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二十七章

nickhand 收藏 18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96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二十七章

九月底,日军第一军二个师团西进,冒险穿过高山、高原戈壁、草沼,侧出于苏军外贝加尔军弱侧,一场趁夜强攻+偷袭,日军击破苏外贝尔加第一十六集团军防御的库尔图克,截断赤塔苏军和新西伯利亚的联系。

这次孤掷一注、赌博性战役的胜利让山下奉文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苏军新西伯利亚-外贝加尔的广大地区仅仅剩下两个集团军了,这两个集团军虽然占据着广裘的土地,但是山下奉文并不怕他,他现在完全可以放开以乌兰乌德、赤塔为据点的苏军集团。从高山、草原沼泽探出了路的日军现在不在受限于苏军那两个集团军,向西夹击苏联的战略虽然依旧困难重重,但是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日军手中。

一旦夹击苏联的战略成功,大日本帝国陷入危机的北方局势改善可期!苏军一旦失去了新西伯利亚,仅仅靠着乌拉尔工业区,没有人会认为苏联还会撑得住。现在的新西伯利亚地区正陷入紧急征兵调军之中,现在谁也算不到日军下一步会从什么地方杀出,毕竟日军已经突破了地形和苏防御阵线的限制。

日军的这一动作使盟军的阵营蒙上一片乌云,胖子在一天之内收到上十封沉甸甸的电报,苏共中央、斯大林个人、共产国际异口同声的同意胖子的要求。九月十八日,胖子飞至古比雪夫,参加中苏关于废除十八世纪以来,自俄罗斯时期与中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当双方代表的笔落下,各自签上庄严的字时,场上真是人生百态各皆尽有!这一刻,胖子深深地感受到历史在手中改动的自豪。

当胖子犹在古比雪夫之时,张大富得第五军依令发动,进攻日第一军在外蒙的势力范围和立足之地。

古比雪夫的10月天气已经很凉了,胖子和中共、国民政府的代表会晤过后,国民政府的代表团先期回国,中共代表是一向驻共产国际的代表团,胖子也并不是很熟悉。

斯大林在胖子临离开之前最终还是决定见见这个让他耿耿于怀、刺心难忘的胖子,胖子也对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有点好奇,答应了和斯大林的见面,只是在寓所里呆了两天,也不见下文,胖子可是很有点那个脾气的,再说现在他的时间是很金贵的,当下就吩咐专机准备下午回程。

得到消息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负责人马上找到了胖子,劝说他等待斯大林的‘接见’。胖子斜了他一眼,“接见,那就不必了,胖子俺受不了这种殊荣,我小小一个东北地方军司令,在斯大林眼中可是属于很不待见的人物,再说,我在这里浪费了好多的时间了,斯大林要真想见我早就见了,这么拿着个架子糊弄谁呢?”

夹着个眼镜文质彬彬的负责人眉毛一挑,“陈东同志,请注意你的言辞!斯大林同志现在是我们共产国际的领袖同志,你需要对他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胖子心头火起,语气就非常不好听了,“尊重不是别人给的,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顺便问一句,你擅自干涉我的工作行程,有没有获得中央的授权?”

这句话的责任是相当重的,负责人脸色一变,“我这是以中央驻共产国际总负责人的身份跟你交流---”

胖子很是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回身就走。只是才走几步,一长溜的伏尔加开了过来,一个苏军少将连跑带喘的赶过来,“陈将军,请留步---”恭恭敬敬的话声听得驻共产国际的几个代表目瞪口呆,看着陈东在少将同志毕恭毕敬的伺候下上了汽车,众人心中很不是滋味!什么时候自己有过这样的待遇。

面前的憔悴者让胖子联想不到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斯大林,连标志性的胡须也是萎靡不振,斯大林眼神已经浑浊,看着胖子良久无语。

胖子随意的坐下,就在侍卫军官杀人的眼神中坐到斯大林的正对面。斯大林的眼神逐渐转向清澈,身上的强势气质也逐渐体现。只是胖子豪然无畏,开始主动地和斯大林拉起话来---。

胖胖和斯大林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只是胖子依然在下午回程,庞大的‘解放者’座机(没有载弹,加大了燃油装载,改装了集团军自己研发的电子设备,机上防御系统主要有前后左右上下的12挺机枪和四门机炮组成)飞过乌拉尔山脉,仅仅在新西伯利亚做了一次停顿,直飞孙吴。

胖胖本想回到孙吴之后进入外蒙,感受一下装甲骑兵二师在高原戈壁、草原上的作战,但是中共中央和国民政府相继的电报要求胖子南下,联合政府这次是以南北联合的形式组成,也就是说:南方依旧以国民党为执政主体组成地方政府,北方则以中共为执政主体党派组建地方政府,各党各派都在政府行政机构拥有参与权。

现在《宪法》粗稿已经拿出,胖子作为东北重将,一是回延安述职,二是还需要向联合政府国防部述职以及介绍东北情况,参与国防部对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规划。胖子本不想去的,但是毕竟还身兼着国防军陆军东北集团军总司令之职,想想还是南下一趟。就在胖子还未出发之时,张大富的五军已经与日军第一军留守师团展开激战。

张大富的前指已经接近到温都尔汗,第二骑兵装甲师已经突进到乌兰巴托附近。

陈刘礼在后面一再下令前头的周裕团收住速度,穷寇莫追!再说日军溃退的兵员已经靠近它们的大本营乌兰巴托,前方的情况连特战队都还没有摸清,鬼子留在乌兰巴托的兵力虽然不多,也不能大意不是。

木白坐在速度飞快的装甲车上,头顶机枪手不停的转动着身体,警惕着四周!‘咚’的一声闷响,木白呲牙咧嘴的揉揉额头,“他妈的!姜葆,你小子能不能开稳定一点,老子的头都让你给撞晕了。”

姜葆闷声闷气道;“副团长,你又要俺开快一点,现在又嫌我颠到了你,我说你还是坐指挥车不更好么。”

木白眼睛盯着地图,“行了,行了,坐你一回车牢骚话还满多,唉!前面高地全军停下,注意警戒。”

对照地图,木白发现现在离乌兰巴托竟然只有80来公里了,日军的附膺,外蒙古王公的骑兵远远的跟在后面。

后面团长周裕赶上来了,对着木白就是一顿训,“你是不是要冲到乌兰巴托才会停?嗯!老子叫了你几次放缓速度,现在前锋的就我们团一、二营和老张他们,你小子带着部队闯进了鬼子的伏击圈,害得老子和老张带着部队不得不来解救你,这很好玩是吧!你知不知道,集团军直属骑兵师追不上我们的速度,老子知道你履带宽,在泥沼也是行动自如,但是随行骑兵怎么办,打仗打得连最基本的和兄弟部队的协同都丢了,自己去算算,你的随队油料还能支撑你作战多久,后勤跟得上吗?王晓!”

“到!”一营长独臂王晓急忙上前。

“前锋部队(两个营)现在由你指挥,立即勘察地形,占领有利地形,建立防御阵地。”周裕急速下令,“木白!”

站的如钉子般笔直的木白;“到!”他心里还很是忐忑。

周裕看看他,“立即出发,往后方接应三、四营和集团军直属骑兵第5师,任务完成后立即率领四营保证咱们后面的通道,快去,你小心点,张副军长正在火头上,他和陈师长的师部在一起,现在连展参谋长都带着两个骑兵师兼程向咱们这边赶来,根据军部情报处的推测,山下奉文已经将一个师团的主力秘密潜回,目的就是打击咱们军出击的先头部队,他们和苏军的作战中已经出现了人肉炸弹来防御坦克装甲车,也是以这样的战术占领的库尔图克。”看着木白这个一直跟他成长起来的副团长,周裕还是忍不住嘱咐着。

木白心里很是不平静,看来这次又是团长将黑锅给背了,好久没仗打了,这次确实是太兴奋了,加上初次单独指挥机械化部队为前锋,长途奔袭作战,看来对战场的把握还是很菜,一头钻到鬼子的伏击圈都不知道,拨过马头,“驾!”战马急速向后面赶去,警卫员和一个连的骑兵急忙跟上,后面团里的战车已经爆发出一阵阵怒吼,通用机枪连串的声响儿根本分不清间隙!鬼子来攻了。

刚刚穿过一线天般的泥沼通道,眼前的戈壁远方一队外蒙古骑兵向着这边冲来,木白一声高呼,“杀!”领头向右前方的小山坡驰去。

两个警卫员和一个骑兵连的战士携带有两挺通用,冲锋枪三十四支,半自动骑枪五十三支,正面对抗外蒙足有二千多人的骑兵大部队并不占便宜,一行人冲上小山坡,占据了坡顶并不再冲,依仗通用的高射速和远射程,阻击着向这边狂冲的敌人。其余的战士紧紧地勒住马,冲锋的时候还没有到!

外蒙的骑兵队伍中夹杂着一些日军伍曹长,驱赶着原属王公的私兵们向前冲。

木白紧紧盯着冲来的骑兵,手上青筋爆起,眼看着鬼子领头的骑兵渐渐冲近,木白将两把盒子炮从腰间抽出,稍压着的声音如闷雷般滚起;“弟兄们,这里是咱们援军的必经之路,不能让敌人在这里扎住脚,咱们团的三营和四营、集团军直属骑兵第五师已经来了,现在就看咱们能不能顶住这些鬼子了,援军要是绕道,前面咱们团两个营和兄弟骑兵团就危险了,男儿汉大丈夫,生死都当顶天立地!”回头对两挺通用说道;“你们是最后的防线!”回头大呼;“弟兄们、跟我冲!”脚下轻催,雄俊的战马爆烈的一声长嘶,夹奔雷之势奔下。

骑兵连长丁尚东是标准的东北大汉,一向言语不多的汉子一声大吼;“骑兵连,冲锋!”

怒吼如沉雷在戈壁上荡开,以木白为锋锐,骑兵连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卷向扑来的敌人,丁尚东眼中瞄上的第一个敌人就是那个始终闪在第二排的鬼子,骑枪在手中稳稳的瞄准,剧烈奔腾的马儿飞奔的颠簸似乎对他没有一丝影响,冒着敌人的排枪齐射,‘啪、啪、啪’三枪,连那个督战的鬼子,一连三个敌人栽下马匹。

飞弹蝗行的骑队前头的木白一声大赞;“好枪法!”以脚控马,双手擎出的盒子炮对着冲近的骑兵群就是一个扇面的子弹流泄出,身旁左右的冲锋枪响成一片,密集的火力将极力躲避的敌人打得栽倒一片,好大的一个缺口出现在敌人骑兵冲锋阵正中,开完枪的战士们来不及换弹夹,敌人就已经临近!匆匆将冲锋枪往背上一甩,依旧是左刀右枪,集团军极力搜集来的大量手枪几乎将每个骑兵都装备上了,带来的战斗力提升可不是一丁半点的,面对着背着马枪挥舞马刀的骑兵,近距离的手枪威力是十分巨大的,枪打刀劈之下很快就杀透敌阵。

木白喘着粗气,盘马转头,集团军现在马场提供的战马素质极高,狂奔冲杀之下力气异常悠长,像这样冲锋中的急剧掉头都显得游刃有余。“吼、吼!”骑兵连战士一道旋风般转过马头,追着尚在调整着队形的敌人杀去。

木白使劲按住腹部的伤口,将药包紧紧扎住,抽出右手擎枪,左手紧紧把住鞍桥,身子挺得笔直,犹如号令冲锋的旗帜,依旧冲在前面!

敌人的后阵已经乱了,战士们已经将枪支弹夹上好,开始追着敌人背后开枪,敌人更加乱了,一队队小队离开大队,从旁散开。

丁尚东一声冷笑,在老子的面前玩这一套,一声命令,骑兵连一分为二,从两侧向正在向小山顶冲击的敌人两翼杀去。

散开意图从两侧反转包围骑兵连的敌骑兵这一下气急败坏了,急忙追在后面赶来,却已经是为时已晚,骑兵连强大的枪火追着突向小山顶的骑兵打得极凶,加上山顶的两挺轮番射击的通用,三个方向的打击让狂呼挥刀的敌骑兵无处躲藏,任你有马上飞腾的骑术,在这样的打击下根本无处可藏。

骑兵连冲上小山坡,回马朝向山下。外蒙乌合之众组合起来的骑兵几乎是一哄而散,仅余的几个鬼子旋即被黑枪打死。

木白看着哄散的千多敌人骑兵,心头松了一口气,才感觉到腹部再也抑制不住的痛庝!丁尚东向他请示,让战士们先去收拾战友的遗体,才发现脸色煞白的木白腹部间一团湿润的血迹。

木白挥手让他去安排,“我没事,就是痛的有点受不了,已经敷了药了,快去抢救落马的战士。”

黄昏逐渐来临,远处轰鸣的发动机引擎声传来,三营和四营的滚滚铁流如水银泻地,卷奔不息,骑兵连雄踞于小山之顶,庄严的向山下的装甲兵回礼。

装甲兵之后是集团军直属第五骑兵师,大部队不见头尾,兼程向前锋部队赶去。

四营奉令留下,随营卫生院医生重新给木白换了药,但现在简陋的环境无法为他取出腹部内的子弹。木白强撑着要继续带着四营巡查,被随后赶来的师长陈刘礼一顿臭骂,给赶到是野战医院去了!

陈刘礼和张涛副军长带着主力部队急速赶到战场,前锋部队鲁莽的一头闯进了山下奉文精心布置的包围圈中,但是也将山下奉文一半的兵力吸住,形成现在有机会集歼山下奉文一半主力的良机。各部队都是加紧向战场挺进!

只是现在山下奉文绝对是非常的郁闷,好不容易围住了共军东北集团军机械化部队四个精锐营(两个坦克装甲营和两个配合作战的随行骑兵营),原以为是一顿大餐,没想到却是一块钢铁,一下子蹦断了自己几个牙齿,一个白天,两个师团和一些外蒙协从军相继投入战斗,连敌人的阵地都近不了,自己宝贵的炮兵刚刚开始助战,就被对方的空军给搞了,以前一向是已方占有空中优势,打习惯了,这一下角色转换还真不适应。看来的赶紧跑了,要不就会被共军给包饺子了,外蒙看样子是呆不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