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二集 出局 第22集 出局 六、魂断中土

秋林先生 收藏 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樱子把成义当年的最后通牒翻译给武男,拓哉在旁听到一下子站了起来。武男手轻轻一抬,拓哉仿佛受到无形的压力不得不又坐了下来。 成义无疑看到了拓哉的动作,加重的语气冷冷地说:“那时的松山真是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了。五、六千人马被我们打到那个份上,决战他是认输的。最后他魂断山谷,魂断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樱子把成义当年的最后通牒翻译给武男,拓哉在旁听到一下子站了起来。武男手轻轻一抬,拓哉仿佛受到无形的压力不得不又坐了下来。

成义无疑看到了拓哉的动作,加重的语气冷冷地说:“那时的松山真是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了。五、六千人马被我们打到那个份上,决战他是认输的。最后他魂断山谷,魂断我中土,他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

一直憨笑着的二柱子嘿嘿笑着说:“他要是知道我们后来又用他们换来了战俘和政治犯那魂就更不守舍了。”

强子抬脚跺了下地说:“只是便宜了龟村那老儿,逃得太快了。”

**************************************************************

哀莫大于心死,松山的心死了。和占彪几次交手,每次都一败涂地,尤其是这次决战更是惨败。松山其实心里很清楚,这样扔下武器运送伤兵的做法和投降没有什么区别,兵败了精神也败了……再想到那个袁村长死在自己手里,无论如何占彪是不会放过自己的。算了吧,自己了断吧!毫无预兆地,松山对龟村说了句:“松山屡败占君之手,实在无颜苟活于世。你等要把部队安全带回去!”然后双膝跪地,不容大家反应就举刀猛力刺入自己的腹部。

松山将战刀剌入腹中后,鲜血迅速染红了白手套,他撑着一口气将战刀出入了几下,脸上的抽搐停止了,但身体却一直没有倒下。周围所有的日军包括刚才骂松山的一群下级军官皆立正向不倒的松山敬礼。旁边的加藤看到后,身心俱裂喊了声“松山君等等我!”也举刀剖腹,以谢1400人的骑兵联队全军覆灭之罪。

龟村看到山口也有意要剖腹谢罪,忙大喝:“不可!够了!我们要都向天皇谢罪,谁把这些伤兵带回去啊?赶快通知占、占先生,松山已经以死谢罪了。”

这时,刘阳、强子和三德部看到山谷里的日军从南山谷口大部撤出,便从北山谷口向内推进。他们听到松山自杀的消息后便没有再射击。龟村和剩下的一批军官看到远处几十名个个手端机枪雄纠纠走近的抗日班将士,心里都很清楚,要么也剖腹,要么就被打死。但至今军官们没有一个化装为士兵而逃生的。龟村看看个子矮小没主意的山口,又看看身边早已搭好对子搀扶着伤兵的佐官、尉官们,无奈地挥挥手,走到松山尸体旁,拉到背上就向南山谷口走去。山口一见也把加藤的尸体背起,与众尉官跟随而去。剩下的那台97式战车几个战车手也将其付之一炬。

出了南山口,龟村们暗吃一惊,只见14门步兵炮一字排开对准着山谷,九门野炮已被他们缴获整齐地摆在一起。几十挺重机枪呈环形围着山口,小峰、成义和隋涛部上百号士兵站在两侧,手里都端着轻机枪和冲锋枪。整齐的国军着装,完备的武器装备,威严的气势顿时令日军低下了头。如今,不可一世的大日本皇军成了待宰的羔羊。

抗日班并没有太为难出来的伤兵,也没有搜身,大部份日兵的刺刀还都佩戴着。出来的日军并没有溃散,自动排为四路纵队沿着向县城的公路缓缓行进着,好像在等着后面上来将佐的指挥。但出来的将佐尉官都被成义扣在一起,足有五十多名。成义说原来讲好的只放士兵走,只有几个扶着伤兵的少尉被成义放走。

看到最后从山谷出来的扛着松山和加藤尸体的龟村一行,占彪率众人迎了过来。北山谷口的三德、刘阳和强子部也兜后围了过来,在山谷里打扫战场收集机枪,忙着把鬼子留下的上百挺机枪和几十个掷弹筒吊运天府洞中,后来刘阳又收集了上千支三八步枪和马枪也送进洞内。聂排长在山上不时汇报着赶来的新四军和国军的距离,占彪已让小峰和二民分别前去接应。

占彪看着松山的尸体半天未语,回头命令隋涛开过两辆摩托车给龟村,分别装上松山和加藤的尸体。这时前面的日军队伍一片大乱,是彭雪飞带着一个团的新四军从西面杀了过来,打了一会儿才明白怎么回事,彭雪飞命令部队边把日军包围在一起边开始打扫靠山镇一带战场,过来见占彪说:“怪不得这回鬼子这么好打,原来是被你们放出来的呀。”接着他又对占彪说:“你们怎么和鬼子讲上仁慈了?”成义在旁解释道:“我们用这个方法让松山口服心服的承认失败自杀了。”占彪接着解释说:“这条山谷之路里死的人太多了,我不想把这里变成地府、地狱啥的,杀气太重了将来这一带会不得安宁的。所以只要他们放下武器就给他们一条生路。反正他松山彻底出局了!”

彭雪飞一指眼前这批日军军官:“他们这些人怎么处理,放回去太便宜他们了!”占彪沉痛地说:“原来讲好了用日军飞行员换袁伯的,没想到袁伯不想被他们利用主动踩雷了。”彭雪飞一听袁伯牺牲了大吃一惊,但听到说换人眼睛一亮:“对了彪哥,我们还可以用他们换人啊!杭州监狱里还关着我们在皖南事变时逃出来的一批新四军呢,还有去年被鬼子抓到的地委书记,还有一批地下党,可能还有盟军的战俘……”国军那个团也到了,马上也开始打扫战场,也同意拿鬼子换战俘。第三战区司令部马上拉出关押在杭州西湖监狱的一批国民党特工人员还有近百名从南洋转来的盟军战俘名单。

十川次郎司令官收到龟村的紧急电报后,尽管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但也无奈立即释放了杭州监狱里关押的三百多名政治犯和一百多名盟军战俘。占彪开出的条件是他抗拒不了的——是两名飞行员、一名少将、一名大佐、一名中佐、两名少佐、三名大尉、九名中尉、26名少尉和四百名皇军士兵、六百名伤兵的生命!

在龟村率众军官向占彪、彭雪飞和国军团长敬了礼离去后,刘阳这路处理完山谷里的事后开了出来。一听说把龟村放了,强子和三德喊着“龟村老儿是你害了袁伯免你死罪活罪难逃——”便追了上去要把龟村的腿掐折或者把眼睛剐出来,吓得龟村闻声开着摩托车而逃。小宝这时才知道袁伯在村南壮烈牺牲是龟村逼的,也恨得玉齿咬碎。

占彪和彭雪飞隆重地把袁伯和桂书记葬在村南,小宝和小玉都哭得几次昏死过去。1949年袁伯的儿子袁方把父亲的尸骨取去火化带去了台湾。当时有传袁方是国民党在上海的特工人员,总之他去了台湾再没有回来过。

这场中日决战打了整整三天,以松山的惨败而结束。新四军趁势解放了四座县城,摧毁

了十多个据点,国军也把自己的防区向前推进了二十多公里。当时占彪不屑于统计和上报什么战果,日军也是天天烧尸,所以也没有具体歼敌数据。国军第三战区认为抗日班是和新四军合作打的这场仗,还在生气是抗日班让共产党趁机占了那么一大片地盘,所以不予嘉奖和宣传是在意料之中的。新四军也是因为抗日班是国军,还牺牲了县委书记和一半县大队战士也没有当成什么胜利去看待。而日军当时正处于南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士气不断低落中,看中方没有庆祝什么大捷便就势没有公布这次战况。但成义和刘阳用另一种方法统计过,就是国军、新四军和抗日班三方当时都各收缴了二千多日兵的武器装备,日军应该是六千人之数,除去换战俘和伤者的一千人,应该打死五千鬼子兵。至于互换战俘,那是战争双方的默契更都不会张扬的。

打完这场战斗后,占彪放开了手脚,保护重机枪装备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再无负担。他想以自己的能力加入到全国反攻日军的战斗中。接回的155名川军都表示不做抗战的逃兵要坚持到抗战胜利再回家,迅速成了抗日班的各级战斗骨干。接着陆续又有几百名工人、学生和农民加入抗日班,原来的11个加强排迅速扩充为11个连,整个抗日班有将士1100多人发展为团级规模。在浙西和浙东间开辟了一块自己的地盘,一块国军、共军和日军都承认的地盘。就在占彪又练了半年兵想放手一搏大干一场的时候,当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了。占彪和松山的决战则成了抗日班对日的最后一战。

日本宣布投降后,抗日班上下自是一片欢喜。国军和新四军纷纷出动开始大反攻,争相在四处接受日伪军投降,收缴日伪军武装,解放敌占区。占彪此时则按兵未动,只要求部队继续帮助靠山镇重建家园,同时也帮助三山岛、三家子村等驻扎过抗日班的地方百姓修房铺路。刘阳把缴获土匪的大烟土都换成了砖瓦木料,一个崭新的靠山镇出现在青山碧水间,只是向西挪了点位置。老靠山镇的废墟搭着抗日班的简易营房,整齐地架设着几十顶日军的军用帐篷。其余的废墟被小玉和大郅当做了养猪场和四德们的家园。

八月底的一天占彪正在村头指点郅彪和克克练功,彭雪飞带着警卫员开着摩托车急驶而来。占彪笑迎上去逗着说:“小飞,这回把小鬼子打跑了,你啥时迎娶阿娇啊?”彭雪飞眼中喜色一闪但又急急地说:“我到是想啊,可是看这局势说不定国共还得打起来呢。小弟这回又有事相求了。彪哥,这回还得您老人家出马不可,湖州的那个龟村老儿说死也不降,说要降只降占班长的钢班,说国军新四军都没有打败过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