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青年高考失利连砍3人致1死2伤(组图)  

铁血小警 收藏 4 196
导读:19岁青年高考失利连砍3人致1死2伤(组图) 2009年06月16日02:13   西部网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6_62290_9462290.jpg[/img] 昨日,案发地西安银河电力书店大门紧闭 实习记者 雷佳 摄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6_62295_9462295.jpg[/img] 张聪的父亲满脸憔悴 本报记者 卫晓宁 摄 退休后,

19岁青年高考失利连砍3人致1死2伤(组图) 2009年06月16日02:13 西部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案发地西安银河电力书店大门紧闭 实习记者 雷佳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聪的父亲满脸憔悴 本报记者 卫晓宁 摄


退休后,常大爷闲不住,在一家书店内当出纳。一干就是10年。一次不算摩擦的摩擦,让71岁的常大爷惨死街头。行凶者是19岁的西乡高考生张聪,他还持剪刀捅伤了常大爷的两名女同事。张聪行凶的理由简单得有些可怕:没考好,想死。


书店行凶


剪刀捅向三店员


昨日下午,据小孙回忆,6月12日下午4时40分左右,位于西安市兴庆路路西的“银河电力书店”内,她和常老、周女士在店里。这时,一名身着运动装、瘦瘦的男孩走进来。


“你想要什么书?”小孙问。“随便看看。”男孩说。此时,男孩靠在书店一张桌子上,拿起插在笔筒里的剪刀,玩了起来。常老留意到男孩这一举动,将剪刀放进抽屉,随后去了厕所。


“你给我拿一下那本书。”男孩指了指书架上一本电力容器方面的书。小孙将书递过去。突然,男孩拉开抽屉取出剪刀,掐住小孙的脖子,用剪刀先戳她的肚子,又刺向脖子,小孙大叫“救命”,剪刀刺在了小孙的胳膊上。常老从厕所冲出来,大声喝斥。小孙将行凶者推开,男孩又冲向常老。小孙冲出店外求助。店员周女士胳膊也被刺伤。两分钟不到,男孩跑出书店,常老捂着腹部追出来,但追了不到十米就倒在地上。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诊断,老人已死亡。


路人追凶


“不敢开车,他是杀人犯”


昨日下午,案发的电力科教书店,卷闸门紧锁。


书店背后一家属院的出租车司机张玉说,12日下午5时许,他走到家属院门口,发现常大爷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远处一个男子向书店南侧跑去。“杀人啦!快追呀。”听到喊声,张玉在路边修理自行车摊子上抄起一根半米长的铁棍继续追。


在永乐路上一所学校南门口,行凶者跳上一辆停着的出租车,这时,张玉和其他人追了上来,“不敢开车,他是杀人犯……”行凶者欲打开车门逃走,见张玉拿铁棍堵在外面,缩了回去。10分钟后,长乐西路派出所两名民警赶到。民警将行凶男子押上警车,返回案发现场。


这时人群中出来一自称姓张的中年男子,说车内青年是他儿子张聪。张某说,他是西乡县杨河镇中坝村人,12日带着儿子从西乡来西安看病。


行凶动机


没考好萌发“想死”念头


昨日下午,据长乐西路派出所刑侦副所长王晓军介绍,案发当日张聪被带回派出所,情绪非常激动。


根据王晓军和张聪的对话得知,张聪自认为高考成绩不理想,因此萌发了“想死”的念头。“他的行为反常到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王晓军说。


6月13日,张聪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新城警方刑拘。昨日下午,案件已移交至新城分局案审中队处理。


本报记者 杨小刚 刘俊峰


老师眼中的张聪


他曾在模拟考试考场上痛哭


“越临近高考,他的状态越不好。”在张聪的高中班主任和同学看来,伴随着高考到来,张聪也逐渐从一个虽然行为有些孤僻、思想有些怪异但热心帮助同学的学生,演变到最后的行为异常。


学习一般但酷爱读书


“怎么也得把高考志愿填了啊。”13日上午8时许,周国新给张聪家里打电话,对接电话的张聪的母亲说。高考结束后,张聪连估分条都没交,这让给张聪当了两年半班主任的周国新有些着急。于是在张聪的母亲说出“孩子在西安看病出事了”这句话以后,他脱口而出。


第二天上午,当他从网上看到新闻,并确定那个人就是张聪的时候,觉得“这怎么可能啊?”


周国新对张聪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涉猎广泛的阅读和写得一手好楷书。“这孩子成绩一般,班里68个人,他最好的时候考了20多名,最差的时候倒数第一名。但他喜欢看书,尤其是文学、哲学,甚至霍金的书,他都看,还和同学讨论‘相对论’。”周国新回忆说,张聪以前还是班里的文艺委员,对同学很热心,有一次一个女同学忽然生病了,他把同学背到校门口的救护车上,跟老师一起在医院待了4个小时,等同学的父母赶来他才离开。

曾在作文中批评教育制度


“现在想起来,临近高考的时候,他的行为开始变得怪异。”周国新说,最早在高二的时候,张聪只是在一篇作文中批评中国的教育制度,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但张聪的一位同学记得很清楚,张聪在一次谈话中说:“中国的教育制度不好,我们这一代学生只不过是一个时代的实验品和牺牲品。”


在5月的一次模拟考试中,周国新发现张聪在卷子发下来后,对着试题发呆,交卷时也只做了选择题。6月2日,张聪更是在一次语文模拟考试考到一半时,忽然痛哭。“当时觉得他是压力太大,我们对他做了心理疏导。”周国新说,学校在临近考试的时候,专门请陕西师范大学的老师来做的心理疏导,他后来还两次单独找张聪谈话,让他把心态放好。


但是在高考中,张聪的怪异行为越来越严重。


他的一位同学回忆说,6月7日高考第一天的下午,他早早赶到考点西乡二中,发现张聪一个人在二中校园里闲逛,同学招呼他赶快进考场,结果张聪回答,不考又怎么样?然后一个人边自言自语边笑。本报记者 卫晓宁


父亲说儿子


“高考第一天,就发现他有些不正常”


昨晚8时许,在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张聪的父亲一脸憔悴。对他来说,当瞥见警车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他的天已经塌了。


“看到警车里那个身影,一下蒙了”


39岁的张某脑子里时刻闪着警车里那个绿色的身影。


12日,他带着儿子张聪和一个亲戚一起到西安,给张聪看病。“高考第一天,我就发现他有些不正常。”张某说,儿子平时一直住校,6月7日那天下雨,他去给儿子送伞。当时还有亲戚一起吃饭,菜刚上来,别人还没动,张聪就用手直接抓菜吃。他当时没在意,以为考试期间压力太大。9日,张聪回家后,他发现情况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张聪时常在屋里来回走,不停地说话,但是答非所问;他会忽然跑到屋子外面,然后又跑回来;10日,村里一位老人去世摆丧葬酒席,张聪突然从写“礼单”的人手中夺下单子,在上面一通乱画;11日,他将骑的摩托车停在一堆尚在燃烧的火堆上,在别人劝阻时他却手舞足蹈。


于是,张某在11日凑了6000多元钱,第二天赶到西安。“当时我在医院排队,张聪和他表弟坐在远处等。他本来在用手机听音乐,忽然站起来把手机摔到地上,然后跑了。我听他表弟喊‘张聪跑了’,脑子一下就炸了。”张某说,他和亲戚两个人在医院找了几个小时,后来开始沿着医院外面的马路漫无目的地找。经过一个书店时,他看见围了好多人,里面有个人躺着不动。当他刚离开现场十多米,看到警车开过,模模糊糊地,他看见里面那个人穿着绿色的衬衣,觉得天塌了。


在去西安之前,他专门给张聪买了一件新的衬衣,绿色的。


他没有勇气仔细看了,于是让亲戚去看。亲戚说,是张聪。张某一下子蒙了。


希望做司法鉴定


14日,张某从西安回到汉中,找张聪的老师和同学了解他高考前的一些情况。


那天,他跟着警察到了派出所,一直等着,到晚上11点多才离开。在这期间,他没能跟儿子说上一句话。“从小到大,他一直很听话,从来没惹过什么事。上学以后,家里也从来没给他什么压力。”张某说。“他经常说,家里人对他特别好,爸妈都很放心他。虽然条件不好,但尽量多给他钱,还经常给他买牛奶。他觉得自己成绩不好,对不起家里人,所以说什么也要考个好大学。”张聪邻宿舍的一位同学说,从高二开始,张聪每天都起特别早跑步。


张某说,他16日还要赶到西安去,带着一份村里很多人签字的“司法鉴定请求书”。本报记者 卫晓宁


心理咨询师


高考后家长要舒缓孩子情绪


西安大康心理保健院心理咨询师侯荧认为,不少学生在学习成长过程中,表面顺从于家长及老师的培养与怜惜,其实他们是被动的,在性格深层,有一种叛逆。高考结束,这种叛逆的积压,甚至扭曲的性格,会通过某种形式爆发出来。“有些学生在高考过后,会产生一种虚无感,有人也会做出常人无法想到、不能理解的反常举动,张聪就是一个个案。”侯荧说,高考既然已经过去,考生和家长就不要再将精力过分集中于成绩、分数上,家长要试着引导孩子通过各种方式放松心态,让他们的情绪逐步舒缓。(华商网-华商报 记者杨小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