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七章:童年的回忆(一)

“依俺看,就叫命硬吧!命硬,命硬,命里面硬小鬼大鬼都躲着走,阎王爷也勾不了魂去哩”。崔厚道蹲在炕旁叭哒叭哒地吸着旱烟,一脸的幸福状,美滋滋地冲着贴在门板上的一副门神说道。

“行,你是孩他爹,就依你!”女人斜躺在炕上扭头看着襁褓里那张红嫩的小脸,眼睛里充满了慈爱,面带微笑的答应着,

“那孩儿小名呢?”

“狗剩!”

崔厚道想都没想就随口说了出来。

狗剩,这个战乱不断、灾荒连绵的年月里连野狗都剩下不吃,这孩子保准好养活!更能长命百岁。从这个名字里不难看出,他寄托着崔厚道无尽美好的期盼和希望。

……

“厚道,你家小狗剩被牛家庄牛财主的少爷打了,你还不赶快去看看!”邻居崔书明一把推开了崔厚道家的篱笆门,上气不接下气地嚷道。他是一路小跑从田里赶回来报信的。

“在哪里?孩子在哪里?”正在院子里编柳条筐的崔厚道一听说孩子出事了,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就跟着崔书明跑了出去。

春天的阳光暖暖地照着田野,四月的大地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两个急匆匆的身影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一路狂奔……。崔命硬躺在一条长满绿草的山沟里全身上下血迹斑斑。几个年纪一般大小的伙伴正站在旁边低声哭泣。

“狗剩!你醒醒!俺的孩你咋了?别吓唬爹,你醒醒呀!”崔厚道急忙跳到沟底下,双手抱起了儿子用力摇晃着,眼里一下子涌出了两洼眼泪。崔书明也赶到了沟底,将耳朵附在孩子胸口上仔细地听了起来……。

“爹!”过了许久,崔命硬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满脸是泪的崔厚道,微微地张开了满是血渍的小嘴费力地喊了一声。

崔厚道一下抱紧了儿子,把他的小脸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豆大的眼泪象断了线的一珠子,叭哒叭哒的掉在崔命硬的额头上。在一旁又是忙着掐人中、又是揉胸口的崔书明一看孩子醒过来了,满头是汗的脸上竟露出了疑惑的笑容。他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生命竟如此的坚强,明明已经停止了心跳,竟然还能活过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孩儿,这是咋得了?牛家少爷为啥打咱?”崔厚道慢慢地腾出一只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擦了擦儿子嘴角早已凝固的鲜血,十分心疼地问道。

“今天,俺们几个小伙伴在山上挖野菜……”一个叫牛全忠的小伙伴在一旁抽泣着述说了起来。


早晨,已经七岁大的崔命硬和邻村牛家庄的几个小伙伴一起上山挖野菜。快到半晌的时候,从山下走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眼睛上戴着一副洋墨镜,嘴唇上留着一撮小胡子,手里还牵着一条半人高的东洋大狼狗。此人不是别人,他就是牛家村牛财主牛孝儒的大少爷牛志起。今天天气好,又闲着没事可做,牛志起便在几个家丁的陪同下出来散散步。看到不远处几个穷人家的孩子在山坡上挖野菜,牛志起不由地眼珠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坏点子。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孩子,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大狼狗的后背,松开了手里的绳子。这条畜生立即领悟了主人的用意,冲着孩子们就扑了过去……。大狼狗一下就把离它最近的牛全忠扑倒在地上,篮子里的野菜也撒了一地。六岁大的牛全忠那里见过这个阵式,吓得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大狼狗一看牛全忠被吓哭了,立即来了斗志,马上扑了上去用两只粗壮的前爪按住了他的胸口。

“好,好样的!咬他们!咬死他们这伙穷棒子!”旁边的牛志起看得起劲了,兴奋的上窜下跳,嘴里面还不时地发出几声喝彩。大狼狗得到了主子的夸奖,更加的狗仗人势。它先是仰起头冲着天空得意地狂吠了几声。然后,垂下硕大的狗头,张开血盆大嘴,露出了一排尖尖的犬牙,把红红的舌头凑到了牛全忠的小脸上,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呜呜声……

牛全忠吓得早已经尿湿了裤子,没命般地哭嚎了起来。崔命硬和其他几个小伙伴也吓傻了,挎着篮子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见几个穷人家的孩子都被吓怕了,牛志起一下来了精气神。“嘘!”他长长地吹了一声口哨。大狼狗听见主子的命令,立即转过头呲牙咧嘴地冲着崔命硬几个狂吠了起来。此时,崔命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迅速弯腰捡起了一块大石头,狠狠地向大狼狗砸了过去……。石头不偏不倚正砸中狗头。大狼狗“傲”的一声惨叫,丢下牛全忠,夹着尾巴狼狈的逃到了牛志起的身边。

“你小崽子活得不耐烦了!敢打我的狗?给我打!往死里打!”牛志起摘下墨镜,咬牙切齿地冲着崔命硬吼道。他没有想到一个还吃奶的穷小子敢动手打自己心爱的狗!更可恨的是竟当着众人的面杀了自己的威风。他是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

几个家丁得到少主子的指示,立即张牙舞爪地冲了上来,对着年幼的崔命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从坡上打到坡下,从沟上一直打到了沟下。看着崔命硬躺在沟底没有了动静,牛志起这才带着奴才们扬长而去……


太阳落山了。小崔命硬安静地伏在爹爹的背上,两个人慢慢地向家里走去。

“爹,你说牛志起为啥这么霸道?”他从爹的背上费力地爬了起来,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天真地问道。

“这……,这就是命啊。孩儿,你还小,有些事等长大了就会明白的。”老实巴脚的崔厚道说完,便低下头只顾着走起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