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血战台儿庄(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不久,汤恩伯全军便相继包围了那些包围郭家集伏兵的赤柴八重藏的临沂支队。一个团包围日军一个大队,一个营包围一个日军中队,皆以优势兵力对阵日军。两军互相包围,战线自郭家集向东不断延伸,两军战线犬牙交错,战线绵延数十里。

“好!跟小日本儿缠在一起,废了他们的飞机、重炮优势。”汤恩伯拿着望远镜看着混在一起长达几十里的战场,中日两国的士兵都不怕死的向对方冲杀着。

“哈哈,现在倒是我军的步兵炮可以发挥点作用!”汤恩伯看见只要日军稍微密集的地方就会挨上守军步兵炮的轰炸,小鬼子们根本不可能组织起大规模集结,更不能组织对守军强有力反攻或是进攻。

“司令,在这儿太危险,我们还是回到指挥部去吧。”身边的副官和几个军级指挥官们说道。

“担心什么?弟兄们就不怕死了吗?”汤恩伯不屑的看着自己的副官,“要不是职责缉身,我倒是想亲自带上警卫营官兵打上一阵,也让小鬼子瞧瞧我中国军人的厉害。”汤恩伯即是不想让身边军官们继续担心,也是为方便指挥,汤恩伯看了一会儿后就带队回到指挥部。

日军虽然训练有素,本性凶狠毒辣,但是现在却是处在守军层层包围中,短兵相接,飞机重炮都失去作用,于是赤柴八重藏不得不面对从来没想过的放弃自尊求援。

“电台兵!求援,告说我临沂支队在郭家集被汤恩伯第二十军团包围,折损过半,请求速速发兵来援。”赤柴八重藏在好歹建立起来的临时指挥部向电台兵发布命令。日军临沂支队的求援电报滴滴答答的飞向濑谷那里。

“哈哈,弟兄们!我们之前跟小鬼子打了三次,三次都败给小鬼子的飞机重炮。好了,现在小鬼子飞机重炮都没了,弟兄们都使上全力,给那些早死的弟兄们报仇!杀!”二十军团直辖一一零师的一个团长左手盒子枪,右手鬼头大刀,大声的对身后早就憋得不行的士兵们吼道。

“报仇!报仇!”几百名士兵在十几挺轻机枪的带领下挺着上了刺刀的中正式步枪杀向龟缩在临时搭建的阵地冲杀过去。小鬼子早就被守军的步兵炮、重机枪给惹恼了,先在怎么能禁的住中国士兵的挑逗,几百士兵在指挥官的约束下退弹上刺刀,单腿迈上战壕外延,随时准备对中国士兵的反冲杀。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小鬼子蠢蠢欲动的抖动着迈出去的腿,右手紧紧的攥住枪托前部。这时,中国士兵的步枪、冲锋枪却响了起来,成千上万发子弹即使没有打死小鬼子也是小鬼子身受重伤。

“杀啊!”几百冲刺中的中国士兵跟冲出战壕的几百小鬼子撞在一起,战场上立刻大刀飞舞,刺刀乱捅。几个中国士兵围住一个小鬼子,这个捅上盘,那个捅屁股把小鬼子逼得阵法大乱。那些身体稍微瘦弱的中国士兵则伺机开枪,打的小鬼子直恨那些要求步兵拼刺刀必须退弹的长官们。

团长挥舞着大刀,来到那个刀杀我数个士兵的少佐身前。少佐盯着团长手中还在滴血的大刀,猜想这个中国上校必定砍杀了数个大日本帝国勇士,于是专注的对付团长。

“支那人,让你尝尝我大日本帝国勇士的厉害。”少佐扬起指挥刀冲向团长。五步,四步,三步,正在这时,斜刺里冲出一个中国士兵,一刺刀就捅进少佐亮出来的肋部。士兵看见少佐还有力气转身,于是右手磨上扳机一抠,直接把少佐轰出两米远。士兵也不低头看上一眼,退弹上膛之后又冲向另一个小鬼子,直接把后面的团长气的直打哆嗦。

台儿庄战斗早在郭家集之前早就打响,进攻台儿庄的台儿庄福荣大佐被第二集团军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打的损失大半,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于是福荣大佐向濑谷求援(在赤柴八重藏之前).濑谷一听求援电报大惊,急令在枣庄等地的预备队补充弹药,准备从临枣支线南下台儿庄,救援台儿庄派遣队。不过还没等预备队出发,濑谷又接到赤柴八重藏的求援电报,告说临沂支队被汤恩伯二十集团军包围。濑谷急忙召集部署开会决断预备队如何使用。经过几个小时的紧急会议,濑谷认识到汤恩伯部是国军主力,如果消灭汤恩伯部,便可以挽救危局,抢回主动。于是命令预备队东进,救援临沂支队。

汤恩伯跟几个参谋忍不住寂寞,于是又跑到前线观战。“我军部队已经占据优势,看能不能尽快的发动总攻?”汤恩伯身后的几个参谋说道。

“恩!这样吧,你们亲自去前线各师督战,务必在今天天黑之前把临沂支队消灭掉。”汤恩伯刚刚下令完毕,便见一个骑自行车的向自己飞奔而来。汤恩伯的警卫们纷纷举起手中的枪。

“别开枪,好像是我派出去侦察的。”汤恩伯连忙阻止警卫的射击,待到自行车走进,发现却是已经累的脸红脖子粗的张林。

“有什么情况?”汤恩伯问道。

“日军坂本支队,步骑工炮约五千人出现在兰陵方向,现在正沿着台潍公路向台儿庄疾进,距离台儿庄也就半天的行程。”这破车子老掉链子,在不久前掉链子时因速度太快而栽倒,把张林给摔的七荤八素的。

“坂本支队不是早就被张自忠、庞炳勋赶过沂河,退往莒县。怎么会在兰陵出现,不会是有分身术吧?”汤恩伯怀疑的说道。

“我开始也不信,后来给查了出来。”张林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我们打完临沂之战后,我们五十九军因作战勇猛损失惨重。以三十八师为例,仅剩三千余人,缩编为一旅。所以张将军依令将临沂交给庞炳勋防守,自己却道城外整补。小鬼子的坂本支队却是又得到补充,又杀过沂河再攻临沂。

庞炳勋据城死守,日军久攻临沂不得。于是留一部虚攻临沂,主力却是乘夜绕过临沂,沿台潍公路西进,夺了兰陵。”

“妈的!坂本支队想是进攻台儿庄,我还就不让他如愿。”汤恩伯说道,“传令张耀明,抽出一个师跑步至兰陵,控制台潍公路,截住坂本支队西进之路。”

汤恩伯这么一分兵,郭家集守军包围线纵深随之变浅,日军临沂支队压力骤减。小日本儿甚至组织了几次小范围的反攻,守军的一些刚刚得到的一些阵地相继失守。

“妈的!为什么抽走一个师?”前面的那个团长大怒,“小鬼子,老子跟你拼了。”团长于是又集结了一个营的兵力对面前的日本鬼子进行突击,上千士兵又厮杀在了一起。

“团长!不好了,我们侧翼遭到小鬼子援兵进攻,怕是要顶不住了。”一个士兵好歹找到早就杀的兴起的团长。

“滚一边去!小鬼子想从我这儿突出去,就先把老子放倒。”团长挥舞着大刀杀向正跟中国士兵拼刺刀的小鬼子。

“命令部队,就近拦截日军援军。”汤恩伯指着进攻守军外围阵地的濑谷支队。

“抽不出来,我看我们还是退兵吧。”一个参谋小声的说道。汤恩伯考虑一番之后,觉得此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遂率领士兵赶回抱犊崮固防。

濑谷救出临沂支队后,想要调整部署跟汤恩伯部决战。临沂支队赤柴八重藏跟汤恩伯恶战数天,知道汤恩伯部实力雄厚,濑谷支队恐怕不是对手。于是劝道,“汤恩伯第二十军团依托抱犊崮作战,进可攻,退可守,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急切难胜。不如现在合我二军之力,从临枣支线,南下台儿庄。那是我临沂支队、坂本支队、台儿庄派遣军在台儿庄会师。合我三军之力,又有飞机重炮支援,台儿庄必破。如果汤恩伯军团尾随至台儿庄,我们再跟他决战,我们必定能够全胜。”

濑谷听赤柴八重藏建议大喜,便依其计策。其一,电告坂本支队,速速攻取兰陵,进兵台儿庄;其二,命令驻津浦线正面韩庄偏师,渡运河向南虚攻,策应台儿庄主战场作战;其三,自己亲帅临沂支队并援军,再加上由济南才到的后援部队约万人,进至台儿庄北门外,会齐台儿庄派遣军残部,三面围住台儿庄,全力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