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征为何敢掐李世民的花心?

vip8801 收藏 2 5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俗话说,劝酒不劝色。成就一桩好事可能需要很复杂的过程,而搅黄一件美差有时只需一句话,按照通常的规则,一个男人有了花心,另一群男人往往假装不知或暗地怂恿,虽不想当牵线的红娘,但也不愿当棒打鸳鸯的法海,人们一般的态度是在沉默和好奇中让他们把生米做成熟饭,这就叫成人之美。


不过,唐代名相魏征却不按常规出牌,他在贞观年间的二百余条上疏中,内容涉及了政治、军事、经济等诸多领域,其中还有公开叫板干预李世民私生活的,特别是让李世民失去了即将到手的美女,及时地掐掉李世民花心的那一次劝谏,的确让人感到与众不同,令人难以忘怀。


贞观二年(628),贤惠的长孙皇后发现了一位郑家女才貌双全,倾国倾城,便亲自向自己老公推荐,请求将其纳入宫中,备为嫔妃。太宗一听,正中下怀,喜不自胜,下诏许聘。宫廷内外立马紧张起来,上上下下的官员们开始张罗着如果把这桩好事办好,实事办事。


唯有魏征得知后,有些不高兴,立即入宫进谏说:陛下为人父母,抚爱百姓,当忧其所忧,乐其所乐。居住在宫室台榭之中,要想到百姓都有屋宇之安;吃着山珍海味,要想到百姓无饥寒之患;嫔妃满院,要想到百姓有室家之欢。现在郑家之女,早已许配陆家,陛下未加详细查问,便将她纳入宫中,如果传闻出去,这是为民父母做的事吗?太宗听后,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成命。


房玄龄立即着手调查,结果是郑氏许人之事,子虚乌有,所以坚持诏令有效。这个时候陆家派人递上表章,声明以前虽有资财往来,并无订亲之事。太宗的花心又荡漾起来,于是召来魏征核实情况。魏征毫不留情地说:人家否认此事,是怕你加害人家,这是明摆的事,还有什么奇怪的。于是太宗死了这条心,一桩美事就这样被魏征无情地摧毁了。


男人在美女面前往往是容易冲动的,你把他吃到嘴里的肉再掏出来,这如同虎口拔牙,轻的咬掉你一只手,重的把你咬成植物人,况且魏征拔的是皇帝的牙,难道他不怕太宗杀他的头、摘他的帽、以后给他小鞋穿?魏征坏人好事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作为一个政坛老手,想必他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玄武门之变后,太宗把魏征拉入旗下,经常引入内廷,询问政事得失,犯颜纳谏的事也时有发生,因为他认为魏征提出不同的意见,完全出于公心,有利于李家王朝的长治久安,所以有时虽然魏征说得直了点难听点,可每次都咬牙听了进去。这一次魏征虽然泯灭了他的花心,但太宗依然坚定地相信,魏征是从大处着眼、从长考虑才不得不说出来的,为得一小美女,而失去一栋梁,敦重敦轻,一目了然,所以他按住了满腔的怒火。当然,太宗心中的这点小私房,魏征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敢。


长期以来,太宗与魏征明有君臣之分,暗以朋友相待,彼此交心,无话不谈。魏征顺势向太宗灌输了君臣之间一体论、忠臣和良臣区别论、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论,这使得太宗的胸怀不断开阔,容人的气量不断增大,辩别奸贤的能力不断增强,也使太宗对魏征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隋唐佳话》的一个故事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太宗有一宠鹞,偷偷在放在臂上赏玩,看见魏征过来,他吓得赶紧藏到怀里,魏征知道后,借口说事予以讽谏,结果因聊得时间太长,鹞闷死在怀中。魏征知道,既然他能把皇帝的宠物闷死,也完全有能力把这桩婚事搅黄,因为他知道,对于皇帝来说,一个美女与一只宠物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他敢。


其实,干预唐太宗私生活的也并非魏征一人,此前魏征的老领导、同朝的宰相王珪就已经坏过一次太宗的好事。有别于魏征的抗直激切,王珪的谏臣风范是雅正而不屈,有一次,他针对唐太宗收纳卢江王妃为侍妾一事,婉转地申诉杀人而取其妻、“知恶而不去”的不当,当场就把这桩美差整黄了。既然别人能顶风这样做而平安无事,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做呢?所以他敢。


俗话说,已身正方能正别人。魏征严以律己、生活简朴是让他最有发言权的。在家庭,魏征算是个好男人,他没有妻妾成群,而是独善夫人,他除了爱吃醋芹,没有其他奢侈。尤其是他家破旧的住房,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心底无私的人。自己一身红毛发,还说别人是妖精,往往不能以理服人,而魏征的家庭私生活背景完全可以让他在太宗面前说起嘴,所以他敢。


这一次,魏征毫毛未损地掐死了太宗的花心,全凭自己一身从里到外的硬功夫。可怜的是,像房玄龄之流的溜须者,见到上司有好事,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去逢迎,他到底是把上司向火堆里推,还是真正为他人着想,这只有让历史来评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