼看了演出进行到一多半了,谢长林等却没发现剧社里有谁擅自离开的。

“娘的,真见了鬼了,难道老子的判断是错误的,剧社里并没有地下党的人员?”

谢长林纳起闷来。


“不行,我得四处看看去,别是上海地下党借着我们这儿演出,派别的人进来趁机行时,那可就是我打错了算盘了。”

想到这里,他把王黑子拉到跟前。

“黑子,你给我在着儿盯死了,一旦发现有谁悄悄离开演出场地,你马上向我报告,我去赵海龙那儿看看去。”


可谢长林在基地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赵海龙的踪迹,连本应该在办公室值班的所长吴国栋也没见着影子。

原来剧社一进了基地,剧社里的那些美女们就引的基地里的人个个春心荡漾,纷纷赶去礼堂看演出。

吴国栋本就是个好色之徒,只是不敢擅离工作岗位,只好心里抱怨着在他所长室里值班。

正在这时候,日本总工高井一岚推开了他的办公室门。


“高井先生,你怎么来了?”

吴国栋问道。

“吴桑,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坏了。”

高井一岚一脸的怒气。

“高井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的?礼堂的花姑娘的跳舞大大的,为什么不喊我的去看表演?”

“嗨,这事儿啊。这事你老人家可怨不得我,咱们这是重要的机密之地,上峰有令,当头的不能离开各自的岗位啊。”


“八嘎,什么有令的,我的不听,不然我的回日本去的。”

高井一岚火了:“花姑娘的我的好久的没有的,我去礼堂看演出了。”

说完高井推门就要走。

吴国栋赶紧拉住他说:“高井先生,介于你对我国科研的贡献,上峰已经指示给你招聘一个年轻的女助手了,等女助手来了,你不就可以一边的工作,一边的看花姑娘了的了吗?”

“什么助手,等来了再说,我现在的去看演出的。”

“好,好,好。既然你非去看演出,那我就陪您一起的去吧。”

吴国栋想,你谢长林安排的警戒可以说滴水不漏了,自己也不必那么草木皆兵的搁在这里呆着发愣,不如陪高井去看舞台上的那些美女的大白腿去。


“不过高井先生你的研究资料都锁好了吗?”

临走吴国栋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放心,我都锁好了。我看你的基地分布图才是大大重要,你的要锁好的才是。”

“这你放心,我的基地分布图才不会锁在保险柜里那,都以为保险柜保险,其实不然,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大隐隐于市。我的东西就放在保险柜的顶上,而不是锁进柜子里,你说谁能想的到那,一般人肯定以为外边的东西肯定不重要,而不会去看的。”

“哈哈,吴桑,你的大大的狡猾狡猾的。”


吴国栋锁好门,扶着高井去了礼堂。


其实,他们的谈话和动作都被悄悄潜伏到办公室窗户外的许军听了正着。

原来,被谢长林安排监视所谓可疑人员的王黑子在谢长林一走,就把他的交代忘在脑袋后面去了。


平时,剧社的演员在演出时很少*,因为平时都是演话剧,不需要穿暴露的装束。这次歌舞演出是成山特意排演的,所以女演员们穿的都是高开叉低胸的旗袍或者短裙,连文静的于洁和孙雁也不例外,这可是王黑子大饱眼福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那。

王黑子在舞台边上盯着于洁、张晨曦和孙雁的大腿和秀美的脚盯的是目不转睛,欲火中烧,口水都顺腮帮子流出来了,整个把自己的任务抛在了九宵云外去。


所以谢长林前脚走,许军才有机会后脚跟了出去,对这王黑子是毫无知觉。

由于谢长林先去警卫处找赵海龙了,所以许军就直奔了所长办公室这儿来,等谢长林没找到赵海龙,来所长办公室时,吴国栋正好在几分钟前和高井一岚去了礼堂。

许军不仅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并娴熟的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吴国栋办公室的门潜伏了进去。

等谢长林再找过来的时候,门是锁好的,因此也就没引起谢长林的怀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