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3)

信周 收藏 9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铁蛋跟随马凯走进办公室,平静地问唐伟桦:“董事长叫我?” 唐伟桦见铁蛋进来,马上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神态,温和地说:“铁蛋,我问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实话实说。” “没问题,俺保证不对董事长撒谎。” “一个月前你是不是在酒店后门外用弹弓打伤了三个人,救走了一个姑娘?” 铁蛋不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铁蛋跟随马凯走进办公室,平静地问唐伟桦:“董事长叫我?”

唐伟桦见铁蛋进来,马上恢复了温文尔雅的神态,温和地说:“铁蛋,我问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实话实说。”

“没问题,俺保证不对董事长撒谎。”

“一个月前你是不是在酒店后门外用弹弓打伤了三个人,救走了一个姑娘?”

铁蛋不假思索地回答:“不错,那天晚上下了班后,我回表哥家,忽然遇到三个大男人追赶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向我呼救,说有坏人追赶她。我最见不得男人欺负女人了,于是就用弹弓把那三个男人打跑了。”

“后来那个女人去了哪里?”唐伟桦急忙问。

“我背着那个姑娘从街道里出来,刚好过来一辆出租车,她给了我100块钱,然后坐上出租车走了。”

马凯站在一边着急地问铁蛋:“你还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吗?”

铁蛋摇摇头,脸上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说:“俺根本就没敢看她,第一次跟姑娘挨那么近,紧张得俺出了一身汗,不过俺闻着她的身上特别香……”

唐伟桦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孩子还没经历过春花雪月,标准的处男形象。他笑着挥挥手对铁蛋说:“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这件事不但没有让唐伟桦对铁蛋起疑心,反而让他觉得铁蛋救自己没有任何目的。铁蛋天生就有侠义心肠,他是看不惯以强欺弱才出手救自己的,这样的人真是太难得了,只要对他好,他一定能为你两肋插刀。

马凯的想法与唐伟桦刚好相反,他认为事情绝不会这么巧,不过他现在拿不出证据来,加上唐伟桦对铁蛋深信不疑,所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但心里却暗暗打主意,一定要想办法试探铁蛋,让他露出破绽来。

铁蛋走出办公室,心里暗想马凯这家伙在怀疑自己,多亏来之前快手就想到了这一点,担心救走冷冰柔的事情会被马凯的人记起来,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当时快手告诉铁蛋,如果有人问起这件事情就毫不犹豫地承认,如果否认反而会引起唐伟桦的猜疑,事情的结果同快手预料差不多。铁蛋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结束,马凯已经考虑好了计策要来试探他。

第二天晚上,唐伟桦一直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连晚饭都没有去吃,没有人知道他待在办公室做什么。

忽然,铁蛋感到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他掏出来看了一眼,原来是一条短信,内容是:铁蛋,有急事,速来大堂咖啡厅见,冷冰柔。

看到冷冰柔三个字,铁蛋的心里一动,猜想冷冰柔一定是有急事,否则不会跑到酒店来找自己。

铁蛋朝走廊两边巡视了一下,发现没有人,他想离开,却又担心唐伟桦突然出来。现在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唐伟桦随时都可能离开。铁蛋决定去会客室把另外两个保镖叫过来代替自己一会儿。

唐伟桦身边原来一直跟着两个保镖,自从铁蛋来了后,两人就清闲了,站在门口的苦差事就由铁蛋承担了。两个保镖就在距离这边十几米处的会客室里看电视。唐伟桦离开的时候,铁蛋喊一声他们就会跑过来一起走。

刚走到半道,铁蛋突然发现有个人探头朝他这边望了一眼,见他朝这边走来又迅速把头缩了回去。

虽然那人只是探了一下头,铁蛋还是认出那人是马凯的手下。铁蛋的心里忽然起了疑心,他本能地停下脚步转身往回走。铁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又看了看短信,发现发短信的电话号码很陌生,根本不是冷冰柔的手机号码。想起冷冰柔,铁蛋想如果是冷冰柔发的短信,她绝对不会用冷冰柔三个字,她会称呼自己为小柔。在辛里村的半个多月里,他听到所有人都叫她小柔,从来没有谁叫她冷冰柔。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唐伟桦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见铁蛋在低头看手机,就随口问道:“看什么呢?”

铁蛋猛然联想到唐伟桦昨天问自己的事情,他灵机一动马上回答:“一个叫冷冰柔的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又不认识这个人,他怎么会让我去咖啡厅呢?真是奇怪。”

“哦,给我看看。”唐伟桦对冷冰柔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听铁蛋这么说他也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铁蛋把手机递给唐伟桦,然后回头对着走廊喊了一句:“董事长要走了。”

会客室里的两个保镖急忙跑了过来,唐伟桦对他们说:“你们俩马上去大堂的咖啡厅,看看冷冰柔在不在。”

这两个人前段时间经常跟随唐伟桦出入冷家,对冷冰柔很熟悉,两人二话没说转身朝电梯间跑去。

唐伟桦没有离开,转身又回办公室,他让铁蛋跟他进来,他把手机还给铁蛋,然后问:“你没听说过冷冰柔这个名字吗?”

铁蛋摇摇头说:“没有,一点印象也没有,再说认识我的人也没几个知道这个电话号码,只有表哥和我娘知道。”

唐伟桦似乎猜出门道来了,他抓起电话拨通了马凯的手机,让他马上来一趟。

不一会儿两个保镖回来了,他们向唐伟桦汇报没有发现冷冰柔的影子,而且向咖啡厅的服务员打听了,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女人到过咖啡厅。

两人刚说完,马凯走了进来,唐伟桦看着他问:“是不是你让人给铁蛋发的短信?”

“大哥……我……我……”马凯含含糊糊地答不上话来。

唐伟桦当然知道马凯为什么回答不上来,当着几个人的面他没有责怪马凯,只是平静地说:“以后我身边的事情你就少操心,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听明白了没有?”唐伟桦了解马凯为什么这么做,干他们这一行小心驶得万年船,应该处处谨慎。他只是对马凯没有与自己商量而心里感觉不痛快,并不想过分地责备马凯。

马凯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声说:“知道了,大哥,他们几个是跟铁蛋开个玩笑。”

两个保镖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铁蛋当然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不过他也装聋作哑,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不过心里却在说好险,刚才如果真的跑到大堂去,肯定会被马凯抓住把柄,这个家伙太阴险了,以后自己真的要多加小心。

唐伟桦挥挥手示意铁蛋和两个保镖出去,然后又安抚马凯说:“我知道你的用心,可是你应该跟我打个招呼,小心行事没有错,但是对自己人要注意方法。如果我总是对你怀疑,你能死心塌地跟随我吗?另外燕滨那边已经给我来电话了,他们去铁蛋的村子了解过,事情跟他讲的一致,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那个山沟,这是第一次出来打工,到现在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来到这里后还一直在我们酒店做学徒,这样的人能有什么问题?如果连他都信不过,那还有什么人能让我们放心?”

马凯搞不明白铁蛋这小子用什么方法,在短时间里就让唐伟桦如此信任他。这让马凯的心里越发不痛快,心想不管这小子有没有问题,反正不能让他留在老大身边,否则这样下去,过几年这小子还不把自己的位置顶了?

谁也没料到,铁蛋刚潜伏到唐伟桦身边就竖起了一个强敌,这为他后面的行动无形中又增大了难度和危险。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